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AM】说!我是谁!(3,4,5,6)



(3)——————————————————————————————

 

看着怀里熟睡的Freya,Merlin晃了晃神,小心翼翼地抽出了胳膊。他穿上衣服,看了眼窗外的月光,赤着脚走出了卧室。

如果说他是在担心什么,那毫无疑问。

 

“Merlin,亲爱的,晚饭好了。”

Freya摘下围裙,朝客厅露出一个脑袋,对守在电视机前的Merlin笑了笑。

“等一下……”

Merlin头也没回,眼紧紧地盯着屏幕。没错,他下班回家后第一件事就是上网查了有关那个金毛Arthur Pendragon的一切,包括他那该死的纪录片的播出时间。令人恼火的是,纪录片竟然是当天拍当天播,果真跟直播有毛区别,只是会剪几个画面。

现在是20:24,还有一分钟那该死的纪录片就要播了。

“那可不行,亲爱的,一会就凉——”

“别说话!开始了——”

Freya皱了皱眉,走到客厅,没好气地瞅着Merlin。Merlin可是从来不对她这么说话的。

Merlin仍是紧紧地盯着电视,双手紧握着,完全没有注意到Freya的不满。Freya看了看电视——

“哈哈,怪不得呢,原来你在等着看自己啊。你这个小鬼头。”

Freya松了松肩膀,笑了。电视上正在播今天大明星Arthur在咖啡吧的纪录片。谁没有个明显梦呢。

“我说,Merlin,”Freya坐到Merlin身边,拿起他的手,“以后咱的圣诞特辑我看直接传网上好了,这样全世界都能看——”

“我说了别说话!”

被狠狠地甩开了手,Freya怔怔地看着Merlin。这人今天这是怎么了……

 

“Oh——FUCK!!!”

随着玻璃刺耳的碎裂声,Merlin一拳把花瓶砸到了地上,紧接着他狠狠地跺了一下脚,粗暴地把电视机关上——

“Merlin!你干什么!看到你自己你不应该——你发什么疯啊!”

Freya被吓得一个高跳起来,看着反常的Merlin,迅速跑过去拉住他——

“Merlin你冷静点——你这到底——”

“Freya。”

低沉冰冷的嗓音。Freya愣了愣,她从来没见过Merlin这么……这么严肃地看着自己。即使是在告白的时候,他的眼睛里燃烧的也只是坚决。而此时,仿佛……仿佛——

“我要离开伦敦。I’m sorry.”

 

 

月光安静地洒在客厅里,地上仿佛还有几片碎玻璃,晶莹地泛着冰冷的光。

Merlin把自己陷在沙发里,闭上了眼睛。

本来想保守一生——至少要保密到事发——的秘密,就这么脆弱地要暴漏了。Freya听完后只是张了张嘴,然后决定先不说什么……

毕竟Merlin也没有把全部都告诉她。他仍然隐藏了最核心的部分。

 

一年前,Merlin和大学同学Will一起经营了一个小型的中介公司,负责帮学校的足球队和伦敦一些足球俱乐部进行合作……就在收入逐渐增多的时候,Will因为赌博——当然事先Merlin并不知情——输掉了二人所有的积蓄,还欠下了一屁股账。

Merlin并不知道,Will从初中开始就已经染上这个恶习。

Merlin的父亲在他出生后第五年就因车祸去世了,而母亲因此一病不起,直到Merlin高中毕业的时候也病逝……Will也是同病相怜,父母离异,他选择和父母划清界限,一个人生活。

那是一笔就算Will工作一辈子也还不完的钱。

一个本应平常的星期五,对方在一条小巷里堵住了正要回宿舍的Merlin和Will。

“嘿,我们又见面了。”

Merlin抬眼一看,一条青色的藤蔓纹身爬在坚实的胳膊上。Will在旁边不自然地扭了扭身子。

“我——我已经把所有钱都给你们了,你——你还要怎样——”

“Are you kidding?”男人舔了舔嘴唇,向Will逼近了一步,“就你那点钱想填这个大洞?哈哈哈哈哈——”

Merlin有些害怕地拉了拉Will的衣角,暗示他必须找机会逃跑。

“我说了!”Will一把甩开Merlin的手,也往前迈了一步,顶上男人的眼神,“我没钱了!你还想怎样——”

“Will——”Merlin惊恐地看到男人从背后掏出一把匕首,刺眼的光顶在刀尖。他突然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听着,我们真的没钱了,你看能不能先——”

“‘我们’?”男人晃了晃手中的刀,诡异地笑了笑,脸上的疤痕狰狞地扭动着,“你是说……你们是一起的。”

“不!是我一个人欠你的——”

“闭嘴!”

下一秒男人已经把匕首尖顶在Will的胸前,身后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五六个彪形大汉。Oh shit, Merlin觉得这和电视剧里的情节该死的相似——

“我不闭嘴!我现在他妈的一便士都没有了你难道要我卖身?!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啊!你连个物证都没有我他妈就是现在说我根本不欠你什么鬼你他妈能拿我怎样——”

“你再说一遍。”

Merlin看到男人眯起了眼睛,额头的青筋暴露着,下一秒——

“我再说一遍又怎样!You son of bitch——”

 

刹那间,鲜血四溅。

 

“NO——!!!”

Merlin至今记得Will一瞬间的惊恐,以及他倒下时看向自己的那一眼。来不及了,一切都来不及了,匕首直插心脏,鲜血如泉水般直涌而出——

“听着,小子,”Merlin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到那把仍沾着血的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把他欠的钱还给我……”

Merlin被迫仰着头,他感到刀尖只需要往前一厘米就可划破自己的皮肤。从未有过的愤怒全身的血液都里翻涌着,糟了,不好——

“否则……无论如何我都会找到你,然后送你去见你这个该死的愚蠢的朋友——”

“你杀了他!!!你们会付出代价的——”

“SHUT UP——”

嘭——

 

Merlin皱着眉向前俯身,给自己倒了杯葡萄酒。他摇了摇被杯子里晶莹剔透的酒,重重地叹了口气。

没错,生而会魔法,born with magic.

他永远忘不了自己把男人炸出几米后所有人的表情,那是一种人类只有在面对不属于自己所知范围事物时才会露出的恐惧的表情。这也是Merlin最怕的。

“我不知道你他妈有什么特异功能,你这个巫师——”男人努力掩饰自己的恐惧,挣扎着爬起来,向后退了几步“但是我告诉你——你惹到我了。我会找到你,找到你的家人,找到你的朋友——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低沉的怒吼回荡在Merlin的脑海中,几秒后他才反应过来。

Damn it! 自己竟然用了魔法!!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人是不会被别人接受的,所以Merlin这么多年来一直瞒着所有人,努力过着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没错,Merlin自己也怕自己的魔法。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做出什么事。他曾经在小学的时候当场炸翻眼前的午餐,就因为里面有自己过敏的西红柿……

逃。

这是Merlin的第一个想法。但紧接着他想到了Freya……

那就躲。

Merlin咂了咂嘴,看向卧室。

绝对不能让他们找到我,绝对不能让Freya受到伤害。

绝对不能。

 

 

TBC

 

 

 

 

 

 

 

 

 

(4)——————————————————————————————

 

“该死的他们竟然直接把纪录片播了出来!那群废物难道不会剪一剪——”

“剪什么?”

Morgana穿着睡袍一屁股坐在正在冒火的Arthur旁边,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Arthur小心地瞅了一眼Morgana,及时地闭上了嘴。没想到这个女人速度这么快,早晨打电话下午就到了。该死的是她竟然能直接找到Arthur的宾馆房间而且住进来。

好吧,Arthur觉得是自己忘记Morgana是谁了。

“剪什么啊,你倒是说啊……”Morgana倾身向前,挤了挤眼,“是剪掉你看向那男孩含情脉脉的眼神,还是剪掉你深情地抓着那男孩的手——”

“噢你就闭嘴吧!”

“哟哟哟哟——”Morgana用杯子擦了擦Arthur发红的脸,笑了出来,“你也有今天啊,我们的小Arthur发情了哈哈哈哈哈——对一个男孩——”

“该死的我没有!”

Arthur恼火地甩开Morgana的手,关上了电视机,冲进浴室。

哗啦啦——Arthur打开水龙头,猛地把水泼到发烫的脸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他愣了愣。那个清瘦的身影,那个让人怜惜的面孔,那双清澈的双眸——

那个叫Merlin的男孩。

Arthur看了看自己的手,脑里回想起白天的那一幕。自己鬼使神差地抓住了Merlin的手,那种触感……

一丝微笑不经意地爬上了Arthur的嘴角。这该死的难道是传说中的一见鬼钟情?这……

世界上有些人,对自己的感情很敏感。

但你并不能奢望所有人都是这样。

 

 

穿上黑色的套头衫,Merlin回头看了眼Freya,走出了门。

Freya昨天坚持说一个电话就可以了,但Merlin觉得毕竟是给店长添了麻烦,辞职这样的事情还是需要亲自当面道歉的……

他们应该没有这么快。不知为什么,Merlin心里总有一种感觉,那群人一定看了昨晚的电视节目——

这该死的直觉。

或许是自己太紧张了,但无论如何咖啡吧是待不下去了。

拐过一个弯,看到了“The Hyacinth”的招牌。Merlin朝左右空荡荡的街头瞅了瞅,清晨的阳光静谧地洒在路上,现在还早,没有多少人——

 

“Hey!”

哦该死的!Merlin被突然出现的男人吓了一大跳,身体猛地向后倒去——

“WOW——”男人敏捷的伸出手扶住Merlin的腰,“不至于这么激动吧——”

“Than——Thanks——”

Merlin稳住了身体,朝面前的人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等等,这个人好像是金色的头发——什么?!金毛?!

“你——是你?!”

Merlin觉得自己的下巴一定是掉到了地上,他看到Arthur有些困惑地看着自己。

“是我怎么了?跟见鬼了一样……”Arthur皱了皱眉,不过马上又开心了起来,“没想到还能见到我吧?嘿嘿,昨天的电视你看了么——”

Arthur抿了抿嘴,他的脸突然红了起来,Merlin歪了歪头,也没有说话。

“呃——怎么说呢,你昨天表现地很好!”Arthur掩饰地挺了挺腰,露出了两颗可爱的虎牙,“以后希望你再接再厉——”

“What?!你说什么啊——什么以后——”

 

突然,Merlin感觉浑身的血液狂躁地翻滚了起来,魔法不听使唤地在身体里窜动着——毫无疑问——

“RUN——!!!!”

根本来不及思考,Merlin怒吼着拉过还在傻笑的Arthur,猛地转身朝巷子里跑去。他撇头看到Arthur身后追来了十几个人,打头的那个胳膊上有一条狰狞的纹身。太阳反射过来的冷光让Merlin知道他们带着不少的家伙——

该死的他们不应该这么快就找到自己的!

“站住——!!”

风在耳边咆哮的撕扯而过,Merlin听到身后传来男人粗暴的怒吼。他一个急转弯把Arthur拽进一条更窄的巷子,Arthur却因这猛地一拽绊倒在地,但他在摔倒前甩开了Merlin的手——

“Stand up!”Merlin急忙回头试图扯过Arthur,此时他体内的魔法正告诉自己对方已经逼近——“快,Arthur!”

Arthur不知为什么愣了愣,然后坚定地抓过了Merlin的手。

跑?小菜一碟!

Merlin接下来只记得自己被猛地往前一拽,风又一次在耳边咆哮,原本拖在身后的金发男人此时跑在前面,他一只手粗暴地扒开路上挡道的桌桌椅椅,另一只手使劲地握着自己——

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欢脱地跳跃着。

该死的,Merlin心想,专心逃跑!

 

“你跑不了的——站住你这个该死的巫——”

 

“ARTHUR我喜欢你——!!!!”

浑身颤抖,Merlin使出平生最大地力气咆哮出这一句话,他感到自己的声带疯狂地震动着,吼声和风声混在一起压过了身后男人的话……

 

 

TBC

 

(5)—————————————————————————————

“你跑不了的——站住你这个该死的巫——”

 

“ARTHUR我喜欢你——!!!!”

浑身颤抖,Merlin使出平生最大地力气咆哮出这一句话,他感到自己的声带疯狂地震动着,吼声和风声混在一起压过了身后男人的话……

 

等一下——我刚刚说了什么?!

感觉到手上突然加强的力度,Merlin整个身子猛地向前一弯,吃力地被拉着往前狂奔。他难道……没有听见?Merlin的思绪随着金色的光跳动着。他最好没听见——

“这边!”

“什——”

Arthur一把扯过Merlin的胳膊,和他一起猛地挤进一条岔路。Merlin还没反应过来就被Arthur压着头按到墙角,Arthur转过身护在他前面——

“Ar——”

“嘘!”

Arthur一根手指突然压在Merlin的嘴唇上,示意他不要说话,随机又转过去。Merlin看着他金色的后脑勺,汗水打湿了的头发却显得那么……Merlin觉得自己感到了一丝燥热,低头看到手仍然被Arthur紧紧地攥着——

这个该死的金毛……仿佛有那么一丝帅?

“好了,”Arthur大大地松了口气,转过头,“没事了,他们走了——Merlin?”

Arthur皱了皱眉。Merlin愣了愣,猛地发现自己一直在盯着眼前这个金发男人看。哦天哪自己在做什么——Merlin敢拿Freya的性命打赌自己刚刚的眼神绝对不是该有的——

“什、什么?哦他们走了啊……谢、谢谢——”

Merlin慌乱地躲闪着眼神,僵硬地拍了拍裤子上的土,想站起来。

“别急嘛……”Arthur突然一把拉过Merlin的领子,将他扯向自己,近在咫尺,“我还有点事想问你——”

“我、我什么都没说!!”

Merlin看到对方那湛蓝的眸子里倒影着自己惊恐的面容,他突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一只手被Arthur紧紧地抓着,而脸距离对方不到两拳——

“是吗,”Merlin感到Arthur炽热的鼻息扫自己的脸上,Arthur低沉的嗓音环绕起来,哦那副该死的挑逗的表情,“我可是听到你说你喜欢我呢……”

Merlin挣扎着,可明显无济于事。他觉得自己一定是脸红了——这种氛围脸红是正常的!空气里躁动的气息逐渐吞噬着Merlin,他看到Arthur那张英俊的脸慢慢向自己压了过来——

“不不不你误会了——!!”

Merlin突然一巴掌抵住Arthur的脸,拼了命地挣脱开抓着自己领子的手,踉跄地站了起来。Merlin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再次逃跑——

真是醉了。

 

“误会?”Arthur嘴角扬起一个迷人的弧度,他整了整衣服,贴着墙慢慢站了起来,“这么直接的告白——你觉得我误会了?而且……你似乎第一次叫了我的名字呢——”

“不,听着,”Merlin试图往后退着,他意外地发现Arthur并没有采取什么动作,“刚刚我的脑子短路了——你知道——人在高度紧张的时候会胡言乱语的——所以你别多想——”

“我知道了。”

“对,所以我并没有——什么?”Merlin停下张牙舞爪的双手,看着眼前似乎有些受伤(?)的男人,“你、你知道了?哦哦那……那就没事了——”

“我知道,”Arthur坏笑了一下,突然靠了过来,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他压低了声线,“我知道,你在害羞……”

“什——什么?!”Merlin瞪大了双眼,踉跄地往后退了几步,他觉得自己的脸烧得慌,“该死的不是!我对你根本——我有女朋友!”

“所以那是个幌子。”

“什么?!我对Freya是真心的!你不要——你不要过来——”

Merlin看到自己紧张的脸在Arthur的瞳孔里逐渐放大,他紧张地咽了咽唾沫,该死的谁会喜欢这种自大的金毛啊!更何况他还该死的是个男人——

Merlin记得剩下的事情就是自己拔腿就跑。他十分确定自己有一个强烈的愿望,那就是这辈子不要再见到这个该死的金毛……对!Merlin想起了Freya,他笑了笑,自己是直的,毫无疑问——

 

“See you later——MEEEERLIN!”

 

该死的!Merlin头也没回地继续跑着,无视身后似乎有些莫名开心的Arthur。见个鬼啊我可不要再见你——

但你知道,秒打脸这种事情比比皆是。

 

 

“Merlin,怎么回事,你可担心死我了!”

看着倚着门框大口喘气的Merlin,Freya皱着眉拍了拍他的后背。Merlin的手机里有十多个未接来电,显然Freya在家已经快要疯了。

“对——对不起——我没看手机——”

“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他们来……他们来找你了。”

Merlin抬头对上那双担忧的眼睛,他觉得自己心被紧紧地揪了一下。自从昨晚的对话后,Freya一直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有时候Merlin虽然没看她,但也能感受到那种目光。

“没、没有,”Merlin试着挤出一个笑容,“只是——只是遇到了熟人耽搁了一下——”

 

“耽搁了可不是一下哟。”

 

What?!

Merlin猛地一回头,果然,那团该死的金色在楼梯口跳跃着。Arthur一手倚着栏杆,一手懒洋洋地拿着一个文件夹。Pendragon式的坏笑挂在嘴角,那双湛蓝的眼睛却那么的迷人——

“而且——”Arthur满意地看着Merlin的表情,慢慢靠近,轻而易举地把Merlin抵到门框上,“而且……某个人还表了白——”

“Mr.Pendragon——”

Merlin一个猫腰打算躲开,但Arthur早有准备,一把勾过Merlin的脖子,戏谑地把双唇贴在对方的耳垂上,呼出断断续续的气息……

“你刚刚可不是这么叫我的。”

Merlin觉得有一股电流猛地蹿过身体,耳朵因为Arthur的气息早已变的通红——他发现自己该死的竟然在发抖!他举起手试图推开Arthur,却被一把抓了过去。Arthur手心令人意外地温暖,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心感沿着手腕传了上来……

“你、你们……”

Freya一脸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两个人,大脑一时间根本处理不了这么多信息——

该死的竟然忘了Freya—— 豁出去了——Merlin闭眼,几秒后听到Arthur大骂了一声——

“Oh——Shit!”

Arthur大叫着从Merlin身上弹开,他的裤子莫名其妙地掉到了脚踝,腰带松垮垮地散在地上,毫无疑问,Arthur身上只剩下——

“该死的!”Arthur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他一把把文件夹摔到地上,两手拼命地抓起裤子,狼狈地瞅了Merlin一眼,猛地转身消失在楼道里。

那一眼……让Merlin觉得是不是自己过分了。

算了算了,是Arthur有错在先的。不用看也知道Freya现在的眼神,Merlin避开她,捡起了地上的文件夹,小心翼翼地打开——可别是什么微型炸弹……

这——这是什么鬼?!

 

一份名为署名为Camelot演艺公司的委任书,静静地躺在里面。

 

TBC

 

 

(6)——————————————————————————————

“我、我以为他喜欢我的!”

看着一脸嘲笑的Morgana,Arthur气鼓鼓地双手插着腰。这不能怪自己,是那个该死的黑发男孩先表白的,正常人都会这么干的吧——

“所以你就去骚扰人家清纯小少年?”Morgana身体向后倚着,漫不经心地玩弄着手里的酒杯,眼神里仿佛有某些东西,“老弟啊,你也太不矜持了……”

“我——”

Arthur的脸唰得一下红了,他快步走回房间关上门,沿着房门慢慢蹲了下去。

说实话,Arthur并没有预料到事情可以发展的这么——顺利。他喜欢Merlin,这是毫无疑问的,但他以为最起码要花上个十年半载地才能追到——毕竟对方有女朋友,掰弯一个人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即使自己是Arthur Pendragon。

Arthur从来没有过那种感觉,从来没有。突然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叫嚣着惊喜与幸福,血液好像要涌出皮肤……

“ARTHUR我喜欢你——!!!!”

那一刻,Arthur觉得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再放开Merlin的手了。Merlin是那么的瘦弱,他的眼神总让Arthur有一种……莫名的保护欲。

而最吸引Arthur的是,Merlin身上有一种奇怪的特质。仿佛是某种美丽的秘密。

 

为什么要矢口否认?

Arthur把脸埋在手掌里,闭上眼睛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他想起Merlin那青涩的笑容,那可爱的颧骨。Arthur觉得心里一阵暖意,但随即是一阵心酸。

难道真的只是胡言乱语?

Arthur想起自己靠近Merlin的时候对方脸上的惊恐,那种表情可不是演的。如果真的是这样……那自己做的是不是真的有些过分了,更何况Freya在场……

不对不对。Arthur捶了一下拳头,这不对。

我——Arthur Pendragon——从来不会放弃。

 

 

 

“我会尽快套出他家的地址,到时候你知道怎么做。”

一个刻意压低的声音,刻骨的冷漠。

“Absolutely, my lady.”

电话里传来一声冷笑,这个叫Bruce的男人朝空气点了点头。

挂断电话,Morgana朝Arthur紧闭的房门瞅了一眼,默默地点了一支烟。

 

如果说Arthur是Uther一手培养出来的优秀男星,那Morgana一定是一个Pendragon家的反面教材。从小过继到Pendragon家的她并不是Uther的孩子,这个心理阴影促使Morgana慢慢地变得乖戾不羁。

酒吧、夜店,Morgana在那个世界里如鱼得水。天生的女王特质使得她慢慢成为自己圈子的leader。

Uther根本拿她没有办法。

Uther对她有种别人无法理解的溺爱。

 

Morgana吐了口烟,眯了眯眼睛。

自己已经有多久没有见过他了。

几年前,一个毛头小子因为赌博欠了男友Leon一大笔债,Morgana理所当然地出面帮男友讨债。

刚开始Leon对Morgana十分感激,但当Morgana雇来的Bruce杀死了那个小子后,他们闹翻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Leon一把甩开Morgana,眼睛里的火焰简直要点燃空气,“你——杀——了——人!”

“我那还不都是为了你——何况并不是我亲手杀的——”

“有什么区别吗?!我认识的那个Morgana是仗义正直的,你看看现在的你,跟个女魔头有什么区别?!还不是杀了人然后靠家里的关系掩盖——”

“Shut the fucking up!”Morgana猛地一挥手,下一秒Leon就被狠狠地摔到了门上,“我告诉你,这一切都他妈因为我爱你——现在我一件事做的你不满意了你就这样说我?!”

Leon垂着手瘫在地上,眼睛直直地盯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几年的女人。他知道他们之间某些东西破碎了——Morgana从来没有对自己使用过魔法。

 

Morgana掐灭自己的烟,抹了抹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滑落的眼泪。

都是那个该死的Will的错。

从那以后Morgana的世界里就只剩下报仇(哦当然还有当红娘),Leon离开她,都因为那个该死的男孩。

他死的活该。

Morgana想起了另一个黑头发的男孩,那个叫做Merlin的服务员。几年前当Merlin突然消失的时候,Morgana并没有立刻去找。她有一种奇怪的感觉,第一次见到Merlin的时候就有的感觉。

他们之间绝对还会相遇。

如今,猎物果然自己上了门。Morgana在黑暗里笑了笑。虽然自己那个傻瓜弟弟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Merlin,但这并不代表自己可以原谅那个表面无辜实———总觉得在隐藏着什么——的男孩。

要怪就怪Will吧。

正好,Morgana咂了咂嘴,可以利用那个傻弟弟。

 

如果爱得深沉,也是可以原谅的吧。

一滴泪无声地滑落。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4)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