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短篇言情】我们是否只配擦肩?(大学背景

微博@小布布的郭郭喵

百度@赫敏·格兰杰1


我们是否只配擦肩

(一)

夏日的微风卷起知了的聒噪声,吹拂过穆小眷微微发烫的双颊。

大学报道的日期比起其他学校,要提前不少,这让穆小眷十分不满意。还没有好好享受高考后悠闲的假期,又要回到压抑的课堂。尤其是,没有他的课堂。

小眷心里藏着的,是一个叫陆依的男生。

到现在,她仍喜欢在脑海里,一遍遍地勾勒那个男生的身影。

高中的时候,穆小眷因为一次比赛,认识了在学校里绝对是风云人物的陆依。然而自卑的她,和无数懵懂的少女一样,选择了将那份爱慕埋在心底。直至开学前,小眷仍不知道陆依的究竟去了哪所大学。

站在拥挤的人群中,看着一张张陌生的脸,穆小眷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从小城市来的她,跟身边那些穿着光彩照人的女生比起来,似乎显得格格不入。看着自己身上的破旧T恤和运动鞋,小眷不自觉地叹了口气。

“同学,你是英语学院的吧?请在前面确认一下你的信息。”

小眷转头,是一位漂亮的学姐。

“恩……好的……”

夹杂在其他新生中,穆小眷挤到桌子前,低头看着那一串串陌生的名字,寻找着自己微小的标志。一阵微风拂过,一刹那,那个名字,毫无预兆地,闯入她的眼眶。

陆依。

英语学院,陆依。

耳边的欢笑声恍惚飘散在风中,如梦里的回忆般捉摸不透,花一般的笑脸仿佛模糊在眼前。多少个日日夜夜,熟悉的思念感淹没了那颗千疮百孔的心。那一刻,穆小眷觉得,整个世界瞬间被照亮,奔波已久的思绪终于能够安顿。

你,是否在这里等我。

 

(二)

当穆小眷亲眼看见面前的一个女生喊着另一个女生的名字时,她感觉心底的某个角落,塌了。 

原来,她叫陆依。

原来,只是可笑的重名。

穆小眷已经不记得那天自己是怎么熬过去的。她只记得那天空的蓝,仿佛可以将自己的心冰冻。那夕阳的红,仿佛是滴血的暗殇。

自己究竟是在期待着什么,那份自以为是的缘分不是早就被无情的现实戳透了吗?小眷看着这个陌生的城市,夜晚的喧闹,散发着鬼魅的美。

也许,我们只配擦肩而过吧。

生活的故事永远会在你的伤口上撒盐,对于这个自卑的女孩也是同样。那天,从初中就一直暗恋穆小眷的男生,给她打了电话。他,叫何之然。也是因为那通电话,小眷终于有了陆依的消息。

“对了……我跟陆依一个学校,”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哽咽,“他,跟我一个院。”

握着手机,穆小眷感觉到手里汗津津的。她努力听清每一个字,生怕漏掉什么有关那份牵挂的消息。即使不可能,你也永远是我心底的眷恋。

“还有,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跟你说。穆小眷,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我们在一起吧。

这句话,穆小眷曾经无数次想对陆依说。她也幻想过无数场景,在大街上,在夜灯下;亦或在树林中,花荫旁。她无数次憧憬着,那自己日夜思念的面孔,可以朝自己露出甜蜜的笑容。对她来说,那样一切都值了。

对于穆小眷的拒绝,何之然当然知道原因。

每天陪着小眷回家的时候,他不会没有注意到穆小眷看到陆依时眼里的羞涩;学校的各种晚会中,挤到小眷旁边的他也不会没有注意到陆依上台时,女孩脸上的激动……然而,一切,何之然都装作不知道,虽然心里,早已滴血般的疼。

 

(三)

穆小眷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夜晚,自己颤抖地拨通陆依的号码,依偎在路灯下。

“喂。”

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令人心痛的声音。

“喂、喂——”听到陆依的嗓音,小眷顿时紧张地语无伦次,“我、我是穆小眷——”

“谁啊。”

仿佛一阵冷风肆虐了那颗冰冻已久的心。女孩怔在原地,是啊,自己从未想过永远被众人追捧的陆依,可能根本忘了自己。

“我、我是高中的……那个——”

“你有什么事啊。”

回想起那天,穆小眷就会觉得脸上火辣辣的隐隐作痛。

当那句“我喜欢你”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她感觉连自己的呼吸都在发烫。然而,陆依那句“我们不可能”,浇灭了小眷一切自以为然的期待。电话里挂断后的嘀嘀声,仿佛在嘲笑着那个瘦小的女孩。

其实穆小眷何尝不知道,那么优秀的他,身边怎么可能缺少漂亮的女生。有那么多朋友的他,怎么可能注意到没有任何闪光点的自己。但,也许是因为那份不甘心,也许是因为那份绝望后的无畏,她选择了告白,选择了一种最毒的药。

自己选择的痛,何必去喊疼。

自从那天起,穆小眷再也没有给陆依打电话。微信通讯录里的那个名字,她也再也没有去触碰。仿佛,只要一碰,指间便会燃起火焰,烧毁本就无果的青春。

何之然十九岁的生日,邀请了穆小眷。告白被拒的事情,何之然早已知晓。

请了一个周的假后,穆小眷搭乘离城的火车,驶向另一个陌生而遥远的城市。看着沿途渐渐荒凉的风景,她忽然觉得,自己太可悲。无论何之然有多么喜欢自己,自己仍然那么无药可救地,倾心于他人。

三个人中,难道注定必须有两个人心碎。

 

(四)

那个夜晚,整个城市都仿佛散发着堕落的美,霓虹灯和着彻夜的歌声,模糊着穆小眷的视线。

何之然把自己搭在穆小眷的身上,嘴里一直叫着她的名字。看着何之然醉醺醺的脸庞,小眷突然觉得自己有些愧疚。

谁也没有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何之然,喝醉后竟然跑到男生宿舍楼下,对着陆依的宿舍窗口大喊大叫。

“陆依——你给我下来——我把穆小眷带过来了——”

看着双拳紧握的何之然,小眷顿时失了神。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他,这样扯着嗓子撕心裂肺地骂着陆依的他。

“你闹什么闹啊——”

陆依穿着外套,冲出大门,怔在原地。

“你知道、你知道——”何之然此时似乎已经崩溃般的绝望,“你知道穆小眷有多喜欢你吗?!我跟她朋友这么多年——从来没看她向谁表过白!她把自己最宝贵的真心给了你,你就那么绝情的拒绝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陆依看了看面前张牙舞爪的何之然,又看了看旁边一脸惊恐的穆小眷,“喜不喜欢她那是我的自由,关你什么事啊!你要是喜欢她,有本事去追啊!你来这逞什么——”

“要不是有你她早跟我在一起了你知道吗?!”

周围熙熙攘攘的人群都惊讶地看着这一幕。夜空下,三个孤独的身影彼此对峙着。穆小眷并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将疯狂乱吼的何之然拖走的,她只记得,陆依看自己的眼神。那是一种无奈又怜悯的眼神。

饱尝苦涩的心,在夜色的围裹下,瑟瑟发抖着。

也许,如果不是陆依亲口告诉穆小眷,她永远不会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

第二天,醒酒后的何之然,给了陆依两个选择:要么,跟穆小眷在一起;要么,想办法让她彻底死心。何之然并不管陆依如何让小眷死心,无论是责骂还是绝交,何之然只要结果。

因为,无论如何,都要有人受伤。

 

(五)

穆小眷当然知道,陆依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自己在一起的。她也知道,如果不做出选择,何之然一定不会就此放手。当陆依给自己打电话时,小眷觉得自己或许,可以为他做最后一件事。

“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听着那头嘶哑的声音,小眷感到自己的心针扎似的疼。

“我知道你很为难。”

想起那晚陆依的眼神,穆小眷深知,他不忍心再次伤害自己。

“我……”强忍的泪水终于划过双颊,“会跟他在一起。”

是了,无论如何,我都不忍心让你为难。既然必须选择,那我宁肯自己伤害自己。你终会有属于你的幸福,既然无份相牵,那我不会再来打扰你。

“可是——”

“没关系,”强颜欢笑的滋味早已不知尝了多少次,“其实……我早就放弃你了,真的。既然之然对我那么好,我想,或许他才是我真正的依靠。”

夕阳垂在天边,如同放了血般的红。那抹深沉的颜色,就那么沉甸甸地坠在穆小眷的心上。她知道,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去触摸那份美好的回忆,再也没有机会去挽回曾经的泪水。

一切,都已经成为过去。

 

(六)

时光太过匆匆,还来不及好好的沉淀,就已经只能祭奠。

多年以后,穆小眷和何之然早已分开。何之然何尝不明白,身边的那个女孩的心根本不属于自己。所以,他选择了放手。虽然时隔多年,何之然仍然会时不时的回想起那个夜晚,那个小眷答应和自己在一起的夜晚。也许,终究是一场梦吧。

此时的穆小眷,独自在国外留学。与何之然分手后,她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她觉得,此生,那颗心不再会为谁跳动了。她仍记得自己出国前的那天,陆依第一次主动在微信上找她说的话。

“穆小眷,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隔着屏幕,小眷感到那颗冰冷的心再次躁动。

“问吧。”

无论什么问题,现在又有何意义。

“你……还喜欢我吗?”

看着这句话,穆小眷感到泪水渐渐涌上眼眶。

曾经的眷恋,曾经的牵挂,曾经彻夜的思绪,在这一刻,都翻涌在脑海里。你知道吗,陆依,我从来就没忘记过你。可是,注定无果的结局前,你我都要服输,难道不是吗?

“不喜欢了。”

云淡风轻的语气。谎言,再次被现实逼出。

无论有多疼,都要努力面对。自己荒唐的青春,需要自己亲手埋葬。看着窗外沉默的世界,穆小眷淡淡地叹了一口气。

我们,终究只配擦肩。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