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AM】说!我是谁!(7,8,9,10)


 

(7)——————————————————————————————   

   

 

Freya坐到餐桌旁,用胳膊支着脑袋。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自己的心一直悬在半空中。

其实很久之前,Freya就知道Merlin一定在隐藏着什么。但她觉得不会逼迫Merlin说出来,除非他主动告诉自己。

当Freya听完Merlin的话后,她的第一个想法是把Merlin揍一顿。伦敦有多危险他心里跟明镜似的,为什么早点不离开?!

重重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自己。

Merlin对自己的照顾一直都很细心,无论是以前在学校还是在家里,他总是第一个想到她。

有时候Freya自己都不知道,Merlin的这种保护到底是因为什么。

 

然而当她看到那个金发男人把自己男朋友圈在怀里时,Freya觉得自己的心震了一下。

她不是没有看出来Arthur眼里的疼爱与渴望,但她更搞不懂的是,Merlin那些自己从来没有见过的反应——完全是个害羞的女孩!!

下一秒,Arthur突然莫名其妙地提着裤子跑了,Freya还没搞懂发生了什么,就看到Merlin弯着腰去捡地上的什么东西。

她看得出来,Merlin在逃避自己的视线。从后面Freya清楚地撇到Merlin后颈的那片红晕。

Freya皱了皱眉……

 

 

 

 

    真是愉快的一天。

Merlin一屁股陷到床里,胳膊搭在额头上,叹了口气。他从来没有觉得大脑如此混乱过——如此混乱。

Bruce……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Merlin觉得他们那些人会乖乖地守在电视机前看节目就很不可能,直接找到自己的工作地点更不可能……

Merlin打了个寒颤。

如果这样的话,那他们很快就会找到自己的家了。

“Fuck……”

Merlin攥紧了拳头,他绝对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Freya。

 

Merlin对Freya有一种微妙的感情。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并不是绝对的男女之情。当Merlin第一眼看到这个瘦弱的女生时,他心里就产生了一种难以抑制的保护欲。

他从来没有这么地想过去保护任何人。

每当Freya向自己撒娇的时候,Merlin总是按耐不住去摸摸她的头,眼角流露出一丝疼爱。而Freya则是全心全意去爱Merlin,全心全意。

我们会这样相爱地过一辈子的。

Merlin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一点。

 

当然,导致Merlin大脑错乱的还有一件事……

一件Merlin自己一直在逃避思考的事。

那团耀眼的金色,那温暖的笑容,阳光下整个人仿佛在发着光……他就像一个王者,一个从中世纪走来的国王,沐浴着神圣的光辉,仿佛世界上的一切都心甘情愿地服从他的命令——

天哪!Merlin你在想什么!什么狗屁国王!他就是一个混球——

心脏猛地跳动了一下,Merlin睁开眼睛。没错,他就是一个混球,一个随便骚扰别人的大头,一个——

 

叮。

一条短信。

Merlin捶了捶脑袋,拱起身子去够手机。一个陌生的号码。

 

“Hey, 小傻瓜,干什么呢:)”

 

什么鬼,这又是哪个神经病——

 

“对了,我是你的Arthur,A——R——T——H——U——R.”

 

Merlin的大脑当机了几秒后——What the hell?!该死的那个神经病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手机号!该死的谁是小傻瓜!Merlin差点没拿稳,他盯着屏幕,想象着那边一个金毛在对着手机坏笑……

 

“想着怎么杀你。另外,我不是小傻瓜。”

 

真是烦死了。Merlin皱了皱眉,手却紧紧地握着手机。

 

“哦?给你个建议,可以试着抱死我或者吻死我,你选一个。小傻瓜。”

 

Merlin有一股想把手机摔倒Arthur脸上的冲动,他狠狠地抓着手机,恨自己不会一个隔着屏幕就能治对方于死地的咒语……

当然,如果此刻他去照照镜子的话,就会发现自己的脸早就红的跟房间里的窗幔一样。

    一头栽回床里,Merlin揉了揉眼睛。

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遇到了这么一个大头。该死的有没有一点明星该有的矜持。

 

 

 

    Arthur眼睛盯着手机屏幕,脸上的笑容仿佛能融化一切。

就是这种感觉。喜欢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哪怕一个小小的回应都能让自己的心有一种飘在云端的幸福感。

怎么还不回。

Arthur皱着眉,看了看时间。都过去一分半钟了,Merlin是不是睡着了。

不管,还没说到重点呢。Arthur点开Merlin的手机号,按了拨打键。

 

“我说你到底想干什——”

“我说我想干你,怎么样。”

Merlin的反应果然在意料之中。Arthur甩了甩刚洗完的头发,嘴角勾起一个宠溺的笑容。

电话那边一片尴尬的沉默。

“怎么不说话了,小傻瓜?”Arthur换了一只手托着手机,“我说你是不是根本没拿我那个文件夹啊,一直没消息的——”

“什么叫一直没消息!这才过了半天!还有你那是个什么该死的合同——”

“你当我的搭档演员。”

Arthur看着手里另一份一模一样的合同,想起了早晨与父亲的谈话。当然,Arthur可没有那个本事去说服父亲,但Morgana有。于是Uther同意了把Merlin拉进公司,配合Arthur上镜。

说实话,现在的Uther没有心力去考虑那么多,他只想着顺着女儿的意思。

毕竟自己时间不多了。

 

“我说你做事都不问一下别人是怎么想的吗——”

“我知道你肯定同意啊,”Arthur顿了顿,“毕竟你都已经向我告白了——”

“我——该死的——我都说了我——”

“那你就是伤害了我的感情。”Arthur心里泛起一股委屈,“作为补偿,你得来做我的——”

滴,滴,滴……

 

 

Merlin狠狠地挂断了电话。

没见过这么无理取闹的神经病!他仍紧紧地攥着手机,胸口因激动上下起伏着。他瞅了一眼床头柜上的那张纸,心里有一种莫名的——

 

叮。

 

该死的有完没完了!Merlin咬着牙,这次一定要想一百个骂人的词——等等,这个号码好像不是Arthur……

 

“Hi,小子。有个叫Freya的蠢女人在我手里。不知道你感不感兴趣。”

 

 

 

TBC

 

 

 

 

(8)——————————————————————————————

“什么——你说什么——Merlin——”

“Freya被绑架了!”电话那头大口喘着气,声音明显在发抖,“那群人绑架了Freya——”

“你冷静一下!先不要报警——我马上过去!”

Arthur一把抓过大衣,夺门而出。

当他接到Merlin的来电时,内心的激动简直让他没有抓稳手机。然而当他听到对方的声音时,仿佛自己突然掉进了一个冰窖——

Merlin在哭。

SHIT!Arthur觉得胸口突然烧起了一团火,他从来没有这么——担心、愤怒甚至是害怕——他不敢去想象Merlin现在处于什么危险的境地——

该死的自己早该想到这个问题!

一群人莫名其妙地追杀Merlin,这正常吗?!自己竟然就因为一句告白就全忘了!

一万只爪子在疯狂地挠着Arthur的心,他不知自己闯了多少红灯——

 

 

“Merlin!”

Arthur刚一进门就一把将对面的人揽入怀里。Merlin没有反抗,Arthur能感觉到他仍在颤抖——

Arthur愿意抽干自己浑身的血让Merlin停止哭泣。

“Merlin,冷静点,我来了。”

感觉到怀里的人僵了僵身子,然后点了点头,Arthur慢慢放开Merlin……一脸泪痕和疲倦,Merlin的嘴唇似乎还留着些咬后的血迹,那双本应纯净的眼睛此时只剩下惊慌和不知所措……

“先进去吧。”

Arthur圈着Merlin走向沙发。沙发垫胡乱得歪在地上,旁边一个看起来崭新的花瓶里一朵血红的玫瑰。

Merlin垂着头,整个人陷在沙发里,紧紧地咬着下唇。Arthur拍了拍他的肩膀,坐到旁边。

“Merlin……”Arthur想去握住Merlin的手,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动,“听着,可以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Arthur看着对方慢慢地抬起头,对上自己的眼睛。Merlin没有说话。

“Listen,”Arthur舔了舔干涩的嘴唇,他知道Merlin可能根本不信任自己,“虽然——呃——虽然我们认识不久,但我保证,我绝对值得你的信任。我可以保护你——呃——你们,但你必须先告诉我——”

“他们绑架了Freya。”

无力的声音。

“I know,但是为什——”

“他们是冲着我来的。”

Arthur看着眼前这个黑发的男孩,心里涌起一股要命的心疼感。他恨不得将自己的心揉碎。

“他们是来讨债的。”

Merlin垂下头,闭上了眼睛。

 

 

趁着Arthur起身去给自己倒水,Merlin赶快用袖口擦了擦眼泪。实际上他并不想显得这么脆弱,尤其是当着一个外人的面。

但他控制不住。

Freya现在有危险,因为自己。

Merlin咬着嘴唇,拳头狠狠地攥了起来。他现在就想冲出去,狠狠地教训那帮人,把他们撕成碎片——用魔法。

但他不可以。他知道自己现在对自己的魔法还不是很驾轻就熟,说不好会出人命——

那又如何!他们杀了Will!现在又夺走了Freya——

“Merlin,”Arthur的声音突然出现在Merlin上方,一杯水递了过来,“听着,不管你现在在想什么,绝对不许自己去单打独斗——”

Merlin猛地一抬头,对上了一双湛蓝的眼睛……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的……

“不,你不懂,他们——我一定——我一定要去——”

 

“至少让我跟你一起。”

 

心跳突然漏跳了几拍,Merlin看着那双深邃的眼睛,里面的温柔与坚定仿佛要溢出来般,刹那间包裹了自己……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温暖席卷全身,似乎,似乎自己就要深处胳膊去拥抱眼前这个男人……

“不,”Merlin听见自己颤抖着声音,“不,Mr.Pendragon,这与您无关——”

“那你为什么要第一个打电话给我?”

一阵沉默。

Merlin顿了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短信的那一瞬间自己脑海里浮现的第一个身影,就是眼前的这个人……也许是因为刚刚通过电话的原因?

“因为……因为我没有别人的手机号了。”

又是一阵沉默。Merlin看到Arthur明显楞了一下,眼神里仿佛有些捉摸不透的东西。但Arthur没有说话,只是把水杯轻轻放在桌子上,就如二人第一次相遇时Merlin做的一样。

一段时间,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Merlin觉得内心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吞噬自己,但他说不出来是什么——

 

咚咚咚。

Merlin浑身触电一般一抖,下意识地朝Arthur看了一眼。Arthur明显也愣了愣,但马上拉住他的胳膊,示意他不要出声。

“Ar——”

“闭嘴,Merlin。”

Arthur蹑手蹑脚地走向门,身体微微弓了起来,Merlin看到他的拳头狠狠地攥着——

“我说,该死的Merlin你是死在家里了吗?!一天不来上班你是活腻了吗——”

Fred,咖啡吧的老板,在开门的那一瞬间就把自己肥嘟嘟的大脑袋挤了进来,但当下一秒他看到浑身紧绷的Arthur时,嘴巴张得都能吃下是个Merlin了。

“Mr.——Mr.Potter——”Merlin跌跌撞撞地站起来,挤到Arthur面前,“对不起对不起,我忘了告诉您了——我其实今天是打算去辞职的——”

“什么?!”Merlin感觉自己耳朵聋了,“你说什么?!你他妈又跳槽到哪了——”

“嘘!”

Arthur突然皱着眉头喊了一声,眼睛似乎在Fred身后寻找这什么。Merlin一下又紧张了起来——

“Mr.Pendragon,我没想到能在这里看到您,”Fred以为Arthur嫌自己的声音太大,于是压低了嗓音,“Merlin如果有什么怠慢的地方您尽管——”

“我说了闭嘴!听!”

Arthur一把推开挡在门口的Fred,警惕地望向楼梯口。然而什么人都没有。

“Arthur?”

Merlin紧张地低声喊了一声,下一秒他看见Arthur突然向楼上跑过去。

“Arthur你去哪——”

 

这个问题没有意义了。

因为当Merlin跟着Arthur跑上楼后,他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被抽空了。

Freya被绑在楼梯口的扶把上,浑身是伤,一双因恐惧而大睁着的眼睛紧紧地盯着面前的两个人。

 

 

TBC

 

 

 

(9)——————————————————————————————

 

这是……哪儿?

Freya慢慢抬起眼皮,却发现周围是陌生的环境。她试图转转脖子,但剧烈的疼痛感紧随而至……不仅仅是脖子,Freya发现自己的胳膊、腿以及腰后面的某个地方都疼得厉害。

毫无疑问,这是医院。

感觉到四肢麻木的疼痛,Freya放弃了挣扎,她又闭上了眼睛。

就在那一刹那,所有发生的事情如潮水般涌入大脑,丝毫不给喘息的机会。

 

“所以,你就是那臭小子的女朋友?”

一个戏谑又沙哑的嗓音慢慢靠近了耳廓——Freya恐惧地扭了扭身子,但因为眼睛被蒙上了黑布她看不见任何东西,该死的她觉得嘴巴要被一团报纸撑裂了——

“你可以点头,或者摇头。”

Freya愤怒地呜咽了一声,她感到嘴里的纸又向里抽了一些,报纸上的味道刺激着她的嗓子,这让她有些干呕。

“你这是承认了?”声音的主人冷笑了一声,下一秒一把冰冷的刀刃就贴在Freya的脸上,“你就是那该死的Merlin的女朋友?还是你只是他领回家玩弄的一个废女人——”

“别那么多废话。是她没错。”

又一个冰冷的声音。然而不一样的是,这次是个女人。Freya感到自己莫名地浑身颤抖了一下。

“太好了!”那沙哑的声音下暗藏的凶狠让Freya的恐惧直升,“那我们就先送你去见那个该死的Will——”

什么?!Will?!Freya想起了Merlin昨晚跟自己说的话——果然,他们找上门了——妈的!什么深仇大恨一定要如此紧逼!Freya挣了挣绑在手腕上的绳子,一阵疼痛感钻上心来。

如果要杀人,就杀我好了,只要放过Merlin——

 

“不。”

一阵沉默。Freya呆呆地看着前面(虽然她什么都看不见),几秒后那个女人又开了口。

“不能杀她,她是无辜的。她并不知道事情的缘由。”

去你的!我都知道了!你们这些十足的恶煞,一定不得好死——

“Yes,my lady.”男人的声音让Freya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这位小姐明显不知道Merlin的性取向。

 

 

“好的,我们知道了。”Merlin重重地叹了口气,向医生道了谢,“谢谢您,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医生点了点头,沉默地走开了。

轻轻地推开病房的门,Merlin看到躺在病床上的Freya。苍白的脸上毫无生气,四周亮色的墙纸却衬得她的皮肤格外无力。

医院。Merlin此生最不想再来的地方。

几年前,就在这家医院,Merlin亲眼看着医生从急救室出来,沉重地对他摇了摇头。Orphan,Merlin绝望地意识到自己在失去父亲后又失去了母亲。他看着四周灰色的墙壁,他听不见任何声音,世界上所有的光亮瞬间消失……

而此刻,自己的女朋友正躺在这里,一阵熟悉的恐慌突然抓紧了Merlin的嗓子——

“Merlin?”感到有一只手扶在肩膀上,Merlin回过了神,“你还好吧?Freya她没事的,不是已经醒了吗……”

Arthur走到Merlin面前,担忧地看着他,轻轻地拍了拍Merlin的肩膀,然后头朝病床歪了一下。Merlin会意,点了点头,挪动步子走向Freya。他听到身后Arthur出了房间,带上了门。

“Freya……”Merlin感觉自己声音似乎是颤的,他握了握拳头,提醒自己此时应该镇定,“你还好吗?哪里还疼——”

 

“谢谢关心。不过我觉得这并不关你的事。”

Freya试图别过头,但失败了。她只能咬着嘴唇,闭着眼睛。

“什……什么?”

Merlin显然没有料到这种回答,他愣了愣,Freya从来没用过这么冰冷的口气跟自己说过话。果然是生气了么?

“对不起,Freya,听着,”Merlin小心翼翼地坐到床边的凳子上,身体向前倾过去,他看到Freya的嘴角抽动了一下,“我知道你生气,你伤心,你难受……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苦,但相信我,我真的……真的想在第一时间去救你……但你知道,我并不知道你在哪——”

Merlin顿了顿,但Freya并没有向他期待的那样睁开双眼。Merlin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心里感觉在滴血。

“Freya……我向你道歉,这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在发生了那样的事后还让你一个人出门……但你出门应该跟我说一声……真的,我很抱歉。要不是Arthur及时——”

 

“ARTHUR?!”Merlin看到Freya猛地睁开双眼,眼睛里燃烧疯狂的愤怒,“所以这就是你不去找我而待在家里的原因?!是啊!Arthur!他完全是你的类型我为什么就没发现!”

What?!Merlin吃惊地看向Freya,信息量太大,本来就反应迟钝的Merlin一时不知道Freya究竟在说什么——

什么叫Arthur时我的类型?

“哼,”Freya看着Merlin一脸日了狗的表情,冷冷地笑了一声,“别装了,我都知道了——”

“什么?你在说什么——你知道什——”

“你还要装多久!”Freya浑身颤抖着,紧咬着的下唇慢慢发紫,眼泪奔涌而出,“你究竟要装多久!我那么爱你!你竟然——”

“Freya你冷静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了?!”

Freya和Merlin一齐看向门口,Arthur慌张地挤进门。在看到他的那一秒Freya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冷笑。

“你们怎么这么大声音,怎么回事——”

“Arthur Pendragon!没错!不然还能是谁!”Freya的身体因为怒吼一直在颤抖,“你满意了吧!Merlin是你的了不是吗!这就是你一开始的目的不是吗?!”

Arthur吃惊地看着躺在病床上的人,她在说什么?Merlin是我的了?Merlin什么时候是我的了?Merlin是我的了吗——

“Freya你到底是听谁说了些什么——”

Merlin猛地站起身子,攥紧拳头,他的直觉告诉他这绝对有问题。

“哈哈哈哈哈哈——”Freya狠狠地瞅了一眼Arthur,又看向Merlin,“你为了证明自己喜欢女人才跟我在一起的不是吗——”

听到这句话Merlin浑身抽搐了一下,刚想张口反驳却被Arthur拉住了胳膊。看到这个动作Freya嘴角的抽搐更明显了。

“你狠当初Arthur杀了Will,于是拒绝了他的追求,选择了跟我在一起证明你该死的喜欢女人——后悔了是吗!Arthur一出现你把持不住了是吗——”

“你知道你在胡说些什么吗,”Arthur感到身边Merlin明显的颤抖,“我根本不认识什么Will,而且我怎么可能去杀人——”

“你们就合伙骗我!”

 

几秒内没有人再说话,Freya眼里的愤怒转为绝望和伤心,Merlin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

“Freya,”Merlin想伸手摸摸她的脸,但被Freya绝望的眼神制止了,“听着,我不知道谁跟你说了些什么,但显然那是他们的诡计。杀害Will的凶手是个叫Bruce的男人——”

“该死的我知道!他是Arthur的手下——”

Merlin顿了顿,偷偷瞥了一眼身后的Arthur,看到Arthur露出一副和他一样吃惊的表情。

“我从不认识什么叫Bruce的人。”

Merlin不知为什么心里松了口气,他皱起眉头看向Freya。

“好,那由我来给你们讲完这个故事,”Freya冷冷地瞥了一眼Merlin,看向天花板,“Will本来是Merlin的男朋友,因为该死的欠了一屁股账被Arthur盯上了——哼,当然,你立马注意到了他身边的Merlin——”Freya瞪向Arthur,“然后你——没错——你派人杀了Will,没想到却被Merlin狠狠地拒绝——”

“这简直是胡邹八扯——”

“为了拒绝Arthur,”Freya不给任何人说话的机会,她瞪向Merlin,“你假装自己喜欢女人,于是拉上我这个幌子装了这么多年——”

“Freya,Will的冤头债主是Bruce根本不是Ar——”

“不,债主是另一个男人,Bruce只不过是他俩的手下——”

“谁?”

Arthur眯起了眼,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事有蹊跷——

然而,Morgana并没有笨到连Leon的名字都告诉Freya。

“这我不知道,那个女人没告诉我——”

“你说女人?什么女人?”Merlin一下抓住了问题的中心。

“跟你有关系吗?!她只不过是Arthur的另一个知情的手下罢了——亏我被你骗了这么多年,原来这都是你在演戏——”

听到这句话Merlin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他不敢相信自己这么多年的照顾竟然被视为演戏……

“Freya,你显然是被人骗了。”

“哦是啊,我的确是被你们骗了。”Freya闭上了眼,她不想再看到Merlin或者Arthur其中任何一个人——

 

“Merlin,你这个该死的GAY。走,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TBC

 

 

 

(10)—————————————————————————————

 

Merlin揉了揉自己一头松乱的头发,起身关上了床头灯。

窗外的树影婆娑了一地的月光,秋风低声嘶吼着擦过窗棱,屋内的黑暗逐渐包裹住床上的人影。

Merlin想起昨天医院里,Freya狠狠地闭上眼睛,几滴眼泪沿着苍白的脸颊滑落。她拒绝再说一句话,更拒绝看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Merlin的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他撇了撇床角旁的行李箱。本来明天离开伦敦,然而这的事情让他觉得自己根本走不了——Freya还在医院。如果自己离开了,那群人还会去找她的——Merlin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那你自己怎么办呢?”

Merlin想起Arthur沉重的嗓音,和他那令人心碎的眼神。

说实话,Merlin确实被Freya的话吓到了。他莫名其妙就成了Will的男友,又莫名其妙爱上了Arthur——最重要的是自己什么时候莫名其妙的喜欢男人?!

Merlin死也不会承认,当时他偷偷打量了一下身旁的Arthur……

还不赖。

然而Freya说不想再看到自己。Merlin知道,她说到做到,这是驱逐令。可他能去哪儿呢?没有Freya,Merlin不知道自己一个人能撑多久——

该死的自己点儿怎么那么背。

Merlin重重地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不行,自己绝对不能走。他想起外套里的车票,白买了——但无论如何不能放任Freya一个人在这,即使她不想见我……

拼了。

想到Freya被绑在楼梯上的样子,Merlin心底一股熟悉的怒火烧了上来。拼了!就让他们来找我吧!他们就是再厉害也敌不过自己的魔法,这一点Merlin很清楚。赔上自己也无所谓,只要能为Will和Freya报仇——

 

黑暗中手机的屏幕突然亮了起来,振动声显得那么突兀。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Merlin,”Merlin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声音让他突然安静了下来,“你还好吧?”

如此小心翼翼的语气,仿佛Merlin是自己一生的至宝。

“Arthur……我没事。”

“听着,你别多想,这肯定是个诡计——我跟这屁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Merlin没有答话。他知道Arthur今天也受了不少委屈,心底有一股暖暖的安心。

“我没事,真的,”Merlin把手机握得更紧了,“而且……明天我不打算走了……你知道,Freya一个人在这里不安全——”

“What——不走了?!可是他们马上就会找到你的!”

白天在回家的路上,Merlin告诉了Arthur一切。当然,不是所有的一切。

“无所谓……他们来就来,只要别再伤害其他人……我一个人面对——”

“Merlin你是白痴吗?!”Merlin赶紧把电话拿远点,Arthur的分贝简直向针一般刺耳,“你是白痴是不是啊?!你留在这就是等死啊!你一个人哪能——”

“我不怕。真的,Arthur,我不怕。”

Merlin惊讶于自己的镇静。他并没有说实话,虽然有魔法,但他从来不敢用,一个人面对无异于以卵击石——

 

“可是我怕。”

……

 

什么?Merlin虽然清晰地听到了这句话,但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

“Arthur你怕什——”

“我怕你受伤,Merlin。你这个傻瓜。”

意外温柔的声音,向千万丝温暖的细线伸向Merlin,缠绕着,他觉得仿佛浑身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Ar——”

“闭嘴,听我说。”电话那头的人压低了声线,仿佛在下着决心,“你总是为别人着想,什么时候能为你自己想想?你早该离开伦敦,现在Freya虽然受伤了——”

“Shit!我当时就应该离开!这样她就不会受伤——

“该死的我不是这个意思!”Arthur的声音明显哑了几分,“我是说现在最危险的是你……你应该马上走!甚至昨天就应该走!”

“不行!”Merlin试图解释,“他们会再找到Freya的,他们会用她当筹码,我还是要回来——”

“该死的你听我说完行吗!”

一阵沉默。Merlin听得出来Arthur声音里的紧张和焦急。他能想象到Arthur那双蔚蓝的眼睛此时一定晃着神——

“Merlin……”Merlin听到了一声叹息,“你走你的……Fre……Freya交给我。我会派人——不,我自己会好好保护她的。”

什么?Merlin愣了愣,Arthur怎么会突然这么说——难道——

“Arthur!别告诉我你喜欢上Freya了——拜托你搞清——”

“说你白痴你真白痴吗!”

又是一阵沉默。Merlin觉得自己脑细胞不够用了。他总觉得……今晚Arthur有些不一样,他的声音和语气仿佛有一点……奇怪?

“那你为什么……”

 

“该死的你能有点情商吗?”

情商?Merlin觉得自己的智商和情商都是很高的,这一点他从来没有怀疑过。

“听着,”电话那头顿了顿,“Merlin,你明天就离开,Freya这边我来照顾。等她出院我就……呃……我会把她……把她送……送过去……”

“Arthur你怎么了?”

听到Arthur仿佛有些哽咽,Merlin慌了。

“你闭嘴。重点是你明天必须走,必——须——走——”

“Arthur你不明白——”

“该死的天杀的Merlin你能不能听我一次话!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你知不知道我心有多疼!你知不知道你——”

Arthur突然闭上了嘴。一阵难以忍受的沉默蔓延开来,Merlin相信自己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可是为什么……

“Merlin……你真的不懂吗……”

……

不知为什么,Merlin觉得自己的心突然揪成了一团。虽然和Arthur认识没几天,但那种熟悉的安心感却给了Merlin从未有过的温暖。而电话那头的声音突然那么脆弱,Merlin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

“好了,不说了。你明天必须走,我去送你——”

“Ar——”

Merlin试图打断。

“Merlin你再反驳一句信不信我今晚就把你送走!该死的——”

 

第三次沉默,黑暗中Merlin觉得自己的心跳莫名地加快了,怎么回事——

 

“Merlin……”

“傻瓜,我喜欢你。所以我怕……离开伦敦。求你。”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37)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