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说!我是谁!/AM/现代AU/基情四射(11 12 13 14)



(11)

   “Ar——Arthur?”

揉了揉疲惫的眼睛,Merlin几秒后才反应过来门口站的那团抑郁的金毛是谁——

“这才几点——还有三个小时——”

Arthur一把扒开Merlin,一边大步迈进门,一边左右转着脑袋。一夜没睡好,或许一夜没睡,Arthur本来柔顺的金发此时正彰显着无尽的混乱,虽然表面上动作迅速,但Merlin还是从对方脸上疲倦的面容看了出来,Arthur也没休息好。他仍然穿着昨天那身衣服。

“Arthur——”

“Merlin,行李呢?”

Merlin撅了撅嘴,Arthur永远要打断自己。但说不出为什么,他对这种打断并不反感。等等……他不会现在就要把自己送走吧?

Arthur回头看着还站在原地发愣的黑发少年,嘴角抽了抽,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安。一晚上的辗转反侧让Arthur的大脑早就差不多停止运转了,但他必须强行运作,因为Merlin还没有安全离开。

“Merlin,别告诉我你还是不打算走——”

Merlin一顿,讨好地歪了歪脑袋,扯出一个“我很抱歉”的笑容。他看着眼前焦急的Arthur,莫名地有些心疼……但Freya的安全更重要。他必须亲手来保护,这是毋庸置疑的。

这要是在平常Arthur早就融化了,但这是特殊时期所以——

“该死的!”Arthur一下子冲到Merlin面前,一把抓住男孩的手臂,脸背着阳光猛地压了下来,“你还要我说几遍!马上给我收拾行李走!”

四目相对,波罗的海和北海相遇。

突然升高的气压使Merlin感到一阵不适,一股电流沿着脊椎攀沿而上,这种感觉似曾相识。Arthur干燥的双唇在说着什么话,然而Merlin什么也听见,仿佛有股什么魔力突然夺走了一切声音……

 

傻瓜,我喜欢你。所以我怕……离开伦敦。求你。

傻瓜,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那个低沉的声线,那种颤栗的感觉……Merlin打了一个激灵,又抬眼对上了那双清澈的眸子。蔚蓝的海洋里没有了阳光,有的只是暴风雨前的紧张与危险……

他……喜欢我?

Merlin回想起自己与这个男人的相遇,第一次见面就被对方抓住了手,第二次见面就被对方救了命……该死……难道是自己太迟钝?不对,Merlin又低下头,这不对。Arthur只是因为自己那没经过大脑的告白才关注到自己的,这一切都是错的……

想到这,Merlin不知为什么感到心抽搐了一下,但他稳住了自己。Arthur是明星,他有他的世界,自己只是一个过客,Arthur只是一时糊涂罢了……更何况,他根本不了解真正的自己。

 

“该死的,Merlin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感到自己双臂上的压力,Merlin猛地一吸气,Arthur几乎要将整张脸贴上来了——没多反应,Merlin挣扎着抽出双臂,踉跄着向后腿了几步,他觉得脸上要烧起一片火原了——

“Ar——Arthur,”Merlin大口喘着气,“对——对不起,你只是——你错了,你并不喜欢我,那还是——”

“你说什么?”Arthur本来的怒火瞬间消了一半,他皱了皱眉,试着跟上Merlin跳跃的思绪,“什么意思。”

“我是说——”该死的心跳你能不能消停一会,“我是说——你并不喜欢我,Arthur Pendragon——你只是——”

“我们现在在说你逃跑的问题!你跟我扯什么——我该死的当然喜欢你!”

Merlin愣住了。在电话里听是一回事,然而当面被这么表白——空气里仿佛刚刚有一颗原子弹爆发,Merlin难为情地感觉到自己的脸又红了。Arthur直了直腰,Merlin的变化当然逃不过他的眼睛。

“怎么?”Arthur舔了舔嘴唇,这个动作让Merlin不敢再直视他,“害羞了?别忘了是你先表的白,我可是当场承受住了。”

Merlin的手指甲在手掌里越陷越深,门后的风灌进后背的衣衫,一阵凉意瞬间包裹住自己。他不明白,无论自己解释多少次,眼前这个不解风情的男人总是一意孤行。本该是两条平行线,为什么一定要生拉硬扯……

金发男人背对着窗户,清晨的阳光洒在他的身上勾勒出迷人的轮廓。那团金发散发着王者般的光辉……王冠。这个词突然挤进Merlin的脑袋。只有王冠才配得上眼前这个男人——

Merlin抽搐了一下,他突然感觉到身体里的魔法有些涌动——不一样的涌动——那股电流似乎穿梭在魔法里遍及全身,而魔法里暗藏着一种——悸动……Merlin咬了咬牙,本能告诉他必须结束这种状态。他不能再让任何人踏进自己的生活——这个危险的区域。

 

“那好,”Merlin慢慢抬起头,声音沉了下去,他看到Arthur显然楞了一下,刹那间的犹豫,然而——“Arthur Pendragon,我相信你喜欢我。”

Arthur没有答话,他看着Merlin暗着的双眸,心突然一揪。

“但是我不喜欢你。你收到我的回答了。”

 

抬眼,转头,迈步。

Arthur就这么看着黑发男孩平静地吐出拒绝的话,迈步离开自己。

低头,攥拳,闭眼。

Merlin在擦过Arthur身旁的一瞬间瞟到了男人所有的反应。

 

门就那么开着,风穿堂而入,Arthur觉得自己突然掉进了一个冰窖,一个没有阳光的,寒冷的地狱。

也就是在那刹那,Merlin知道什么都不同了——

他体内的魔法突然转为一种狂躁的翻涌,怒吼着刺激着从头到脚的血液。他猛地一回头,下一秒,他看到了一个青色的藤蔓纹身。

 

TBC

 

(12)

 

 

Morgana晃动着翘在桌子上的腿,玩味着手中的高脚杯。几分钟前,他得知自己爱冲动的弟弟出了宾馆房间,这可才清晨六点。

真是急性子。

Morgana对着空气冷笑了一下,望向窗外。秋日渐寒的天气使得大街上满是衣服萧条的景象,树叶盘旋着离开栖息了一年的地方,走向死亡。她想起自己曾经拥有过许多美好的秋日……

“亲爱的我们去地中海度假吧。”

Morgana朝搂着她的Leon怀里靠了靠,眼睛看向窗外的落叶。

“好,都听你的。”Leon笑了笑,“不过我可是要报酬的,所以你能不能先用个小魔法——”

Morgana幸福地尖声笑了一下,下一秒两个人就相拥着跌入床中……

都没了。

全都没了。

熟悉的恨意翻上心头,Morgana感觉到体内的魔法正在慢慢聚集。与生俱来的魔法并没有在Morgana一出生时就显现出来,而是在她的三年级——过继到Pendragon家的第一天。

没错。Morgana清晰地记得,她用魔法给了所有人狠狠的一巴掌。所有人,包括她自己。她恨Pendragon这个姓氏,因为没人比她更清楚背后这背后的腥风血雨。

杀父之仇。

当所有人都尽力帮Pendragon家族隐瞒的时候,没人知道年少的Morgana早已在梦境中知道了一切。Uther利用金钱杀死了自己的父亲,毫不留情。

 

一阵剧烈的心痛狠狠地抓住了Morgana。恨,全都是恨,她恨Pendragon,她恨Will,她恨Merlin——

没错!Merlin!

Morgana猛地把高脚杯砸向墙壁,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当她遇到Leon的时候,原本黑暗压抑的世界突然挤进了一丝阳光。Leon全身心地爱着她,也爱着她的魔法。他是Morgana唯一信任的人,唯一。

她突然想起Arthur Pendragon,那个自己应该称为“弟弟”的人。一直以来Morgana对Arthur并无很大恶意,只是单纯地反感他的姓氏。然而当Arthur一步步被Uther训练成演员后,Morgana发现他不过就是一个听从于父亲命令的没主见的小毛孩。Uther禁止他谈恋爱,Morgana偏要给他找女朋友——当然,现在明显是男朋友。

没想到,事情就是这么巧。那个男孩竟然自己送上了门。

真是可笑,只怪你命不好,弟弟。

Morgana叹了口气,抿了抿嘴唇。报仇和姐弟之情,我选择报仇。

更何况你本来还姓Pendragon。

 

 

“动手。”

冰冷的嘴唇几乎没有动,命令却如箭般射出一道寒光。

 

 

绝对不能让他们伤害Merlin——

这是出现在Arthur脑袋中的第一个想法,然而还没等他采取动作,就感觉一记狠拳猛地砸到自己的脸上,Arthur一个踉跄向后跌了过去,天昏地暗中只觉得嘴角发热——

“住手——我才是Merlin!看清楚!”

Merlin一个箭步向门口跃去,他感到体内的魔法夹杂着愤怒与恨意翻腾起来,空气中有一股热浪随之翻涌着——不能再伤害其他任何人——Merlin一把猛地拽过Bruce,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朝着下巴狠狠地揍了过去。

“哈……”Bruce眯了眯眼,手臂上的文青危险地蠕动着,“几年不见你小子力气大了啊——”

一串冷笑划破了空气里的热浪,Bruce抹了抹嘴角,狠狠地朝地上吐了口痰,他身后的几个彪形大汉配合着笑了起来。Merlin回身倾向Arthur想要拉他起来,然而这几秒的动作已经给了敌人莫大的机会——

“啊啊啊啊——!!”

Merlin感到后背一阵撕心裂肺的疼,还没等他转身Bruce又狠狠地加了一脚。伴随着剧烈的疼痛和空气中狂狼的笑声,Merlin感到眼前一花——魔法此刻在体内聚成了一个火球,咆哮着要冲出体内保护主人,就要控制不住了——

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把Merlin拉回了理智,他踉跄着回头,只见Bruce的头被猛地摔到墙上,下一秒一团金色疯了一般朝门口奔去——

 

他们打了Merlin。这些婊子养的竟然敢打Merlin——

Arthur放任嘴角流着血,体内的血液疯狂地涌向大脑,他怒吼了一声攥起拳头朝着Bruce就是一击。金色的头发被汗水浸湿,Arthur此刻眼睛不再是清澈的蓝色,而是愤怒的红色——他猛地一低头躲开另一个男人的攻击,下一秒伸腿试图绊倒对方然而没把握好重心一头栽在了地上——

“Arthur——!!”

Merlin看到Arthur挣扎着试图爬起来,他从未见到这样的Arthur,双眼仿佛猎人一般狠狠地放着杀戮的光芒,太阳穴旁边青筋暴露——然而下一秒Bruce一个箭步冲向了Arthur——

“不——”

“啊啊啊啊啊——!!”

Merlin感到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揪了一下——Arthur的头被踩在Bruce脚下,更多暗红的血从他的嘴角无声地留了下来。一刹那Merlin仿佛看到Arthur看了自己一眼——抱歉、不舍和心疼混杂在一起——不!不能是这样!Arthur不能因为自己——

突然Merlin觉得自己动不了了,两个男人粗暴地把他夹住,猛地一顶,下一秒Merlin就撞到了地上——

 

“你们他妈的要是再动他一个手指头——”

“哦?”Bruce曲起踩着Arthur的腿,手支在大腿上,“没想到你这么在意这小子啊——”

Arthur眼前一花,该死!平时的锻炼成果都喂狗了吗!他感觉整个身体都在燃烧,撕心裂肺的疼痛——然而并不是因为自己。

“放了他!妈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Let me guess……你不会碰巧是Arthur Pendragon吧?”

听到对方这么淡然地说出自己的名字,Arthur一愣:这是怎么回事?然而紧接着他就意识到,最后的救命稻草没有了——

“算你识相……所以现在放了我们,要不——”

“要不如何?”

Bruce从身后抽出一把匕首,Merlin的大脑突然叫嚣起来——他认得那匕首——正是杀死Will的那把。

“你信不信我让你先走一步,省的这个叫Merlin的男孩,”Bruce戏谑地朝Merlin瞟了一眼,Merlin觉得胃里翻腾起一股恶心,“省的看着你他还心烦——”

“该死的你说什么呢!”

Merlin使出浑身力气咆哮,他隐约觉得自己知道下面的对话了——

“Pendragon,”Bruce没有理对面的Merlin,他把匕首压到了Arthur的脸上,“我都听到了,那个臭小子他不喜欢你,我说的没错吧?所以呢,你活着对他来说只有烦扰……”

Arthur!说点什么!Merlin恐慌地望向已经面色苍白的Arthur,然而Arthur并没有反驳……那双失神的眼睛空空地回望着Merlin,空空的,毫无光芒。

“说不定他看着你还觉得恶心呢——”

 

“杀了我,放了他。”

 

一阵沉默,空气中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血。

“什,什——”

“杀了我,放了他。”

Arthur彻底地闭上了眼睛,惨白的嘴唇无力地蠕动着。仿佛一万支匕首猛地插在心上,Merlin感到身体被撕裂了般疼痛——眼前的Arthur再也没有平日趾高气昂的跋扈,剩下的只有一具躯壳——不!Merlin感到愤怒向海啸一般淹没了自己,魔法叫嚣着要喷出,Merlin咬了咬牙——

 

“好。”

什——什么?!Merlin猛地一回神,抬头对上了Bruce泛着寒光的双眼。他刚刚答应了放自己走——用Arthur的命相抵。这怎么可能……他们明明想要的是自己的命——

“放了他。”

突然感到手上的束缚力消失了,Merlin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股强大的力气推开。他踉跄着向前跌了几步,然后站住。身后的两个男人抱着手臂站着,冷冷地看着他。

“我不走——”

“Merlin闭嘴!!!”Arthur突然睁开双眼,Merlin看到瞳孔里燃烧的愤怒,“快给我滚!”

“我不——”

“你再不滚我他妈会亲手杀了你!”Arthur嘶哑的声音如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Merlin的喉咙,“听着——Merlin——滚,我不想再看到你——”

“Arthur你不能——”

“滚——!!”

Merlin浑身颤抖了一下,他看到Arthur的嘴角因为撕裂又渗出更多的血——用魔法,Merlin闭上了眼睛——该死的顾不得了——

“滚啊!我他妈根本不喜欢你从头到尾!别让我再看到你——滚!”

 

刹那间天崩地裂,到嘴边的咒语被生生地堵到齿缝间——Merlin愣愣地看着满脸厌恶的Arthur,不知为什么觉得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Merlin试图在Arthur眼里寻找一丝留恋,但看到的依然只有愤怒——不行!无论如何不能让他死——

“臭小子,你听到他了,滚吧。”

Bruce低沉的声音伴着一声冷笑,Merlin开始向门口挪动步子——只要脱离他们的视线就可以——

一股钻心的疼痛沿着小臂直蹿而上,Merlin猛地吸一口冷气,他看到左胳膊突然向外渗着黑色的血液——凭借自己的医学专业知识一秒后他就知道这是接触中毒——该死的果然——

“哼……”

Merlin感到浑身的血液突然被抽光,他瘫在地上,右手徒劳地抓着左臂。Bruce放开Arthur,朝Merlin慢慢走了过来——

“臭小子,你以为债是那么好还的吗——啊啊!”

Merlin睁大双眼,Arthur死命地拖住Bruce的双腿将他甩倒在地,下一秒Merlin只看到一团金毛挣扎着向自己冲了过来,自己被狠狠地揪起来然后——

“嘭!”

门在Merlin面前狠狠地摔上,一切喧嚣刹那间消失——该死的!Merlin花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自己被Arthur摔出了门外,他发疯般地撞着门,该死的为什么不随身带着钥匙——

“Arthur!开门!Arthur——”

一阵干呕蹿了上来,Merlin紧紧地闭上双眼,他感到浑身的力气消失殆尽,世界开始旋转,他仿佛听到了门那头的摔打声……Arthur……Arthur……你不能死……求你……开……门……

        

在失去意识之前,Merlin只感到自己被一个人扛了起来。

 

TBC

 

 

 

 

 

 

 

(13)

Everything seems like nothing to me now

Cause I want you in my bed.

I don’t care if I burn in hell.

The past and the future is a joke to me now.

I see that they’re nothing.

I see they ain’t here.

The only thing that’s here is you, and me.

 

Merlin……

Arthur觉得胸口被一记拳狠狠砸中,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Merlin……

他被甩在地上,但仍誓死般抓着门把……

Merlin……

拳打脚踢如暴风雨般坠下,干涩的血液化作心碎的誓言……

Merlin……

I love……you……

 

 

 

 

窗棱前一个坚毅的身影,阳光美好地勾勒出男人结实的线条和轮廓。金发随着清风有些许律动,一转头,一个足够融化一切的倾世笑容。

“Arthur……”

黑发少年沉醉在这一刻,体内的魔法化作娟娟细流,升腾出无限爱意。他爱眼前这个男人,与生俱来。

金发男子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朝Merlin走来,蔚蓝的双眸如水晶般明亮。宠溺、温暖、欣喜,一切都诠释在这片海洋中。

一个轻盈的吻,空气中浮动起温暖的氤氲。额头相抵,阳光张开双翅环抱住两个如胶似漆的人儿……

“Merlin……I love……you……”

“I love you too, Arthur……”

金发男子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男孩的脸,眼神黯淡了下来。

“Don’t forget me, Merlin. Please.”

“What——Where are you going——ARTHUR!”

 

 

恐惧如风暴般突然压来,Merlin猛地倒吸一口冷气,坐起身子。冷汗沿着额头滑落,浑身的颤抖仿佛牵动着所有的神经——痛苦、绝望、恐惧充斥着Merlin的大脑,一个金发身影仿佛飘越远——

不——!!

回忆如潮水般涌入黑发少年的大脑,撕心裂肺的疼痛使他全身抽搐了起来——Arthur的怒吼,Arthur的泪水,Arthur的血,Arthur的眼神——绝望如海啸般淹没了Merlin,他把脸埋在手掌里……完了,一切都完了……

然而下一秒Merlin感到自己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一双有力的臂膀把自己紧紧地圈了起来……温暖的港湾仿佛煞那间击退了所有的狂风暴浪。

“Merlin,已经没事了。”

一个些许低沉的声音,虽然雄浑有力,但不是Arthur。Merlin觉得心向下一沉。

“已经没事了,”那个声音又环绕了起来,比起Arthur他的嗓音更加富有磁性,“我们已经离开伦敦了,现在在约克——”

感觉到怀内人轻微的挣扎,男人顿了顿,没有再说话。

什么……Merlin觉得头疼得要死……我不在伦敦了……那……

“Arthur……”

黑发少年嘴唇无力地蠕动着,他感到心在滴血。窗外呼号的风狂拍着窗户,但这个叫Lancelot的男人还是听清了他的话。

“Arthur已经没事了,别担心。”

Merlin感到环着自己的双臂又收了收。Arthur没事了吗……

“来,我量量体温。”

Merlin听到另一个有些嘶哑的声音靠近,听起来是一个老人,随后自己被稍微放开,一支冰凉的温度计塞进腋下。

“他怎么样?”

“还是发烧……经历了这些你不能指望他马上活蹦乱跳。”

Merlin感到自己被扶着躺下,他没有力气睁开眼睛。头疼想闪电般随时袭击者大脑,左臂似乎有些刺痛。

“你好好休息。”

那个老人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下一秒Merlin觉得一股暖流沿着左臂升腾而上,全身仿佛拥入一片阳光——魔法,这是Merlin再次昏睡过去前的最后一个想法。

 

 

“Gaius,你确定——”

“我确定。”

Lancelot顿了顿,点了点头。他回头看了一眼床上脸色惨白的少年,心里泛起一阵心疼。

身为Arthur的贴身保镖,Lancelot从来没有远离Arthur一步。然而不久前的有一次Arthur突然禁止自己跟随保护,现在他知道为什么了。

为了这个男孩。

Lancelot了解Arthur。虽然出身豪门而且身为明星,但Arthur的内心是渴求和普通人一样的生活的。当他爱上这个男孩的时候,最不想让对方看到的就是自己的高大尊贵——他怕Merlin逃走。

Lancelot轻轻地带上了门,跟着Gaius走下楼梯。

他仍记得一个周前那天的一切,当Arthur脸色苍白地警告自己无论出什么事都要先把Merlin带走的时候,Lancelot心里有有一种不安的恐惧——果然,Arthur那个傻子选择了牺牲自己。爱情里都是傻子。

Merlin被自己带走的时候左臂全是黑色的血液,那是Lancelot从来没有见过的景象。

“魔法,没错。”

当Gaius第一眼看到差不多奄奄一息的Merlin时,他马上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下一秒Lancelot就看到一串金光从老人的指尖蹿出,包裹住自己怀里的男孩。

“这是……”

“他中的毒是用一种古老的魔法调制出来的。”老人凝重地看着Lancelot,“我并没有把握——能把他救过来——”

“不,求你——我知道你能——求你——”

Lancelot低下头,他觉得泪水沿着脸颊滑落。Arthur已经……他不能再让怀里的这个男孩失去生命。他抬头对上老人那双眼睛,老人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出人意料的是,这个黑发男孩仿佛天生有神灵的保护,他的命留了下来。

“这……不太可能啊……”

Gaius放下男孩的手腕,凝神看着他,冷汗浸出额头,男孩的嘴唇在蠕动着什么。

“什么不可能?”

“我只施过一次魔法,他就脱离了危险……”Gaius皱了皱眉,这是自己从来没见过的,“这不可能……除非——”

“除非什么——”

Lancelot挠了挠头,他虽然不知道Gaius在说什么,但他看得出来Merlin今天比昨天的样子明显有改善,除了手臂还会时不时流血——

“除非魔法本身。”

Lancelot顿住了,他抬眼看了看老人。一阵沉默蔓延开来,然而此时床上的男孩嘴唇突然抽搐了几下,一个名字断断续续地挤进空气中。

“Ar……Arthur……”

老人皱了一下眉,瞥了一眼昏迷着的男孩,没有说话。Lancelot似乎也呆住了。他知道Merlin的女朋友叫Freya,他也知道Arthur和Merlin之间的一切——但他一直以为那只是上头Arthur的一厢情愿,然而……

“Arthur……Don’t leave me……”

Lancelot觉得自己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这个男孩不是直的吗?!他难道喜欢男人?!他喜欢Arthur?!等等……那我是不是也有机会?

 

 

 

 

不知道过了多久,Merlin觉得魔法在慢慢地舔舐着自己的伤口,一阵麻木的感觉沿着左臂传了上来。他已经清醒了有一段时间了,窗外午后的阳光很低,很弱,云层压得让人透不过气。

Merlin再次闭上了眼睛,任凭那股暖流在体内乱窜。他的身体还是毫无力气。

可不知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心是凉的。

Arthur……

一个名字毫无防备地挤进自己的大脑,一刹那浑身绷紧,Merlin觉得嘴唇干裂地发痛。Arthur已经没事了,这是真的吗?刚刚那两个人是谁……

 

“傻瓜,我喜欢你。所以我怕……离开伦敦。求你。”

Arthur低沉的声线向一丝丝金线缠着Merlin。那团温暖的金发,那抹迷人的笑容,那双蔚蓝的眼睛……Merlin的心抽搐了一下,他多么渴望再次看到那个菜头对自己笑……

 

“滚啊!我他妈根本不喜欢你从头到尾!别让我再看到你——滚!”

泪水从眼角滑出,无声地打到耳廓上,Merlin狠狠地啜泣了一下。他想起嘴角流着血的Arthur,那双本应温暖的眼睛充满了绝望与愤怒……

Merlin咬着下唇,泪水无所顾忌地涌出眼眶。说什么我只会想着别人,你不也是这样吗?!永远都只想着别人,永远都只想着我……说什么我是傻瓜,你才是世界上第一大傻瓜……

你在哪,你还好吗。

对不起,对不起……Merlin觉得自己的心在疯狂地颤抖着,身体所有细胞都叫嚣歉意……

Arthur……对不起,我不应该让你卷进来,都是我的错……

体内的魔法安静了下来,窗外的狂风肆意地呼啸着,没有一丝温暖,Merlin微微地吸了一口气。他仿佛看到了那个金发男人绝望的眼神,苍白的面孔,转身离去——

不——

Arthur,不,别离开我——

 

“ARTHUR我喜欢你——!!!!”

Merlin听到自己的声音划破天空,面前的金发男人紧紧地拉着自己的手向前奔着……难道自己真的……Merlin想到每一次Arthur的靠近,自己体内的魔法就雀跃着涌动起来,那种燥热和期待仿佛与生俱来……

Damn it……

 

于是Merlin用了一天来纠结自己是弯的还是直的。

 

 

TBC

 

 

(14)

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绝望的气息牵扯着每个人的心跳。

与此同时,走廊另一头的房间里,同样心碎的药水味缠绕着床上的人。

 

一个五六十岁模样的男人面色惨白,身上插着几十个冰冷的管子,床头一架心电监护仪仿佛死神一般抿着嘴唇,虎视眈眈地紧盯着床上垂死的人。

“Mor……Morgana……”

医生默默地走出房间,留下父女二人。医院,永远是迎接和诀别的地方。

“父亲。”

女人涂着艳红的嘴唇几乎没动。

Uther嘴角抽动着,他朝女儿试图举起手,但所有的力气早已被死神提前抽走。空气中绝望的味道原来越浓,他知道自己命不久矣。癌症,这也许是上天对自己的处罚。

“Morgana……”

男人觉得自己的心被挖走了一块般的疼。他不是不知道Morgana一直恨自己,他不是不知道Morgana一直在找机会报仇,他不是不知道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

婚外情,这是男人一生的泥潭。当Morgana降生在这个世界上后,他不得不为了名誉把女儿送给别人……然而当那人因为公司的一起纠纷失去性命后,Uther将Morgana过继到Pendragon名下。她本来的姓氏。

自己骗了女儿这么多年。自己的亲生女儿。

“听我说……”Uther无力地闭上了眼睛,他能感受到Morgana充满恨意的凝视,“I’m so sorry,I’m so sorry……是我对不起你的养父——”

“说什么鬼话!他是我父亲——”

“No——”男人很费劲地喘起气,胸口痛苦地上下起伏着,“Morgana——你其实——其实——”

“你杀死了我的父亲,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么多年,我恨了你这么多年,今天终于可以结束了——”

“I’m your father.”

“什么?”Morgana厌恶地看着床上奄奄一息的男人,心底泛起一丝波澜,“不你不是,我从来没把你当父亲,这么多年我从来没——”

“You are my daughter.”

Morgana顿住了,她歪着头看着Uther。他在说什么?

“Morgana……”Uther感到时间不多了,他挣扎着睁开眼,浑浊的双眸露出不舍的神情,“你是我的孩子,我把……我把你送了出去……对不起……你父亲不是我杀的……不是……”

Morgana觉得一千把刀狠狠地插在了心上,她睁大双眼看着那副苍老的面孔。

“别想骗我……”

“不……我爱你,Morgana,一直……我知道你狠Pendragon,我理解……”

Uther看着女儿依旧厌恶的眼神,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但请你,请你不要继续这样。求你,Arthur是你弟弟……照顾好他……因为……Pendragon本来就是你的一部分……”

 

一声冰冷的提示音划破绝望的空气,显示屏上红色的直线露出了阴冷的笑意。刹那间天崩地裂,Morgana觉得全身的血液被抽走了——

……

“亲爱的,你看,这是给你的。”

一个慈爱的嗓音响了起来,Morgana接过Uther手中的洋娃娃,嫌弃地撇了撇嘴。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哈哈哈哈哈,好啊长大了,”Uther伸手摸了摸Morgana的长发,起开身子,一辆崭新的自行车出现在女孩面前,“你的生日礼物在这。”

……

“爸爸我还要听你弹!”

Morgana听到卧室外面的Arthur吵闹着。无聊。

“明天吧,听话,Arthur。”Uther刻意地压低着声音,关上了钢琴盖,“爸爸给你讲故事好不好——”

Morgana翻了个身。Uther从来没给自己讲过故事。

“不嘛不嘛——我要听你弹钢琴——”

“嘘!”Morgana听到Uther紧张的声音,“你姐姐已经睡了,明天她有考试,Arthur最乖了,咱们可不能打扰姐姐休息,是不是?”

Arthur不满地嘟囔了一声,紧接着他们进了卧室,没有了声音。

……

 

冰凉的泪水打湿脸庞,Morgana觉得天昏地暗般痛苦……Pendragon本来就是我的一部分……Pendragon本来就是我的一部分……这么多年难道我恨错了人——

“Pendragon小姐,C304的Pendragon先生醒了。”

 

 

 

放下电话,Arthur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他朝旁边的护士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眼睛。

是Morgana。一切都是她。

在媒体界独当一面的Leon刚刚替自己压下了所有的新闻媒体,随后打了这个电话。Arthur紧紧地攥着拳头,如果不是Leon,不知道这个秘密还要延续多久——

门突然被打开了,Arthur不用去想也知道是谁。他仍然紧紧地闭着眼睛。

这个自己叫了二十年姐姐的人,竟然这么背叛着家族。

“你醒了。”

没有料到的颤抖的声音。Arthur皱了皱眉,还是闭着眼。

“Arthur。”

听出声音里的哭腔,Arthur睁开双眼——Morgana本应光彩照人的面庞此时满是泪痕,嘴唇被主人狠狠地咬着。

“Morgana?”

Arthur心里不明白,她在心疼我吗,可是这一切不正是她亲手制造的吗——

Morgana低下头,没有答话。空气中的药水味撕裂着她每一丝神经。

“Morgana,我都知道了。”Arthur狠了狠心,眯起了眼睛,“是你杀了Will。也是你在追杀Merlin。我说的没错吧。”

出乎意料,Morgana并没有像自己想象的那样慌张失措或者矢口否认,反而闭上眼睛。Arthur看到两滴泪滑落。她想装不知道?

“我一直把你当姐姐,Morgana,”Arthur觉得自己的心在滴血,“一直,全心全意。我不知道Merlin哪招着你了,但我告诉你,”Arthur压低声音,Merlin是他最后的底线,“我告诉你,如果你再这样,我会拼死——我爱他——”

 

“够了。”

Morgana抬起头,看着金发男人复杂的双眸。当她知道Merlin逃跑后,第一反应是愤怒,然而那种愤怒并没有让她狠心去杀Arthur。事先早已警告过Bruce,如果失手杀死了Arthur,她会拿他们所有人命去抵。

“什——”

“够了。”Morgana握起拳头,她觉得自己的手在颤抖,“你没有资格跟我说这些——你他妈以为我不知道你爱他?!你有没有想过我也有我爱的人——”

Arthur惊住了,他呆呆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从来没有见过的面孔。

“因为那个小子,我失去了唯一爱我的人——Leon——”

“他并不是唯一一个爱你的。”

Morgana沉默了几秒,她紧紧地抿着嘴唇。没错,现在她知道了。

“我失去了我唯一爱的人。”Morgana挪开目光,不知为什么Uther临死前的眼神像刀子一样扎进心里,“Arthur……到此为止吧。”

“什么?”

“我放过Merlin,就像你听到的,我放过他。”Morgana颤抖着,她恨的太久了,“但不代表我不恨他。我依然恨他。”

Arthur突然觉得身体轻盈了起来,所有的疼痛瞬间消失。他惊讶地看着Morgana眼里泛过金光,几缕金线包裹住自己的身体,随后收回女人的指尖。

“该死的那是什么——”

“魔法,我亲爱的弟弟。”Morgana收回手,用一种悲哀的眼神看着Arthur,“我有足够的力量亲手杀死Merlin,不需要动一根手指。但我一直没有。知道为什么吗?”

Arthur没有回话,他觉得自己仿佛从来没认识过这个女人。

“因为你。如果Merlin死了,至少你不会直接恨我,如果你不知道的话。”Morgana撇过头,“我不希望我自己的弟弟恨我。但显然现在这是不可能的了。”

Morgana顿了顿,仿佛在下着什么决心。

“Arthur,”Arthur看到她眼里泛着什么光,“我放过Merlin。但是有一个条件——我不允许你们在一起。”

“否则你知道我的能力。”

Arthur睁大双眼,他觉得Morgana的话像一只手狠狠地掐住自己的脖子——

 

“另外,”Morgana止住向门口走的步伐,顿了顿,“Uther死了。”她转回头,“从今往后,你自由了。”

 

 

TBC

 

欢迎关注微博@小布布的郭郭喵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
热度(27)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