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说!我是谁!/Arthur失忆梗/15,16,17,18



(15)

 

窗外乌云翻滚起阵阵悲伤,天空的动脉刹那间被残忍地割裂,暴雨如鲜血般奔涌而出,不给人一丝喘息的机会。黑伞,黑伞,还是黑伞。街上的人们仿佛约定好了一般,默默地赶着路,留下一个个窒息的黑夜。

Arthur就那么瘫在床上,双眼空洞地看着窗外。只有眼泪出卖了他还存在的生命。

一直活在Uther的掌控下,Arthur的演艺生涯虽然步步高升,但他始终没有机会追求自己的任何东西。他以为自己是想逃离的。

然而这一刻,他终于知道了。

他只是想逃离父亲的束缚,但他不想逃离他的爱。父亲……对不起,我没有尽到一个儿子该尽的责任……我没有照顾好你我甚至——没有见到你最后一面——

掏空了。全都被掏空了。

Arthur抬起手试图摸摸胸口,自己的心还在吗?

 

“我放过Merlin。但是有一个条件——我不允许你们在一起。”

“否则你知道我的能力。”

Arthur慢慢地垂下手,不小心眨了眨眼,几滴泪打湿金色的发鬓。

难道……我要同时失去两个我爱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遇见你?为什么就那么毫无防备地为你沦陷?

Arthur想起那可爱的颧骨透露着倔强,那双清澈的双眸仿佛可以滴出露水,那柔软的双唇是那么的诱惑……从来没有如此为一个人着迷过,他哭泣时发红的眼角,他笑起来时上翘的嘴角,他的嗓音,他的身影,他的一切的一切……

Arthur绝望地想,自己早就爱死了那个男孩。无可救药地。

窗外的暴雨肆虐着侵蚀着伦敦,Merlin已经安全离开了吧。Arthur苦笑了一下。你身上的故事好多,你身上的秘密好多,你知道我有多想用一辈子去发现吗?我想一辈子陪在你身边,你的故事,可不可以有我的痕迹……

不可能了。

Arthur咬着嘴唇,拼命地克制住自己的呜咽。他觉得身体被狠狠地撕裂了。再也没有人会走进自己的世界,再也没有人会给自己温暖的怀抱……

 

 

“但是我不喜欢你。你收到我的回答了。”

Arthur无声地苦笑了一下。他的心狠狠地抽了一下。

你忘了我的告白吧。

幸好,Merlin,幸好你并不喜欢我。

否则我会恨死我自己的。我会恨我自己就那么闯入你的生活,却又将转身离开。

就这么离开吗?Arthur把拳头堵在嘴里,泪水崩溃般地打湿着枕头。就这么离开吗……可是,我还有什么办法?做朋友?不……Merlin,每当我看到你,我只想拥你入怀,你让我如何跟你做朋友……

最后一面。Arthur绝望地想到。就最后一面,然后……放手。

我绝不会让你因为我受到任何伤害。

 

 

 

 

Merlin突然觉得自己的心被鞭子狠狠地抽了一下,他猛地睁开眼睛——窗外一片漆黑,偶尔有车灯的亮光扫过斑驳的路面,随后又扬长而去。

已经是晚上了。

Merlin试探性地动了动左臂,惊讶地发现已经不疼了。然而他小心翼翼地坐了起来,身体并没有发出异议,反而出其地舒服——可是,Merlin揉了揉胸口,为什么感觉心口有些刺痛——

“所以你是说Uther死了是吗,那Ar——Merlin!”

Merlin抬头,看到一个男人和一个老人在门口惊讶地瞪着自己。他模模糊糊地想起来不久前的那几幕,然后尽可能的露出一个感谢的微笑。

“你感觉怎么样?还疼吗?你的胳膊——”

男人快步走进床边,随手把一张报纸甩在床头柜上,俯身打量着Merlin。Merlin觉得男人些许炽热的视线烧得自己脸怪难受,于是赶紧低下头。

“恩……不疼了……”

“看来已经完全恢复了。”老人眯了眯眼,慢慢走过来,抬起Merlin的左胳膊,仔细看了看,“没错,痊愈了——”

“太好了!”

Lancelot激动地一拍手,随机又觉得自己反应过头了,干咳了几声转过头。Merlin笑了笑作为回应。

“恩……谢谢你们……真的,但——我能问一下——”

“我叫Gaius,这是Lancelot。他是Arthur的贴身保镖。”

听到Arthur的名字Merlin觉得胸口莫名的一疼,原来那个傻瓜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他早就——下一秒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Arthur他怎么样了?!他在哪?他有没有——有没有……”

Merlin说不下去了。他不敢想象Arthur发生了什么。他仿佛又看到Arthur无力地躺在Bruce脚下——

“他没事,他没事。”

Lancelot向Merlin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Merlin愣了愣,然后僵硬地点了点头。Arthur没事了……Bruce放过了他?这……Merlin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还是放了心。目光扫过房间,落在床头的报纸上——照片上的人仿佛有一头金发——

Arthur?!

下一秒他想起了刚刚二人的对话——

“你们刚刚说Uther怎么——”

Merlin伸手想去够报纸,但被Lancelot一把扯过。

“没事。”Lancelot慌张地瞥了一眼Gaius,把报纸塞到身后,“你好好休息,我们先——”

“Lance,”Merlin抬头,对上老人复杂的眼神,“告诉他。”

Lancelot没有说话,他看着Merlin紧张的眼神,犹豫着。如果Merlin知道Arthur的父亲去世——他早晚会知道——他会不会第一时间冲回伦敦找Arthur……而这是和自己任务正好相反的情况——

 

然而Merlin早就一把拽过了报纸。一张黑白照片杵在头版的正中央,Uther Pendragon,旁边是另一张照片——Arthur——

Merlin倒吸了一口冷气,Arthur——Arthur——

“Merlin,Arthur的父亲很早就得癌症了,这是迟早的事——”

Merlin猛地把头埋在报纸里。他控制不住地颤抖着,身体所有的细胞都在叫嚣着——Arthur……Merlin感到一股难以抑制的悲伤像海啸般淹没了自己,为什么自己的心会这么疼——

“Merlin……”

听不见了,什么都听不见了。Merlin仿佛看到绝望的病房里,金发男人空洞的眼神和泪水——心疼,从未有过的心疼,刹那间占据了Merlin所有的感觉。都是因为自己,都是因为自己,Arthur没有见到父亲最后一面……

Merlin想起母亲去世的那一刻,他觉得整个世界就那么在眼前崩塌了。

对不起……Merlin不知有多想一把抱过那个自己一直拒绝的傻瓜。

“我要去找他——”

Merlin一个翻身想要下床,然而Lancelot早有准备,一把按住他的肩膀。

“不行,你现在还很虚弱——你要是回去了Arthur就白受那么多苦——”

Merlin一个激灵,没有再动。Arthur受了多少苦?一股令人窒息的自责淹没了全身——

“他会来的。”Lancelot知道Merlin在想什么。

“他会来的。他会来找你的。因为你知道——”

“他爱你。”

 

 

 

窗外的乌云再次压着大地,接连几日的暴雨没有一丝要停止的意思。

Arthur披上了黑色大衣,向司机点了下头。

望着窗外无声的世界,Arthur擦干眼角的泪水。他刚刚参加了父亲的葬礼。

告别了一个人。Arthur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还有一个。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火车票。

Merlin,你还好吗。

 

TBC

 

 

 

(16)

苏格兰的气候让Arthur感到浑身难受。他紧紧地裹了裹大衣,悲哀地望着这个城市。不远处的古城墙默默地立在雨中,断壁残垣仍然守护着城市的心脏。

我会一辈子记住这个地方的。

 

颤抖地抬起手,又犹豫地放下。顿了顿,再次抬起手,又放下。

鼓起全身的力气,又抬起了手,但下一秒还是想放下——

 

“真是的——”Lancelot实在看不下去了,抬起手利索地敲了几下门,然后轻轻推开,“他等你很久了。”

Arthur垂下胳膊,复杂地看了Lancelot一眼,点了点头。

暴雨的原因使屋内显得十分昏暗,只有两盏台灯点着。黑发少年半靠在床上,手里拿着几分厚厚的报纸——深陷的双眼显得那么疲惫又那么倔强,高高的颧骨泛着温柔的光,白皙的双手紧紧地抓着报纸——

Arthur觉得他的呼吸瞬间被夺走了。

男孩抬眼——刹那间两片海洋再次相遇,Arthur看到男孩的瞳孔猛地睁大,深邃的双眸仿佛要将自己整个人吸进去——心狂跳着,他觉得浑身的血液再次翻腾——

该死的,Arthur在心里狠狠地骂了一声。该死的,Merlin你知道我多想你。

窗外狂风大作,树枝时不时地拍打着窗户,发出沉闷的低吼声。屋内的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Arthur有那么几秒钟觉得他们仿佛……仿佛心灵相通。父亲去世的悲痛让Arthur的心无时无刻不在流血,当他看到Merlin那一刻时觉得自己找到了避风的港湾——他努力控制住自己不要冲过去狠狠地抱住他瘦弱的身躯——

然而他的动作早就比大脑抢先了一步,当Arthur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没命地奔到Merlin床边,半个身子倾向前——

不行——Arthur猛地直起腰,慌张地想掩饰刚刚的感情。他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然后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看Merlin。

男孩还是没有说话,但他暗下的眼神让Arthur不知为什么有些愧疚——

“你想让你的金毛更乱吗。”

Arthur愣了愣,迟钝地放下手。他没想到Merlin会选择第一个说话。

“金色的头发如果乱七八糟的话,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鸟窝。”

Merlin继续说着,扯出一个微笑。没人知道此时此刻他的心脏正以光速跳动着,血液在体内激动地奔腾着,他看着眼前的金发男人,贪婪地享受着他在身边的这一刻。从Arthur进门的那一刻Merlin就开始仔细打量他,Arthur脸上虽有疤痕但已经好很多了——可是他眼里沉重的伤痛让Merlin心很疼。

想念。实在是太想念了。

“我——呃——”Arthur突然觉得有些难为情,感觉事情发展地不太对啊……“Merlin……你——”

“我很好。”

Merlin坐直身子,尽量控制身体的颤抖。这么多天的紧张和担心刹那间化作一股温泉。

“呃——那就好。”

又是一阵沉默。Arthur低下了头,他不敢对上Merlin清澈的双眸。就在他犹豫要不要跟男孩说自己父亲的事情的时候,Merlin又说话了。

“Arthur,”Merlin皱了皱眉,他很想把Arthur拉到床边,他很想抚上那轮廓坚毅实则脆弱的面庞,“Arthur……我知道你父亲的事情了……I’m sorry。”

Arthur猛地一抬头,对上了那双充满同情的双眼。他不想让别人同情自己,他不需要同情,可当自己看到眼前男孩的面孔时,感觉自己这么多天努力修建起来的防线崩溃了——

“Arthur,看着我,”Merlin观察到男人眼中的感情变化,他往前倾了倾,轻声地说道,“我——我很抱歉,都是因为我——你受了那么多苦——我——”

Merlin的声音有些呜咽。每当想到Arthur因为自己承受的那么多痛苦,他的心就疼得要死。他顿了顿,然而Arthur并没有说话。Merlin的心一凉,犹豫了几秒,慢慢向男人伸出了手。

 

“Arthur。”

 

窗外的暴风突然停止了喧嚣。Arthur惊讶地看着黑发男孩,他的手抬在半空中,那么白皙,那么美好。Merlin从来没有这么——这么温柔地叫过自己的名字……

 

Merlin手静静的伸在半空中。他期待地注视着男人深蓝色的双眸,屏住呼吸,生怕触动空气中任何一个地方……

 

只要几厘米,只需要几厘米,就可以触碰到男孩温暖的手心,紧握着再也不分开……Arthur觉得自己的心被撕裂了,那只手仿佛有着巨大的吸引力……

 

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了,男孩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他看见Arthur并没有动……疑问、失望、痛苦夹杂着一场暴风雨淋透全身,眼神渐渐变得有些哀求……

 

金发男人呆呆地看着眼前,浑身所有的细胞都叫嚣着去握住男孩的手……痛苦、挣扎,Arthur看到Merlin眼里逐渐渲染的失望,觉得自己坚持不下去了……这么多天渴求的温暖,自己一直期盼的回应……

 

 

 

乌云包裹着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怒吼着把天空生生撕开。

Arthur浑身一个激灵,他不假思索地猛地一甩,听到Merlin的手被“啪”的一声打开——浑身的血液瞬间凝固,那个曾经的冰窖仿佛又回来了——

踉跄着向后跌了几步,Arthur不敢抬眼。Merlin的手还晾在半空中没有收回,他愣住了——Arthur……刚刚甩开了自己的手?

“对、对不起……”金发男人狠狠地咬着嘴唇,混蛋!Arthur你自己他妈就是一个混蛋——“Merlin……对不起——”

一阵沉默。

“没关系。”

Merlin甩甩头想掩饰自己的情绪,尴尬地把手放下。看着眼前失神的双眸,Merlin觉得自己的心揪成了一团。他刚刚失去了父亲,Merlin对自己说。

Arthur攥了攥拳,极力控制住颤抖的手。他想起Morgana冰冷的话,别无他法——Arthur闭上了眼睛——别无他法——

“Arthur,”Merlin突然叹了口气,从床上起来下了地,抬眼,“我——有句话我想——一直以来我都没说——”

Arthur突然屏住了呼吸,他看到男孩细腻的脸颊泛起了红晕,眼睛里仿佛升起了一层水雾——Merlin的毛衣因为起身向下滑了一些,露出了迷人的锁骨。该死的Arthur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他抿着嘴,觉得自己仿佛有一丝——期待——

“Arthur,”Merlin微微别过头去,他控制不住嘴角的抽搐,“Arthur……我想说……谢谢你。”

男孩走进一步,深深地望着眼前的男人。之前的一幕幕再次像海水般涌入大脑,Arthur撕心裂肺的叫喊,Arthur那坚定又痛苦的眼神——Merlin觉得自己就要控制不住上去抱住他了——

“不,你不必。”

Arthur不知为什么感到一阵失望,他狠狠地把手指甲陷到手心里,看着Merlin逐渐放大的瞳孔,那清澈的双眸仿佛拥抱着整个宇宙。不行——Arthur,不行——你不能再把他拉进深渊了——

 

“不我要说,”Merlin觉得所有感情都要喷发而出了,他极力控制自己颤抖的声音,“Arthur,我要说——你做的那些都是为了我——谢谢你,Arthur,我——”

“我说够了!”

一道闪电撕心裂肺地怒吼而过,整个城市仿佛刹那间颤抖了一下。Arthur的胸口因为悲伤和激动上下起伏着,他逃避着Merlin从惊讶转为受伤的眼神,往后退了一步——

“Merlin,”Arthur你这个混蛋最好他妈别后悔——“Merlin,你不必谢我——我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你——”

“Arthur——”

“听我说完!”

Merlin猛地闭上嘴,他看着眼前那个浑身颤抖的男人,突然有一种恐惧感……不——他想到自己做的那个梦——不,Arthur,别离开我——

“我、从、来——”Arthur觉得再过哪怕一秒自己就要窒息了,他缓缓抬起手,指着眼前不知所措的男孩,“我、从、来、就——就没有、喜、欢、过、你——”

“滚啊!我他妈根本不喜欢你从头到尾!别让我再看到你——滚!”

一瞬间两个声音重合在一起——心被掏空了,空气被剥夺了,仿佛一个冰窖,仿佛一个火堆,仿佛一具徒有其表的躯体——体内的魔法一沉,Merlin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Arthur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睛里却是绝情的冷漠——Merlin觉得自己浑身血被抽干了——不——

“Arthur——”

“闭嘴!”Arthur失控地向后又跌了几步,昏暗的灯光下Merlin的眼睛仿佛受伤的小鹿——心揪得生疼——Arthur你他妈混蛋——“你听到了——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根本他妈的从来没喜欢过你——”

狂风怒吼着冲击着窗户,Arthur觉得自己的嘴角有一丝血腥味,他狠狠地握了握拳头,又往后退了几步——

“Merlin,你别自作多情了——都他妈因为你我现在才这幅德行!都是因为你我连我父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刹那间泪水冲破大坝,铺天盖地而出——Merlin觉得自己同时被一万支剑射中——他最怕的事情,他最怕的事情——Arthur果然因为这个——

“别给我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Arthur听到自己的声音怒吼着,“你不是也不喜欢我吗?!正好!”

“不——”

Merlin向前走了一步,Arthur的手指里自己的眼睛只有几步远。Arthur顿了一下,他的大脑告诉自己Merlin刚刚说了“不”,然而行动却无法挽回——

“只要你在我身边我就没有好日子过——”

Arthur猛地放下手,他觉得胸口疼的要命。别拖了——Arthur,别拖了——他用尽全身力气转过身去,冲向门口——

 

“不——Arthur!”

 

撕心裂肺的声音划破夜空,带着一丝沙哑的哀求。Arthur猛地站住脚,他觉得自己浑身都在流血。Merlin看着男人有些颤抖的背影,他不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他不知道为什么当自己终于弄清自己的感情后却是这样一种场景——

“结束了,Merlin——我退出你的生活,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这不是你一直想要的么——”

Merlin没有答话。窗外的暴雨肆意蹂躏着每一寸土地。绝望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任凭泪水洗刷每一寸记忆——

 

突然仿佛一切都停止了。一股温暖炽热的感觉沿着手腕直蹿而上,灼烧起每一寸皮肤——Arthur感到Merlin的手轻轻地抓住自己,他浑身一颤,一股悸动蔓延开来——

“Arthur……”

有些嘶哑的声音呢喃着自己的名字,Arthur觉得自己再也不能呼吸。手腕上的触感是那么的真实,那么的让人依恋——理智即将崩溃,他觉得自己宁肯被夺走一切,只要时间停止在这一刻——

“Arthur……别走……”

男孩慢慢绕到面前,手却始终没有松开——那片海洋是那么的深沉,泪水沿着脸庞滑下,额头的黑发却早已被汗水打湿——控制不住的颤抖,控制不住的心跳,男孩此时只想靠近Arthur,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Arthur再次屏住呼吸——男孩离他只有——

“Arthur……”

炽热的鼻息打在脖颈,Arthur觉得身体刹那间燃烧了起来。男孩放弃了犹豫,颤抖地闭上了双眼。

 

“别走——我喜欢你……”

 

唇间柔软的触感,仿佛一朵花蕾缓缓绽放开来。小心翼翼,却带着不可忽视的坚定……细长的睫毛泛着泪光,轻轻地打在Arthur的脸上,男孩清晰的眉眼近在咫尺……窗外刹那间安静了下来,世界仿佛只有两个人的存在……男孩青涩地触碰着自己的双唇,颤抖着勾勒着唇形,仿佛带着哭腔……

空气中全是Merlin的气息,Arthur情不自禁地把另一只手扶上男孩的腰间——仿佛人世间最美好的感觉——他能感受到Merlin的颤抖,Merlin的心跳,Merlin的一切——

一滴滚烫的泪水突然打在Arthur的脸上,下一秒还没反应过来自己早已一把推开Merlin,甩开他的手——Merlin晃了晃神,站在原地——Arthur没有允许自己再说任何话,他甚至一眼都没有看对方,猛地冲向房门摔门而去……

 

世界瞬间崩塌。

体内的魔法宣泄而出,疯狂地怒吼着——心被掏空了一般,血液喷薄而出—全身的细胞都在尖叫着要阻止男人的离开——

Merlin觉得胸腔在燃烧,泪水如炽热的岩浆般侵蚀着每一寸空气——他绝望地冲向门口——不——Arthur的身影瞬间消失在楼梯口——不——

暴雨就那么残忍地抽打在脸上,Merlin撕扯着嗓子,泪水和雨水夹杂在一起淹没了整个身体——不——Arthur狂奔着向马路那边冲去——不——Merlin觉得自己就要死了——不——

“Arthur——!!!”

嘭——魔法如同山洪般爆发而出,Merlin瘫在地上,失控的金光如闪电般穿过暴雨将对面的男人瞬间拖倒——

失控的魔法。

暴雨中Merlin绝望地看着金光狠狠地将Arthur拽住,不让他再迈出一步——

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金发男人跌倒在地上,回头——一双痛苦的双眸正望向自己——金光……金光……Arthur觉得天昏地暗,雨水疯狂地怒吼着,他觉得自己仿佛与男孩隔着一个世纪的距离——Merlin无力地瘫在地上,完了,一切都完了,他试图闭上眼睛……

然而下一秒——

 

嘭——

 

Merlin觉得五脏六腑在那一秒被活生生撕裂——撕心裂肺的喊声穿破天际——不——!!!!

 

原来……死是这种感觉——所有的意识瞬间被剥夺,Arthur痛苦地瞥了一眼疯狂向自己奔来的男孩——Merlin,别哭,别哭,我会心疼——我爱你——

无力地眨了眨眼,Arthur觉得周围的喧嚣慢慢离开,面前卡车的车灯渐渐弱了下去……

 

 

 

TBC

 

 

 

 

 

 

 

 

(17)

一道金光狂闪而过,卡车毫无预兆地冲撞而出,撕破天际的叫喊——

 

“Arthur——!”

Merlin猛地从梦中惊醒,冷汗沿着脸阔滑了下来,前额的头发早已湿透。脖子上传来僵硬的疼痛感,提醒着他自己睡了多久。

伸手摸摸脖子,随后目光落到床上——

Arthur。

金色的头发柔顺地泛着光,本应映出蔚蓝的双眸此刻却紧闭着。轮廓鲜明的面庞显得十分苍白,嘴角的疤痕似乎有新有旧……

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柔软的头发,Merlin的心抽搐了一下。

医院。这个Merlin最不愿意踏足的地方,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与他纠葛着。

“Arthur……”男孩轻启双唇,呢喃着,“对不起……”

走廊里传来一阵轮椅推过的声音,随后一片寂静。

“总是我……总是我让你陷入不幸……总是我……”

Merlin抓着凳子向前靠了靠,凝视着Arthur苍白的面孔。曾几何时,那迷人的双唇会向自己露出宠溺的微笑,那双深邃的双眸会勾勒出全世界最美的爱意……

“你打算什么时候醒过来?”Merlin苦笑了一下。自己已经日日夜夜守在医院两个周了。“这是对我的惩罚是吗——如果是的话……”

哽咽了一下,眼泪已经开始打转。

“Arthur,我觉得我已经受到了一万倍的惩罚了。”

看着毫无生气的脸,Merlin收回了手。我真是全世界最混蛋的人。我拒绝了你,我抛弃了你,我害了你……每一件事情都像一剂毒药,让我感觉痛彻心扉得疼……

Merlin碰了碰Arthur露在被子外面的手,轻轻地勾起他的小手指。

“还不肯醒过来吗?我就在这,Arthur,看看我好吗?”

眼泪不受控制地倾泻而出,Merlin低声啜泣着,他觉得自己就要承受不住了……

 

轻轻起身,温柔地拨开男人额头金色的碎发,几滴眼泪顺着下巴打进枕头。屋外阳光渐渐明亮起来,风雨过去后的苏格兰仿佛一位初恋的少女,秉着气息,小心翼翼。

“Arthur……听见吗?”

Merlin轻轻捧起男人的脸,手指摩挲着……心疼、想念就要把他折磨疯了。

“听见吗?”Merlin慢慢低下头,屏住呼吸仿佛怕打扰金发男人的梦,他感觉到阳光光线缓慢的变化,“我说,我喜欢你……”

一个吻。轻轻的,却包含着思念和痛楚。

Merlin的手加大了力度,他控制不住地抽搐着, 双唇贪恋地感受着Arthur的味道,干涩却又有一丝咸……求求你醒过来好吗……泪水打到男人的睫毛上,折射出午后阳光迷人的光亮……

温柔的摩挲,男人没有任何回应。双唇若即若离,停在Arthur上方,几毫米的距离却感受到毫无生气的冰冷。无法控制自己的颤抖,Merlin不想离开——

 

“呃……”

感觉到一丝热气在双唇边化开,男孩一惊,但并没有动——他怕只是错觉。然而下一秒床上的男人又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呻吟,一双湛蓝的眼睛慢慢睁开——

阳光洒在蔚蓝的大海上,波光粼粼,融化着全世界。

一阵电流沿着嘴唇遍及全身,Merlin觉得大脑突然短路——他甚至忘了挪开双唇——他醒了?他醒了,他醒了!

下一秒Merlin就感觉胸前有只手在试图推开自己,他噌的一下站起身子,脸从脖子根开始红得像个苹果——哦天,这一定是自己人生中最大的败笔。小心翼翼地抬头对上Arthur的双眼,Merlin觉得自己再也不舍得挪开视线——

“你……为什么吻我。”

生硬而陌生的语气。

Merlin觉得现在自己从头到脚都红透了,该死的自己怎么跟个女孩一样,不就是亲了亲嘛有什么的——

“回答我的话。”

空气中冰冷的气息蔓延开来,Merlin不知为什么,Arthur的语气显得那么……陌生。几秒前的激动似乎在慢慢消减——

“因、因为——”Merlin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低头死命看着脚尖,今天应该穿得好看一点的鞋的,“因为我——我喜欢你啊你要我说几遍!”

承认就承认谁怕谁。Merlin大口喘着气,带着责怪的眼神瞅着床上的Arthur——然而Arthur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感情。

“Oh,”Arthur并没有料到这个回答,他顿了顿,“但你知道,你不能指望我也喜欢上一个陌生人——”

哈?Merlin愣了一下,伸手掏了掏红透的耳朵,这么多天没听Arthur说话听力都下降了——他刚刚仿佛说了——“陌生人”?

 

 

随后发生的事情让Merlin直接日了狗了——这他妈是什么言情剧?!

本来担心着自己魔法暴露的事情,现在Merlin发现自己的确是杞人忧天了——因为Arthur不会记得了。

“选择性遗忘,”Mr.James叹了一口气,“看来他的遗忘中心是你,这一般来说,无法——”

Merlin没等医生说完就冲了出去——无数个念头像海啸般淹没了大脑,Arthur不会记得我了,Arthur不会记得他对我说的话,不会记得我们之间的一切——不——

猛地停住脚步,眼前浮现起Arthur冷漠的眼神,蔚蓝的大海再也不会为自己泛起波澜。醒过来就是奇迹。Merlin想起Mr.James的话,紧抓的心松了松——

“Merlin。”

抬眼,阳光下的Lancelot仿佛发着光,一双深沉的眼睛望着男孩。

“Lance……”Merlin嘴角抽搐着,“他——”

“我都知道了。”

Lancelot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拍拍Merlin的肩膀,示意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午后的阳光温柔地洒在花园里,不远处的嬉笑声像银铃般,触动着空气。

“他根本不记得我了——他根本——他竟然问我为什么在病房——”

Merlin绝望地把脸埋在双手里,他感觉到Lance轻轻地向自己靠了靠。

“我——我该怎么办?”Merlin颤抖着,“我甚至没有在他身边的理由——”

“Merlin。”

Lancelot低低地叫了一声,慢慢的拉下他的手,看着男孩的眼睛。

“你知道,你有理由在他身边的。”

“不,他根本不记得我——”

“无论他记不记得你。”

不远处的喷泉像飞舞的精灵,折射着阳光最美的光,Merlin愣了愣,然后莞尔一笑。

没错,Arthur Pendragon,我会留在你身边。

 

 

两双湛蓝的眼睛相对,空气中有一种奇怪的氛围。

“你刚刚说什么?”

Arthur皱着眉。就在刚才Merlin宣布他将留在自己身边——开什么玩笑!一个耳朵奇大无比颧骨高得让人不忍直视的小毛孩有什么资格——

堂堂的大明星Arthur Pendragon在选人方面是很挑剔的,从自己电影的配角到跟自己搭档的女主,只要有一个地方看不顺眼就直接踢掉——更何况,Arthur咂了咂嘴,眼前的这个男孩看起来简直傻里傻气。

“我说我要当你的搭档演员,Arthur。”

男人抬了抬眼,不知为什么觉得Merlin说自己名字的时候是那么的温柔自然。

“凭什么。”

Arthur眯了眯眼睛,他可不想任何人当自己演艺事业上的绊脚石。

“因为是你邀请我的。”

Merlin翘了翘嘴角,从布兜里掏出一张纸,向病床走去。他得意洋洋的表情让Arthur觉得有些可笑——然而当Arthur看清那是张合同的时候,觉得自己被人扇了一巴掌——这什么尼玛时候的事?!

Arthur试图伸手拿过,但Merlin反应比他快一步,早就收起来,又扬起那得意的眼神。该死的,Arthur瞅着男孩乱蓬蓬的头发,心里一阵不舒服。这叫什么人生,醒来后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躺在医院,一睁眼竟然还被吻了,随后又莫名其妙被诊断为选择性遗忘症——该死的我从来没见过那个叫Merlin的男孩好吗!

“我没签过那该死的东西。”Arthur不想一醒来就输给一个小鬼,“你伪造。”

“哈?”

Merlin扬扬眉毛,没想到Arthur竟然要抵赖。一丝心酸掠过,他稳了稳心情,露出一个笑容。

Arthur Pendragon这辈子都不会承认那个笑容意外的该死的好看,简直要融化整个房间的阳光——

“不仅有你的签名,还有你父亲——”Merlin及时止住,他看到Arthur的眼神突然黯淡了下去,“呃——的签名……”

Arthur没有答话。

他记得,他记得父亲去世时自己并没有在他身边。他记得那种心被撕裂的感觉,但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那种心痛感……有些模糊。Arthur揉了揉头发,头疼得厉害。

“你先休息吧,Arthur。”

抬头对上男孩的眼睛,意外地发现那片蔚蓝的大海仿佛拥抱着整个世界。

不对不对不对——Arthur甩了甩头。谁都帅不过我Arthur Pendragon。

 

 

 

 

 

 

 

 

 

 

 

(18)

 

当Arthur终于可以呼吸到冬日寒冷空气的时候,他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都在舒服地呻吟——这辈子再也不想进医院了——好吧,虽然这个自己也不能左右。

他下意识地瞅了一眼身后的Merlin,回头坐进了轿车。

只要有这个人在身边,估计自己早晚还得进医院——

 

自从Merlin以一张合同为“借口”试图无限接近自己后,Arthur发现自己整个养病的人生就翻天覆地了。男孩那可笑的招风耳总是自己醒来后第一眼看见的东西,而那该死的双眸竟然能那么清澈——不知为什么,Arthur貌似有些舍不得离开那视线——这导致好几次无意识地把嘴里的药水吐了出来……

真是受够了。

不仅如此,毛手毛脚貌似是Merlin最大的天赋。

“我说!”Arthur第一千次不耐烦地打开Merlin拿着勺子的手,无视他那小鹿般受伤的眼神,“我自己会喝药好吗——还有你该死的能不能别洒到床单上!”

Merlin一愣,下一秒他发现勺子竟然该死的在滴水!

“对、对不起——我我我——”

哐当。

这下好了。Arthur彻底地翻了一个大白眼,双手聚到头上表示投降。Merlin手忙脚乱地拿起直接翻到床上的碗,慌乱地试图用袖子擦,结果那片水渍越渗越大——

“我、我去拿——”

哐当。

Arthur发誓当男孩面朝地绊倒的时候,自己看到了两只红头的耳朵。

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比如说Merlin趁自己睡觉给自己梳头发,比如说Merlin猛地拉开窗帘差点闪瞎自己的双眼,再比如说Merlin给自己上药的时候直接让酒精蹭进了嘴里……每当遇到这种情况,Arthur总是在心中默默地骂了一串脏话,然后闭着眼叹息着自己的生活。

 

“Merlin不该做这些。”

Arthur跟Lancelot说。然而Lancelot只是笑了笑,然后若有所思地看着忙活的Merlin。

“他是你的搭档演员——”

“我不认为搭档演员是来伺候我的——”

“当然不是。”Lancelot收回目光,挤了挤眼,“但他是自愿的。”

自愿的?Arthur也瞅了一眼在哼着小调的黑发男孩。难道他得罪过我什么——

“他喜欢你。”

Merlin哼的歌怎么那么难听。Arthur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一脸坚定的Lancelot——他想起自己刚醒过来时嘴唇上的触感,被一个男人吻——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他喜欢我?Arthur嫌弃地皱了一下眉,开什么玩笑,难道我还要费精力去回应一个小男孩无聊的爱恋?该死的自己可是直的。真是糟糕透了,他此时只想一把撕了那张合同。

哦——该死的Merlin正在朝自己笑。

 

Merlin也说不出为什么,虽然Arthur不记得自己了,但他并没有——好吧也许有那么一点——伤心。看着那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发着温暖的光,Merlin觉得自己一辈子都只想围绕着那一个人。

但有一件事的确需要担心。

那就是失忆了的Arthur Pendragon已经不喜欢自己了——目前为止。

Merlin假装哼着小曲,大脑却在飞速的转动着——以他对Arthur的了解,只要自己先主动一步他必然上钩——但面前这个新Arthur貌似不吃这套,在自己吻完他之后……

而且,Merlin突然皱了皱眉,Bruce的事还没完呢。

一抹笑勾起来,没错,Merlin想起自己的新工作,你们尽情地看电影吧,你们尽情地——来找我吧。这一次,我会加倍偿还,所有Will、Freya和Arthur的债……

 

 

 

“Arthur,这部电影公司方面已经给你接了。”

男孩清澈的声音从车后座传过来,Arthur撇了撇嘴,望向窗外。冬日的雪花正以轻盈的步伐飞舞着,约克大教堂在雪花中显得十分神圣。

“Arthur——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真是烦人。Arthur抿着嘴哼了一下,表示自己有注意。

Uther去世后,公司单方面找过Arthur表示希望他接任,但Arthur拒绝了。他不是不想继续父亲的事业,而是更想安心做好演员——自从得知自己失忆后,Arthur一直在担心,自己会不会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觉得自己暂时不敢进入任何交际圈,起码目前不行。

“你的粉丝们可是狂热地期待着。”Lancelot瞅了瞅后视镜,“这次是什么角色?”

“呃……”Merlin咬着手指想了想,什么来着——“King Arthur。你知道,就是——”

“该死的我当然知道。”

Arthur嘟囔了一声。永恒之王亚瑟,家喻户晓。

“恩……我演——”

“什么?!”Arthur觉得如果脑袋上没有顶棚自己肯定跳出去了,“为什么你竟然会有角色——”

“我是搭档演员啊,这合同可是公司签约的,他们当然——”

“好吧好吧。”

Arthur摆了摆手,无视内心一千只草泥马奔过。他实在无法想象,拍电影的时候身边总有这么一只生物环绕着——估计自己能一头撞在摄影机上。

 

 

然而当他们下车的时候,Arthur觉得他现在就想一头撞在摄影机上。

“为什么要我跟他住一间房间——”

“Arthur,”Lancelot拿出了他语重心长的语气,“明天我们就会出发去拍摄地,就一晚你将就将就吧——房间满了你也不能怪我。”

Arthur裹了裹棉衣,狠狠地盯着Lancelot身后的男孩。

“那为什么不能你们两个——”

“Arthur,你知道的。”

一阵沉默,然后金发男人妥协了。Lancelot是个——恩——没错,所以他为了防止自己越过界限总是选择回避。

“Arthur?”Merlin绕过一脸“我也没办法”的Lancelot走了过来,“我们进去吧?”

怎么听起来都像勾引。Arthur皱了皱眉头,看着男孩冻得发红的鼻头和那可笑的线帽,该死的还挂着个亚瑟王的徽章——

“嘿!”

Arthur猛地一缩手,不可思议地看着Merlin——男孩试图提过Arthur的行李,手指却不小心碰到男人的手心——一阵电流沿着掌心蔓延开来,Arthur觉得这简直有病——

“我自己会拿!”

“你再不进来我就连行李带你一起提进来。”Merlin扬了扬眉毛,表情仿佛有吃掉一头大象的决心,“所以?”

好吧,Arthur哈了一口气,总不能都站在这冻死。

Arthur一把拿过房卡,头也不回地朝电梯走去。然而Merlin刚要跟上,却一头撞在了Arthur后背上——

“事先说一句,”Merlin看着Arthur猛地转过头,双眼危险地眯成一条缝,“我、是、直、的。”

“所以……”金发男人用手指头戳了戳Merlin的胸口,“所以你别想打我的主意。”

一阵尴尬,Lancelot刻意地清了清嗓子,提着行李先上了电梯。Merlin觉得浑身一股燥热,脸上仿佛发烧一样——Arthur刚刚是说自己是直的吗?Merlin真想现在就用魔法让他恢复记忆然后瞬间打脸——

好吧,Merlin不是没有试过魔法。他的确试过,在Arthur睡觉的时候,但是毫无用处。Arthur醒来还是照旧一脸嫌弃地看自己……

“你有听到吗?”

Arthur又戳了戳眼前红得跟个西红柿般的男孩,然后仿佛是放弃了一般翻了个白眼,转身要走。

 

“少自作多情。”几秒后Arthur听到身后传来Merlin戏谑的嗓音,“凭你的条件想掰弯我还需要个一千年。”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9)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