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亚瑟你是不是瞎/AM甜饼/周末发糖是Po主的人生信条


亚瑟你是不是瞎( OOC)

@小布布的郭郭喵

 

“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

哼着小曲,梅林一手翻着时尚杂志,一手随意摸着自己蓬乱的头发。

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常得不能在平常的周三下午,依然一个人坐在自己的理发店,随便打发着没有顾客的时间。

“这杂志怎么光登女明星的写真啊,真是的……”

一把扔开崭新的书,梅林站起身子,对着镜子继续梳理头发。梅林,性别男,年龄23,是小镇一家理发店的店主兼理发师(总而言之就他一个人),未婚。拥有一副美丽外表的他,曾经狠心地拒绝了无数流口水的女性顾客。

这导致现在基本没什么人敢来理发了。

 

“您好,请问能帮我剪一下头发吗?”

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低沉却十分悦耳的声音。

梅林转头,刚准备说话却目瞪口呆——性别男,发色金,五官完美,身高不下我,体重绝对超,尺寸……若隐若现,有待进一步证明。

“嘿、嘿!”梅林舔了舔嘴唇,他对这个一直愣在门口的男人有着莫名的好感,“当然了,进来吧。”

金发男人只是稍微点了点头,往前挪了一步关上了门。就当梅林打算转身的时候他发现那个人有些奇怪——

左手揣着一根拐杖(刚刚怎么没发现?),右手摸索着身边的东西,小心翼翼地往里挪着步子——等等,梅林睁大了眼睛——他不会是盲人吧?!

“对不起,我眼睛看不见。如果你在想这个的话。”

金发男人尴尬地笑了笑,他又慢慢地走了几步,在梅林的帮助下坐了下来。

“I’m sorry,”梅林又盯了一会对方看起来很正常的双眼,低下了头,“请问是普通剪短吗?剪多短呢?”

“就剪到耳朵这边,”金发男人伸出手指了指,却不小心碰到了梅林的手腕,“呃——就这吧。”

一股电流蹿进梅林身体,他急忙收回手,胡乱答应了几声,转身去拿工具。金发男人不自然地扭了扭身体,陷在了椅子里。

“那……那我开始了。”

梅林熟练地拿出剪刀,意外地感觉有些紧张。

 

“我叫亚瑟。你呢?”

“梅林。”

和顾客聊天是正常的事情,可是梅林却觉得心跳加快。偷偷抬眼,镜子里的亚瑟直直地望着前面,眼神空洞——除此之外,金色的头发如同阳光般温暖,而且,梅林深吸了一口气,而且意外地好闻。

“梅林。像个女孩儿的名字。”

正陶醉于抚摸柔软的头发的梅林突然停住,张了张嘴。他说我的名字像个女孩?士可杀不可辱啊!

“我不认为你的名字听起来更像男人。”

镜子里的亚瑟挑了挑眉,轻轻地笑了一下。梅林觉得心跳直接停止了。

“Well……我敢打赌我长得更像男人。”

“真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你明明看不见——”

舌头突然打结,梅林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他连声抱歉,却又因为紧张不小心戳到了亚瑟的脑袋。

“喂!”亚瑟伸手揉了揉头,朝自己认为是梅林的方向皱起了眉毛,“你长眼睛吗?!”

梅林一愣,感觉亚瑟似乎不是很在意自己失明的现状——他突然拿起剪刀,咔嚓一下狠狠地剪了一大把金光灿灿的头发。

“我当然长眼睛了,”梅林咬着牙,满意地看到因刚刚那一下亚瑟缩了缩脖子,“要不然我就不会因为看到你的长相而痛下狠手的——”

“你什么意思?!”

金发男人一把抓过梅林的手腕不肯放手。被抓得生疼的梅林嗷的一声叫了起来,亚瑟突然放开了他。

“你、你抓疼我了!哪有你这样的顾客——”

“我更没见过你这样的理发师。我打赌你的生意一定不好。”

 

沉默,一秒,两秒,三秒。

要知道,梅林家里没有亲人,全部的生活靠他自己来养活。可近来理发店的生意一直不好,生活开始有些拮据的他甚至想过卖相(嘿嘿)。亚瑟算是戳到痛处了。

仍然是沉默,然后梅林爆发了。

“没错!我生意不好!根本没什么人来怎样!”梅林用空着的左手抄起另一把剪刀,双手齐下,疯狂地收拾着眼前这团金毛,“要你来我这儿!来我这就得守这儿的规矩——”梅林一个胳膊肘把想要起身的亚瑟粗暴地按了回去,“规矩就是给我闭嘴!”

“你——”

然而梅林近乎狂躁的动作让亚瑟吸了一口冷气,不敢轻举妄动,而是耷拉着耳朵坐直,狠狠地磨着牙齿。

“别动我看看!”

扔掉剪刀,梅林一把扯过亚瑟的头发迈到他身前,打量着自己的成品。恩,梅林满意地笑了笑,不错不错,很好很好——

“喂。”等久了的亚瑟皱了皱眉,“好了没有?”

梅林没有答话,而是把目光聚到了男人的脸上。男人的脸十分英俊,坚毅的线条,高挺的鼻子,而且眼睛是宝石般的湛蓝色——可惜,他看不见。

“你、你还在吗?”

梅林还是没有答话。一股异样的感觉涌上心头,他小心翼翼地抬起手,向亚瑟的脸伸去。空气开始燥热,梅林咽了咽口水,感觉脸上开始起火——他把手停在了半空中。

“梅林?”亚瑟不安地转了转,却直接碰到了停在他脸左侧的手——梅林猛地收回手,炽热的触感仿佛还留在皮肤上。他清了清嗓子,红着脸绕到亚瑟身后。

 

“怎么了?”

似乎因为感觉到气氛的不对,亚瑟压低了声音。

“没、没事——剪好了。对了本店不提供洗发服务——”梅林顿了顿,他可不能保证如果亲手给亚瑟洗头发会做出什么事情,“——鉴于你第一次来给你打个折,总共——”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亚瑟突然猛地起身,一把拉过还在冒着热气的梅林,狠狠地揉在了怀里。

等、等等——梅林大气不敢喘一下,男人的胸膛该死的温暖,他甚至可以听到那有力的心跳。腰间的双手仿佛带着火般炽热,梅林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可这貌似有些不对?

“你不直接给我免费?”亚瑟在梅林发红的脖子上轻轻吐着气,然后拉开距离,直视着对方,“介于你给我理了这么个鬼发型?”

梅林脑子根本转不过来,他就要溺在对方那片湛蓝的眼睛里了。

“什、什么——你不是看不见?”

亚瑟宠溺地一笑,突然把脸贴了过来——梅林浑身一个激灵,大事不妙——下一秒金发男人就温柔地含住了梅林的双唇,另一只手摩挲到对方的后颈。

 

“一千年后你还是个傻瓜。”松开双唇,亚瑟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发,随后又抱住了梅林,“也就你能想到弄这么一个’ I Love You’的发型出来了,idiot。”

“你、你——”

“我装的,傻瓜。等久了吧?”

一阵哽咽,眼泪瞬间崩溃在亚瑟肩膀上,梅林觉得有些回忆突然像潮水般涌来,原来一切早就是必然,“亚瑟……”

“我也爱你。”

 

梅林笑了。

从此以后的生活经济来源不用愁了。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83)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