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先斩后奏/AM现代AU/粉红冒泡的勾引!



先斩后奏/AM现代AU/粉红冒泡的勾引+恋爱

@小布布的郭郭喵_圣诞坚果

Po主可以不要脸的球关注吗~MUA


这是一个长篇,别问我为什么一发完!为了回报社会!共同建设社会主义!

 

✲1

Merlin从来就没有想到,只是在一个平常的周五晚上,只是和平常一样去酒吧消遣一个周的疲劳,却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他仍然记得,自己是当着一个陌生人的面被甩的。

 

五颜六色的光束如同水底的鱼般穿梭在小小的酒吧内,迅速搅动着周围的温度。从四面八方爆发出来的音乐撕裂着燥热的空气,每个人脸上都是近乎疯狂的热情——酒杯碰撞的声音伴着Disco的舞点,第一次让Merlin觉得有些头疼。

起身,就在打算离开的时候,看到了他。

仿佛披着金光,男人静静地坐在吧台前,摇晃着手里的高脚杯。酒红色的液体将男人的碧眸映衬得如同星空般俊美。

仿佛是Merlin的错觉,他觉得那个男人似乎有瞟向自己。

“嘿,不介意我坐这吧。”

莫名想靠近,Merlin轻轻坐在金发男人的旁边。

“我可没有回答。”

男人扬扬眉。

Merlin愣了愣,不好意思地一笑。男人身上有着好闻的香味,而他那低沉的声线更是独具魅力。就当Merlin打算找个话题的时候,手机震了。

是Lancelot。Merlin的男朋友。

脸上幸福的微笑,却接通后的几秒销声匿迹。

 

“Lance你说——”

“不——你说什么——”

“不我爱你你不能——”

电话里的嘀嘀声仿佛一点一滴地抽光Merlin的血液。紧抓着手机的手无力地垂下,四周仿佛一片寂静。

就这么结束了?Merlin不敢相信,一年的爱情就因为一个第三者而死亡了。

泪水瞬间决堤,男孩控制不住地抽泣着。他觉得自己的心被掏空了。肩膀剧烈颤抖,一切都结束了——

“给我来五瓶威士忌!”

Merlin突然抬头朝吧台里的女孩吼去,结尾带着撕心裂肺的哭腔。他把脸埋在手里,却感觉肩膀上有一个温暖的触感——

“嘿,被甩了?”

Merlin一愣,他差点忘记了身边还有一个人。理所当然地选择沉默,没有任何人愿意把伤口展示给别人看。

“可以理解。”金发男人拍了拍Merlin的肩膀,叹了口气,“但是喝那么多酒——”

“要你管!!!”

Merlin一把抓过酒瓶,仰起脖子猛灌着。金黄色的液体沿着嘴角流向下巴,浸湿了领口。耳畔聒噪的音乐声仿佛毒触角般死死地抓着他的五脏六腑,一瓶,两瓶,三瓶,就当Merlin觉得天昏地暗什么都不存在了的时候,手里的酒瓶被一把夺过。

没有人说一句话,音乐声激烈地震动着耳膜,然而还是没有人说话。

没了酒,泪水再次决堤,Merlin瘫倒在吧台上。当男人把他轻轻揽到自己怀里的时候,Merlin并没有反抗,而是像在一片孤海上找到灯塔般依赖。

抓住男人的衣领,泪水无声地打湿,只觉得好温暖。

Merlin昏了过去。

 

 

✲2

金发男人名叫Arthur Pendragon,英国商业巨头Camelot集团的总裁,年仅25岁。进来工作压力大到无法承受,所以他才会选择在一个周五的晚上,独自一人去了酒吧。

谁知道就这么摊上一个被甩的男孩。

 

“唔……”

四周一片昏暗,只有斜前方一点点微弱的光。头疼像海浪般席卷而来,Merlin挣扎着起身,才发现是一个陌生的环境。灯影下仿佛有一个人,男孩眯了眯眼睛,最终放弃了思考。

Lancelot……

酒精的作用下所有的感觉都被放大了一百倍,痛苦正一点点撕裂他的心。

“嘿,你醒了。”

一个温柔的声音,伴随头顶一盏灯的光亮。一只手即使覆上他的眼睛,等Merlin渐渐适应光线后轻轻挪开。十分令人安心的味道,仿佛有一种夏天的气息,Merlin吸了吸鼻子。

“我——你晕倒了,我就把你弄到了我家——”

声音真好听,仿佛带着魔力。Merlin试图睁大眼睛,但他还是无法聚焦。

“我叫Arthur,”男人似乎靠近了些许,空气中的温度有些上升,“你叫Merlin是吧?我听到电话里的话了。”

眼前的人影晃动着,Lance?是你吗?听到了“电话”这个词,Merlin的心抽搐了一下。Lance不要我了,他不要我了,你不要我了——

“呃……如果你不介意今晚就睡在这吧——嘿!”

Lance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Merlin突然双手环上男人些许发烫的脖子,眼泪埋在对方的衣领里。温暖的触感蔓延到全身,所有的委屈瞬间崩溃,男孩扯开嗓子嘶吼着。

“你为什么不要我了——”

“嘿——我没——我不是——你看清楚——”

“我他妈那么爱你!”撕心裂肺的声音像炸弹一般在Arthur身上爆炸,后背传来结实的疼痛感,“我明明那么爱你——你为什么——他哪比我好了!”

Arthur觉得心莫名一疼,他轻轻环住不停哭泣的男孩,任由他的拳头落在自己身上。滚烫的泪水沿着脖子流下,耳畔哽咽嘶哑的声音那么令人心疼。

 

突然一凉,Merlin猛地挣脱开Arthur,直起身子。

下一秒他开始解自己衬衣的扣子,脱下,然后开始拉扯裤子。

“Merlin!你在干什么!”

Arthur慌了。他看到男孩一边痛苦地啜泣一边疯狂地拉扯着衣服,而那双包含痛苦与哀求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自己。

“Lance——”Merlin急促地呼吸起来,他一手抓过Arthur湿了的衣领,“我知道你为什么分手——我给你——我全都给你——”

Arthur被他那么一抓差点扑倒,两手撑在Merlin身体旁边却不知所措。

“给你——Lance——”

男孩一把扯下自己的裤子,伸手开始撕扯Arthur的衣服。一切太突然,Arthur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解开了衣领。

“你在干什么——住手啊——”

突然暴露在空气里让Arthur一个寒颤,然而Merlin仍然死死地拽着他的衬衫,发烫的手不时滑过男人的肌肤,一股电流瞬间点燃。

泪水滑进嘴角,Merlin早已模糊了双眼,他唯一知道的就是抓住眼前的“Lancelot”,把一切都给他——

“你不就是因为我不肯跟你上床才抛弃我吗——”Merlin的声音剧烈地颤抖着,向一把刀子一样划开了空气,“我他妈现在就给你——操我啊!”

“我不是什么Lance你看清楚——放手!”

Arthur狠狠推开胡闹的黑发男孩,却在起身的那一刻愣住了。

男孩黑色的头发被汗水打湿,苍白的面孔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十分脆弱,嘴唇早已被咬出血迹,而泪水不住地滑过高高的颧骨。

 

一阵心疼和悸动淹没了Arthur。

 

 

✲3

清晨第一缕阳光涌入时,Merlin疲倦地睁开了眼睛。

金色。这是视网膜上传来的第一个信息。

男人。这是第二个。

紧接着,震惊、尖叫以及摔打、自我保护等等动作一气呵成。

 

 

被推开的Merlin仍然颤抖着,他双手抱在胸前,赤裸的身体在空气中泛着白色。Arthur莫名咽了咽口水,但始终没有上前。

“Lance……”

男孩突然抬头,对上那双蔚蓝的双眸。

“你从来就没爱过我,是吗?”

心跳停了一拍,Arthur觉得浑身一颤。男孩蒙着水雾的双眸仿佛水晶般,脆弱而美好。颤抖着嘴唇,那受伤、绝望的眼神仿佛一只手般掐紧了Arthur的嗓子,他觉得一股强大的魔力在促使自己向前。

“不是。”男人听到自己这么说。

Merlin露出一个凄惨的笑容,他双颊微微泛红。

“那……”Merlin慢慢靠近Arthur,炽热的鼻息扰乱着男人周围的空气,“终究就是因为我不肯跟你——”

“跟那个没有关系。”

不知为什么,Arthur觉得有必要为那个陌生的前男友洗白。因为——Arthur试图躲开视线然而失败——因为眼前这个黑发男孩简直有一种要命的诱惑力,谁会忍心不要他?

“骗子!”

Merlin爆发出一声怒吼,然后突然,疯狂地吻上了Arthur。

疯狂地。

“骗子——你这个骗子——”Arthur感觉到嘴唇上传来火烧般炽热的感觉,滚烫却柔软,“你他妈就是个骗子——”

泪水顺着脸庞落入Arthur的嘴里,他感觉到男孩不住的颤抖,伸手抱住。

“我现在给你——”

Merlin一只手伸进Arthur的衬衫摩挲着,电流沿着腹部的肌肤直蹿而上,Arthur能感觉到唇边炽热的喘息。空气的温度直线上升,仿佛一场风暴围绕中心肆虐,无边的堕落和欲望。

“操我——现在。”

 

 

Arthur感到一个耳光狠狠地在自己脸上炸响,面前是浑身颤抖的黑发男孩。

Merlin大口喘息着,绝望像海啸般淹没。两个人浑身赤裸,而后腰传来的酸痛昭示着昨晚发生的一切。

“你他妈是谁!”

Arthur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那双灰蓝色的眸子。昨晚并没有喝醉的他清楚地记得一切。

“说话啊!有本事上我没本事承认是不是——”

“我没说我不承认。”

男人低沉的声线让Merlin浑身一愣,似曾相识的熟悉。然而他并没有犹豫,一把抓过衣服试图逃走。

可Arthur动作比他快。

“放开我——”

“Merlin——”男人察觉到对方听到自己的名字明显地一愣,“你听我说——对不起昨晚我,我不是故意的——”

“滚开!”

Arthur扯过床单迅速地搂住Merlin,没有犹豫就将他揉进自己怀里。出人意料的,怀中的人没有反抗。Arthur听到一阵啜泣。

“Merlin——对不起,真的,但是你昨晚——你——你错把我认成了——什么人,所以……”

Merlin没有说话,他哭了。痛苦的回忆席卷而来,被抛弃后的绝望再次吞噬着所有感官。眼前这个男人带来的温暖却那么令人依赖,那么像Lance,Merlin觉得自己控制不住想要靠近。

“你是不是没地方住了,”Arthur想起昨晚男孩的哭号一阵心疼,“要不……留在我这?放心我觉得不会重蹈覆辙——留下好吗?”

Arthur仿佛早就知道Merlin不会说话也不会跑,他赶紧滚回床上去穿衣服。

 

 

 

✲4

同居的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Merlin是一个大学生,他每天起得比Arthur都早。连学费都是靠打工勉强交付的他,更别提宿舍什么的了。而Arthur一天到晚公务缠身,忙起来跟一台挖掘机一样咆哮。两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住在一起,简直就是神对人类的考验。

其实Merlin心里对Arthur是有些抵触的。

自己的第一次,就这么白给人了。还是自己主动给的。

当然他知道自己没有地方去,吃人嘴短的他只能咽下这口气。何况Arthur看起来还不赖——虽然几天下来Merlin觉得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你怎么还不睡?”

Arthur披着睡衣,赤着脚。

“没长眼睛啊。”Merlin根本没抬眼,“赶作业。也许你不知道什么叫做工程制图——”

“闭嘴吧。”

Arthur将一杯热牛奶放在Merlin桌子上,这令Merlin惊讶了一下,抬起了头。绝对是幻觉,因为他觉得自己看到了金发男人脸上的一抹红晕。

“给、给我的?”小小的期待。

“什么?”Arthur自然地又端起杯子,然后突然听懂了一般,“我只是放一下,你想多了。”男人勾起一抹坏笑,转身,“晚安,制图男孩。”

 

Arthur不得不承认,其实在第一晚,他就爱上了Merlin。

他爱他明亮的双眸,爱他黑色的头发,爱他柔滑紧致的肌肤甚至高呀潮时的叫喊。虽然心里十分愧疚(这成了他收留Merlin冠冕堂皇的原因),但Arthur仍觉得自己十分幸运。他甚至相信终有一天Merlin会放下过去,和自己在一起。

直到有一天,这个想法受到了挑战。

吱呀——半夜加班回来的Arthur小心翼翼地推开客房的门,贪念想要看看男孩。一天没见,只吃了一顿Merlin做的早餐,思念紧紧地缠绕着大脑。

“嗯……”

男孩在睡梦中翻了个身,正好朝向Arthur。长长的睫毛打下一片湿润的阴影,浅浅的呼吸声让人十分安心。Arthur犹豫了一下,俯身含住了那片柔软的唇。

和记忆中一样的该死的美好。

然而——

“唔……Lance……”

 

一直以来Merlin对Arthur都还不错——除了偶尔,不,经常性地顶嘴,或者是什么其他的过分的举动——但Merlin总会在Arthur起床前把早餐做好,晚上在Arthur回来前准备好夜宵。

Merlin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金发男人总是不经意地就会牵动自己的思绪。

真是操蛋。Merlin揉了揉额头,继续切菜。

一定是自己于心不忍,那个人简直是个生活白痴,真不知道这么多年是怎么自己过的。

而这次Arthur那个混蛋又不省事的发烧了。

Merlin给烤箱设好时间,然后转身端过一碗据说是中医草药的神奇的东西,走进Arthur的房间。说实话这房间他真是天天进,Arthur那些脏衣服臭袜子如果再不洗就能做成标本了。

“嘿,吃药了。”

床上的人撇了撇头,没有答复。

Merlin明显也没期待什么回答,依旧是轻轻坐在男人床边,舀起一勺药水,用嘴试了试水温,然后送到Arthur嘴边。然而对方并没有张嘴的意思。

“Arthur,”皱了皱眉,“快吃药,否则明天你还得躺床上——”

把勺子又往前送了送,见对方还是没反应,Merlin鼓起了腮帮子。

“干嘛,又怎么了?”这么长时间一直在照顾他,竟然终于决定委屈了,“嫌苦不想喝?这不行,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

“我不是Lancelot。”

男孩手一颤,碗打翻在被子上。Arthur冷笑了一声。

“你在说什么……”

“我说该死的我不是你亲爱的Lance,”Arthur眯起了眼睛,看到Merlin眼里逐渐涌上的泪水,犹豫了一下,“你没有必要对我这么好——别把我当成他。”

Merlin一愣。他承认很多方面Arthur是有些像Lance的,比如那种安全感,可是……可是……

 

“我明天出差。”

 

 

✲5

窗帘是纱制的,蓝色,如同那个人的眸子。

躲在后面的Merlin慢慢探出头,然后找到了那个人的身影。

金发男人一身黑色西服,领带是耀眼的红色。他提着一个行李箱,关上了前门。没错,Arthur家是一栋两层的别墅,而此刻Merlin正站在二楼的房间里望着那个人。

清晨的阳光洒进院子,男人金色的头发美好的让人窒息。Arthur并没有吃早餐,尽管那是Merlin四点起床做好然后保温了的。

一缕风吹过,男人伸手扶了扶头发,下了台阶。

“Arthur……”

一丝不舍弥漫在心头,Arthur并没有说何时回来。不知道自己有几天不用洗他的臭衣服了,不用准备夜宵了,不用和他顶嘴了。

院子里的男人突然停下了脚步,没有动作。

不,Merlin一只手狠狠地抓紧了窗纱。不,我没有把你当成Lance,我没有把你当做任何人——

男人的肩膀别扭地动了动,仿佛在做某种挣扎。

Arthur,Merlin紧紧地盯着那个身影,回头看我一眼好吗。

然而金发男人迈开步子,消失在街角。

 

阳光刺痛了Merlin的双眼,他深深地吸了口气,走进Arthur的房间。然而出乎意料的是,Arthur显然是自己叠了被子。

百年一遇。

不知为什么Merlin有些想笑,混蛋就是混蛋,不会叠被就别装啊,叠得那么丑。他伸手把被子弄开,然后拿起枕头拍了拍——

日记就是在那一刻从枕套里掉了出来。

金色的封皮,如同那个人耀眼的发色。

 

10月10日   真不知道上辈子倒了什么霉了,现在好了,家里多了一个人。不习惯,真不习惯。不过幸好,我爱他。

……

10月20日   早晨是吐司和蔬菜沙拉,还有牛奶。很好吃,有他的味道。

10月21日   今天早晨没有牛奶,估计是他生气昨晚的事情。真是个傻瓜,以后还需要多调戏。

……

10月25日   FUCK!

10月26日   明天出差。但愿他能乖乖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但……或许他并不愿意等我。

 

 

 

 

✲6

一个周后,当Merlin再次见到Arthur时,他再也没有忍住,上前狠狠地抱住了他。、

“混蛋……早点回来会死啊……”

一愣,然后任由自己沦陷。

“别弄得跟个小媳妇似的,放开,我明天还要飞纽约。”

“想都别想,”Merlin加大了力气,抬起头,轻轻覆上男人柔软的双唇,“哪里都不许去。”

“哟,这算什么?”宠溺一笑,顺势把男孩推向房间。

“你个混蛋,Arthur。”

 

END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87)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