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AM】说!我是谁!/31 32/鬼屋+命案


图源汤



【AM】说!我是谁!

@小布布的郭郭喵_圣诞坚果

【写在前面】这个大坑目前要开始悬疑方向了。如果没有看过之前的内容的亲建议从头看~ 并不期待有多少人看这坑毕竟它太长,但是如果有认真看的亲Po主会很开心哒~~


(31)

有的时候事情就是这么让人意外。导演竟然放了全体一个周的假。

这就意味着,大家可以有七天的时间逃离Allen漫天飞舞的唾沫星子和莫名其妙的指责。在所有人都偷偷松口气的时候,Merlin和Arthur接到了他俩的任务。

去鬼屋转一次。

“什么?!”Merlin瞪大眼睛,“鬼屋是什么鬼?”

Arthur白了他一眼,显然这个小子并不知道什么是鬼屋。

没错,上次Merlin晕倒的情形历历在目。而接下来的剧情中,几乎每集里都有死人的直接镜头,这对胆小(在Allen看来是这样的)的Merlin来说估计是个地狱。

“Arthur,”导演头也没抬,塞过两张游乐场的通票,“抽空拉着Merlin去鬼屋,让那小子练练胆儿。省的每次拍戏都得因为他耽误。”

Arthur小时候去过那种地方。伸手不见五指的隧道一般的洞穴,两边动不动就出现一堆浑身是血的僵尸或者活死人,天花板甚至会滴血。那次他是坐着船的,更要命,从水里会时而爬上一只手,死拽住你不放。当然Arthur并不害怕这些东西,好多次他甚至会把装鬼的工作人员吓跑。

“就是一种,恩……里面全是恐怖的——”看到Merlin迅速变白的脸色,Arthur急忙改口,“又可爱的小鬼鬼——”

“神马——”

“当然都是人扮的!信我,很有意思——”

“我不去。”黑发男孩嘟起嘴。

“真的很有趣的,而且Allen那个老男人还给了咱们票,你瞧,”Arthur晃了晃手中明晃晃的票,满意地看到Merlin的眼睛亮了起来,“我们可以去玩海盗船、过山车、碰碰车,吃棉花糖、冰淇淋啦。”

结果毋庸置疑,Merlin露出一脸小女生对布娃娃的憧憬般的表情答应了。

 

周三的游乐园仍然是人山人海,初春温暖的气候让许多人都喜欢来这种地方撒欢。人群欢笑着拥挤着,许多小孩子拿着玩具枪互相追逐,笑声如银铃般传到Merlin耳朵里。身后是他们的父母,手里或推着婴儿车,或牵着宠物狗,脸上的笑容可以融化整个世界。

Arthur注意到身边的Merlin表情忽然一暗。

他当然知道他的心上人在想什么。父母双亡的Merlin一直靠打工生活,亲情对于他来说可谓是奢饰品了。

Arthur轻轻牵起男孩的手,十指相扣。这种痛苦和无奈自己是清楚的,Uther也刚过世难道不是吗。自己甚至连母亲的一面都没有见过。

Merlin转脸朝他一笑,眼里闪着什么东西。Arthur舒展开眉头,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他现在的依靠只有我了。

“宝贝儿,想吃棉花糖吗——”

“你你你你叫我什么?”

Merlin瞪了一下眼睛,脸上泛起了红晕。

“宝贝儿!”Arthur开心地掐了一下男孩软软的脸蛋,然后松开他的手跑到人群中,疯子一般扯开嗓子,“我叫你宝——贝——儿——!”嬉笑的人群挤过,几个彩色的气球飘上了天空,金发男人站在不远处张开胳膊,脸上的幸福如糖果般甜蜜,“Merlin——我——爱——你——宝贝儿!”

“讨厌。”Merlin噗嗤一声笑了,人群中的那个人是那么的英俊,那么的美好。他撒开步子一头冲到Arthur的怀里,嘴巴咧到了耳边。如此幸福。

“讨厌,我听到了,干嘛那么大声——”

“我可以叫的更大声——”

“哦这我可以证明。”

Merlin抬眼,鬼魅地眨了眨眼睛。Arthur立马脸红了。

“现在不是证明你嗓门的时候,”Merlin把头埋在冒烟的男人领间,“估计粉丝们一会就能把你堵住——”

 

Arthur笑着看着黑发男孩满脸发光地盯着粉嫩嫩的棉花糖,心里暖暖的。他扯下一缕,伸到Merlin嘴边。

“尝尝?”

Merlin脸红了一下。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也有段时间了,可是Merlin总是会害羞,而这一点让Arthur十分喜欢。Merlin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分开嘴唇,舔了一下,立马收回舌头。

“喂,干嘛不吃完,你想让我手指头上一直沾着糖啊?”Arthur也撅起了嘴。

Merlin听后又犹豫了一阵,眼神在Arthur的手指和自己手里的大把棉花糖间晃悠。Arthur知道他在衡量哪一个更诱人,然而答案永远只有一个,他自信地笑了一下——

“不要。我有这么多呢。你自己吃了好了。”

啥?!金发男人愣了一下,然而他在Merlin开始进攻大把棉花糖前采取了措施。他一把抢过男孩手里的糖,然后自己狠狠地咬了一口(Merlin发出了类似于呜咽的不满声),然后瞅准对方粉嫩的双唇就吻了下去。

“唔……”

Merlin刚想探前抢糖的身子被Arthur截住。金发男人顺利地把缠着糖丝的舌尖舔入Merlin的嘴中,甜蜜的味道仿佛打翻的糖罐般带着诱惑,弥漫在两人的口中。Arthur砸着男孩柔软的唇,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

“喂——”

被吻得喘不上气的Merlin一把推开Arthur,脸上的红晕如糖果般可爱。

“好吃吗?”

Arthur如愿以偿地得到了Merlin的一记白眼。

 

 

有的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Arthur看着满脸兴奋的黑发男孩,不禁加紧了牵手的力道。他愿意让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看着Merlin美丽的笑容,明亮的眼睛,没有任何困扰。

Arthur对Merlin十分着迷。这就直接导致了他中了对方的道。等他反应过来已经下午五点了,然而鬼屋还没有去。

“Arthur!”刚做完第三次过山车的Merlin兴奋地指着不远处的马戏团,“我们去看那个好不——”

“不好!”

Merlin回头,看着他。

“Merlin,”金发男人被他那疑惑的(或许是装的)神情逗乐了,“你忘了我们为什么来了——”

听到这里Merlin猛地垂下头,一手打掉Arthur的爪子,然后鼓起了腮帮子。

“嘿!听着,就进去一圈,然后我们就出了好吗?”

“不——”

“里面很好玩的,”Arthur一鼓作气,“而且有什么事的话你不是有什么神奇的本领吗?”

“不——”

“宝贝儿,有我保护你怕什么,这也是为了你拍戏——”

“我不胆小,我只是想起了你!”男孩突然抬头。

Arthur愣了一下,然后明白了。Merlin会想起自己受伤时的样子。一阵心疼蔓延,他抱住了Merlin。“对不起……”

“这不怪你。”Merlin扭了扭,发出了类似笑的声音,“所以我们不去吧?”

“不行,不能不听导演的话——”

“你什么时候这么听他的——”

“我再让你上一次!”

一阵沉默,Arthur能感到周围突然安静了几秒——豁出去了,他坚定地看着男孩的眼睛。

协议就这么达成了。

 

然而当Merlin进去“入口”的时候(请不要想歪,此处指鬼屋的入口谢谢),他还是倒吸了一口冷气。突如其来的黑暗刺激着视网膜,四周黑漆漆一片,只能看到地上的蜡烛晃着昏暗的灯光。并没有想象中的鬼怪或者什么。

“你瞧,我说了没什么吧。”

Arthur抓紧了男孩的手,开始往前走。地是平坦的,有些滑,蜡烛蜿蜒向前,给游客指示着前进的方向。四周安静的很,男人能听到身边有些紧张的呼吸声。

“嗯……可、可这也太没什么了吧?”

Merlin小声嘟囔了一句,抓紧了Arthur。

Arthur没有答话,心里想没什么总比有什么好,他可不敢保证小Merlin看到那些血淋淋的东西时会有什么反应——

 

“哈哈哈哈哈哈哈——”

 

Merlin一把抓住Arthur的胳膊,瞪大眼睛四处转着头。然而那凄惨鬼魅的声音并没有停下,仍然放肆地笑着。是个女人的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

 

“Arthur!”Merlin停下脚步。

狂荡的笑声仿佛要把整个空间挤破般撕裂着声音,空气中立马充斥着一种刺鼻的味道——血腥味。终于他妈有点鬼屋的意思了,Arthur想到。

“没事的——继续走,到出口就没事了——”Arthur试图安慰男孩,搂着他往前走。笑声停止了,Arthur感到抓着自己的手汗津津的,他回头刚想说点什么,却看到男孩后面有一个人。

浑身是血,泛着绿光,黑色的眼睛仿佛能挖人心般恐怖。

Arthur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自己也被吓的一震。Merlin感到身后的光,他下意识地想要转过头,却一把被Arthur掰过脑袋。

“Ar——”

“别看,没事的。”

男人睁着眼睛吻住有些颤抖的Merlin,顺势把他环在怀里。他看到“鬼”似乎有些飘近,然后突然消失了。

“唔……”

“好了没事了。”松开男孩,Arthur用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知为什么刚刚那个笑声总回荡在脑海里,有些瘆人。他抓住Merlin的手,加快速度往前走去。

“刚刚——是什么?”

“鬼。”Arthur无法解释为什么他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发颤,“都是些工作人员扮的,没什么——”

男孩不做声了,他加快跟上Arthur的脚步。空荡的空间又回归死一般的寂静,脚步声踏在石砖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响,显得十分突兀。黑暗放大了每一个感官的感觉,Arthur觉得嗓子有些堵得慌,然而仿佛没有什么再出现。

“还、还有多远?”

Merlin的声音有些发慌。看来刚刚也吓着他了。

其实Merlin不是害怕。他觉得体内的感觉有些奇怪,魔法仿佛进入了一个不同的状态,但又说不清是什么——跟着身边的Arthur,他咬了咬牙。

“不远了。”其实Arthur并不知道。

 

“The clothes are on the floor,”

女人凄惨的歌声从天花板的方向传来。两个人同时驻足,抬头,却仍是黑压压一片。

“when he opens his eyes to the emptiness besides him.

The sheets left with the imprint of his lover’s body.”

不远处模模糊糊出现一点红光。不同于灯光的感觉,那是一种类似鬼魅般的火团。

“Oh, he’s gone. 

To pay the delbt or just sit down.

Let the darkness taste your tongue.”

女人的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缠绕着每一寸空气,仿佛一条无形的蛇死死地掐着自己的敌人。Merlin觉得身体开始发抖——魔法有些躁动,但不是恐惧——女人开始狂笑,然后戛然而止。

只剩一团火,泛着冷冷的红光。

 

“Arthur——”

“跑!”

Arthur拉着Merlin开始狂奔,身后地上的蜡烛开始熄灭,而前方的蜡烛则转成一种枯老的红光,摇曳着血色般的火焰。Arthur不知为什么有些害怕起来,虽然知道这是假的(他有些不确定起来)但还是想逃离。

“Arthur——”有些跟不上的Merlin两只手抓着Arthur的胳膊,大口喘着气,“慢点——”

 

“Liar. Just a liar.”没有歌声,相反是一种低沉的女声。仿佛一个大大的舞台上,只有一个幽灵在低语。

“Just shut the hell up!”Arthur怒吼了一句,然后他才后悔说了这句话。

“Arthur——你不是说这是假的——”果然,男孩的声音顿时颤抖了起来。

“他妈当然是假的——”

“Stop fooling yourself.

Stop corroding your heat.”

突然,Merlin觉得有一只手掐在脖子上,他猛地倒吸一口气跌倒在地。Arthur一愣,随后看到男孩双手紧紧护着自己的脖子,脸在烛光下开始泛白、扭曲——

“Merlin!”

Merlin觉得整个肺部的空气突然消失,嗓子眼被掐的就要达到极限,他痛苦地屈起双腿——这该死的是什么——然而那双无形的手却狠狠地卡住自己的脖子,仿佛受了什么东西的控制,断断续续的呜咽从嗓子挤出,所有的气息就要消失殆尽——

“Hope you enjoy it.”

刹那间,窒息的感觉消失了。

“Merlin——你怎么样——”Arthur把手放在男孩背上拍打着。所有的蜡烛瞬间亮起,恢复了昏黄的颜色。

“咳咳咳咳——”

Merlin费劲地抬头看了Arthur一眼,然后晕了过去。

 

TBC

 

 

32)

 

“如果你露出破绽,you know,你对我来说就没用了。”

女人的声音。

男人抓紧话筒,一滴冷汗沿着额头滑下。

“我明白。”

“那就开始游戏吧。”

“已经开始了,my lady.”

 

 

虽然已经入春,但北方小城的气温仍然不景气。

河水静静地流淌着。这不是一条普通的小河,而是丝绸般蔓延千里,宽敞的河床孕育着泛黄的河水。小雨淅淅沥沥地落在水面上,波纹如同一个魔咒,转瞬即逝。

岸边铺满碎石,被雨水冲刷的有些湿润,泛着柔光。河岸很宽,往上就是木质护栏,路面与水面间有一段垂直距离。

“都给我快点!”

Allen身穿一身黑色的雨衣,嗓门明显吓到了身后给他撑伞的人。

化妆车内,一个上了年纪的女化妆师正在给一个演员化着妆。演员名叫Sam,其实只是个普通的群演,但导演似乎对他十分青睐,于是给了这个角色——虽然一句台词都没有——这个扮演最终溺水身亡的博物馆管理员的角色。

“嘿,准备好被我分析了吗?”

Arthur把一只手搭在Sam肩上,朝着镜子里“憔悴”的人挑了挑眉。

“哈哈——我会偷走布兜里的票根,让你分分钟打脸。”

“哦是吗,”金发男人笑了一下,“看导演不把你吃了。”

Sam夸张地张张嘴做出一个要吃了Arthur的表情,换来的只是化妆师在后脑勺的一记猛拍。

“Merlin!”

黑发男孩从门后探出个脑袋,透明的雨衣上挂着点点水滴。

“嘿,Arthur——Sam,”男孩腼腆一笑,走过来牵起金发男人的手(Sam选择无视),“天气真不好,不是吗。”

Arthur用手抚了一下Merlin贴近脑门的头发,宠溺一笑。

天气是不好,尤其是Merlin病刚好。

 

游乐场那天,Arthur几乎是发疯般地把Merlin送去了医院。如果说Merlin只是普通的吓晕,那Arthur就已经要疯了——更何况这无疑不是普通晕倒。

因为,那个女人的声音是Morgana。

Arthur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没有在第一时间听出那鬼魅的笑声——毕竟是自己姐姐。可能真的是被吓到了?然而当他抱着Merlin奔向医院时,一切就突然清晰了起来。

就是Morgana。她来了,她来抢我的Merlin了。

“Arthur?”

黑发男孩痛苦地睁开双眼,只觉得头疼得厉害。已经是晚上了,外面的余晖裹着大地。看到Arthur双手撑着脑门坐在床边,Merlin伸出一只手扶了上去。

“Mer——你醒了?!”

“恩……”

男孩不好意思地扯了扯嘴角。自己这是第几次晕倒了?

“Merlin,要是难受就睡吧。我在这陪你——”

“Arthur,”男孩眼睛流露出一丝忧伤和恐惧,“那是什么?”

Arthur愣了一下,他捕捉到Merlin眼里的东西。从鬼屋回来以后自己也一直头疼,那个凄惨冰冷的声音根本挥之不去。更奇怪的是左手腕似乎有些刺痛。

“哈哈,是这样的,”Arthur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可信一点,“那是有个工作人员穿着黑色的衣服而已,听说每次游客进去后都会被‘掐脖子’,当然是假装的——瞧,你不是没事吗——只不过,你,呃——”

“吓晕了?”

Arthur耸了耸肩,有些紧张,他不知道Merlin是否会接受这个说法。

“但……”男孩皱了皱眉,“我没有看到任何人……而且我并不觉得他想给我活路。”

“你想多了,宝贝。你想想他们能让你看见?”

“不,Arthur,那不一样——我能感觉我的魔法状态变了——你说会不会是——”

“不会的,”Arthur抓起男孩的手,但他知道他说的是事实,“你第一次去那样的环境魔法当然会有反应啦,你别一副我怎么知道的表情,我就是知道。”他把男孩的手塞进了被子,掖了掖被角,“好啦,睡一觉,明天就可以回宾馆了。”

Merlin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这让Arthur松了一口气。但就当金发男人准备给一个晚安吻的时候,Merlin突然说了一句话。

“Arthur……我们会有未来的,对吗?”

仿佛只身穿过一席瀑布,浑身冰凉,Arthur愣住了。

“说什么呢,”Arthur不想承认男孩灰蓝的眸子仿佛一只手般抓住了自己的脖子,“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不是吗——”

“我们会结婚?”清澈的双眸亮了一下。

“然后会有孩子——”

“Arthur——”

“哈哈哈哈我说的是领养——”

“我爱你。”

男孩明亮的眼睛仿佛无边的大海,容纳了所有星辰。Arthu倾身,深深吻住了他。

“我也是。”

 

 

如果说Merlin没有怀疑,那是不可能的。魔法不会骗人,这一点以前的经历可以证明。但令Merlin奇怪的是,为什么Arthur会那么肯定那天只是假的——算了算了,相信Arthur准没错,他一定是后来跟工作人员确认过了

Merlin摇了摇头。

毕竟真的只是因为自己害怕过头了。

“我敢肯定,现在美术馆里展出的那幅画是假的。”

Arthur低沉有力的声音把现在应该说台词的Merlin拉回了现实。

“啊?啊——你怎么知道?”

“显而易见。”

金发男人身穿黑色风衣,头发被风吹得有些凌乱。躺在地上的Sam早已被工作人员化好妆,面部淤青,衣服凌乱,而且浑身是湿的。

Arthur瞅了他一眼,蹲下来开始继续检查Sam的“尸体”。周围人们各自忙着自己的工作,没有人说话,导演Allen坐在摄影机后面,面部表情似乎有些紧张。

“你能不能不跳那么快?倒是解释一下啊。”Gwaine皱起了眉毛,和Merlin对了一个眼神。

“你们警察真是一个样。”Arthur挑起轻蔑的口气,开始了分析,“穿着正规,他可能是晚上出去寻欢作乐。裤子材料是涤纶,很耐穿——”Arthur开始绕着尸体走动,“他身上的衣服显然太大,所以应该是某种标准配置的制服——瞧,皮带上有个放对讲机的口——”

“保安?”Merlin提高嗓门提出猜测。

“没错很可能。还有他的手表——”Arthur再次蹲下,掀起Sam的袖口,然而——“闹钟显示——等等,手表呢?”

一愣,然后听见导演那声“CUT”。

趁这个时间段几个化妆组人员跑过来补妆,Merlin看着Arthur一把拉起Sam,然后走向导演。一个棕色头发的女孩正给自己梳理头发,挡住了视线。

“他妈的你手表呢——”

“没有人告诉我我需要手表啊,道具组也没说——”

“你没看过剧本?”

“我又没有台词——况且根本没人给我剧本——”

风声很大,夹杂着河水流淌的杂音,Merlin听不太清他们的对话。他只看见Allen似乎很生气的样子——当然这可以理解——然后Arthur安慰似的拍了拍Sam的肩膀,递过自己的手表。

“Arhur,你跟他讲讲该死的你的台词,”Allen甩头一屁股扎回凳子,“省的一会他又啥都不知道。”

Arthur耸耸肩,然后拉过Sam。

随后别无他法,只能重新拍摄。

 

“闹钟显示他经常值班——”

“他怎么知道是经常——”Gwaine挑挑眉。

“按钮很僵硬,他很久以前就设了那个闹铃。”Arthur立马打断,然后蹲了下去,“他的后背松弛无力,但脚掌和新生的小腿静脉曲张却刚好相反——”说到这,Arthur用手轻轻划过Sam的小腿,再次掏出放大镜,“这说明——哦!哦对不起!哦——”

“CUT——他妈又怎么了!”

Sam小腿被划出一道锋利的口子,暗红色的鲜血缓缓淌出——Arthur惊慌地看着手里的放大镜,发现底端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被系上了一把匕首。

“Fuck!哪来的刀子!”Arthur一把扔开放大镜,然后回头扯着嗓子,“找人过来包扎——该死的对不起——Sam——你还好吗?”Arthur愣了一下,显然奇怪眼前的人为什么没有任何反应,“……Sam?”

Merlin跑了过来,然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鲜红的血液从躺在地上的男人的嘴巴里流出,打湿了地上的碎石,被雨水冲刷散开。Sam两眼睁开,无神地瞪着天空。

“不——Sam?!”

 

如果再给Merlin一次机会,他一定会当场去检查一下那块手表。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2)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