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AM】说!我是谁!/阴谋+命案(33 34


33)

一个周过去了。

Arthur站在浴室里,任凭花洒的水流肆意喷下,而他一动不动地靠着墙,胸口起伏着。

如果说Arthur的出生时含着金汤匙的,那么他的成长就是一个赤裸裸的温室。从小生活在Uther创造的保护层中,虽然身为演员,但一直接触的只有社会的正面。诡计、谋杀、毒/品什么的阴暗面,他可以说是从来没见过。

然而从Uther死后,或者说从Merlin闯进他的生活后,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

他并没有怪罪Merlin的意思,因为这一切并不是男孩的错。但是当他亲眼看到同事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那颗有些脆弱的心终究是受到了冲击。

Arthur轻轻拧上开关,闭着眼睛滑到浴缸里。温暖的水温环绕着躯体。

姐姐,是你,我知道。

一阵痛苦如同针刺般扎来,男人只觉得心口一疼。

他仍然记得小时候和Morgana一起玩公园里的旋转木马,Morgana因为小屁孩Arthur总是抢着去坐哪只浑身雪白的马驹而嘲笑他,但却一直让着他。他记得小学第一次受到高年级学生的欺负,Morgana第二天就踩着一双和自己年龄不相称的黑色高跟鞋,一歪一斜地脱下一只就砸到了对方脸上。

但Morgana和Arthur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她总是穿梭在夜店、酒吧等Uther对Arthur严令禁止的地方,浓妆艳抹,灯红酒绿。尽管如此,Morgana和Arthur之间却存在一种外人无法介入的关系,Arthur不知道可不可以斗胆称之为亲情。

那年,他明显能看出Morgana突然的变化。

他也知道,那是因为她和男友分手了。Morgana的眼线更浓了,发型开始肆意张狂,彻夜不归更是家常便饭。似乎一夜间整个人都变了——

然而不变的是,Morgana仍然对Arthur很好。

 

一滴眼泪沿着脸阔流下,金发男人忍住一声抽泣。

那个疼爱自己的媒婆姐姐哪去了?

他不得不承认当自己看到Morgana的魔法时大吃一惊——但随之而来的是莫名的心疼。这么多年,Morgana和Merlin一样,深深隐藏着自己的秘密,该有多痛苦?

可是他再也无暇去心疼他的姐姐,因为她在自己面前彻底变了一个人。

Morgana,到底为什么?你就那么恨Merlin,恨到要赶尽杀绝吗?

 

“Arthur——你好了没?”

门外传来Merlin有些小心翼翼的声音,然后敲了敲门。

“Arthur?”

金发男人擦了擦眼睛,随后想到没有必要,然后站起了身。

“好了好了,你先上床吧——我再等会。”

听到外面的人走后,Arthur擦了擦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思绪并没有停下。

直觉告诉他,Merlin一定感觉到了什么——魔法之间难道不应该有些什么可笑的联系吗——为什么,为什么是两个我最亲的人……

一阵恐惧突然抓住男人的心,那种心慌再次袭来。

如果Merlin知道了这一切——杀死Will,绑架Freya,杀死Sam——都是自己姐姐做的,他会怎么样?

“Arthur,我真是看错你了。”

仿佛看到Merlin厌恶的表情,Arthur抽搐了一下。他一定会和自己划清界限吧?如果……男人想到了另一种结果……如果Merlin让自己选一个该怎么办?自己一定会和Merlin在一起,但Morgana……Arthur不敢确定自己狠不狠她。

找到Morgana,解开一切问题。

Arthur握紧了拳头,这是自己的任务也是责任。

 

 

当Merlin以为要引起轩然大波的时候,却发现整个世界媒体没有一丝消息。他记得只有几个警/察模样的人抬走了Sam的尸体和那把匕首,然后再没有任何动静。

更别说预想中的停拍了。

而同时,Arthur也没有接到Camelot公司任何的停止合同的通知——他本以为除了这种事情,公司董事会是不会允许自己和Merlin再演下去的。

仿佛根本没有发生命案。

“导演,你能解释一下吗——还是我的错觉,似乎没有一个人他妈对Sam的死有点该死的反应?”

一天下午,Allen跟没事人一样让大家来对词。Gwaine显然忍不住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Gwaine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回答,然而Allen那若无其事的反应却惹怒了他。

“他妈——什么?!”他一跃而起,绕过桌子狠狠地盯着Allen,“拍摄现场出了人命!用我提醒你吗——他妈只有几个破警/察该死的不知道把尸体抬哪儿了然后就没信了?”

“Gwaine,”Allen慢慢抬起头,眼睛里有一丝不耐烦,“如果你有火的话,请直接去找警/察。公司方面显然是把这个事情压下去了——你以为我们会眼睁睁看着剧组所有人失业去要饭?”

Gwaine被噎住了,他意识到这是最合理的解释。

“但那是一条人命啊——”

“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们继续对台词。”

“可、可凶手他妈是谁都不知道——以后再出事怎么办?!”

一句话让Merlin一愣,“凶手”的确有可能是一个人……他扭了扭身子,然后看到身边的Arthur——两眼紧紧盯着Allen,嘴唇紧抿着。

“这个警察在调查,”Allen也站了起来,气势上绝对不输Gwaine,“但我可以肯定的是,凶手不是我,不是你,也不是在座的任何人——说不定只是一场食物中毒。”

食物中毒?Merlin死也不会相信这个说法。

但他更想不明白,如果这一切都是冲着自己来的,为什么要伤害无辜?

 

这事绝对每完。之前一定要找到她。

这是Arthur对台词时脑子里一直在循环的第一个想法

保护好Merlin。

这是第二个。

 

TBC

 

 

34)

“嘿——Merlin Emrys?”

正在树荫下发呆的Merlin听到自己的名字,缓过神来抬起头。

一个和自己一样黑色头发的少年,看起来也不过二十岁。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同于Merlin的灰蓝色,属于那种深棕,在阳光下显得镇静又活泼。不得不说,他很英俊——十分英俊。

“对,”不知为什么,对眼前这个人有些莫名的亲切感,Merlin站起身子,拍了拍身后的土,“你是——?”

“叫我Devin.”黑发少年恬静地一笑。他笑起来很好看,Merlin觉得自己听到身后女孩的低声尖叫了。

“嘿Devin,你就是那个饰演离家出走的男孩的?”

“Yes, ”男孩点了点头,随后声音突然有些压低,“听说——听说上个周剧组出了些事情?”

“你怎么知道?”Merlin皱起了眉。

“我——”Devin明显有些紧张,他瞥了瞥身边,“我不小心听到那个——”他用手指了指不远处跟Allen说话的Gwaine,“饰演警察的哥哥说的。”

Merlin叹了口气,果然外界还是不知道。

“你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不知道……”Devin好奇地眨了眨眼,显然是想让Merlin告诉他。

“没什么,就是一场意外。”Merlin清了清嗓子,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说,“你——就注意安全就好,尤其是一会你是不是要——”

“对!”Devin眼睛开始放光,声音不由地大了起来,“热气球!你知道吗我之前在电视上看过这种东西,梦想着什么时候能坐一次!虽然这次不是真的飞上空中——但起码我可以进去!”

他脸上泛起红晕,Merlin看得出来他很是激动。

 

“嘿——嘿,你是谁?”

顶着一头金灿灿的鸟窝,Arthur Pendragon扬着眉毛走了过来。他用最快的速度上下打量了一下Devin——两秒内他不得不承认对方十分好看——然后又用最快的速度嗅了嗅二人之间的气氛——

Safe.

“Devin,”少年露出一口白色的牙齿,“很高兴见到你,Mr.Pendragon.”

然而两人还没说几句话,Allen的大嗓门就把Devin叫走了。少年耸了耸肩,露出一个很抱歉的表情,然后转身跑了。

Arthur靠着Merlin的腿坐到地上,望着Devin的背影,心里想着什么。

“Arthur,”Merlin也坐了下来,“想什么呢。”

金发男人愣了愣,犹豫了一会,然后张了张嘴,又闭上了。

“恩?”Merlin偏过头。他熟悉Arthur,熟悉他的每一个表情。而男人现在脸上的表情表面他在认真的思考。

“Devin……他是饰演那个热气球上的男孩吗?”

Arthur也偏过头。

“对。”

今天的拍摄内容是几幕Arthur和Merlin的推力戏。而受难者就是那个离家出走的男孩。一个热气球突然坠落在某个村子旁边,人们发现里面躺着男孩的尸体。事后证明这是谋杀。

Arthur没再说话,过了几秒他发现Merlin似乎很担心地看着自己,随后他笑了笑,伸出手抚摸着对方的头发。

“哼,我知道他很好看,”Arthur朝着Devin努了努嘴,“但是我警告你,你要是被他勾引跑了——”

“你说什么呢!”果然Merlin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迅速地在Arthur嘴角亲了一下。

“你这个混蛋,我只爱你一个。”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

Shit!

Arthur狠狠地剁了下脚,然后望向远处。

这些日子他不知道给Morgana以前的手机号打过多少遍电话,刚开始还是暂时无法接通,结果今天突然就变成停机了。Arthur也尝试过通过公司找到自己的姐姐,然而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踪迹。

人间蒸发了?

而另一边,Merlin也试图利用魔法寻找那群不知去向的人。

他清楚地记得,每一次遇到危险自己的魔法都会有很强烈的反应,说明这之间一定存在什么联系——可能他们之间存在和自己一样会魔法的人——然而在试过几次感应后,明显失败了。

Merlin不知道Arthur会不会跟自己想的一样,认为Sam的命案是那群人干的。但他搞不懂的是,到底是何种作案手法?难道真的是食物中毒……

但他不敢跟Arthur说。

他只想默默保护他,用自己的方式。

而Arthur,也只想默默保护Merlin,用自己的方式。

 

 

Merlin不知道这是第几次看见Arthur一个人突然走开,不知去了哪,然后眉头紧锁着踱着步子回来。

手里紧握着手机。

见Merlin用询问的眼光看着自己,Arthur顿了顿,然后赶紧露出笑脸。

“老朋友叙叙旧——”随后他用手指了指导演,“我可不想听到某个人因为演员在片场煲电话粥开骂。”

Merlin不可置否地耸了耸肩,低头继续看着剧本。台词并不多,和往常一样,更多是Sherlock在个人秀。

男孩抬起头,看到几个工作人员正在鼓捣那个热气球。

红色和白色的条纹,那种红是血红,白是雪白。Merlin不知为什么联想到了罂粟。

然后他看到刚离开自己的Arthur朝Devin走过去,又突然停了下来,然后又接着靠近。Merlin皱了皱眉。

Arthur靠在Devin耳边不知说了什么,两个人走到了路边。一种不知道是什么感觉突然漫上心头,Merlin看着两个人头凑在一起,金色和黑色,然后Arthur突然把手轻轻搭在了Devin后背——很亲密的那种。

Merlin猛地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就在前面——请走这边——”

一个身着麻衣的农民带着路,镜头跟进。身后Arthur和Merlin紧紧跟着,Arthur今天身穿深褐色的大衣,短靴一深一浅地踩在泥地里——咯吱咯吱,Merlin努力集中精力尽量想着台词。

“所以——热气球是吗?”Merlin压低声音。

“对的,Mr. Waston,就像我说的那样——死在热气球里,真是、真是够吓人的——”

“我希望你们没有动过尸体。”

Arthur扶了扶帽子,眼睛扫过路边的枯草。

“没有,绝对没有——警察让我们不要动。”

Merlin听到金发男人鼻腔里一声哼唧。

红白相间的热气球静静地放在一片枯草地中,气球并没有瘪,而是仍然迎着风晃动着——这也是剧情中Sherlock分析的关键点之一。镜头拉近,Merlin瞥到Arthur脸上露出了专注的神情。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专注中似乎有些许紧张。

“OK——”

Allen突然不知从哪跑了过来,满意地喊了一声,Merlin马上揉了揉太阳穴,然而Arthur仿佛并没有放松,依然皱着眉。

“Arthur?”男孩叫了一声,伸手拿下帽子,擦了擦对方额头上的汗珠,“你……没事吧?”

金发男人显然愣了愣,然后摇摇头,扯出一个笑容。

Merlin感到一种莫名的酸楚,他想到刚刚自己看到的那一幕——虽然可能是自己想多了——但总归很……难受。

“别愣着了——你们,”Allen扯着嗓门朝着一群身穿蓝色工作服的人喊着,“去把气球弄好,我们开始拍坠落镜头。Arthur,Merlin,”他顿了顿,“你们先休息会吧……去把Devin找过来对对戏,等会拍推理。”

Arthur似乎还在想着什么,他点了点头,然后转身走开。

鼻子突然有些酸,Merlin注意到金发男人第一次没等自己。

 

然而没有人能找到Devin。他们找遍了整个片场。

“他到底哪去了?”

Merlin有些着急地拿剧本砸着头,看了看远处正在弄热气球的人群,里面并没有任何一个黑发少年。

“该死的——该死的——”Arthur低声咒骂着,疯狂地揉着头发,“难道就没有一个人看到他吗?!”

旁边一个女生被Arthur嗓门吓到了,嘟囔了句喊什么喊啊跑开了。

Merlin看了看直跺脚的金发男人,目光慢慢冷了下来。

“Arthur,说不定他只是跟你一样去煲电话粥了,别这么着急,再等等吧——”

“我他妈根本没在——我们找遍了整个片场好吗!况且Devin他根本没有手机!”

男孩心突然一沉,Arthur连他有没有手机都知道了……两个人头凑在一起的画面、Arthur用手轻轻拍着对方的后背……

“你很在意他?”

轻轻吐出一句话,Merlin的声音有些小心翼翼,带着颤抖。

“什——什么?”金发男人仿佛刚注意到Merlin一样,放下了手,看着他,“你说什么?”

“没……”男孩觉得自己的心揪成了一球,“就是……你很在意他?”

“我——”

然而突然爆发的尖叫和混乱打断了Arthur的话。

降落到地面的热气球中,发现了Devin……的尸体。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0)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