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周末撒糖】千年后的你说爱我/Merlin/穿越梗


千年后的你说爱我(穿越梗)/周末发糖

@小布布的郭郭喵

 

梗概: 【背景:亚瑟已经知道梅林是个魔法师。】

     没错,就是俗不拉叽的穿越——伟大的金毛亚瑟王突然滚到了现代,然后狗血地遇到了虽然活了一千年但还是美貌如旧的梅林。   然后就是俩人互相嫌弃的小日常,然而有些感情慢慢浮出水面。

     警告: bug层出不穷 情节十分不合理 狗血+脑洞  OOC

     总之,这不是一篇正经的文。全文傻白甜预警——但并不能保证不虐。

 

✲1

Arthur……

Arthur……

黑夜带着鬼魅的深沉,静静地俯视着表面宁静的大地。虽然是夏天,但晚上仍然有一丝凉,梦中的黑发少年依旧皱着眉,双唇呢喃着某个人的名字。

Arthur……

轻轻翻了一个身子,并没有醒来。窗外的路灯昏暗地照进屋子,在男孩柔顺的黑发上扩散成一圈美好的光晕。下意识扯了扯被角,Merlin蜷起身子。

“Arthur……”

 

“WHAT THE HELL——Anyone there——!!”

 

“Arthur……”男孩把不满地脑袋蒙在被子里,试图赶走某个奇怪的噪音。

 

“FUCK——Merlin!是你吗——别他妈以为我听不见——赶快给我滚过来——NOW——!”

 

猛地惊醒,刚刚那声怒吼如同一道闪电划过耳畔,Merlin一屁股坐起来,紧张地看着眼前——一片黑暗,除了窗外那抹昏暗的灯光。

幻听了?

男孩屏住呼吸又等了几秒钟,他十分确信自己刚刚听到了某种动物园里才能听到的动物的吼叫声。然而就在他准备放弃想象躺下接着睡时——

“MERLIN——!”

 

 

哦,如果你问Merlin活了这一千多年最心惊肉跳的经历是什么,那答案绝对只有一个。

三更半夜亲眼看到Arthur坐在马桶边,张牙舞爪地比划着,脸上全是水迹——而且身上仍然是那套锁子甲,在浴室灯下锃锃发亮。

当一双惊恐的眼睛和一双愤怒的眼睛对视时,两个人同时大吼了起来。

“你是人是鬼——”

“你他妈穿的什么——”

仿佛被人揍了一拳,Merlin睁大双眼,浑身竟然开始颤抖。Arthur,Arthur Pendragon,那个皇家菜头,此时此刻正一身威武坐在自己浴室地上,满脸滴水。然而在这个史诗般的时刻,Arthur显然更纠结于Merlin的睡衣,他挑了挑眉毛,竟然笑出了声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头金发跳跃着,Arthur支撑着马桶边缘,站了起来,“Merlin你穿了个什么啊,那个帽子上是兔耳朵吗?你不觉得你自己的耳朵更长一些?”

“你——”

不管他是人是鬼,这个损人的毛病真是一点没变。

“我觉得你应该先关心一下这是哪儿吧,陛下。”

Merlin抱臂,一面恶狠狠地看着Arthur,一面快速运作着大脑——这是什么情况?这个皇家傻蛋怎么在这——不,关键问题是……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想到这Merlin觉得心狠狠一抽,他不禁开始贪婪地描绘对面人的轮廓。明媚的双眸,耀眼的金发,是他的Arthur,没变……一点没变。

“容我提醒你一下,你才是男仆,你才是那个需要给我解释一下的人……另外,这里面的水怎么……有些怪味?”

 

Arthur指着马桶问道。

下一秒Merlin觉得自己好像知道这个白痴是从哪出来的了。

 

 

✲2

床上响亮的鼾声在卧室里回荡,回荡,Merlin翻了一个身,轻轻笑了。

他该死的怀念Arthur睡觉时的声音(诶?)。从前——很久之前了——当他们在野外作战时(诶?),Merlin总睡在Arthur帐外,默默守着他的爱人和国王。还记得当时总嫌弃那个白痴打呼噜,搞得人神共愤——而Merlin永远不会告诉那个人,他爱那种安心感。

“Shut up Merlin……”

噗,睡个觉还不忘了管我。

没错,经过一番激烈的斗争(好吧Merlin是直接妥协了的),那个浑身怪味的金毛理所应得地睡在床上,Merlin撇撇嘴,打了地铺。别问他为什么不去客厅睡沙发。

穿越……

不是没听说过这个词,但它真正发生的时候,也足以让人手足无措了——而且他发生在那个人身上,那个自己最想见到的人。

Merlin曾经想象过,一个寻常的日子,走在一个寻常的街头,然后转角,遇上他的国王。也许是转世,没有了前世的记忆,但Merlin第一件事还是要告诉他……我爱你,Arthur,不曾变,也不会变。

然而当那个金发男人真正出现在自己面前时,Merlin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慌了。这个不是什么转世,这个就是本人。这就意味着……意味着……

如果自己在现代冒了什么险,那哪天Arthur回去后,会直接杀了那个时候的自己——然后一切都尼玛再见了。

 

但是你知道,Merlin不打算做什么,并不代表Arthur不打算做什么。

 

 

“所以你说你是洗澡的时候穿越的?”

无视Arthur一脸嫌弃的表情,Merlin把三明治塞到他手里。起码自己好心加了块肉,能不能给点面子。

“要不然你觉得呢——”金发男人瞅了瞅那个三角形的诡异的东西,整个身子往后一靠,“都是你该死的给我的洗澡水有问题。”

“那真是对不起,我十分确信我的本意是直接烫死你。”

说着,Merlin坐了下来,看了一眼表,开始吃他的早餐。

本来打算八点出门,然而现在都已经十点半了。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金发国王——Merlin先是花了半个小时演示浴室的使用方法,然后又花了半个小时说服Arthur穿那个印有字母的衬衫。紧接着,他费了一个小时口舌解释自己为什么活了一千年(当然,没有提到剑兰之战,Arthur自然而然理解为自己老死了)。

 

“听着,Arthur,”Merlin抬起头,心里有些担心,“我……我一会要去上班——就是工作——”

“哈?你他妈给谁当男仆了——”

“拜托,不是男仆!”Merlin狠狠瞅了对方一眼,“我现在是个教授了,就是大学里的老师——呃,大学就是高等的学校——额,学校是——哎呀算了算了,总之你自己在家小心点,我下午就回来。”

“什——什么——”

“哦得了,你是个国王,别显得这么无助。”

关了家里所有电源(除了冰箱),又确保所有窗户锁上了,Merlin友好地拍拍一脸惊恐的Arthur的肩膀,转身走了出去。

他十分确信听到身后那明媚的吼叫。

 

 

✲3

再次打开门的那一瞬间,Merlin僵在了原地——然而等他惊慌地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Arthur仿佛瞬间变身战神,猛地使出全Camelot最牛逼的力气将Merlin落在家里的手机砸在了地上。

哦,现在Merlin明白了刚刚Arthur那个别扭的姿势是打算干什么鬼了。

“老天——ARTHUR PENDRAGON你干了什么——!”

Merlin简直觉得肺要炸了,而金发男人那副吃惊又恼火的表情更是欠揍——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捣鼓明白的现代科技!

“怎么了?”显然不明白眼前这个人为什么炸毛,Arthur一边摊摊手,一边狠狠朝地上手机的残骸踩了几脚,“你怎么才回——”

“别踩了!”

“怎么——”

“你干嘛摔它,它招你惹你了——不是说别碰任何你不懂的东西吗——”

“它——它响了!”金发男人也急了,他觉得自己国王的地位受到了亵渎,“它突然发出声音!我想让它停下来,有什么错?”

真是……Merlin翻了一个白眼,叹了口气。真是高估这个白痴的智商了,这样下去估计他会把全家能搬动的都砸了。

Arthur皱着眉,直直地盯着Merlin。男孩愣了愣,然后手伸向背包,掏出一个盒子。

 

“给你的。”

为了随时能和Arthur联系,他特意买了一款和自己那个一样的手机,这下好了,还得再买一个。

“这——”

Arthur瞪大眼睛,看着Merlin从里面掏出一部跟自己摔了的那个一样的玩意,然后塞到自己手里。

“这叫手机,白痴。”Merlin叹了口气,还是耐心点吧,“是用来……呃……互相说话的,我会教你——但是它不能摔!!”

眼看Arthur大有再次冲动之势,Merlin觉得心脏突然提到了嗓子眼,他猛地上前抓住他的手,结果脚下啪叽一滑,两个人还没等反应过来就狠狠地摔在地上。

“唔……”

昏天暗地之后,Merlin觉得有些不对劲……这该死的柔软的触感是什么——啊?!

那双湛蓝的要死的双眸近在咫尺,Merlin能感觉到脸上炽热的气息……而唇上传来的触电般的感觉——

“MERLIN——!”金发男人浑身一震,一把推开压在他身上的Merlin,努力晃晃悠悠站起来,“你搞什么——”

然而下一秒他就住嘴了,因为Merlin现在的表情有些……小鹿般的双眸闪着惊慌,睫毛似乎有些发颤,高高的颧骨上似乎挂着不明显的红晕……

Arthur说不好,但他就觉得和平时的Merlin不一样——有些梦幻的表情。

为什么自己的心跳也有些不正常?

 

一直到Arthur转身去找吃的时,Merlin还在回味那个吻。

 

 

晚上,对于Arthur突然莫名其妙让自己去睡床这件事情,Merlin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这是那个鼻子能翘上天的Arthur Pendragon?

然而当Arthur威胁说要摔遍天下所有手机时,Merlin立马乖乖爬上了床。

虽然工资不低,但赔全世界钱还是不现实的。

 

 

✲4

“Arthur,你能不能别总用手扯领子?”

Merlin刻意压低声音,眼睛四处瞅着人群。没错,踏出家门第一步他就后悔了,眼前这个金毛显然根本无法表现正常——此时他正努力扯着T恤的圆领,说它“没有遮住必要的身体部位”,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熠熠发光,然而与其本人的行为完全不合拍。

太阳温暖地包裹着大地,午后的伦敦温和依旧。公园里的空气十分清新,嬉笑声不时从湖边传来。

害怕Arthur在家憋坏,况且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回去,Merlin打算开始带他出门了——毕竟让他体验一下现代生活,说不定榆木脑袋能开开窍。

狠狠翻了个白眼,Merlin抓过旁边人的手紧紧箍在身边。

“你干嘛——”

“防止你一会儿直接上演脱衣秀,能不能消停会?”努力忽视手心传来的温暖,Merlin避开了男人的视线,“你看,前面那个白房子是白金汉宫,英国女王如果不度假,就会住在这里——也就相当于你的城堡,只不过——”

“什么?!女王?!”

Merlin无奈瞟了一眼一脸震惊的Arthur,面不改色地说道,“没错,女王。但是还有首相,呃……地位上和你差不多。”

“那女王是干什么的?首相的妻子?”

算了算了,Merlin满脸黑线地拽过Arthur,还是别给他普及知识了,估计这货下一次会问首相夫人和女王丈夫什么关系了。

 

“嘿,Sir,”一个稚嫩的声音,“你可以帮我抱一下我的小猫咪吗?我要照相。”

一个大眼睛卷发女孩,正仰着头看着Arthur。

“我、我?!”男人明显毛了脚,要知道猫这种生物自己是从来没接近过的,而且她刚刚说什么,照相是啥?“不不不不不我觉得我不会抱猫——咪,还是让他——”

“咦,”小女孩目光看向了Merlin的手,脸上扬起一个笑容,“你们是恋人吗?”

这下好了,Merlin觉得自己可以直接去跳伦敦黄瓜了——他根本不敢去看Arthur的表情,连忙把手松开,然后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不、不是的,我们只是朋友。Arthur,”Merlin捅了捅旁边有些发木的男人,“快抱。”

“抱、抱什么——?”Arthur五官突然挤在一起,莫名露出一脸紧张,“我——我才不会在这抱你,就算你收留了我——”

“该死的我说抱猫!”

……

等下,他刚刚说“不会在这”是什么意思?

 

 

一天下来,Merlin觉得自己的耳朵简直要聋。无论看见什么,Arthur就像一个刚出生的孩子似的大声喊叫,果然是国王,天生就懂得如何吸引人注意力。

尤其是他竟然花了整整十分钟,站在克伦威尔雕像前咒骂,就因为对方看起来比自己威风。

显然这个皇家白痴仍然以为自己是个国王(虽然他该死的就是)。所以当他们撞到一个找事的醉汉时,Merlin及时预测到了Arthur的下一个动作。

“你说什么——”

“我说——”对方一脸醉气,嘴角扯出一个鄙视的笑容,“无耻的基——佬!”

虽然没听过最后那个词,但堂堂Arthur Pendragon是不会听错语气的。他愣了一秒,眼角似乎朝Merlin瞥去,但下一秒他左手突然滑到身体右侧,左膝前弓,那双碧蓝的眼睛直接喷火——

哦,糟了,Merlin想。

他该死的要拔剑了。

“Arthur——”Merlin一把揽过国王紧绷的肩膀,然后挤眉弄眼暗示他腰上并没有他想象中的剑,“我们走吧——”

“你放开我!膝盖要是打颤就到一边去!”Arthur挣扎着要躲开Merlin的胳膊,刚准备战斗,人家醉汉早哼着曲子走了。

……

“能放手了吗?”

“啊——?啊——”

Merlin才发现两个人正以一种暧昧到不行的姿势抱在一起。

好吧,Merlin发誓Arthur看到了自己脸上的红晕。

 

 

然而当Merlin带着Arthur去坐地铁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真是低估国王的嗓门了。

“该死的这个地下室怎么结构这么复杂——!!!”

真是够了——Merlin一把捂住Arthur不断放炮的嘴,然后使出全身的劲把他拽向站台。突然失去空气的男人嘴里发出一串呜呜声,拼命挣扎着身体,结果毫无置疑,Merlin输了。

“Merlin——如果你告诉我你打算让我一直呆在这个鬼地方——哦天哪那是什么!它在发光!”

“Arthur你能闭嘴吗!”

分贝堪比龙语,Merlin扯着脖子怒吼了一声,然后他收到了期待的效果。Arthur一脸吃瘪,人群齐刷刷地朝这边投来愤怒和好奇的目光。哦,这下好了,谁来把我们俩投进疯人院。

“如果你继续这么啰嗦——”Merlin突然靠近Arthur有些涨红的脸,压低声线,“我会觉得你,在害怕。”

“什么——”

“你听到我说的了,”突然拉近的距离让温度有些升高,“我看得出来,你在害怕——”

 

“我堂堂Camelot的亚瑟王会害怕什么!!”

 

Merlin十分确定,人们如果不是正忙着上车,绝对会现场把他俩扔出去。

 

 

✲5

坐在电视前,Merlin重重地叹了口气。刚结束给Arthur的生活教育课,现在全身都累散架了。他能听见浴室传来一声闷响,估计那白痴又撞玻璃上了。

已经一个周了,Merlin随意换了一个台,涣散地注视着电视里的模特走秀。

虽然这个周里自己简直要累的上天,但……

但他仍觉得十分幸福。十分,十分幸福。可以随时看着那抹金色,随时靠近那温暖的身体,虽然无法真正传递心里的感觉,但他已经满足了。

Merlin甚至开始构想将来的生活,当然,要等那个皇家白痴彻底适应现代社会后。他会给Arthur找个工作,或许是体育教练,或者干脆让他去送报纸也行,总之两个人会稳定地生活在一起……

到那个时候,如果……如果Arthur依然那么蠢的话,感情方面,那就这样下去也不错。也许可以帮他介绍个女孩,但如果他心里还只有Gwen,那就算了,一起单身到老……

 

恩,给自己施个变老咒什么的,总之,一起。

 

“Merlin,你在看什么?”

旁边的沙发陷下去一块,Merlin闻到了沐浴液的清香。Arthur一边问着一边抓起沙发旁边的桌布,开始擦头发。

“哦,这个叫走秀。”无视Arthur行为,无视他的行为,你能做到的,“如果你愿意,也可以叫做‘一群人穿衣服走来走去节目’——”

已经习惯了什么都解释的Merlin,面无表情地说着,然而下一秒——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快闭眼Merlin!”

 

突然两眼一黑,Arthur整个人猛地朝自己扑过来,挣扎着捂住他的眼睛——与其说是捂,不如说是砸。Merlin觉得脑浆都在翻滚,而身上压着的男人显然还在激动状态中。

“闭眼闭眼闭眼……该死的Merlin你闭眼!”

“你犯什么病——”

“她们没穿衣服啊!”

什么?男孩愣了几秒钟,然后明白了。比基尼而已啊。

“滚开,你知道自己有多胖吗——”一只手扑腾着推开Arthur的脸,却被那温度烫了一下,“那个叫做‘比基尼’,是一种泳衣——你先给我起来我给你解释——”

“好啊你!趁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在看些什么,哈?!”

突然对上那双蓝眸子,Merlin觉得心脏漏了一拍。两人脸之间的距离已经近到可以闻见对方的呼吸,而此时Arthur身上正散发着清新的香味,Merlin觉得自己有些……不好。

“Arthur——你先起来——”

“Merlin我警告你不许看!”

看到Merlin的脸又瞥向电视,Arthur急忙掰过他的头,怒目而视。而Merlin早就神游云外了,金发男人那饱满的双唇就吐息在自己上方,只要轻轻一够,就可以品尝到那蜂蜜般的甜蜜……要不要试一试……

“你在干嘛?”

什么?一个激灵,Merlin回过神来——天杀的自己什么时候把胳膊勾到Arthur脖子后面的——这个动作显然让气氛诡异了起来,因为金发男人脸上竟然有些发红。

“我……我……”努力吞了一下唾沫,Merlin急忙放下手,然后躲开视线,“我怕你支撑不住你那肥胖的身体——”

“哦是吗?”完了,Merlin熟悉他这个嗓音,这预示着危险,“还是说……你被我迷住了?”

Arthur完全没有预示的突然拉近脸,现在两个人简直鼻尖对鼻尖了,Merlin感到自己的心脏直接停跳。

“开什么玩笑,我很珍惜我的生命。”

努力挤出这句话,Merlin觉得身体开始有些发抖,然而他看到Arthur脸上好像闪过一丝受伤,随后立马爬起身子,依旧那副嫌弃的表情。

 

“很巧,我也珍爱生命。所以你最好别打我主意。”

 

 

✲6

Merlin发现了Arthur的变化。

他的话开始变少了,虽然Merlin十分想把这理解为变乖的表现,但Arthur这样实在有些……呆。

有时候Merlin会感觉到对方打量的目光,但并不是预料之中的愤怒或者其他什么的,而是一种……如果用温柔如水这个词会不会太恶心?

而且那个白痴不会像以前那样遇见什么都大惊小叫了,而是仿佛突然接受了一切,直到有一天Arthur抛出了一个让Merlin措手不及的问题。

 

“告诉我,我是怎么死的。”

 

“什——咳咳咳咳——”Merlin差点没被薯条呛死,他睁大眼睛惊恐地看着Arthur,然而后者并没有抬头,“你——你说什么——”

“我是怎么死的?”Arthur犹豫了一下,然后放下手里的叉子,双手交叉放在桌子上,“既然你活到了现在……想必你一定知道?”

男人湛蓝色的双眸如同一片海洋,然而并不温和,仿佛有些风暴前的危险。

“我……你……”

虽然有想过如果Arthur问这个问题怎么办,但当真正面对时,Merlin发现自己并不会说谎——但他知道觉得不能说实话。

“你……”

“好吧,”Arthur扬了扬眉毛,仿佛突然放弃了这个问题,“那我换一个好了。我……和Gwen一起活到老了吗?”

这不是一个问题吗根本!Merlin怨念地瞅了一眼Arthur,咬住下嘴唇。然而他不知道,国王的重点并非他想的那样。

“是……是的。”拼了,我觉得的我的撒谎技能还是有的。

“和Gwen?”

“是……的?”Merlin抬起头,他有些奇怪,为什么感觉Arthur的声音有些别扭,“恩……和Gwen。”

“那你呢?”

一阵沉默,Arthur的目光开始有些发沉,Merlin觉得心里莫名发酸,还能怎么说?自己当然找了一个姑娘,结婚,生子,还能怎样——

“呃……后来我结婚了。”

又是一阵沉默,Merlin觉得对方的眼睛要把自己灼烧了,他站起身子,离开了餐厅。他不明白,自己如何与Arthur有什么关系?但他也不想明白,他不想让任何东西毁了两个人现在的生活。

 

然而世事难料,他根本没想到Arthur第二天就会不在了。

 

 

“Merlin。”

感觉身后有人在摇自己的肩膀,Merlin一个咕哝转过身子,然后对上了那双该死的摄人心魂的眼睛。

“Arthur……?”

瞅了眼手表,才早晨六点,而Arthur已经穿着整齐坐在床头上了。

“我……给你买了礼物。”似乎有些不好意思,金发男人伸手挠了挠头,故意不去看旁边的Merlin,“呃……作为这么多天你……照顾我——的回报……虽然是用的你的钱。”

“哦,我还以为那是我应该做的。”

男人扬了扬眉毛,瞥了一眼Merlin,有些笑了。

“我想去跑步,一起吗?”

好吧,摊上这么一个爱运动的国王,Merlin无奈地撇了撇嘴,爬了起来。除了惯他还能怎么办。

可当一个小时后,Arthur被飞驰而来的轿车撞倒在地时,Merlin宁愿自己从来没有听他的话。

 

 

✲7

仿佛时间突然静止了,没有任何声音,没有任何人影,有的只是那个人惊恐的双眸,以及来不及抓住的空气——

Merlin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再次看到他的爱人死去。

 

“不——Arthur——不——”泪水疯狂涌出,Merlin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撕成两半,他紧紧抱起金发男人的身子,“求你——我们去医院——”

周围没有任何人,肇事的司机早已没有踪影。

“Merlin……我又不会死……”

“不……不……”

狠狠抱着逐渐发冷的身体,痛苦和绝望如潮水般淹没了所有感官,Merlin疯狂念着一切咒语,然而没有任何作用。Arthur就那么瘫在他怀里,没有一丝血迹,然而那种逐渐消逝的感觉如同毒药般渗透到周围的空气中……

“Arthur……求你……别走……”身体控制不住地颤抖,Merlin无法承受再一次的失去,他把手抚上男人冰冷的脸颊,“我孤独够了……别再离开我……”

金发男人脆弱地一笑,慢慢抬起一只手,轻轻覆上Merlin的。

“我会回去的,然后我保证……给你放假,作为补偿……”

“不……我不要放假,该死的我要你!”

浑身一震,Arthur愣了一秒,随后扯了下嘴角。

“Merlin……别这样,我以后不会欺负你了,好吗?”

 

不——Merlin把脑袋抵在国王额头上,泪水沿着脸阔滑落。他心里知道,如果Arthur回去了,终将面临什么结局——

 

“关于……关于你说的我和Gwen……”Arthur突然开口,“我会……改变的,你放心——”

“什么——”

“Merlin……”

“不——不——这不公平!这他妈不公平!”Merlin几乎是吼出来的,“你回去可以拥有一切——而我他妈在这什么都没有!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Arthur Pendragon!我每天都在想你每时每刻!”

“别说了……”

“不我要说!我爱你——该死的——我爱你你这个皇家菜头!你难道看不出来吗!我爱你!而你却……”Merlin及时控制住自己,“你根本不知道——”

“我知道,Merlin.”

什么?

四目相对,跨越千年的温暖环绕着两个仿佛久别的灵魂。

下一刻,Arthur消失了。

Merlin感觉到自己的怀抱,突然没了温度。

 

 

✲8

亚瑟时代。

“陛下?陛下?”

“唔……”

“国王醒了!国王醒了!”

真吵……感觉光线有些刺痛眼球,Arthur伸手捂住眼睛,然后慢慢睁开。这是……哪儿?

“Arthur!您醒了。”

这声音……Gaius?Arthur猛地一个激灵,Merlin痛哭流涕的脸仿佛还在眼前——

“Merlin!”国王突然坐起来,声音沙哑到绝望,“Merlin在哪!”

“他在厨房准备——”

Arthur没等他说完,不顾浑身疼痛,一个猛步翻下床。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他的小男仆,他的Merlin,他一直爱着却不敢承认的人——

Merlin,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半步——

Merlin,千年后的你说,你爱我。

我要亲口告诉你我的回答。

 

 

伦敦。

或许,他还会……回来吧?

看着手里黑色的礼盒,Merlin犹豫了一下,打开。

……

 

皇家白痴。

 

一套绿色款式的比基尼。

泪水滑过面庞,Merlin笑了出来。阳光洒在空气中,仿佛点燃了一个个弥留的梦,那么真实,又那么虚幻。

Arthur……我等你。

无论多久。

 

 

END

该幸福的人回去幸福了,该等待的人好吧继续等待……诶你们别打我TAT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9)
热度(97)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