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说!我是谁!/AM现代AU/37 38/入狱。

37)

当Freya在公园一个角落找到Merlin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满脸泪痕、疲惫不堪的男孩是Merlin。

四目相对的时候,Freya清楚地看到两行泪再次从他眼眶里涌出,而本该清澈的眼睛,此时只剩下绝望和伤心。

“Mer……Merlin?”

男孩无力地把头搭在Freya肩膀上,哽咽着说不出一个字。

或许,他是不愿意说一个字。

Arthur……唇间只有这么一个名字,他仍然记得男人冰冷的眼神和那一巴掌——Arthur打了自己。比起脸上火辣辣的疼,心里的撕裂感更加令他窒息。

难道是自己误会了吗……

“Merlin,我扶你回宾馆……别告诉我你一晚上都在这个鬼地方?”Freya沉不住气了,他试图拉起垂头丧气的男孩,“是Arthur是吗?真是见鬼——你们怎么了?”

……

“Alright alright,不说也罢——先回去吧,今天有审问——”

“Arthur.”

男孩吐出一个字眼。Freya简直不敢相信这个沙哑的声音是Merlin的。

“什么?”

“Arthur……find him.”

 

 

突然变坏的天气十分恼人,Arthur一边加紧步伐一边眯起眼睛。他需要找一个绝对隐蔽的地方。

拐过一个弯,前面是一片枯草地,显然这个村里的人们并不乐于打理环境,男人能看见地上许多的烟头和垃圾。

走几步,一栋民房映入眼帘 。

就这了。

“吱呀——”

警惕地推开大门,Arthur发现这个外表简陋的房子里面竟然有许多房间。死一般的寂静。男人小心翼翼拉上门,转过身,点起一根烟。

仿佛还能感受到右手那真实的疼痛感——我打了Merlin,我打了……Merlin。男人猛地吸了一口,嗓子被火辣辣的气味呛到了。

仿佛心被挖空了一般,委屈、震惊、后悔和伤心无时无刻不充斥着所有感官,Arthur觉得自己就要坚持不下去了。

他再一次拿起了手机,输入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不知为什么,Arthur就是有一种预感。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吱——法接——吱吱——”

 

“Come on——”

 

“暂时无法——吱——”

……

“Hello, brother.”

 

 

这该死的妖风!

Freya裹了裹大衣,另一只手抓了抓挡住视线的头发——然后他看见了一抹金色,是Arthur……

他去哪儿干嘛?

女孩加快步伐,他看到Arthur四处瞅了瞅,随后进了一栋房子。墙皮已经脱落的差不多了,二楼的玻璃窗也早已碎裂,显然是早已废弃的宅子。

犹豫片刻,Freya决定先不要进去。她躲在一棵毫无生气的树后,盯着金发男人消失在门后。

对于Merlin和Arthur之间发生了什么,Freya根本摸不清头脑。她只知道这几天Arthur看起来似乎有些紧张,除此之外没什么特别的了。说实话,剧组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命案让她有些害怕,从前的一些回忆逐渐被勾起。

然而她没心思去想别的了,因为对面的道路上隐约出现了另一个人。

 

 

“……Morgana.”

紧握手机的指关节开始发白,男人狠狠吞下到嘴边的“姐”字。昏暗的走廊里没有窗户,空气中弥漫着一种令人恐惧的压抑。

“哟,怎么不叫姐了?”

熟悉到心痛的声音,但Arthur却觉得那么刺耳。距离上次和Morgana对话已经过去多久了,那时他还躺在床上,而一脸悲伤的Morgana对自己下了最后的通牒。

“你——到底——想干什么。”

“你心里明白。”女人冷笑了一声,没有拐弯抹角。“我亲爱的弟弟,亏你还知道来找我,看来你没忘啊。”

Arthur浑身有些颤抖,他实在不习惯自己的姐姐这副嘴脸。屋外的大风咆哮着击打着房体,气温有些低。

“Arthur,我记得我警告过你。”

一阵沉默,男人稳了稳自己的情绪。

“我不明白你到底想要什么——”

“哦我亲爱的弟弟,好久不见你都不太了解我了啊……”Morgana在那边低声嘀咕了几句什么,然后回到电话,“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离那个臭小子远点——”

“我做不到——”

“我能问问为什么吗?”女人的声音似乎有一些欣喜,“是因为那该死的所谓的爱?哈哈哈哈哈,你知道我看到报纸的时候心里想的是什么吗,如果父亲有在天之灵,估计会被你直接气晕——”

“你——”Arthur心里一阵剧痛,Morgana刺到了他的软肋。

 

“听着,弟弟,如果你想阻止这一切,就进你左手边第二个房间。现在。”

 

 

 

38)

尽管心里跟打鼓一样,Arthur还是选择听从Morgana的话——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谁都说不准那个女巫会干出什么事情。如果只是伤害自己,Arthur狠狠咬了咬牙,认了。

“很好,”电话那一头传来一声冰冷的笑,“现在,把门关上。”

Arthur照做了。

房间和走廊一样昏暗,窗户不知为什么被木条死死地封住,这让整个空间变得十分的闷。屋子里没有太多东西,只有一个掉了漆的大衣柜和几把破椅子。

一种说不出的诡异感。

“你到底想干什么……”

Arthur站在屋子中间,他知道Morgana正不知从什么地方看着自己。

“听着,老弟,下面我说的话对你可是很重要。”

男人握紧了电话,他隐约听到门外地板吱呀的声音,但他全部的注意力显然都在电话上。

“你到底——”

“我恨Merlin,”Morgana突然压低了声线,“更狠那个叫什么Will的。如果你真的很爱Merlin,那么想必你能理解我有多爱Leon——然而他们毁了这一切,你知道吗——”

“那不是他们的错,明明是你选择采取杀人的手段——”

“怪我?你说怪我?”女人的声音有些发颤,但很快恢复了正常,“你们男人的思维都他妈一个样……你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

“Morgana……”Arthur屏住了呼吸,他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说了,“听着,我知道你一直觉得自己没人疼,但你错了——”

“我不需要你提醒——”

 

“父亲是爱你的,我也是。”

 

一阵沉默,Arthur眼睛有些发酸,发现对自己他没有用过去式。

电话那头也停顿了半晌,然后传来女人的冷笑。

“够了,Arthur,别扯那些没用的——晚了。”Morgana那头开始有些嘈杂,Arthur把电话靠紧耳朵,“我早就受够了这一切——哦,我们是不是有些跑题了?”

Arthur没说话,他隐约觉得Morgana的声音开始不一样。

“听着,老弟,我知道你养尊处优管了……但是有时候人要学会吃苦,懂吗?遇到不能克服的困难,就别妄想逃脱了——”

“该死的你在说些什么见鬼的——”

“嘘,别急啊,”Morgana又笑了一声,“你总是阻拦我的计划,每次都是你,我真怀疑你到底是不是我弟啊……不过现在无所谓了,既然你那么厉害,我也怕了你了——

“Arthur,你可别怪我。”

 

突然左边的柜子里传来一声尖叫,随后是一声枪响,空气似乎都被震得掀起了几层热浪——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Arthur摔掉了手机,然而他根本没工夫去捡,因为柜子门猛地被撞开了——

一个女人。

Arthur倒抽了一口冷气,他认得她,化妆组的工作人员之一。

血腥味开始蔓延,女人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染透了,脸上挂着一幅惊恐的表情,两只眼睛空洞地望着Arthur……她的身后掉出一把手枪。

女人的尸体有那么几秒种卡在柜子口,然后猛地趴到了地上。血液从身体各个角落不断涌出,很明显抢眼不止一个……Arthur觉得自己的呼吸停止了,这是怎么回事——她怎么死了——为什么会有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地上的手机里传来Morgana尖锐的笑声,“Arthur,亲手杀人的滋味不好受吧——”

“Fuck!Morgana你他妈变态吗!我没杀人——”男人疯了一般冲到尸体旁边。

“这可不是你能说了算的——再见了,我的弟弟。”

“Morgana你他妈——”

女人尖锐的笑声打断了Arthur的咆哮,一如鬼屋里发生的那般,这种声音抓紧了他所有的感官,然而下一秒——

 

嘭——!

 

“抓住他!”

身后的门突然被大力撞开,Arthur还没来得及抬头看清一切,就感觉许多黑衣人冲了过来,随后自己被紧紧擒住——警察。

“该死的你们干什——”

他突然停住了,因为门口出现了另一个人。Allen。

整个世界开始旋转,手臂被死死卡在身后,钻心的疼痛冲击着大脑。Arthur惊恐地看着门口那个男人,和他身边的另一个警官。

“Arthur,我早该想到是你。”

Allen眯着眼睛,死死盯着动弹不得的Arthur。眼神里除了冷漠,竟然有一丝嘲笑。

“你——你——”Arthur觉得自己就要缺氧了,血腥味伴着屋内的燥热开始模糊他的意识,“我没——”

“Arthur Pendragon,”那个警官上前一步,突然开口道——

 

“我以杀人罪逮捕你。”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
热度(12)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