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说!我是谁!/AM现代AU/39 40 41 信任危机


39)

“据悉,知名男演员Arthur Pendragon目前因涉.嫌杀害剧组其他三名工作人员而遭逮.捕……”

 

……

 

“‘他就在死者旁边,我们当场抓住他的!没错!’”

 

……

 

“警方称,此次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而Arthur Pendragon将被暂时拘留。此次事件在公众中已经引起轩然大波,许多他的粉丝都表示十分惊诧与失望……”

……

 

主播的面孔逐渐模糊,模糊,最终化成一团迷雾,断断续续的声音渐行渐远。

Merlin不知道自己应该有什么反应,他呆呆地看着电视机,两眼空洞,根本没有注意到早已被泪水打湿的脸颊。

Arthur……凶手?

感觉大脑有些刺痛,男孩僵硬地抬起手腕,却愣在半空。

你永远无法预测人生。上一秒的伤疤,也许下一秒就是撕心裂肺。

他还记得那个夜晚,金发男人那狠狠的一巴掌,如此绝情。Merlin不是没想过要稍微报复一下Arthur,但顶多也是闹闹脾气,毕竟或许自己真误会了他……但,让Arthur入狱?

不……这不对……Merlin开始抓自己的头发,突如其来的事情简直如同海啸般铺天盖地,之前Sam和Devin的离奇死亡,加上这次女工作人员的死亡……他感觉自己深陷在一个迷雾里无法逃离,周围的氧气逐渐消逝,而阳光也被阴翳遮住——

阳光?

没错,Merlin生命里唯一的阳光就是Arthur,而此刻却成为了压倒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Merlin——”

嘭—— 半掩的门突然被踹开,紧接着Gwaine一头冲了进来。夹克凌乱地搭在身上,而男人的头发早已被风吹得散乱不堪。

“Merlin——”Gwaine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了过来,一把关上了电视,“听着——事发突然——我们不能——Merlin?”

男孩根本没看Gwaine,仍然保持目视前方的姿势,两只手无力地插在黑发里。Gwaine觉得心里一酸,他当然知道此时的Merlin处在崩溃的边缘。

对于Arthur,Gwaine一直就没啥好感,反而觉得他是一个自大、占有欲极强的明星傻蛋。但是……Gwaine犹豫了一下,但是有时候那个金发傻蛋还是很关心其他人的,他亲眼看见有一次,Arthur把自己的雨衣给了一个灯光组的女孩……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Gwaine也乱了手脚,但不知为什么,他觉得一定不是这样。

“Merlin,你听我说——”他坐了下来,伸出胳膊把男孩的两只手掰下,“你别这样——我知道你不好受,但——”

 

“你觉得是他吗。”

 

男孩缓缓转过头,对上了Gwaine诧异的双眸。Gwaine看到那双灰蓝色的眼睛已经通红,本该明亮的世界却如此混沌。

“我……”不知道如何回答,或者说不知道如何面对那双绝望的双眸,Gwaine一时有些语塞,“我……我不知道,不过或许……我觉得不是他。”

男人顿了顿,瞟了一眼Merlin,然而后者并没有什么反应,依然是用那双模糊的眼睛看着他。

“Merlin……?”Gwaine开始有些不安了,“听着,你我心里都清楚Arthur那个笨蛋干不出这么处心积虑的事情不是吗——现在我们必须帮他,明白吗,我们要弄清楚——”

“万一是他呢。”

男孩的声音开始颤抖。

“什么——”

 

“Merlin——!”

门再一次被冲开,这回是Freya和Lancelot。

“该死的我就说为什么那些警察突然就撤了——果然不是什么好事——”Lancelot瞥了一眼身边的Freya,嘟囔道,“天知道他们竟然抓了Arthur?!警察脑子都哪去了,难道不知道金发的都是好人吗!”

Gwaine瞅了一眼有些失态的Lancelot,不做评价。他知道平时除了Merlin,Lance跟Arthur走的最近——真没想到那个傻蛋人缘还不错。

看到满脸泪痕的Merlin,Freya觉得心还是揪了一下。虽然两个人早已没有恋爱关系,但当初的感情仍然存在,只不过化为了友谊而已。她坐到Merlin另一边,伸手环住了他有些颤抖的肩膀。

“Merlin,我们都相信Arthur,你也一样。”Freya压低了声音,她了解Merlin,她知道此时男孩心里在惧怕什么,“我们会帮他出来的,你,和我们——”

旁边的两个男人不住点头,目光都落在Merlin身上。

然而他没说话。

Merlin不确定自己要不要再说话了。

他觉得或许再也没有和这个世界交流的必要了,without him.

 

 

 

 

“任务完成的很好,Allen,”女人露出一个不太明显的微笑,“期待你的下一步表现。”

“Yes, my lady.”

 

回到公寓,Allen把自己关在了卧室。

因为这三起命案,剧组已经彻底解散了,而他也直接被解雇。这一切都是早就注定了的,当Morgana第一次找上自己的时候,就没有回头路了。

当年在一次争吵中不小心失手杀死了自己的弟弟,愧疚和痛苦过后,Allen开始惧怕法律的制裁。然而当他打算瞒天过海的时候,Morgana突然出现,而更恐怖的是她的手里竟然有争吵当晚的录像。

 

“如果你不帮我,那你的下半辈子估计就别想重见天日了。”

 

还能怎么办?被对方紧紧握着证据,毫无翻身的可能。

其实当Allen第一次见到Arthur Pendragon的时候,心里十分吃惊。虽然是Morgana的弟弟,但他的身上有着和那个女人完全不一样的感觉:阳光,乐观而且充满温暖。虽然有时候会发脾气,而且挑挑剔剔的,但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

 

“我觉得Arthur挺不错的——”

“闭嘴!我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他是我弟弟不是你的!”

 

接到任务后Allen有些不敢下手,虽然杀人的是由Morgana完成,但自己毕竟是共犯。而且要把Arthur送进监狱,这无论如何都太过分了……

然而他别无选择,他知道,如果Arthur不进监狱,那么将是自己代替他。

一滴眼泪滑过脸庞,对不起,Arthur Pendragon。

下一个任务,请原谅我——

 

“把Merlin Emrys给我带过来。”

 

TBC

 

 

 

40)

醒来的时候,Arthur发现自己被关在一个屋子里。面积不大,左边靠墙的地方有把残破的椅子,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东西了。屋顶有个灯泡,因为接触不好总是发出吱吱的响声,一明一暗。

他试图挪动一下身体,但发现四肢没有多大力气。靠着墙,男人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他想起来了……

尸体,女人,抢,Morgana,警察,以及Allen。

仿佛心被掏空了一般,Arthur觉得自己从来没这么害怕过。

然而不是害怕现在的处境,而是害怕Morgana。

他不敢相信,那个自己一直称为姐姐的人,那个陪伴了自己整整一个童年的人,竟然能狠心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一直以为,自己起码还是她的弟弟,但此刻看来……

真是自作多情了。

紧接着他想起了Merlin。

前一个晚上刀子般的话语仿佛在自己的心上划出无数血痕,男孩红肿的双眼和颤抖的肩膀此时却无法碰触……他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了,竟然会打Merlin。心疼,无尽的心疼,他甚至想现在就冲回去紧紧抱住他,说对不起……

 

突然吸了一口冷气,Arthur觉得浑身一僵——

这是否意味着,Merlin要独自一个人面对Morgana了?该死的——这不行——该死的——

可是……自己一直瞒着那个男孩,终究是要瞒不下去了是吗。

 

“你,五分钟后审讯。”

 

 

 

冰冷的审讯室面积仍然十分狭小,墙壁被刷成了暗白色,昏黄的灯光如同一只毒蛇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面无血色的男人。

“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

忍者后背的剧痛,Arthur下意识地咬着牙。两只手被绑在身前动弹不得,只能狠狠盯着对面的警察。

那是一个身材强壮的男人,臂膀上结实的肌肉尽管被裹在警服下,仍然十分明显。利索的短头发显示出这个人一丝不苟的作风,此刻他也狠狠盯着Arthur。

“不知道?”他的声音十分低沉,“我不觉得这是一个对你有利的回答——”

“该死的我都说了多少遍!”Arthur扯着嗓子吼了出来,“人不是我杀的!柜子突然打开了然后就那样!”

玻璃窗后面的监视人员有些小幅度动作,然而警官伸出一只手,示意没事。

“你的意思是……那个女人是自杀?”

自杀?Arthur一愣,他没有想到这个可能。

“呃……”

“但是,Mr.Pendragon,我们在枪把上发现了你的指纹。”

“这不可能——!!”

Arthur开始扭动身体,试图站起来,然而身后的两个警察早就冲过来狠狠压住他的肩膀,根本动弹不得。

“警官,我要求单独跟你谈话。”Arthur犹豫一下,眯起了眼睛,头朝身后两个人点了点,“可以吗。”

对面的男人扬了扬眉毛,几秒后,同意了。

 

“说吧。”

现在审讯室只剩下了两个人,监控室的人也出去了。当然,警官手里握着录音笔,虽然这一点Arthur十分不满意。

“听着——”金发男人身体突然朝前,然后压低了嗓音,“我跟这事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们必须相信我,”他顿了顿,似乎在犹豫着什么,“而且——而且——”

“那你的意思是你知道凶手是谁?”

Arthur一愣,他看着对方毫无表情的面孔,心里一紧。他当然知道是Morgana,但……

“我……我不知道。”

“有意思,”警官勾起嘴角,“那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案发现场。”

“我……在打电话。”

“和谁?”

Arthur没有说话,他开始考虑这个事情的逻辑性。如果自己说是凶手Morgana,那警方就一定回去抓她吗?或者说一开始Morgana就是和他们所有人串通好的?但即使不是,自己手里也毫无证据,更别提那个女人根本就是魔法作案——

他突然发现自己根本毫无胜算了。

要一个警察局相信魔法?还不如去说服Gwaine戒酒呢。

“和——和——”额头开始流汗,Arthur觉得有些想干呕,“和我姐姐。”

警官突然一抬眉,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呃……就是,我姐,她——她——”

“我可以问一下你在犹豫什么吗。”

Arthur愣住了,他真不知道如何作答。他看到警官身后的监控仪一闪一闪,此时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会被记录下来。就当他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对面的人突然说话了。

 

“很好,我猜你还需要回去好好想想事情的经过。我们明天见。”

 

Arthur僵硬地对上了男人深沉的眸子,然后瞪大双眼。

他清楚地看到警官微微张开嘴,做出几个口型,然而并没有出任何声音。

 

“Morgana.”

 

“明天见,Mr.Pendragon。另外说一句,我叫Percivale.”

 

 

 

Merlin……

Merlin Emrys……

 

“不——!!!”

大口大口穿着起,男孩猛地坐起身子——原来只是一场梦……他伸手擦了擦额头的冷汗,然而身体还是控制不住颤抖着。

梦里的那个声音他听过,是个女人,那么悲凉,那么决绝。

心有余悸的Merlin再也睡不着了,他起身进了浴室,打开喷头淋了一个冷水澡。

自从Arthur被抓后,他天天缩在公寓里,不出门也不想出门。他无法接受外面的阳光依旧那么灿烂,无法接受明明Arthur不在整个世界却依旧完好如初,而本来早就该天昏地暗。

白天,公司逼着Merlin接了一个电话采访,从那之后他就彻底关了手机。

 

“Merlin Emrys先生,请问对于Arthur Pendragon的被捕您有什么想说的?”

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抓着手机,嗓子被堵住了一般。

“Mr.Emrys?”

“我相信他。”

 

然而当那句话说出口后,心里同时感到一震。我相信他吗?Arthur……我能相信你吗?

想起那两天Arthur有些奇怪的举止,Merlin觉得自己实在无法说服自己不去怀疑。他到底在瞒着什么?为什么不能和我说?

Arthur……我现在该怎么办?

Merlin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或许应该去救Arthur,但拿什么救?或许可以用魔法,但那会彻底毁了Arthur的演艺生涯——逃犯,他会一辈子背上这个骂名。可是,又有什么证据呢……

 

门突然被猛烈地敲了起来,Merlin裹上睡衣走到门口,然后听到了Freya的声音。

“Merlin——快开门——我想起来了!我想起了凶手是谁了!”

 

 

TBC

 

 

41)

Arthur听到铁门突然被打开了,然后一个人影盖住了灯光。他并没有睁眼,而是仍然靠在墙角,随意地倒着。

“Mr.Pendragon.”

是他!金发男人一个机灵,猛地睁开眼睛,对上了Percivale有些深沉的双眸。他刚要说话,对方微微举手阻止,随后眯起眼睛,似乎在听着门外的动静。

“好了。”

Percivale放松了些,撇撇嘴角,竟然就那么一屁股坐在了Arthur对面。

Arthur惊讶地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和那天不一样的是他身穿制服而不是警服,看起来……地位不低。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Percivale迎着对方的目光,轻轻笑了一下,“关于我。”

Arthur从嗓子眼里挤出几声哽咽,表示同意。他已经太久没说过话了,距离上次审讯已经过去了至少一个周。

几秒钟的沉默,然后Percivale递给Arthur一瓶水,点点头。

 

“她买通了整个警署。”

 

“咳咳咳咳——”Arthur突然被呛到,他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然后不可置信地瞪着对方,“你、你是说——”

“没错。”

Percivale话并不多,Arthur看出来了。或许是职业习惯,或许他在避免什么。

“那你——有没有——有没有——”

“证据?”

“对——”

“没有。”

Arthur又一次愣住了,他看着对面表情有些僵硬的男人,不知道如何接话。他可以相信他吗?还是他只是一个Morgana的跑腿之类的人?Arthur眯起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可以再次相信谁——

“你可以相信我。”Percivale突然打破了僵局,他稍稍偏过头,Arthur觉得他眼里闪烁着什么光,“Mr.Pendragon。”

Arthur没有说话。

“Alright,”Percivale突然咧嘴笑了一下,在灯光下显得有些苍白,“你不相信我,我理解。但我想让你明白,我可以帮你。”

“帮我什——”

“Morgana. 她利用威胁掌控了整个苏格兰警场,所以你没有任何翻身的可能,”Percivale顿了顿,然后叹了口气,“她用她那特殊的能力,我想你应该知道——”

“魔法。”Arthur吐出这个词的时候颤抖了一下。

“没错。但这是不对的,这不该发生,尤其是你还是她弟弟,据我所知。”

听到“弟弟”这个词,Arthur又颤了一下。他觉得心里某些伤口再次被扯开了。

“对不起。”Percivale注意到了对方的反应,“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我觉得必须有人阻止这一切……”他又顿了顿,“所以,Mr.Pendragon,告诉我我如何帮你。”

 

Arthur瞪大眼睛看着对方,觉得心脏在疯狂撞击着胸膛。他说他要帮我,他说他要帮我……突然某个奇怪的时间点,Arthur觉得自己仿佛有些脱壳,他好像看到另一个与Percivale张着一样脸的人对自己说,“Yes,sire.”

“我——我——”

“现在只有我能帮你。”Percivale也紧紧盯着Arthur,那双眼睛里充满了诚挚。Arthur决定相信他。

 

“我——有两个请求。

求你,保护好Merlin,Merlin Emrys.

然后,帮我找一个人。他叫Leon.”

 

 

 

“Merlin?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Freya担心地晃了晃Merlin的肩膀,皱着眉。

“啊?”男孩晃了半会神,然后把眼睛再次聚焦在Freya身上,“我……听到了。”

“所以你倒是说句话啊!我们可是有机会救出Arthur了!”

Merlin颤了一下,没有说话。

Arthur当时在打电话……Freya的声音开始环绕在他的大脑里……Arthur进了一个空房子,他一个人进了一个空房子……

“Merlin?”

他去干什么了……他在打电话……一个女人……

“Merlin该死的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然后是Allen,他带着警察冲进了房子,然后抓了Arthur……他抓了Arthur……女人的笑声……电话……女人……

 

“你说你之前听过那个声音?”

Merlin突然砸了一下沙发,他紧紧盯着愣住了的Freya。女孩一时间吓了一跳,然后无奈地摇摇头。

“是的,Merlin,我十分确定。”Freya耸了耸肩膀,似乎不乐意再次回忆那段痛苦的经历,“我跟在警察后面进了房间——我十分确定房间里几秒种前的那个笑声,是个女人的,而且我听过那个声音——你知道,当时……”

Merlin点了点头,他明白Freya指的是什么。

看来绑架Freya的那人和Arthur电话里的是一个人。

等等——Merlin突然一个激灵,Arthur为什么会打电话给那个人?

“Merlin!”Freya又扯了扯走神的男孩,“你听到我说话了吗,那个Allen绝对有问题——”

“Arthur.”

“什么?”

“Arthur,”Merlin的声音有些发颤,他紧紧地交叉着两只手,“他——他和那个女人有联系——”

“这说明不了什么,说不定是那个女人打给他的。”

不。Merlin闭上了眼睛,他的直觉告诉他不是这样的。他想起事发前几天,Arthur总是一个人突然走到一边,然后紧紧攥着手机,眉头紧锁。要么就是突然消失,回来的时候依然攥着手机,还会说什么“跟老朋友煲电话粥”之类的措辞。

一种痛苦的感觉从胃底下翻了上来,仿佛被一阵眩晕瞬间击中。背叛,这个词就那么生生撕裂了他的大脑,挤了进来。

Arthur一直在联系那个女人,那个说不定是所有事情幕后黑手的女人,那个参与了杀死Will,绑架Freya的女人——

 

“Freya,”仿佛过了一个世纪,Merlin觉得自己的嘴唇有些颤抖,“我……我想去看他。”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15)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