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周末发糖】听见你的声音/AM NC-17



【梗概】

梅子对任何人都拥有读心能力,然而没想到却有例外……地铁上一见钟情!瑟瑟欲擒故纵!

【警告】

较前几篇这次有点文艺,但我只是个假正经;这是一篇胡言乱语的流水账;

写肉苦手 你们可以跳过最后看剧情就好TAT

哦对了,我从来没进过星巴克【微笑】

 

✲1

八月份的伦敦仍然阴雨连绵,朦胧的太阳才刚刚露出一点点,乌云就迫不及待地铺天盖地而来。周一的一个普通清晨,空气中蔓延着繁忙又无奈的气息,人们对于这种天气早已见怪不怪了。令他们更为发愁的,恐怕是那些冗杂的商务和金融市场。

然而一切都无法遮挡这个城市的魅力——英国诗人Samuel Johnson曾经说过,如果你厌倦了伦敦,那你就厌倦了生活。

Merlin提上背包,一手撑着雨伞,起身离开湖边的长椅。

St Jame’s Park依然保持着迷人的身姿,并不大的雨滴倾洒在湖面上,野鸭拍着湿漉漉的翅膀尽情玩耍,享受着彼此亲密的时刻——同时它们也似乎时不时的瞅瞅那个穿着古怪的人。

 

“还是和Guais打声招呼吧……”

 

男孩抓了抓手机,然后迟疑了。

作为一名不怎么正经的大学生,哪有逃课还告诉导师的道理!Merlin朝空气点了点头,然后哼着小曲继续往前蹦跶着。

裤链上的金属亮片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碎口的牛仔裤暴露着他苍白的膝盖和小腿,男孩伸手挠了挠蓬乱的黑发,然后朝地铁口穿梭过去。

自从上个周给Guais提交了那篇什么“论女人在世界历史上的作用”的论文后,他就再也没去学校——根本没兴趣了,因为Merlin发现那个诡异的老师总是出些奇怪的题目,什么“若英国自古只有女王”,什么“论莎士比亚女性化特征”等等,简直让人发疯——

 

“我喜欢男人好吗!男人!”

 

Merlin大声咕哝一句,无视掉路人打量的眼神,收起雨伞一头扎进地铁口。

果然不出所料,这个时间段的地铁的拥挤程度简直和周末的牛津街有一拼。黑发男孩跨上电梯,尽量离前一个人远些,欣赏着墙壁上歌剧魅影的海报。

 

【真受不了,周末连着加班听说今天还要加……】

 

【昨晚不错,Rose的功夫真不了得,今晚有时间一定继续……】

 

Merlin摇了摇脑袋,试图屏蔽耳边的声音。

没错,他能读心,生来如此——他能听到同学心里对父母发现床底下杂志的恐惧,能听到路边卖花女对不理睬的路人的咒骂——Merlin早就受够了这一切,有时候能知道对方的想法并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当他得知Guais极其看好自己,并打算委以重任时,Merlin直接开始逃课——他可不想组织什么效仿Victoria女王游街活动。

 

他只想安安静静地继续他喜爱的绘画——他唯一真正的爱好。仅此而已。

Merlin上了地铁。

 

 

✲2

【今天车上怎么没有美女了。】

 

一个身穿西服的中年男人挤到Merlin左边,坐了下来。Merlin用眼角瞅了瞅他,然后低下头继续玩着手机。无聊又欲求不满的商人。

听着广播,离国王十字还有四站,男孩想了想,还是从背包里掏出画板,打算随便画点什么消磨时间——

然而就是一个不经意的抬头,他看到了那个人。

那个让Merlin再也不舍得挪开眼睛的人。

 

也许这就是阳光?

 

金发男人身穿一件白色的半袖T恤,袖口微微卷起,露出小臂麦色的肌肤。一条黑色的运动裤下面配着深蓝色的跑鞋,并不鲜艳的搭配,却有一种让人欲罢不能的魅力。

Merlin的目光在对方脸上贪婪的徘徊着……绝对属于王者的面孔,带着不怒而威的高傲,又有几分美好的青涩……那双眼睛——Merlin咽了口口水——晶莹的蓝色如同最高贵的宝石,一不小心就让人深陷其中。

心跳猛地漏了一拍,该死的是Merlin从未有过这种感觉——

 

“Excuse me, 能麻烦您往那边一点吗?”穿西服的男人皱着眉,小声问道。

“啊?哦哦哦I’m sorry——”

 

Merlin才发现自己整个身子都朝左边倾斜着——那个金发男人坐在斜对面的方向——他赶快挪回位置,连忙道着歉,难为情的抓了抓头发。脸上仿佛烧火一般发烫,Merlin恍惚中看到那个人朝自己瞥了一眼。

天啊!他看我了!

黑发男孩紧张地抓着画板,心脏简直要跳出嗓子口——他看我了,天啊——盯着自己破旧的牛仔裤,Merlin突然有一种想杀了自己的心。该死的为什么没有穿那条灰色的运动裤!仿佛瞬间卑微了一万倍,他甚至开始嫌弃自己涂成黑色的指甲,和手腕上叮当作响的链子。

车突然猛地刹住,惯性让人们向前倒了一下。Merlin抬起头,他看到金发男人皱着眉向车头的方向望了望,然后继续翻着手里的报纸——泰晤士报,运动板块。

他真好看……

男孩不自觉地歪着脑袋,毫不吝啬自己的目光。

Arthur……突然一个名字挤进大脑,Merlin吓了一跳。他愣了愣,发现那个金发男人的确仿佛生而为王。身为历史文学专业的他下意识的联想到亚瑟王,那个中世纪永垂不朽的战士。

 

他应该身披铠甲,手执寒剑,头顶王冠。

 

Merlin舔了舔下嘴唇,拿起笔。

本来没有什么灵感,现在却仿佛遇到了魔法,画笔在手下优美地起舞……高挺的鼻梁,深邃孤傲的双眸,轮廓坚毅的脸庞……Merlin觉得胸腔中有什么炽热的感情开始燃烧,沸腾,一种从来没有的激动和幸福感瞬间炸开。

在颧骨上打出阴影,男孩继续描绘着国王英俊的面容。他的手指因为紧紧抓着画笔而开始泛白,那种炽热燃烧着每一个细胞,Merlin觉得指尖微微开始发颤——但他不想停下来,他甚至不用仔细看那个人,就能清楚地知道如何下笔——

等一下。

Merlin愣了愣,他刚刚好像瞥到……金发男人脖子侧面有个纹身?

他悄悄抬眼,目光向对方衣领里面寻去。

他看到一个大写的“M”。

感觉心猛地抖了一下,男孩不知道这种奇怪的感觉是什么。但他仍然继续盯着那个人,仿佛就那么定住了一般……

金发男人突然收起报纸,叹了口气,眉头仍然紧锁着。而这个动作让Merlin觉得很心疼——他在想什么?Merlin疑惑着。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了吗?此刻男孩只想走上前,有自己的手抚平那紧皱的双眉。

就一次……Merlin平静下了心情,他想要知道那个人的想法。

 

【该死的车就不能开稳点……】

 

【刚刚那个黑人真有意思,近视眼就戴眼镜啊,眯着眼睛吓死个人……】

 

Merlin甩了甩脑袋,试图去除从其他人那发出的杂音。他紧紧盯着对面的金发男人,再次尝试。

但是他发现,完全没有用。

他没办法读出那个人的心。

 

 

✲3

左边那个穿西装的男人离开了座位。

为什么……怎么回事……Merlin大脑空白了几秒钟,随后开始有些莫名发慌。从来没有这种情况,任何人的想法,只要Merlin愿意,都可以毫无保留的读到。虽然这是一个很让人无奈的特殊能力,但有时候不得不承认,它很有用。

比如说现在,Merlin想知道对面那个牵住自己的心的人,到底在烦恼些什么。

仿佛知道了就可以帮他分担一般。

车又行驶了起来,Merlin仍然保持着那个姿势,眼睛慢慢垂下。

这不可能……无论怎么尝试,他还是失败了。Merlin低下头,瞪着那副闪着光泽的画,心里有些凌乱——

 

“这画的是我吗?”

 

突然,身边一个有些低沉的声音响起。Merlin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地紧紧挡死画板,转头却猛地对上那双蓝的要人发狂的双眸。

是他。

金发男人勾起嘴角笑了笑,在Merlin身边轻轻坐下。Merlin觉得自己的心脏彻底罢工了。

“画的很好,我能看看吗?”抬了抬眉毛,指着被Merlin死死捂住的画板。然而后者早就丧失了语言功能,他张着嘴巴试图回答,却发不出一个音节——男人身上清新的味道仿佛一剂迷药,那张迷人的脸庞近在咫尺,Merlin甚至可以感觉到对方的气息。

“可以吗?”穷追不舍。

Merlin感觉到自己咽了咽口水,祈求上帝不要让喉咙发出的声音太大。他紧张地根本不知道该把目光放在哪,僵硬地点了点头。男人轻轻说了一句“Thank you”,然后接过了画板。

紧接着是一阵有些尴尬的沉默。Merlin紧紧抿着嘴巴,控制自己不要一把拉过对方的头吻上去。

 

他还是没法听到身边人的思绪。

 

“你画的……好像是一个国王?”

金发男人轻轻笑了一下,转头投给Merlin一个温柔的询问的眼神。

“嗯……嗯,”Merlin急忙错过目光,拿回画板,然后死死盯着自己的凉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就画出来了。”

“我很喜欢。”

一股炽热的鼻息有那么一瞬间打到了男孩的脖颈上,Merlin浑身猛地一颤,惊慌失措地抬起头。然而下一秒身边的那个人却站起了身子,走到了门口——他要下车了?男孩无法忽视胸腔中巨大的失落感,还有那颗砰砰直跳的心脏。

 

“我叫Arthur,希望还能见到你。”

 

金发男人回头朝着呆滞的Merlin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下了车。

 

 

✲4

他站在那里,如同神祗。

他朝我微笑,晨曦的阳光抚摸大地。

他走来,双臂是沙漠中温柔的绿洲,眸子是如此清澈。

 

Merlin愣愣的看着金发男人朝自己笑了一下,然后转身离去。即使是背影,仍然那么英气逼人。仿佛不是穿的T恤,而是一副泛着金光的战袍。

他就这么走了……他,说他喜欢……

他说他叫Arthur……

浑身猛地一颤,Merlin一把勾过背包,拔腿向门口跑去——“Please mind the gap between……”——拼命挤到门边上,Merlin急忙侧过身,他明显感到门在身体前后两边加紧。使劲逃脱,男孩一个踉跄跌倒地上,怀里紧抱着画板。

叮——

车门在身后彻底合上,隔开了车厢内乘客惊讶的眼神。

男孩吃力地爬起身,甩开那些杂音,然后抬头寻找着那抹背影。他看到Arthur两手插在裤兜里,消失在拐角处。

Merlin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咒,他就这么下了车,而且仍然打算继续下去——他想跟上那个金发男人,仿佛海鱼渴望水一般,他想永远跟着他。

这样会不会有些不太好……

心里一紧,Merlin垂下眼睛。

毕竟是刚刚见面的人,自己这么明目张胆的“跟踪”会不会——他会不会生气?咬紧嘴唇,男孩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停下脚步——仿佛有什么在牵引着他。Merlin承认不仅仅因为心里那种悸动的感觉,更有一种好奇……金发男人迷人的一切,Merlin无法深知的一切。

 

拼了。

 

撑起透明的雨伞,Merlin把画板塞进外套下面,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前面不远处的男人——他没有打伞,Merlin小声惊呼了一下。

Arthur仍然两手插在裤兜里,看似漫不经心地沿着街道走着。雨水就那么生生的砸到他本来柔顺的金发上,他的肩膀上,裤子上。男人坚实的后背渐渐被打湿,贴在变得透明的T恤上,肌肉的形状隐约可见。

Merlin觉得自己不能呼吸了。然而本该是一道性感的风景,他只感觉到了心疼。

穿过一条马路,一辆卡车在Arthur走过后重新起步。而就是那一刹那,Merlin失去了他的目标——Arthur消失了。

去哪了……Merlin愣在原地,无视卡车经过溅起的水花。他迟疑了一下,穿过马路。这是一条步行街,左右两边是形形色色的商店,Arthur一定是进了这边哪一家……男孩向店里张望着,却并没有看到想象中的那抹金色。

他闭上眼睛,平静了一下气息,然后想起了刚刚那辆卡车。

 

TESCO。看来是辆运输货资的车。

 

【Arthur Pendragon……真是每天都来啊,苦了他了。真不知道他那Starbucks老总裁父亲是怎么想的,竟然直接让他下到店面干活。】

 

星巴克!Merlin第一次感谢上天赋予自己这特殊的能力,他急忙推开左边那家店门,在门口稍稍拭了拭鞋,然后收起自己的伞。

店内凉爽的空气让男孩觉得十分舒服,他环视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Arthur。算了,他想着,然后坐在窗边的一个空座上,那里可以不用转头就看到整个屋子。

Starbucks总裁父亲……

Merlin想起了卡车司机的话,皱起了眉毛。

看来Arthur身份不低啊。他打量着店内有些昏暗的环境,突然觉得有些发窘。自己竟然对着一个总裁儿子发了情!跟踪!甚至还妄想下手!Merlin越想越心慌,越想越发毛,他低下头开始抠着指甲,然而下一秒——

 

“嘿。我们又见面了,大画家。”

 

   —————然后大家就请走贴吧吧……发不了   进入帖子后可以选择倒着看

SORRY  链接:

http://tieba.baidu.com/p/4234145284?pn=4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8)
热度(66)
  1. 疯狂的方块块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转载了此文字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