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AM(1,2,3,4)


这里郭郭~ 贴吧同步更新

故事梗概 —— 当最伟大的巫师终于攻陷并占领Camelot后,一个人的出现大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他本该继续摧毁这个国家,然而爱情却一点点滋生…… 一个是魔法师,一个是与魔法不共戴天的王子。

大写的HE  AM



原作者:SideStepping

分级:Teen And Up Audiences

字数:29574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0096?page=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true

 

Summary: Merlin and his fellow sorcerers attack and capture Camelot. Morgause leaves it to Merlin to break the young captured Prince. At first Arthur feels only hatred for the sorcerer who stole his kingdom but soon begins to see a side to Merlin that he keeps very very closely hidden.

 

——————————————————————

Chapter 1

 

Camelot此时正遭受着巫师们铺天盖地的进攻和侵占。

 

悠闲地坐在王位上,Merlin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战士刚刚上报,Uther已经狼狈而逃——Merlin并不期望那个暴君会有什么其他更懦弱的举动,Uther根本就是一个懦夫。他不可能逃远的,等待他的只会是抓捕以及正义的审判。

 

Morgause站在Merlin身后,后背倚着王座,若无其事地玩着她的指甲。而另一个女人,Morgana,正靠在窗边,静静地看着下面庭院。Merlin凝视了她一会,他能看到女人的脸有些苍白。说实话,他对Morgana从来没有十足的把握……Morgana忠心于他们的事业,这点Merlin十分确定,但那并没有改变她内心对Camelot的感觉——

 

这个她曾经的家。

 

“Morgana,你看到了什么?”Merlin低声问了一句,用胳膊肘支着王座,然后慢慢把头倚到拳头上。

 

“我们的人封锁了庭院……”Morgana并没有把目光从窗外挪开,她的语气让Merlin想要知道更多。

 

“然后?”他提示她继续。

 

“他们抓到了Arthur。”虽然试图表现出轻松,但Merlin可以听出来她的颤音。

 

“什么?”他猛地站了起来,同时Morgause走到了他身后。

 

“他们正要把他带进来。”Morgana的脸比刚刚还要苍白。

 

Merlin愣在了原地。

 

一个被俘虏的王子。这……会招致什么样的麻烦?

 

“放心,殿下,”Morgause圆滑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女人走过来把手搭上Merlin的胳膊,然后轻轻勾起嘴角,“抓到Arthur可是一件好事。我们可以先毁了他,然后再利用他摧毁Uther,让他们失去一切。”

 

“毁……了他?”Merlin挑了挑眉,似乎没有刚刚那么紧张了。他转身再次陷到王座里。

 

Morgause笑得更加明显了,“我有我的办法——”

 

然而Merlin突然抬起手指压在嘴唇上,微微皱起眉毛。

 

一阵沉默,没有人说话。最终——

 

“No,”他启唇,“我来。”

 

Morgause显然有些吃惊。

 

“殿下您确定?”

 

Merlin不喜欢她称呼自己的方式,那听起来总有一种嘲笑的感觉。

 

“没错,”他生硬地回答,“我,Emrys,新加冕的国王,十分享受这里的一切。我总该得到一些……乐子吧?”

 

Morgause看起来有些触动,但她只点了点头。Merlin轻轻一笑,向后靠去——然后他突然看到Morgana一直没有动。

 

“Morgana,Arthur来的时候我觉得你最好离开……要不然你还是先走吧。”

Morgana浑身微微一震,她看了一眼Morgouse,后者点了点头。

 

然而她刚离开大堂,下一秒就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Merlin喊了一声。

 

大门打开了,紧接着进来了四个士兵——他们抓着一个正试图挣脱束缚的金发男人。

 

 

Merlin之前从来没有见过Arthur,但他却听说过许多关于王子英俊外貌的传言。看来那些描述都是真的。但如果要说眼前的这个人和他听说的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真人要光彩照人上万倍——即使他此时已沦为俘虏。

 

也许他们脱下了Arthur的铠甲,或者战争开始时他根本没时间穿。这个一国王子身上连一把剑都没有。士兵们强硬地把他按到在地,逼迫他跪下,然后把王子的手紧紧绑在身后。然而当他们退下后,Arthur却扬起了下巴,眼中的轻蔑昭示着他的宁死不屈。

 

“Prince Arthur,”Merlin没有离开王座,他紧紧盯着王子,后者同样也默默地上下打量着他。“或许我应该就只叫你‘Arthur’?不好意思,但恐怕我们不得不削去你的头衔。”

 

一抹笑容爬上Merlin的嘴唇,他看到Arthur瞪大了眼睛。

 

“你一定感到十分遗憾吧,你的父亲已经逃跑了——他抛弃了你。”Morgause得意地补充道。

 

然而Arthur却不屑地哼了一声,“如你所言。”

 

Merlin突然让自己的魔法在指尖发出几声微弱的爆炸声,Arthur明显往后缩了缩。

 

“你知道我们是谁吗,Arthur?”Merlin轻轻问道。

 

“我所知道的就是你们霸占了不属于你们的王位,毁灭了这个地方,夺走了无数无辜的生命——哦,还有你们是巫师。”Arthur加了一句,但他一直小心翼翼地盯着Merlin的手指。

 

“Very good.”Merlin拉长了腔调答道。

 

不得不说Merlin有些享受这个,看着Arthur那副不屈服的面孔。起初他并不是十分同意Morgause那关于毁掉王子的建议,但是现在他突然有兴趣了。

 

Arthur跟他父亲一个德行。

 

“所以你们到底什么时候处死我?”Arthur突然打破沉默。

 

Merlin和Morgause相视一笑。

 

“Oh, 我们不会要你的命——现在还不会,”Morgause说道,“还有许多关于Camelot和Uther到底在计划着什么的事情需要向你求、助。而且,well……我们总要享受一下胜利的果实吧?”

 

有那么一小会儿,Arthur显然没有搞懂她的话——然而紧接着他明白过来了。

 

“我死都不会做任何你们打算让我做的事情。”

 

Morgause突然大声笑了起来,Merlin觉得那声音让他的皮肤有些刺痛。

 

“Oh相信我,亲爱的小王子,如果事情真的到了那个地步,你别——无——选——择。”

 

大堂里其他的士兵都附和地大声狂笑,Arthur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带他去他的房间,哦那些寝殿简直豪华的不像样。”Merlin缓缓直起腰,盯着Arthur说道。

 

Arthur愤怒地瞪向Merlin,下一秒就被狠狠地拽了起来。“你们都他妈一个样——你们巫师——肮脏卑鄙、下流无耻的东西,”他疯狂地挣扎着,突然朝地上吐了一口吐沫,“不管你们做什么——这个国家永远不会屈服!人们永远不会向你们称臣——!!”

 

——魔法突然煽动起来,一记耳光狠狠打在王子脸上。Arthur吃痛地偏过头,一阵令人窒息的沉默蔓延开来。随后当他慢慢转过头时,他发现Merlin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我希望你至少学会一些服从,”Merlin愤怒着,他的眼睛有意地闪过一道道危险的金光,Arthur明显有些畏缩,“很快,用不了多久,你就会在我面前卑躬屈膝,服从于我,誓死不渝。”

 

然而再一次的,王子扬起了他的下巴。

 

“我永远不会向你屈服。”

 

Merlin感到一阵头痛,他受够了。轻轻朝士兵示意了一下,Arthur被带走了——一直到他被拽出大门,王子仍然狠狠地盯着那个王座上的黑发男孩,目不转睛。

 

Arthur消失了。Merlin终于松了一口气。

 

“不要担心,my lord,”Morgause说道,“您一定可以成功的。”

 

Merlin无力地点了点头,慢慢站了起来。

 

“至少现在,”Morgause接着说道,“Camelot是我们的。我们才是赢者。”

 

“Yes,”Merlin轻轻笑了一下,“We are.”

 

 

Chapter 2

 

当Morgause找到Merlin的时候,他才是一个十六岁的天真烂漫的孩子。男孩总是把魔法的秘密深藏心底,仅仅当他走入村庄后面那片森林后,才会释放自己的天赋,让花儿沿着足迹绽放。当然,他理解母亲为什么担心,但与此同时Merlin对自己不得不隐藏身份的现实也十分难过——然而他从未想过反抗。

 

直到她的到来。

 

起初,无论Morgause如何劝说男孩加入她们,他总是拒绝的——母亲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后来她带着Merlin离开他的母亲,然后再次试图说服男孩:Uther必须被推翻,而掌控天下的永远应该是魔法。但Merlin再一次说了“不”——Morgause一怒之下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从来没有人打过他,从来没有,男孩因为猛烈的攻击向后踉跄了几步。

 

Morgause抓住Merlin的胳膊,随后是一串咒语。下一秒,他们突然穿越到一个黑暗的时代——Merlin看到了一个宫廷前的庭院,那里一个女人被绑在广场中心的火堆之上。

 

“我们这是在哪?”男孩的声音因为恐惧而有些发抖。

 

“我的记忆。”Morgause的声音十分冰冷。

 

火堆被点燃,那个可怜的女人活活被烧死了。

 

“那……那是怎么回事?”一直到他们离开幻境,那个女人尖锐痛苦的叫声仍纠缠在Merlin的耳边。

 

“我的妹妹,Nimueh.”

 

“她为什么被烧死?”

 

“因为她有魔法。”

 

“但——”

 

“没有但是,Merlin。这就是像我们这样的人的命运,而这一切就仅仅因为我们的出身。所以必须有人挺身而出——这是你我的责任。”

 

随后,当他们回到Ealdor时,Merlin告诉了他母亲他所看到的一切。

 

“我必须去。您能……明白吗,妈妈?”

 

她点了点头,泪水倾泻而出。Merlin上前抱住了母亲。

 

“我只希望你回来的时候还是我爱的那个孩子……”

 

最终,Merlin和Morgause一起离开村庄前往Camelot。意料之中,他的魔法派上了很大用场,途中成功帮助了他们抵抗无数次土匪的袭击。

 

Merlin之前从来不喜欢杀戮,但渐渐的,他发现自己开始适应……正如Morgause所说,这都是为了他们共同的目的。

 

日子一天天过去,然而当Uther拒绝出兵救助Ealdor而他的母亲因此死去时,Merlin突然发现自己再也不是那个一心想着为世界带美去好的男孩了——他彻底变成了一个巫师,一个连他自己都害怕的永远营造毁灭和杀戮的巫师。

 

 

Arthur被单独关在他的房间里,身上仍然一片狼藉——他本来是要去冲锋陷阵,去挽救那些被魔法袭击的他的骑士们。

 

当时,他们好不容易成功地将Uther转移,让他逃离战场。然而就在Arthur松了一口气的时候,那群巫师手下的人突然逼近,将他死死抓住并压去了大厅。

 

毁了他。很好,如果这就是他们打算做的,那Arthur绝不会他们轻易得逞。

 

房间的门被上了锁,Arthur能猜到门外一定有许多守卫。他慢慢走到窗边,觉得心猛地一疼——庭院里此时早已是被敌人的士兵占领得水泄不通。

 

虽然把剑丢在了战场,但Arthur在他的床底下翻出了一把匕首。随后他找到了早餐后没有动过的刀,便顺手也把它藏到了腰带里。他开始审视整个房间——寻找一个可以藏身的地方。王子心里十分清楚,如果对手是一个魔法师,那么取胜的关键必是出其不意。他并不知道那个人究竟有多大力量,但只要在适当的时机突击,战胜任何敌人都不在话下。

 

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Arthur只得匆忙把自己藏在柜橱后边。他紧张地屏住呼吸,下意识地抓紧手里的匕首。门开了。

 

脚步声戛然而止,那个巫师——Arthur觉得应该是那个黑发的男孩——正愣在原地,显然是惊讶于眼前空荡荡的房间。那个人慢慢往前走了几步,终于出现在了王子的视野中。带着困惑的表情,魔法师又环视了一圈,一丝担忧渐渐集聚在眉间。

 

Arthur在等待时机。

 

魔法师走向床铺,随后跪下身子试图检查一下床底下——就是现在。Arthur慢慢走了出来,手里紧紧握着那把匕首,随时准备攻击。

 

然而他并没有成功——当他距离巫师一米的时候,身体猛地撞上一个屏障,Arthur瞬间被魔法狠狠摔了出去。

 

Merlin转过身子,一个浅笑勾勒上他的嘴唇。他俯视着Arthur,而后者此时仍然颓废地趴在地上。巫师眼中猛地闪过一道金光,下一秒Arthur突然感觉到手里的匕首如火焰般炽热无比,他吃痛地大喊了一声急忙扔开。

 

“如果你足够聪明的话,你会发现自己根本没有胜算。”Merlin说道。

 

“我至少要试一试然后逃跑吧不是吗!”Arthur狠狠地嘟囔了一句,一边不停摸着烧伤的手。

 

Merlin觉得有些滑稽,他扬了扬眉毛。“为此我赞赏你的勇气。但我们不能再让它发生了不吗?”

 

随着一串咒语,一条细长的银质链子凭空而出,一头紧紧缠绕到床柱上,而另一端则狠狠铐在了王子脚踝上。Arthur试图拉扯链子,但就在他的手指触碰到金属的那一刹那,一股灼热的剧痛顿时升腾而起。猛地收回手,身体畏缩了一下,他的两只手现在都被烧伤了。

 

Merlin转了转眼睛。

 

“他们可是说你很聪明。”

 

Arthur听得出来这是一句轻蔑的侮辱,他觉得脸上有些烧的慌。慢慢站了起来,他挪着步子朝远离巫师的方向走去,直到整条链子被拉扯到最长。随后王子一屁股坐了下来,慢慢把后背靠在墙上——他突然意识到那把早餐刀此时还藏在腰带里。

 

Merlin再次转了转眼睛,然后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Arthur脱口而出。

 

猛地停下脚步,Merlin迟疑着转了过来,面朝王子。

 

“你很关心吗?”他毫无感情地问道。

 

然而Arthur只是耸耸肩,“你抓了我……我甚至不知道你的名字。”

 

Merlin眨了眨眼睛,“我叫Mer——”他犹豫了一下,然后仿佛决定了什么,“我叫Emrys.”

 

 

Arthur觉得疼痛像海啸般吞没了自己,当门关上的时候他终于再次试图揉擦自己的双手,而眼泪因为那阵阵剧痛滑落。然而他几乎是立刻就伸手抹去了泪水——他是Camelot的王子,从出生开始就被训诫不能向任何身体上的伤害认输。他必须坚持下去,为了Camelot。

 

第二天当Arthur起床后,他开始在房间内踱步。必须想出一个计划。只要脚上的链子还在,他就不可能逃跑,而要想除去它只有一个办法——让那群巫师们相信他已经被彻底摧毁并屈服了。没错,他必须要让他们这么认为。

 

虽然这个计划现在仍然十分遥远,但他明白自己必须开始采取一些必要的手段了。Arthur思索着要去寻找那些仍然忠诚于自己的人——无论是被关押的还是隐藏在城内的。随后,他开始努力回想那群巫师对自己以及Camelot所做的一切,他想知道那群人究竟真正拥有多大的力量。

 

结论并不是十分乐观。但他说服自己应该感到满意,因为显然,任何敌人,无论他们有多无坚不摧,都会有自己的弱点。

 

Arthur感到有些疲惫了,他环视房间一周,寻思着哪里适合睡觉。那张大床显得十分空荡寒冷,所以他索性拽过一条毛毯,再次把链子拉扯到最大限度,紧紧靠着火炉躺到地上。蜷缩起身子,他把脸转朝着门的方向,以防随时有人进来。然而过了很久,并没有任何人开门,Arthur慢慢闭上了眼睛,再次陷入沉睡。


Chapter 3

当Arthur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多了一条毛毯。外边天已经大亮,而壁炉里的火早就熄灭了。他惊讶地眨了眨眼睛——谁帮我盖上的毯子……

 

然而当他环视周围的时候,他才发现房间里还有一个人。猛地站起身子,Arthur眯起眼睛盯着那个人的身影——那个女巫师,Morgause。女人此时正悠闲地坐在桌旁,手里玩弄着Arthur昨天丢下的那把匕首。

 

“啊,你醒了。”Morgause撇了一句话,仍然盯着手里的匕首,把它狠狠插进了桌子里。

 

“Emrys在哪儿?”不知为什么,Arthur觉得那个黑发巫师比这个女人看起来让人觉得更有安全感。

 

“是‘King Emrys’。说实在的,Arthur,你真该学学如何正确地称呼你主人的名字。顺便说一句,你应该叫我Lady Morgause,或者女主人。”

 

Arthur没有回话,只是冷冷地看着她。

 

Morgause抬起头,把视线扫向Arthur,嘴角勾起一抹冷笑。Arthur突然想起自己的任务——只有他肯配合,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王子暗地里咬了咬牙。

 

“Where is the King?”虽然嗓子里泛起一股恶心的感觉,Arthur还是逼着自己问了出来。他曾起誓绝对忠诚于Uther,他的父亲,他真正的国王,至死不渝。所以即使是一句违心的话,他仍然觉得十分愧疚。

 

“他正忙于政务,”Morgause回答道,“我可是从他那听说了你昨晚的小手段,看得出来你也因此付出了点代价。”

 

Arthur才想起来自己脚上的链子,他拽了拽。

 

“哼,如果是我的话绝对会让你尝到更惨痛的惩罚,你会被关进地牢,然后就是无尽的鞭刑——直到你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谁为止。不过我就不详细说了,反正Emrys并不同意那些……他说他的方法没问题。”

 

“那他的方法是什么呢……my lady.”Arthur犹豫了一下,还是加上了称呼。

 

然而女人再次勾起一抹假笑,“别着急,你会知道的。”

 

Arthur不知道哪个让他觉得更不舒服——是Morgause描述对他的惩罚时那种冰冷刺骨的口气,还是她那种口气里掩藏的兴奋。

 

“我不会屈服的,我永远不会背叛Camelot.”

 

说完这句话Arthur就明白他这种不屈只会让事情更糟,因为下一秒那把匕首突然向自己摔了过来,狠狠地划破他的脖子——Arthur因为剧烈的疼痛猛地抽搐了一下,但他没有伸手去擦拭脖子上滴下来的鲜血。

 

女人又开始玩她的指甲。

 

看来她十分易怒。Arthur暗地里记住了这一条。

 

“Emrys拥有你根本无法想象的力量,他的魔法无人能敌,”Morgause冷冷地张开嘴说道,“你就这么回报我刚刚的好心,如果你足够聪明,就应该知道最好不要再来试探我。”

 

女人离开了房间,那冰冷的威胁却仍然回荡在Arthur耳旁。

 

Arthur抬起手摸了摸脖子上有些凝固的血,皱起了眉毛,他的手染上了一片红色。

 

你本来可能更糟的。一个声音在他大脑里响起,Arthur有些害怕地想到,Emrys和Morgause并没有真正对自己做过什么——目前为止。

 

他愣了一会,打算继续睡觉,然而房门突然被打开了。Arthur敏捷地站了起来,心里暗暗决定无论是谁,他一定要表现出十分的坚强——然而当他看清来人的面孔时,却吓了一大跳。

 

“Gwen!”他兴奋又害怕地惊呼了一声。

 

“Arthur……”Gwen眨了眨眼睛,视线凝固在对方的脖子上。

 

“那没什么,”王子说道,“只是擦伤。”

 

“我本来……以为你会过得更糟糕。”Gwen慢慢走近房间,有些拘谨地站在Arthur对面。

 

Arthur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有些困惑,“他们的确还没有对我怎么样。”

 

“他们给让我负责清扫房间。”Gwen一边说一边瞥了瞥王子卧室那一如既往的凌乱风。

 

“看来我那男仆昨天一定是没来……”Arthur往后走了走。他不知道George发生了什么,而这让他有些难受。

 

“别担心,我可以收拾好。”

 

Arthur惊讶地眨了眨眼睛,他看到Gwen迅速地开始清扫地面、清理桌椅并且还叠好了他的衣服,甚至帮Arthur铺了他根本不睡的床。我们的王子突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为了避免显得没用他急忙把一双靴子踹到床底下。

 

Gwen无奈地瞅了瞅Arthur,弯下腰把靴子掏了出来然后放在碗柜旁。王子叹了口气,把自己瘫倒在地毯上。

 

“你过得还好吧?”Arthur尽量控制自己不要显得太急躁。

 

“恩还好,”Gwen立刻回答,“大部分的仆人们都还好。虽然大家都有些害怕……但是至少身体上没遭到什么不好的对待。我们已经很庆幸了,真的。”

 

“他们让你干什么?”

 

Gwen突然停下整理衣服的动作,显得有些犹豫,“我现在是女仆……Morgana的。”

 

Arthur哼唧了一声,他也不知道是是不是因为愤怒,或许是伤心。

 

“我早该想到她会来。”他有些难受地说道。

 

“她……挺好的。只不过不是那个我们曾经了解的Morgana了。”Gwen依然有些犹豫。

 

“我们有谁能说真的了解过她?”Arthur伸出手抓了抓凌乱的头发,掩盖不住声音里的失望,“或许之前的她只不过是一个假象罢了。”

 

“她并非完全变了……”Gwen小声说道。

 

Arthur轻轻摇了摇头,示意这个话题到此为止。他真的不愿意再去想Morgana了。

 

“还有……还有谁在?有没有骑士?”他小心翼翼地问道,心里暗暗有些期望,但同时也有些害怕。

 

“一些骑士被捕了,我觉得Sir Leon就是其中之一,其他人有的已经逃走……有的牺牲了。”Gwen的脸一时有些苍白,而Arthur觉得心猛地抽搐了一下——他为那些曾经的同伴感到哀伤。

 

“你父亲当然已经成功逃跑了,但是Gaius还在Camelot。别担心,他现在很安全,我觉得那些巫师们现在仍在考虑他是否具有威胁性……”

 

“我需要见他。”Arthur立刻说道。

 

“那有些困难,”Gwen不得不承认道,“那么多人在看守着你,我觉得他们不会信任Gaius的——”

 

“那他们信任你吗?”

 

“我、我只是个仆人,”Gwen耸了耸肩,“我又能做什么。”

 

Arthur失望地叹了口气,Gwen愣了愣,然后慢慢伸手,温柔又坚定地拍了拍王子的肩膀。

 

“坚持下去,Arthur,Camelot需要你。”

 

Arthur对上了她的视线,他在女孩的眼里望到了他有些看不透的坚强和希望。

 

“你也是。”他低声说道。

 

Gwen点了点头,离开了房间。

 

房间里再次只剩下Arthur一个人。

 

 

 

Chapter 4

(Warning:本章含有对暴力行为的描写。 另外注:此时Arthur仍然不知道Merlin的真名。)

 

当Merlin回到Arthur的房间时已经是晚上了。对于Arthur来说这一天真是够漫长的,尤其是Morgause和Gwen走后,简直是无聊透顶。Merlin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注视着仍然躺在地毯上的Arthur,然后一边走了进来一边脱掉斗篷。

 

“难道没有人教你在国王面前应该起立吗?”Merlin把斗篷一把甩到床上。

 

“当然。”Arthur立刻紧张地回答道。他不禁地用眼睛勾勒Merlin后背完美的轮廓,以及当他转身时那轻盈迷人的四肢。

 

“那么你为什么还躺在地上?”

 

Arthur回瞪着眼前的人,眼神里渐渐浮现出一丝决心。

 

“因为你不是我的国王。”

 

Merlin冷笑了一声,转朝床的方向。

 

“我们可以走着瞧。”

 

Arthur对他怒目而视,一股怒火猛地烧了起来——这个巫师竟然胆敢侵占他父亲的国家,胆敢妄自夺权,竟然自大到相信自己会轻易屈服——

 

然而下一秒,一种强大又奇怪的感觉就侵袭了他的身体。Arthur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腿开始被迫弯曲,再伸直,他拼命挣扎然而无济于事,Merlin显然是用魔法强迫他站了起来。一股剧烈的羞耻感淹没了王子,他试图挪动步子,但明显根本是徒劳。

 

“我本可以让你直接下跪,但是我想我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

 

“我永远不会心甘情愿地站起来。”Arthur狠狠地咬着牙。

 

Merlin突然猛地闪到Arthur面前,两人的脸近在咫尺。

 

“你迟早会学会的。”

 

Arthur毫不认输地对上对方的视线。

 

“我绝不会怕你这样的人。”这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谎言,Arthur觉得自己听起来都有些幼稚。他一直很害怕魔法,而这个观念是他父亲一直灌输给自己的。但眼前这个巫师……根本还没有做任何让他恐惧的事情。

 

Merlin扬起了头,轻轻勾起嘴角。

 

“你会的。”

 

他往后退了几步,Arthur再次一屁股坐在地毯上,盯着Merlin。

 

“Gwen是个很可爱的女孩。”

 

Arthur愣了一下,他没有料到Merlin会说这句话。

 

“你……你什么意思?”

 

“她很忠诚,不是吗。Morgana说她一直如此。当然,我们本来期望她可以和你谈谈,但并非那么大声。”

 

“你……你要是敢伤害她——”

 

“Oh你很关心她么,Pendragon?啧啧啧,竟然爱上一个仆人,你父亲不会有多高兴的。”

 

“不是那样的!她——只是我的朋友——不过我不期望像你这样的人能理解什么叫做朋友——”

 

一股强大的气流猛地冲向Arthur,他根本没反应过来就急促地踉跄了一下。Merlin甚至没有任何动作,但是紧接着Arthur就被空气里一条看不见的鞭子狠狠扇了一个耳光——他那本来就被匕首划伤了的脖子上此时剧痛无比。

 

然而Merlin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一股接着一股的气流接二连三地狠狠冲向Arthur,他能感到自己的脸上被划出了一道道血口子,下一秒那鞭子就疯狂地扇在了他的身体上,先是胸口紧接着是肚子——Arthur痛苦地抓着地毯试图抵挡那尖锐的疼痛。我是受过训练的——我可以撑下去——

 

但剧烈的撕痛感愈来愈强烈,Arthur觉得自己的硬撑的毅力开始瓦解——他只想要这一切立刻停止——

 

突然一声巨响,Arthur的身体猛地向后摔去,链子随着他拉扯到最长距离,紧接而来那巨大的牵引力简直要把他的腿撕裂。

 

“永远不要说我不懂什么叫做朋友,”Merlin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窒息,Arthur尽量逼迫自己保持清醒,“尤其是当我所有的朋友都因为Camelot惨绝人寰的迫害而永远离开我的时候。”

 

Arthur看到Merlin脸上泛着泪光,他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胸口上在流血。

 

“你这么对我们的人,然后却反过来恨Camelot对你们的做法?”Arthur有些不敢置信。他的父亲曾经告诉他,永远不要试图去理解一个魔法师,因为那些人生而疯狂且扭曲。

 

“像你们这样的人,”Merlin轻蔑地说,“活该。”他转身走向房间另一侧。

 

Arthur转了转身体,然后放松了一下,他只允许自己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轻轻放下高傲的面孔。

 

 

 

Merlin站在窗边,他能感觉到Arthur仍然在他身后,同自己一样,那个王子此时也放松了些许。Merlin把手轻轻搭到窗台上,闭上了眼睛,反省着刚刚自己疯狂的举动。

 

他并不打算那样做的。他从未想过去伤害他人并从中取乐。

 

他只是……太生气。

 

Arthur是那么的该死的宁死不屈。那么的耀眼、明亮,那么的美好……

 

Merlin猛地退后几步,急忙伸手擦了擦眼睛。Pendragon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用来束缚Uther并且帮助自己取胜的工具。

 

他慢慢回到房间中央,看到那个王子正有些艰难地试图爬回地毯,一只手紧紧抓在胸口上失血最严重的地方。

 

身后留下一串殷红的血迹。

 

门上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Merlin命令进来,同时他瞥到Arthur开始努力地支撑自己的身体掩饰虚弱。

 

然而进来的人让他俩都有些吃惊——Merlin感到些许放松,而Arthur立刻变得十分紧张。

 

“Morgana,”Merlin走上前致意,“有什么事吗?”

 

女人的视线却一直钉在Arthur身上,虽然有些躲闪,但明显在看到那些伤口时畏缩了一下。Arthur并没有再看她。

 

“Morgana?”Merlin提醒道。

 

Morgana轻轻晃了晃头,强迫自己把注意力放在Merlin身上。

 

“我只是来看看你怎么样。”

 

Merlin可以听出来这句话里是有几分真实的。Morgana知道Arthur在这,她又怎么能不来看看。假装相信对方说的话,Merlin露出一丝笑容。

 

“我不能再好了,希望你也能很好地适应Camelot.”

 

Morgana的视线再次转向Arthur。

 

“Ah yes,”Merlin假装第一次发现女人的目光,“我只是给了他一次小的教训罢了。”

 

“他总是这么倔。”Morgana低声说道。

 

Arthur轻蔑地哼了一声。

 

“我们得……让Gaius来医治他,”Morgana说道,“他的伤口可能感染……”

 

Merlin耸了耸肩,他努力告诉自己Arthur只不过是和其他人一样的囚犯。

 

“那又怎样?”Merlin问道。

 

Morgana这时终于再次看向了Merlin,而男孩在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些和以前不同的东西。

 

“你不知道Arthur病了的时候会怎样,”Morgana嘴角轻轻勾起,“他就跟一个小孩一样,没完没了。”

 

Merlin笑出了声,他能想象到那幅美丽的画面。

 

“那就把Gaius叫过来吧,顺便找一个女仆来把地板弄干净。”

 

“好的,Merlin——”

 

Merlin急忙想要制止Morgana然而已经晚了——他看到Arthur猛地抬起头,眯起了眼睛。

 

而Morgana也发现了自己的失言。她眨了眨眼。

 

“好的,Lord Emrys.”女人急忙更正道,然后快步离开房间。

 

“Merlin,”王子拉长了音调,“这什么鬼名字?”

 

Merlin努力地咽了一口唾沫。“那只是一个过去。”他低声说道,然后马上离开了房间,他怕自己再说出什么——一种煎熬的疼痛感油然而生,男孩不得不努力眨眼憋回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一边快步穿过走廊。

 

那个人只不过是一个工具,一个囚犯——没人在乎他的,很快这一切就会结束。

 

Merlin告诉自己。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198)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