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5,6,7,8)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0096?page=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true

原作者: SideStepping


Chapter 5

“Arthur,Arthur!听得见吗?”

 

Arthur醒了过来,有人在轻轻拍他的脸——当他看清眼前那个有些僵硬的身影时,惊讶地眨了眨眼,然后猛地跳了起来,随后身体上的疼痛就像海啸般呼啸而来。

 

“我都要开始怀疑你醒不过来了。”Gaius说着,转头翻着他的医药包。

 

“Gaius……”Arthur含糊不清地叫道,“我怎么样了?”

 

“你差点因为失血过多失去性命,你挨打了,Arthur。”

 

“我当然知道!”Arthur喃喃道,他使劲支撑起身体,发现自己的衣服简直是一团糟,裂口到处可见,而且布满血迹——他已经不想去看那层布下面的惨状了。

 

“你能治好我吗?”

 

“当然,”Gaius拿出了几块布和一瓶药膏,倾身慢慢掀起Arthur的衣服,Arthur看到他有些畏缩。

 

“你从不害怕的……”Arthur觉得自己有些头晕,“你从没畏惧过,无论我身上的伤有多惨烈恐怖。”

 

“这太糟糕了,”Gaius一边低声说道,一边拿起水轻轻擦拭王子身上的伤口。Arthur因为疼痛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紧紧在毯子下握住拳头。

 

“你惹不起他们的,Arthur。”Gaius有些谴责地说。

 

“那又怎样?他们又不可能突然有一天大发慈悲放我走——我不可能打败他们,而且说不定我还没来得及屈服就已经没命了!所以干脆结束这地狱般的生活算了——”

 

Gaius稍微用力捅了捅他,“你我都明白,你并不是真的这么想。”

 

Arthur不得不承认Gaius说的是对的。他的决心并没有消失,他依然打算继续抵抗——但这些让人发疯的疼痛实实在在有些动摇他的意志。

 

“他们是巫师……我怎么可能打败他们?”

 

“每一个敌人都有自己的弱点。”Gaius轻轻说道。

 

“所以我必须找到?”

 

“继续观察,耐心等待。”

 

一阵沉默。Gaius小心地清洁了每一处鞭痕,然后把药膏慢慢涂到伤口处。Arthur闭上了眼睛,努力去忽视那些疼痛并试图想些什么对策。然而他突然想起Gwen之前的话,他皱起了眉毛。

 

“Gwen说那些人仍然在纠结是否该信任你……他们为什么可能相信你?”

 

Gaius刚刚结束治疗,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

 

“我……有魔法。”他犹豫地说道,“但有段时间没用了。你父亲知道这件事情,我只有在国家需要的时候才使用……”

 

Arthur愣愣地看着老人,他奇怪自己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件事情……似乎应该很明显的吧。Gaius的药剂和医术一直是那么出名——magical,人们总是这么评价。

 

王子哼唧了一声。

 

“我本期望你能做出更成熟的回答,sire.”Gaius用了一种对小孩子说话的口气,朝Arthur笑了笑。老人心里十分清楚,他们两个之间是互相信任的。

 

“你必须帮我逃跑。”Arthur故意压低了声音,他知道那个Emrys——Merlin,无论那人的名字到底是什么——偷听了自己和Gwen的对话,他不能再重蹈覆辙了。

 

“那会十分困难。”Gaius抬起了眉毛。

 

“我必须去找我父亲,Gaius,我必须去帮他。你有没有什么……有没有什么东西或者其它的,能派上用场?”

 

Gaius沉默了一会儿,明显在思考着某些事情。

 

“或许有一个东西。”老人的声音有些没把握。

 

“是什么?Gaius你必须告诉我!”Arthur急忙问道,声音变得急促。他突然感到了一丝希望,如果能成功逃跑,或者能撂倒那么一两个巫师,那么离夺回国家就更近了一步。

 

Gaius还是有些犹豫。“我恐怕还要再做一些试验,现在还不能定论。”

 

“Gaius。”Arthur低吼道。

 

“不行,Arthur,必须等到我有十分的把握。Please,相信我,我会竭尽所能帮你离开这里——但要给我时间。”

 

Arthur重重地叹了口气,失望地伸手抓了抓头发。“好吧。”他最终还是让步了。

 

Gaius弄完了所有的事情,然后帮Arthur慢慢站了起来,并换掉了原来那个已经沾满血迹的地毯。Arthur在老人的帮助下换上了一件新衬衣,然而当他刚要坐下的时候肚子却叫了。

 

“你还没有吃东西吧?”Arthur已经整整两天没有进食了,空腹的感觉使他现在觉得更糟糕。

 

Gaius微微一笑,然后从医疗包里掏出了一些面包和奶酪。“我就猜他们没给你东西吃。”

 

Arthur连忙抓过食物一阵狼吞虎咽,Gaius好不容易才成功让他慢点。老人递给他一杯水,Arthur感激地急忙灌了下去。随后在搀扶下Arthur又慢慢走到房间里的便壶旁,小解了一下。

 

“如果要问我有什么建议的话,”Gaius慢慢将Arthur带回地毯,“那就是配合他们,play the game,让他们觉得胜券在握。”Arthur点了点头,他也这么想。

 

“同时不要再去招惹他们。”老人补充了一句,再次扬了扬眉毛。

 

Arthur也点了点头,在Gaius打算弯腰的时候伸出手阻止了对方。

 

“我很感激……你在这儿。”他发自肺腑地说道,“And……关于你会魔法的事情,我知道你和那群人不一样。”

 

Gaius点头致谢。“终有一天,你会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的,Arthur。”老人显出了几分庄严的神色。

 

下一秒门突然被打开了,两个人猛地拉开距离,Gaius连忙把医药包甩到肩膀上,往后退了几步。

 

“Sire。”Gaius低头致意,Arthur看见了对方是Merlin——男孩在盯着Gaius。

 

“Gaius。”Merlin草草回了一句。

 

“我已经检查了Prin——Arthur的身体,现在要回去了。”老人朝门口走去。

 

“谢谢你,Gaius。”Merlin微微朝他点了点头。

 

Gaius有那么几秒钟凝视着Merlin的眼睛,随后鞠了一躬,离开了房间。

 

Merlin转脸看向Arthur,勾起了嘴角。

 

“感觉好多了?”他问道。

 

Arthur垂下视线,控制住自己想要反唇相讥的冲动。Play the game.

 

“不能再好了,考虑到我现在的处境。”他平静地回答道,等待着Merlin的反应。

 

“很好。”Merlin笑了笑,向床走去。等他爬上去后,Arthur悄悄把后背靠在墙上,闭上了眼睛想要休息一会儿。

 

那把早餐刀仍然在他的腰带里,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派上用场,但现在他只需要继续扮演好配合的角色。

 

继续观察,耐心等待……最终才能活下来。

 

(咦梅子晚上跟瑟瑟睡一个房间!)

 

Chapter 6

Arthur早早就醒了,后背因为总睡地板而硌地发疼。不仅如此,他还又饿又渴,于是他慢慢爬了起来,然后悄悄地挪向桌子——桌子上摆着水壶和杯子。他偷偷往回瞥了一眼,Merlin还埋在被子里睡着……

 

在原地凝神了片刻,王子的眼神渐渐随着Merlin呼吸的一起一伏而柔软下来。

 

然而肚子抗议的叫唤把他拉回了现实,Arthur急忙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一饮而尽。清冽的水舒缓了他干涸的嗓子,一杯接着一杯,随后他拿着杯子慢慢走到窗边,继续小口啜着。

 

黎明的阳光正一点一点沿着地平线弥漫开来,下城区有几缕烟轻盈地舔舐着天空。Arthur轻轻靠在窗上——小心注意不要碰到伤口——然后凝视着远处美好的日出。

 

黎明是一天中最让人舒心的时刻,虽然为每早不得不起床而感到无奈,但清晨永远是充满美好的未知的。脚下的城市仍然一片宁静,远处的山峰此时披着温暖的柔光。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那儿站了多久,一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慢慢浸染上一层嫩粉,然后是橘黄,最终幻化成碧蓝的大海。

 

“那很美,是吧?”

 

Arthur吓了一大跳,才反应过来自己一直站在哪里——然后他看见了Merlin,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后者并没有看向王子,而是凝视着窗外的景色。

 

——Arthur发现自己无法从Merlin身上挪开目光,他的视线慢慢滑过男孩干净清爽的衬衣,精致的肌肉,以及那衣服下若隐若现的美好的锁骨。

 

Merlin或许并没有注意到王子的目光,他沉默着走到Arthur身边,抬起一只手轻轻倚在墙上。

 

然而Arthur肚子再一次的抗议直接毁了本来还有些美好的气氛。

 

Merlin转过头看着金发男人,勾了勾嘴角——那笑容显得并不是十分友好。他走向桌子,然后拉开一把椅子向Arthur发出了邀请。

 

“坐下,我已经让人准备早餐了。”

 

Arthur疑惑地瞅了瞅Merlin,过去坐在椅子上。他十分怀疑Merlin此时脸上那实在有些过分真诚的笑容。当巫师坐下的时候,Arthur能切切实实感受到脚链的移动。

 

“仆人们怎么知道我们需要东西吃?”Arthur努力在Merlin的注视下显得尽量镇定一些。

 

“我当然有办法告诉他们。”Merlin的眼睛里闪烁着一丝嘲笑。

 

Arthur疑惑地皱起了眉毛,张了张嘴——下一秒他赶紧闭上了。呵呵,魔法,当然。

 

没过多久,便有一个男孩带来了早餐。Merlin不仅跟他说了谢谢,还表扬了一下他的工作,吩咐他向厨房转达谢意——然而那个小男仆还是简直恨不得能直接飞奔出去。

 

Merlin拿起一个盘子,放了一些香肠、西红柿、奶酪和面包,然后递给了Arthur。

 

王子犹豫地接了过来,但咬着嘴唇没动。Merlin突然对自己这么好,他不明白。

 

“现在,吃吧。”Merlin说道。

 

食物的味道简直不能更棒,Arthur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狼吞虎咽,Gaius昨天给他的那些吃的根本不够填肚子的。

 

他突然顿了顿,发现Merlin一直在看着自己,他再次低下头吃了起来。

 

“所以,你真的叫Merlin。”Arthur还是说了出来,他想让Merlin挪开盯在自己身上的视线。Merlin这个名字听起来并不像眼前这个人,这个眼神深沉、法力高深的巫师。根本不合适,Emrys是他的敌人的名字,但是Merlin……听起来却像是一个朋友。

 

“Yes,”Merlin伸手端过一杯葡萄酒,“那曾是我的名字。”

 

Arthur注意到他用的是过去式。

 

“所以你并不一直是……”Arthur用手比划了一下,“Emrys。”

 

“没错。”

 

Merlin仍然凝视着Arthur,这让后者十分难受——不仅仅因为这本身就够让人毛骨悚然的了,更因为Arthur简直就要开始自欺欺人地相信那笑容是真的。

 

他只不过在和你周旋而已。Arthur告诉自己。

 

吃完东西后Arthur一把推开了盘子,突然觉得有些倒胃口——太难了,他意识到,恨一个对自己这么好的人……实在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于是他不得不闭上眼睛,试图回想这几天Merlin眼里那令人恐惧的怒火,而这让Arthur觉得皮肤如同火烧般再次刺痛起来。

 

“恐怕今天对你来说依旧是无聊的一天。”Merlin吃掉了自己盘子里的肉,“我还是政务缠身。”

 

“我会活下去的。”Arthur干巴巴地说道。

 

“而且听说明天Cenred要来致意——向新国王表达敬意什么的,Morgause要求你必须到场。”

 

Arthur感到胃突然一阵抽搐,他艰难地吞了一下口水。Cenred那愚弄又自大的形象根本不难回想。他一直以来都是Camelot的敌人,而现在却要站在Arthur面前,亲眼看到曾经的王子束手无策的样子。

 

“你讨厌Cenred?”Merlin问道。

 

“有谁不讨厌他?”

 

Merlin耸了耸肩膀,“我猜他应该很好相处。”

 

“你认识他多久?”Arthur尽量让自己听起来不是故意打探对方的过去。

 

“我以前住在Cenred的国家。”Merlin的声音十分平淡,但眼神似乎有些躲闪,Arthur发现他脸上的笑容消失了。

 

“你为什么离开?”

 

“我那时只有十六岁,Morgause去找了我,让我加入她。”

 

“那你当时愿意吗?”

 

Merlin刚要张嘴回答却突然停住了,他的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笑容。

 

“Oh很好啊,young Prince,”他低声笑了一声,“很好啊。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了?挖掘到我最深的秘密然后再反击?”

 

Merlin大笑了起来,Arthur极力控制自己不要退缩。

 

然而紧接着Merlin却叹了一口气,“你的确知道你是逃不走的吧?”他问道,冰冷的口气让Arthur脊骨一凉。“如果你现在就认输,事情可以容易很多的,那会替我们,替你,省去很多麻烦。”

 

这次轮到Arthur笑了。“呐……我觉得我还是坚守底线吧。”他轻轻说道。

 

Merlin耸了耸肩膀,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的损失。”

 

Arthur沉默地注视着巫师离开房间,然后他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慢慢挪回窗边,他望了望下面的庭院。当他看见几个士兵在试图为难一个女孩的时候,一种反感的情绪又冒了出来。

 

过了很长时间,直到太阳已经高高挂起时,Arthur才反应过来——Merlin好像根本没回答他的问题。

 

 

 

 

Chapter 7

Merlin从葡萄串上摘下来一颗,扔进嘴里慢慢尝着,鲜艳的汁液将他的嘴唇勾勒得十分美丽。他望向下面的庭院,Cenred此时正在问候Morgana,身后的那些随从一步不离。

 

回想起昨天和Arthur的对话,Merlin总觉得心里有些……触动。

 

他已经变得——而且差点就要完全敞开心扉了,而这是大忌。他隐藏了那么多的秘密,那么多过去的事情。他一直瞒着周围所有的人,包括Morgause,甚至有时候会自欺欺人。Merlin告诉自己,那些过去的事情……只是曾经的记忆罢了,而现在他必须面对当下。

 

他永远不可能回去了。

 

突然身后哗啦啦的水声打断了Merlin的思绪,他转身看到那个金发王子正在一个女仆端上来的盆子里洗头发……此时的王子没有穿衬衣,阳光下美好的皮肤让Merlin瞬间看得有些失神。Arthur不断伸手撩起水花浸湿头发,随着他的动作,那臂膀上坚实的肌肉松弛有度,仿佛舞蹈着魅力的火花——Merlin有些被迷住了。

 

卧室门突然被打开,看到Morgana时Arthur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皱起了眉。

 

“Cenred到了。”Morgana有那么一瞬间用一种恐惧的眼神看向Arthur,然而下一秒她就转朝了Merlin,“现在要去大厅集合。”

 

“好的,我们马上就到。”Merlin回以微笑,看到Morgana的表情稍微放松了一些,她也笑了笑,离开了。Merlin感到些许欣慰,至少现在他还可以给予Morgana安慰——毕竟他们曾经一起经历过那么多。

 

Merlin转身后发现Arthur已经穿上了一件干净的衬衫。王子看起来有些……拘谨,仿佛在等着黑发男孩的评价。

 

“我们走吧。”Merlin轻轻说道。

 

“我去不了。”Arthur扯了扯脚上的链子。

 

Merlin露出一个像宠溺小孩子般的表情,然后拍了拍手,眼里闪过一道金光。

 

链子突然松开了Arthur的脚踝,转而紧紧锁住他的左手腕,另一端的链子也从床柱上解开,锁住了他的右手腕。Arthur浑身轻轻一颤,他试着扯了扯链子,然后叹了口气。

 

“我撤除了链子上那个可以烫伤你的魔咒,”Merlin用另一种笑容看着王子,“但是我们不能让Cenred认为你过得太舒服了。”Merlin加了一句,看着Arthur又开始拉扯链子。

 

Arthur露出了一个讽刺的假笑——Merlin没忍住勾了勾嘴角。王子那副倔强的样子实在是……很迷人。

 

“好吧,”Arthur努力让自己不去想或许不下去才是更正确的选择,“我们走吧。”

 

 

宽敞华丽的正厅十分安静。

 

Merlin先走了进来,Arthur跟在他身后。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去看任何一个人,Arthur垂下视线,紧盯着地板,避免让自己显得那么高傲——虽然这对他来说简直就是莫大的侮辱。是啊,一个跟着主人的仆人。

 

他能感觉到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反对着。这些人毁了他的国家,夺走了他父亲的王位。他们是巫师,是杀人疯子……

 

Arthur逼着自己深深地呼吸了几下。Play the game, Arthur.

 

王座此时是空的,Morgause和Morgana各站一边,Gwen就站在Morgana旁边,眼睛里满是恐惧和焦虑——然而当她和Arthur的视线交汇时,她朝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王子又垂下了头。

 

Gaius正站在王座左边的方向,Arthur注意到他在回避自己的视线。老人身边站着一个守卫,Arthur觉得胃里一阵抽搐——他们可能已经对Gaius做了什么。但Gaius看起来并没有Arthur想象中的那么糟糕,或许……he too was playing the game.

 

Cenred。

 

男人就站在王座下面,一脸悠闲地玩着指甲。他的随从们站在他的身边——Arthur能感到他们贪婪轻蔑的眼神聚焦在自己身上,他努力控制自己不要颤栗。

 

Merlin走到Cenred面前,伸出了手。Cenred回握了一下,但视线并没有在对方身上,而是紧紧盯着Arthur。

 

“能来到这里向国王表达敬意,我感到十分荣幸。”Cenred油腔滑调地张嘴。

 

Arthur死死盯着地板。千万别抬头,千万别抬头。

 

“你能来也是我们的荣幸。”Merlin的声音没有一丝感情。

 

“我很高兴你们获得了胜利,sire,”Cenred的脸上闪着一丝轻蔑的笑容,“Pendragon们占领这片土地太久了,他们剥夺这片土地太久了。”

 

不要听他说的话,Arthur告诉自己。

 

“是的,这一点我十分同意。”Arthur能感到那两个人的视线现在都在自己身上了——实际上,他觉得全部的人都正盯着自己,等待着他的爆发。

 

“我看得出来你对Arthur有些感兴趣,”Cenred慢慢走向Arthur,“我必须说,这简直是太让人佩服了——你在Arthur身上用的办法。因为我认识的那个Arthur Pendragon,可不会变得这么服从。”

 

Arthur突然抬头瞥了他一眼,但就仅仅这样也足够让Cenred看出来他内心的想法了。

 

Cenred露出一丝笑容。

 

“我擅长许多事情,”Merlin笑着说道,“让一个高傲的王子屈服不是什么难事。”

 

“你怎么想呢Arthur?”Morgause有些轻蔑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觉得你已经屈服了吗?你准备好下跪了?”

 

Arthur听到其他人都笑了起来。他抬起头,表情冰冷。他能用余光看到Gaius轻轻摇了摇头,警告自己不要轻举妄动。

 

“我会向真正的国王下跪。”Arthur抵触地说道。

 

紧接着一阵死一般的沉默,然后Merlin轻哼了一声。

 

“我不知道哪个更无礼,是他并不把我视为真正的国王,还是他认同Uther是。”

 

“我父亲——”Arthur因为他们的嘲笑终于忍不住了,但是Cenred突然打断了他。

 

“他必须要被拿下。”Cenred对Merlin说道。

 

“可能你疏于注意,他已经被拿下了。”Merlin指了指Arthur手上的链条。

 

“被魔法控制,那的确是的。但是如果要让他真正屈服,让他抛弃自尊心,那必须让他被一个人打败。”

 

Merlin的目光落到Arthur身上,显然在思考。

 

“就这么定了,”Morgause突然说道,她从王座旁走了下来,“你会迎战Arthur的,是吗,Cenred?”

 

Cenred的下巴收紧了一下,但紧接着他就解开自己的金属手套狠狠扔到Arthur脚下。

 

“直到我死。”

 

Merlin的表情沉了下去,他心里并不是十分同意——但Arthur已经弯腰捡起了手套。

 

“我的荣幸。”Arthur板着脸说道。说实话,他也期望着这个——这意味着他可以用剑,而王子自从出生就接受剑术训练了。何况,Cenred也说了,他只是个人,没有魔法。Arthur或许可以打败他。

 

 

Chapter 8

 

(Warning:本章包含角色死亡和暴/力性/行为。)

 

当Arthur终于踏出大门的时候,竟然一时不能适应太阳的温暖和新鲜空气的感觉。守卫们一步不离地紧紧跟在他旁边,他们正离开城堡走向城墙外那片竞技场。

 

屋子里的人们纷纷趴在窗户上往外看,他们目不转睛地看着曾经的王子一步步穿过大街小巷。街上的人们也停下了脚步,望向Arthur的眼神中包含着震惊、遗憾,以及一种深深的恐惧。Merlin走在队伍的最前方,黑色宽大的斗篷在身后扫出一阵冷风,这引得市民们不禁缩了缩脖子。

 

Arthur觉得胃里一阵绞痛。

 

曾经那些洋溢着笑脸的人们,现在只能躲在家里,而曾经拥挤喧闹的大街小巷现在早已空空荡荡。王子努力扬起头,他想要让百姓们看到他仍然没有放弃,但手上那叮当作响的链子不断划破Arthur的皮肤……

 

这一切都提示着他低贱的地位——或者至少,敌人是这么看待他的。

 

竞技场仍然在那里,Arthur想起以前经常在这里举行的比武和长矛竞赛,然而场上那飘扬的Pendragon旗帜早已被剥去。几群人被迫挤在看台上,一个个都神情惊慌。Arthur看到守卫的士兵将整个竞技场围得水泄不通。

 

皇家看台上,他父亲原先的位置被空了出来,应该是给Merlin留下的。两边依然坐着Morgana和Morgause,而Cenred则正站在场地中间——并没有穿盔甲。Arthur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自己也没被允许配上铠甲。

 

Cenred的剑在太阳下反射出刺人的光芒,但那反而让Arthur更胸有成竹了——这只是一个人,他不会任何魔法,只是一个人,一个可以被自己打败的人。

 

Merlin停下了脚步,挥挥手让Arthur身边的守卫下去。随后他解开了Arthur的链子,派了一个仆人送来王子的剑。Arthur慢慢拿了起来,感到胸膛里升腾起一股释然的感觉——他熟悉这一切,这是他所有力量的依存。

 

他迅速甩了一个完美的剑花,朝着空气连续快速地刺了几下,试图摆脱几日没训练的生疏感。Merlin一直看着他,看着那把剑明亮的光彩,心里有些微微的触动。他走近Arthur。

 

“别让自己死的太快,那会让所有人都扫兴的。”Merlin有些谨慎地笑了笑。

 

“一切都为了您,Sire。”Arthur尽最大努力把最后一个词说地过分尊敬。

 

Merlin眯起了眼睛,但没有说话。他只是转过身,走向了看台那个位置。

 

Arthur慢慢走到Cenred对面,露出一个紧绷的笑容回应对方嘲讽的表情。

 

“这场比赛直至死亡,”Merlin的声音回荡起来,“在那之前,不会有任何赢者。”

 

短暂的沉默——

 

“开始。”

 

 

Cenred的剑一下子就朝Arthur挥了过来,速度之快带动着风猛烈地怒吼着。Arthur敏捷地躲了过去,随后突然瞅准Cenred没有防备的体侧刺去——意识到疏漏的Cenred急忙收剑挡住Arthur,然后猛地打开对方紧逼的剑。Arthur撤回重心,他往后退了一步,Cenred也同样往后迈去——此时两个人都紧紧握着手里的剑,盘旋着,眼睛则一眨不眨地死盯着对方。

 

随后Cenred开始动了——他试探地向前刺了一下然而当Arthur靠近时,Cenred却急忙向后退去。Arthur明白了,他看出来这是一个圈套——他在引诱自己靠的更近。

 

Cenred的剑法毫无技巧可言,Arthur只需改变一下迎战对策——

 

Arthur看准对方疏忽的时机猛地朝他胳膊挥去——突如其来的疼痛让Cenred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立刻转头望向看台,Arthur也做了同样的动作。

 

Morgana的脸十分苍白,她看上去极度紧张。而Merlin的表情则让人无法读懂,他的眼睛隐藏在顶棚投下的阴影里。Morgause,此时正无聊至极。

 

“有些担心了吗,Cenred?”Arthur在Cenred转回头的那一刹那狠狠划向对方的腿,Cenred勉勉强强躲了过去。

 

“你那点本事根本不配让我担心。”Cenred冷笑了一下,Arthur则大声笑了起来。

 

“就这?这些只不过是打打闹闹罢了!想来一些真格的吗,Cenred?”

 

Arthur再次猛地向前刺去——他的每一次攻击都十分的精准有力,Cenred被迫不断后退,而就在那一刹那Arthur猛地转身,狠狠地刺中Cenred的左腿。

 

——Cenred愣了半响,然而下一秒他的眼睛就燃起了怒火,他疯狂地冲向Arthur,后者敏捷地躲开然后准备发起最后致命的攻击——

 

然而局面猛地失去了控制。

 

Arthur的脚突然被狠狠击了一下,他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这很诡异,在别人看来他就是自己滑倒的,但Arthur从来不会。

 

当Arthur瞅向看台时,他看到Morgause唇边的那丝冷笑。

 

Cenred此时已经缓过劲儿了,他抬起剑砸向Arthur,而Arthur只来得及虚弱的一挡——他拼尽全力在Cenred再次攻击前站起来,但是还没等他站稳Cenred一个猛击甩掉了Arthur手里的剑。

 

下一秒Cenred就一拳挥砸在Arthur下巴上,Arthur一个踉跄再次跪倒下去——他惊慌地想要拿回自己剑,但显然他的剑太远了。

 

Arthur向旁边迅速滚去,躲开了Cenred致命的一击——然而当他再次望向自己的剑时,他惊讶地眨了眨眼睛……

 

他十分确定刚刚剑离自己并没有这么近。

 

没有浪费时间去思考,Arthur抓回自己的剑然后迅速站起身子——

 

仿佛就在那一刹那,Cenred惊恐地脸瞬间僵在剑的正上方,大口大口地穿着气。他的手指颤栗着抓住Arthur的剑——那把插入他心脏的剑。

 

Arthur在Cenred倒下的那一瞬间迅速爬到一边。

 

Morgause站了起来,然而她的眼睛并没有看向Arthur,而是紧紧盯着Merlin。Merlin却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Arthur觉得自己在他脸上看到了一瞬间的笑容。Morgana,她的脸色仍然十分苍白,她微微朝Arthur点了点头——Arthur的心突然一揪。

 

——也许她仍然在意我……

 

守卫们上前收回Arthur的剑。然而此时Arthur依然有些晃神,他还没有适应这突如其来的胜利……

 

随后Merlin走了过来,挥挥手,再次铐上了Arthur的链子。

 

“把他带去Gaius那儿看看伤势,然后再带回我房间。”Merlin命令道。

 

Arthur看向Merlin的双眸,试图寻找些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望什么。

 

而Merlin只是简短地点了点头,然后凝视着Arthur被带走的背影。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85)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