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9,10,11,12,13)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0096?page=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true



Chapter 9

Arthur因为胜利滋生的喜悦很快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深深的难过……他曾公开地违抗过Morgause和Merlin,他也曾清楚地表示过他会坚持到底。但当他想到Cenred本来可能打败自己,还是感到喉咙里一阵恶心。

 

不,Cenred就是一个恶魔,他曾经与Camelot敌对了那么久。他的死是活该。

 

Arthur仍然绝对有些心寒,尤其是当他回想起Morgause对自己的做法……他差点就在Cenred的手里没命了。他不知道Morgause和Merlin会不会让Cenred那样做——杀了自己,但他确信他们是有什么计划的。

 

这是他为什么能活下来的原因。

 

守卫们押着Arthur穿过城堡,Arthur的心里再次升腾起一阵反感——城堡早已变得十分的压抑、黑暗:黑色的挂毯取代了原来Pendragon的红色,走廊里到处都是士兵,而仆人们则步履匆匆,眼睛死死盯着地面。再也没有笑容。

 

然而当Arthur走过一个人的时候,对上了对方的目光,那人朝他微微笑了笑——Arthur的心跳漏了一拍。看来关于他取胜的消息已经散开了,这让他突然感到一丝自豪,他的所作所为给他的人民带去了希望。

 

当他们到达Gaius的房间时,Arthur松了一口气。Gaius的房间还是老样子,被东西挤得乱七八糟,然而阳光在这毫不吝啬地照耀着——也许这是整座城堡最明亮温暖的地方。Gaius就坐在那里,Arthur朝他露出了一个鬼脸。

 

“国王要求你检查一下伤口。”

 

一个守卫朝Gaius说道,老人缓缓走了过来。Arthur注意到他并没有看向自己。

 

“你们可以先回避一下吗?”Gaius问道,“在准备药剂的时候,我需要安静和一些隐私的空间。”

 

Arthur旁边的那几个人晃了晃身子。

 

“我们不能离开犯人。”

 

“他已经被链子铐住了,你们等在门口就行,我可以保护我自己。”

 

“但是我们被命令——”

 

“被命令让我医治他,”Gaius的声音加进一丝严肃,Arthur看到了他扬起了眉毛,“而如果有人一直看着我,恐怕我无法进行。”

 

守卫们明显有些畏缩,Arthur刚要笑结果被Gaius的眼神生生憋了回去。他们嘟嘟囔囔地抱怨着出了门,还不忘叮嘱他们就在门口。

 

他们刚走,Gaius就走近Arthur,压低了声音。

 

“对不起,我不能让自己显得太礼貌,他们会怀疑的。”

 

“没关系,Gaius,真的。”

 

“你得小点声。对了……关于上次我们说的那件事,我或许找到了什么。”

 

“什么?是什么?”Arthur觉得心里升起一股希望,Gaius却只是让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慢慢掀起他的衬衣开始检查伤口。

 

Arthur对老人的沉默有些生气。

 

“伤口恢复的很好。”Gaius说道。Arthur的注意力被吸引了过来,说实话之前他并没有很在意身上那些鞭痕和伤口——事实上它们真的恢复的很好,简直像是魔法……

 

“Gaius,你是不是用了魔法?”

 

老人的手在半空中顿了顿,随后继续着手上的动作。“你不能忘恩负义。”他轻声说道。

 

“你在Camelot的加冕王子身上用魔法,比起我的负义或许火堆更合适。”Arthur厉声说道。

 

“为了避免那个我忍了很多年,Arthur。”Gaius冷冷地说道。

 

Arthur突然叹了口气,伸手握紧了Gaius的。“对不起。那一定……很难。”

 

“但你必须坚持下去。”Gaius的口气十分坚定。

 

“你刚刚说……找到了什么?”

 

Gaius拿起另一个椅子坐到了王子旁边。“我看过有些书提过这个东西,但也就真正见过一次……有一种药,可以暂时麻痹一个巫师的魔法。”

 

Arthur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惊讶地大张着嘴巴。Gaius只是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坐下。Arthur仍然不可置信地看着Gaius——如果真的有这样的东西,那为什么他们不早点开始研制?

 

“我知道你很着急,但我仍然需要时间。这种药十分复杂,大多数的药材我甚至都没听说过……”

 

Arthur努力压下失望的情绪。“但是你会成功的——它会起作用的,是吗?”

 

Gaius叹了口气。“如果运气好的话。”

 

Arthur往后靠了靠身子,尽量控制让自己不显得那么失望。往好的方面看,他们仍然有一丝希望。

 

没过多久门外的守卫就进来了,他们把Arthur再次押回卧室。当Arthur回去后,他发现房间是空的,一片漆黑。那么一会儿Arthur竟然在想着Merlin这段时间在哪儿。

 

扯了扯链子后,Arthur瘫倒在椅子里,脑子里开始思考Gaius说的话。现在他看到了希望,他打算好好抓紧机会。

 

 

Morgause从来没有如此生气。

 

Merlin又不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了,这么多年来这位女祭司曾当场杀死过无数人,而Merlin都只是在一旁看着——但这一次Merlin的做法让Morgause十分生气。

 

“你竟敢跟我对着干?!”

 

“我们是有计划的,而Cenred差点毁了这一切。”Merlin尽力压低声音,但他的情绪渐渐占了上风——魔法的火花在男孩指尖噼里啪啦燃烧起来,向Morgause表面他早已不是个小孩子,“我们的计划是让Arthur屈服,然后用他对付Uther——杀了他根本就是于此背道而驰。更何况,当你用魔法对付Arthur的那一刻,这场比赛就已经失去了它本来的意义了不是吗?”

 

“如果是我救了Arthur我只会感到恶心,”Morgause已经开始咆哮了,“我们的计划是毁了Arthur——不是救他!”

 

站在角落里的Morgana有些担心地看着Merlin,然而当他们的视线相遇时,Merlin朝她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

 

“Oh yes,杀了Arthur绝对会十分有用。”Merlin控制不住地讽刺道。

 

“Oh Merlin,”突然Morgause的语气软了下来,她的表情带上一丝嘲讽,“你心里不会开始在意我们的小王子了吧——”

 

“别胡说了。”Merlin狠狠打断她。

 

“那可是往火坑里跳,”Morgause的语调仍然很平淡,但Merlin仍听得出来她声音里那一丝威胁,“如果你陷入愚蠢的个人感情的话。”

 

Merlin十分生硬地回答她,“我从来都只忠心于我们的事业,Morgause。”

 

女人露出一个紧绷的笑容。“那我们不妨就来试一试。”

 

突然一种看不见的力量逼迫Merlin跪倒下去。Merlin知道这是一个试探,他甚至没有反抗,反之他依然抬头看着Morgause的眼睛。

 

Morgause慢慢走近,然后在Merlin面前停了下来,伸出手摸上他的太阳穴——Merlin畏缩了一下,这让女人脸上的笑更明显了。

 

“一个小的提醒,I think,让你记住应该忠心于什么。”

 

下一秒Morgause就侵入了Merlin的大脑。

 

Merlin失声尖叫。

 

 

Chapter 10

 

在等Merlin回来的时候Arthur睡着了。之前他一直在思考,回想发生的一切,回想那些人对他的所作所为……直到迷迷糊糊睡过去前,Arthur仍然没想明白——杀死Cenred的明明是自己,Morgause为什么会对Merlin生气。

 

当Arthur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壁炉里的火早已熄灭,只有窗外的月光模糊地透进房间。

 

有人在哭。

 

Arthur慢慢从地上爬起身子,然后蹑手蹑脚地穿过房间。哭声是从床后面传出来的,那是一种撕心裂肺的啜泣声,听起来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Arthur的心揪在了一起。

 

然而当他绕到床尾时,却瞪大眼睛倒吸了一口气——

 

Merlin。

 

蜷缩着靠在床尾,男孩身上没有穿那件斗篷,只是套了一件淡薄的衬衣。Merlin浑身在不断颤抖,他的头深深埋在膝盖上,两只手则用力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啜泣声带着撕裂的疼痛。

 

Arthur紧紧咬着嘴唇,他不知道该怎么办。Merlin是他的敌人,Merlin是他所知的最危险的魔法师——但此时,这个人却坐在那里,在月光下把自己雕塑成一抹寂寞的影子,无助地哭着。他看起来……就像一个被吓坏了的孩子。

 

一股冲动淹没了Arthur,他想靠近Merlin——抱住他,安慰他。但他压制住了自己的动作。

 

Merlin是他的敌人。Arthur迫使自己回想起那让自己痛不欲生的鞭打,或许这是个趁虚而入的最好的机会——他可以把刀狠狠插进Merlin的后背然后逃跑。但这个想法让Arthur觉得嗓子有些干呕。

 

又或许他应该回到自己的床,躺下,然后继续睡觉,假装这一切并没有发生。

 

但是这一刻,Arthur突然觉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一直以来的那个魔法师Emrys,而只是Merlin。

 

——省省吧,Arthur,你甚至根本不知道Merlin是谁……

 

他就那么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或许他站的时间太久了,因为Merlin突然抬起了头,Arthur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对方的手猛地抬起,眼里那道金光闪过的瞬间他被狠狠地向后砸去,嘭的一声撞在墙上。Arthur的头砸到了坚实的石头上,而伴随着猛烈的动作Arthur的手也撞在了橱柜上——身后的伤口剧烈地疼起来,直到Merlin眼里的金光消失后,Arthur才无力地瘫倒在地上。

 

“你刚刚在干什么?”Merlin的声音里透着冰冷刺骨的威胁。

 

“你……”Arthur努力试着张嘴,但揪心的疼痛让他的牙齿颤栗着,“你在哭。”

 

“所以?”

 

Arthur咬住自己的嘴唇,他不想说一个字——他不知道自己可能会说出什么。

 

“回你的床去。”

 

这是一个命令。如果Arthur仔细想想,他会发现这是Merlin第一次命令他。

 

Arthur踉跄地站了起来,身体仍然颤抖着,但没走几步就再次摔倒在地上。他觉得眼前开始冒金星,脑袋后面的疼痛简直要命。

 

Merlin笑了。“如此虚弱。”

 

然而Arthur突然咆哮了起来——“虚弱的不是我,”他咬着牙说道,“你才是那个虚弱的人!就知道躲在魔法的外表后面,然后自己一个人躲起来在半夜哭,你简直是可悲!”

 

Arthur并不知道这些话是从哪儿来的,但他实在太愤怒了——被人揍被人打,拼死反抗Cenred却被那些该死的会魔法的人羞/辱,那些魔法师总以为自己无所不知——不仅如此,他愤怒还因为自己的国家被人生生抢走,而身为王子他竟然开始害怕会不会再也夺不回来。

 

所有人都知道,包括Arthur自己——当他恐惧的时候,他往往用愤怒来掩盖。

 

“你说什么?”Merlin的声音冰冷得如同死寂。

 

“你可悲——你懦弱,你只会躲在魔法背后——You are nothing!”Arthur知道他说得太过了,太过分了。

 

下一秒Arthur的身体就被魔法抓了起来然后猛地摔过整个房间,狠狠砸到桌子上——Arthur疯狂咬着舌头,努力噎回就要冲破喉咙的嘶吼,鲜血渐渐浸满他的口腔。Merlin冲了过来。

 

“你怎么敢这么说?!”

 

Arthur不得不竭力站起身子,但当他看到Merlin眼里燃烧的凶/残时仍然感到了一阵绝望。

 

“你知道什么!你才是那个生生毁了我们的人!你和你那残忍的法律让我一无所有!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的恐惧——朋友和家人被剥夺然后活活烧/死的又不是你!我才是那个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师而你,Arthur Pendragon,将会拜倒在我的脚下!”

 

突然猛烈的撕裂般的剧痛淹没了Arthur的所有感官——这次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撕心裂肺的叫喊,他绝望地瘫倒在地上。无论接受过多么严厉的训练,无论经受了多少次战争的洗练——

 

这种剧痛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它仍然残忍地继续着,Merlin没有停下来,Arthur揪心的叫声回荡在房间里,他的嗓子燃烧般撕裂着——Arthur突然觉得如果一开始就服输那么事情将会多么简单。

 

“停下来!快停下来!”Arthur几乎没有听到那个声音,但Merlin显然听到了,他停下了魔法。Arthur猛地趴倒在地上,刚刚那一切带来的疼痛让他仍然颤栗着。他勉强能辨别出来,是Morgana进来了——是Morgana尖叫着阻止了Merlin。

 

Merlin转身看向Morgana,而后者,也看着他。Morgana的眼里充满了困惑和痛楚。

 

“这不是你,Merlin。”女人轻轻说道,Arthur不认为Merlin能听进去。

 

Merlin猛地垂下肩膀,闭上了眼睛。

 

“你先去其他房间,我会通知守卫。”Morgana轻柔的命令似乎起了作用,Merlin朝门口走去,没有回头看Arthur。

 

Morgana慢慢走近Arthur,无视后者的反抗帮他躺到了床上。Arthur陷到床褥里,仿佛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柔软的东西——他享受了一会儿重新回到自己床上的愉悦。

 

而那只是在他再次感觉到疼痛之前。

 

Morgana迅速瞥了他一眼,那是一种仿佛能看穿他的眼神——Arthur无法看透Morgana眼神里那种审视的感觉。随后女人离开了,没有说一句话。

 

Arthur闭上了眼睛,伸手快速地抹了抹睫毛上的眼泪。

 

无论Emrys到底是谁,无论Merlin到底是谁,Arthur永远不会害怕他——

 

他只为他感到可悲。

 

 

Chapter 11

 

Merlin躲进一个房间然后马上把自己锁了起来,背靠着门滑了下去。他闭上了眼睛,试图让自己颤抖的呼吸平静下来,赶走大脑中那些痛苦的场景——那些回忆仍然在死死纠缠着他,虽然Morgause对他的摧残是几小时之前的事情了,但那些痛苦的场面依然刺痛着他的神经。

 

所有痛不欲生的记忆喷涌而出,在Merlin眼前一帧帧回放。

 

当他发现母亲死去的那一刻。

 

接住Will狠狠砸下的身体,而一支箭早已穿透后者的胸膛。

 

当他一个人外出时却遭到了Cenred的士兵的伏击——他们在报复他这个轻而易举扶摇直上的魔法师。

 

那些他被囚禁的日子——Morgause禁锢了他的魔法然后袖手旁观。“你必须学会自己保护自己,Emrys.”女人说这是为了惩罚他,惩罚他曾那么愚蠢地被人抓住。

 

当他被死死绑在火堆上的那一刻,熊熊的火焰侵吞着周围的空气,他太恐惧了以至于根本无法动用魔法——而Morgause也只是等到最后那一刹那才来救了他。

 

Merlin蜷缩起身体,失声尖叫——房间里某处的一个花瓶随之突然爆炸。然而突然另一个惊讶的尖叫声响了起来,Merlin猛地抬起头。他本来以为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Gwen从一个角落里畏畏缩缩走了出来,当她看到Merlin的那一刹那,身体僵住了。

 

Merlin并没有和Gwen说过话,他也只是认识她而已——因为Arthur的关系。Gwen看起来……是那么真诚、亲切,她让Merlin想起了母亲。

 

“Sire!My lord!对不起——我并不知道还有其他人在房间——我只是、只是在换床单,哦您不需要知道这个——我、我现在就离开,my lord。”

 

听到Gwen结结巴巴的回答Merlin竟然露出了笑容,他觉得胸口的疼痛减轻了许多。

 

“没关系。”Merlin打断了Gwen不知所措的胡言乱语,“我并没有想吓到你,我也不知道你在这。”否则我就不会进来了,我根本不会让你看到我崩溃的样子。

 

“你可以走了,Guinevere。”

 

Merlin挥了挥手打开门锁。Gwen马上朝门口走去,手里紧紧抱着脏的床单,当她走过Merlin的时候抓得更紧了,仿佛那东西可以保护自己。

 

她害怕我。Merlin想到。

 

这个想法却让他感到有些刺痛。

 

然而Gwen突然在门口停住了,她紧紧咬着下唇,看起来犹豫不决。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Guinevere?”

 

“我……我只想问一下您还好吗,my lord?您……刚刚在尖叫。”

 

Merlin觉得胃绞在了一起,但他狠狠抑制住自己的情绪。

 

“我只是因为一些事情心情不太好,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Gwen张了张嘴,但紧接着闭上了。Merlin松了一口气,他不确定自己会再怎么回答,也许下一秒他就会再次崩溃然后把心里的事情全盘托出。

 

他在想什么?Gwen只是一个仆人,在他掌控的国家里,他根本不需要回答她的任何问题,他不需要她的同情,他不需要她和Arthur或者其他任何人的关心。

 

“我知道您昨天做了什么,”Gwen脱口而出,“您救了,Arthur。”

 

Merlin眨了眨眼睛。

 

“我很抱歉可能我并不该这么说,但我觉得您需要知道——Arthur是个好人。Uther或许有些残暴,但Arthur和他不一样。您救了他……我觉得总该有人和您说声谢谢。“

 

一千种回答涌上了Merlin的舌头——我那不是救他,这只是计划的一部分,他活着比死了对我更有用。我不需要你的感谢。

 

谎言,谎言,全是谎言——Merlin痛苦地想到,他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应该离开了,Guinevere。”他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努力控制自己不要在她面前把门摔上。

 

——我觉得总得有人和您说声谢谢……

 

“如您所愿,Sire。”

 

Gwen离开了,消失在走廊尽头。Merlin再次关上了门,绝望地把额头抵在门上。

 

他心里早已一团糟。

 

 

Arthur猛地醒了过来,大口大口喘着气,胸口的疼痛让他在被子上攒起了拳头。已经是清晨了,明媚的阳光在窗外照射着。Arthur重新躺下身子,大脑有些眩晕——直到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的那个大床上。

 

Arthur重重地叹了口气,倚在枕头上,然后想着要起床——但他的大脑马上告诉他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那简直是做梦。

 

他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竟然白痴到跟Merlin说那些话。他在Merlin的魔法面前根本一文不值,Merlin动动手指头就可以结束他的生命。虽然到现在Merlin并没有那么做……他没有……目前为止。

 

或许这全都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让Arthur麻痹于一种根本不存在的安全感,甚至让他觉得他们很容易产生分歧,因为在昨晚看到Merlin哭之后,Arthur觉得那个人已经和其他人……有些距离了。

 

敌人们怎么就那么让人难懂呢?

 

Morgause看起来十分强势,但她为什么心甘情愿地让Merlin登上王位,而自己就仅仅站在一边?而Merlin,Arthur根本就搞不懂他,上一秒还那么冷漠,下一秒却又蜷在地上流泪,随后又朝自己发疯。还有Morgana……Arthur连头绪都找不到。

 

Arthur发现自己开始猜测那些人的计划了,他们如何掌控手里的权力,以及他们打算对自己做些什么。

 

他的大脑快速旋转着,所以根本没听见有人在敲门——门口有人清了清嗓子,Arthur才抬起了头。

 

“Gwen。”Arthur哑着嗓子说道,声音听起来十分虚弱——他有些气愤。

 

“Arthur,”Gwen听起来则松了口气——Arthur怀疑自己昨晚的尖叫声是不是穿透了整个城堡。“你怎么样了?”

 

Gwen走到床尾坐了下来,Arthur盯着她,发现比起他们上次见面,对方显得疲惫了许多。Gwen轻轻铺平了被子,她的手有些发抖。

 

“我不应该来这,如果他们抓住我又会打我的,有些士兵特别恐怖……”Gwen沉默了一会,紧紧咬着下唇,手里揪着毯子上的线,“Arthur……你一定要抵抗下去。”

 

Arthur有些疑惑地看着她,“什么意思?”

 

“人们……开始有些急躁,Morgause和Emrys根本不关心他们。现在已经有些传言开始产生了……你知道,当你前几天打败Cenred后,大家都看到了些希望——当然,你并不是完全靠自己打败他的——但是每当人们看到你的时候,每当他们看到你依然在反抗的时候,他们也会受到激励,继续反抗下去。”

 

“等一下……可是我的确是一个人打败Cenred的不是吗?”

 

Gwen突然抬起了头,她瞪大了眼睛,“你还不知道?”

 

“不知道什么?”

 

“Well……那个人,Emrys,他帮了你。是他把剑移到你旁边,你才能够到它的。”

 

“他什么?!!”

 

“Guinevere,你在这除了嚼舌根还有其他什么理由吗?”

 

他们没一个人注意到Merlin进了房间,Gwen脸色苍白地急忙站了起来,而Arthur觉得胸口剧烈地疼痛着。

 

“No, my lord. I’m sorry, my lord. 我现在就离开。”

 

她头也没回地跑出房间。死一般的寂静蔓延开来。

 

“她说的是真的吗?”Arthur不知道如果自己不是脱口而出他是不是真敢问出这句话。

 

“那很重要么?”Merlin含糊其辞地说道。

 

Arthur狠狠咽了一下口水——虽然他有许多想说的,但介于昨晚Merlin疯狂的摧残以及现在仍要命的疼痛,他如今对Merlin的恐惧可不是一点点了。

 

“你今天可以休息,我会让Gaius带些药过来。这之后你去训练场上干活,服侍我的骑士们。”

 

“可那是仆人的工作——”Arthur说道,然而他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多么可笑。

 

Merlin扬起了眉毛,“是什么让你觉得你比一个仆人好点?”

 

Play the game,让他们觉得胜券在握,然后等待时机——Gaius的话从未显得如此重要。

 

“Nothing,”Arthur随后急忙加了一句,“Sire。”

 

“很好,”Merlin的脸上扬起一丝笑,“我们明天见,我希望你能来服侍我吃晚饭。”

 

“好的,Sire。”

 

然后Merlin离开了。

 

 

Chapter 12

(Warning:原创角色死亡以及暴/力。)

 

Gaius是在黄昏的时候来的,给Arthur换药水的过程中老人一直没有流露出任何表情。

 

Merlin就在房间里等着,不给两个人交流的机会,因此Arthur不得不努力控制自己不要表现得太失望——他急迫地想知道Gaius那药水研制的怎么样了。如果真的可以禁锢巫师的魔法,那绝对是一个杀手锏,他可以用这个对付Morgause和Merlin,然后让Uther重新夺回Camelot。

 

虽然一切还仍未定论,但至少这给了Arthur希望,一个摆脱现状的机会。

 

Gaius处理完伤口后在床头留了第三瓶药水,以便明早Arthur换药。然而就在那一刹那Arthur伸手抓住了老人的手腕——他太想知道事情的进展到底如何。

 

“几天前你曾说过你正在研制什么更有效的药水,”Arthur小心翼翼地说道,他十分谨慎地挑着字眼,“但你并没有所有的药材——现在怎么样了?”

 

Gaius平静的表情动摇了一下,但由于他是背对着Merlin所以并没有被看见。Arthur逼迫自己千万不要去看Merlin,他并不善于掩盖心里的想法。

 

“十分幸运,我已经集齐了大部分的药材,但仍然需要一段时间准备。”

 

Arthur抑制住自己失望的情绪。他等的越久,Merlin他们对国家的掌控就会越强。

 

“它会起作用的是吗?”Arthur希望Gaius能从自己的表情中看出来,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

 

“如果事情顺利的话。”Gaius模模糊糊地回答。Arthur叹了口气,放开了老人的手腕然后点了点头。

 

“Thank you, Gaius,就这样吧。”Merlin突然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Gaius收拾好他的东西,对Merlin深深鞠了一躬,然后离开了房间。

 

Arthur努力让自己别那么紧张。

 

“如果你想要更有效的东西,你只需要问我。我确定魔法可是要比Gaius能弄出来的任何药水有用。”Merlin脸上有些过分关心的笑容让Arthur浑身不舒服。

 

他皱了皱眉。“是你让我受的伤——你为什么又要帮我?”

 

Merlin有那么几秒钟似乎有些失神,他眨了眨眼睛,然后耸了耸肩,“就是一个提议而已。”

 

Arthur更疑惑了,但他决定还是坚定一下立场——正常来讲一个敌人是不可能给自己提供援助的不是吗,那根本就不对啊。

 

“我永远不会接受一个巫师的帮助。”Arthur咬着牙说道。

 

Merlin的脸沉了下去。“魔法一直都是你生命的一部分。你说不会接受巫师的帮助但如果没有魔法你根本就不会出生!”

 

Arthur心猛地揪了一下,他张大了嘴巴——Merlin一定,在撒谎。

 

“如果不是我你早就被Cenred大卸八块了!现在你竟然还异想天开地认为没有魔法你还能活命?!”

 

Arthur想说如果一开始不是因为Morgause的魔法那他可能真的就自己赢了,但同时他突然意识到——Merlin承认了?他承认救了Arthur……

 

“你总是那么自大,那么自欺欺人——总有一天你会意识到,如果没有魔法你的国家会一无所有!什么都不是!”

 

Merlin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房间,Arthur能感受到空气中的愤怒。

 

然而他却有些……失神。

 

“你的”国家……

 

 

对Arthur来说,Merlin一直就让他捉摸不透——然而第二天当他面对那些士兵的时候,他发现事情简单了许多,因为那群人的意图简直就是再清楚不过了。

 

Merlin离开训练场时的指示十分简单,他让Arthur服侍那些士兵——Merlin叫他们“骑士”,但Arthur觉得世界上没有比他们更没规矩的了——并听从那个头领的命令。

 

Arthur之前见过那个人。当Merlin的军队进攻的时候Arthur曾经和他交过手并差点就打赢了。看来那个人现在要来解决个人恩怨了。

 

“Pendragon,把我们的盾拿过来。”

 

他们的盾和Camelot的比起来又大又重,搬起来简直要命。Arthur一次就只能拿动三个,但帐篷旁边那一堆能有三十个。当他终于把所有的都拿过去的时候,脸上早已被汗水浸湿——而那群士兵只顾在一旁嘲笑。

 

“实际上,我们今天要用的是狼牙棒,防守训练昨天已经进行完了。”

 

Arthur咬了咬牙,活动了一下肩膀来控制内心的反感——他能期望些什么?他只能努力保持冷静然后听之任之。

 

搬狼牙棒就简单多了,只有两个箱子。Arthur搬完后便站到一边,看着他们开始训练。

 

然而当Arthur看到那群人训练的样子时,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他们根本毫无技巧,毫无章法,就只是胡乱地挥着狼牙棒,然后毫无目的地进攻——像这样的人能攻下Camelot简直就是一个奇迹。当然,他们那边有魔法撑腰。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太阳逐渐升到高空,气温开始变得十分炎热,但士兵们的激情却丝毫未减。Arthur唯一感到庆幸的是Merlin把他的链子卸了,并给他室外活动的机会。

 

他刚刚看见了Gwen,女孩抱着一筐要洗的衣服,低着头绕过那群人,无视他们的嘘声和调戏。Arthur觉得胃一阵抽搐,Camelot已经沦落到这种地步了。

 

“Pendragon!把那些靶子立起来!”

 

靶子很沉,Arthur突然觉得有些愧疚——他曾无数次逼着他的男仆不断干这些事情,而且他发现自己甚至就没怎么想起他的男仆。George虽热有些无趣,但不得不承认他很能干,Arthur不希望他受到什么伤害。

 

Arthur好不容易把靶子搬过去靠在木制固定架上,然而下一秒一把短剑就狠狠地朝他飞了过来,几乎是擦过耳边然后深深插进木头里——Arthur勉强躲了过去——

 

他猛地跳了起来,听到身后传来阵阵嘲笑声。Arthur绷住了肩膀,慢慢转过身。

 

“你就这么大本事?”王子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蔑视——此刻他早把什么自我保护的意识全部抛到脑后了。

 

士兵们的笑声戛然而止,Arthur看到其中一些人晃了晃身子,拿起了剑。

 

“你觉得你更厉害?”那个头领的表情开始有些狰狞。

 

Arthur用手把短剑拔了出来。“我可以证明。”

 

头领露出了一个十分扭曲的讥笑,他转过身子命令士兵们后退,然后从腰带里掏出好几把短剑。他扔给了Arthur两把。

 

“最好三次?”

 

Arthur点了点头,大脑的一部分在怀疑他到底该不该这么做。但是,他想到,这是个挫败他们头领的好机会。一群不信任领队的士兵在战场上就等同于一群野人。

 

紧紧咬着牙,Arthur转朝靶子。

 

比起来他熟悉的Camelot的短剑,这个要重一些,但Arthur没有退缩。风减轻了许多,当Arthur找准站位时阳光恰好没有照进他的眼睛。他用力投了出去,短剑利索地划过空气,稳当的插进靶心左边一点的位置。

 

Arthur听到身后的嘀咕声,但他没有转头,他需要集中注意力。

 

然后头领投了他的短剑——他射中的位置比Arthur的偏上,里靶心远了一些。

 

深吸了一口气,Arthur短暂地尝到了胜利的滋味。他走向第二个靶子。

 

然而就当短剑要脱手的那一刹那,身后一个士兵突然大声咳嗽了一下, Arthur猛地吓了一大跳——他失手射偏了。

 

这次背后传来大声的嘲笑,但他依然没有转头。无论那人是不是故意咳嗽,Arthur不允许自己表露出任何挫败感。

 

然后轮到了那个头领。他投了出去,短剑的位置十分靠近靶心。他朝Arthur的方向露出一个讥讽的笑容,Arthur狠狠咬紧牙关。

 

Arthur的最后一次十分完美,短剑正中靶心——他情不自禁地露出胜利的笑容。

 

“啊哦,你赢了,我可比不了那个,”头领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手里不断玩弄着他剩的那把短剑,“去把它们从靶子上弄走。”

 

Arthur眯起了眼睛,而那个头领却只是笑了笑。

 

“——Please。”

 

Arthur无法违背他的命令——他仍然害怕Merlin,那些痛苦的回忆并没有痊愈。他向靶子走去,然后熟练地把短剑拔了出来。

 

然而一切就是Arthur走向最后一个靶子的时候发生的。

 

他听到了有人突然吹起口哨,然而下一秒手上就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头领最后一把短剑此时狠狠地插进了他的手。Arthur的理智瞬间被愤怒和痛感淹没,他猛地拔出短剑然后急速转身,几乎同时狠狠朝始作俑者扔了过去。

 

他的目的达到了。

 

下一秒那个头领突然跪倒在地——短剑狠狠地插进了他的喉咙,他两手颤抖地摸上脖子,眼睛惊恐地瞪大。

 

有那么一会儿,Arthur并没有缓过来发生了什么。

 

然而很快他就被无数剑包围住了,震动鼓膜的尖叫声将Arthur拉回了残忍的现实——一种恶心无力的感觉瞬间如海啸般铺天盖地而来。

 

手上撕心裂肺的痛感再次回归。

 

“都给我退下!”

 

一个刺耳的嗓音响彻整个训练场——Arthur看到Merlin疾步走了过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被一群怒发冲冠的士兵紧紧围住,所有人都已拔剑出鞘。

 

人群中响起了低声的抱怨,但他们不得不听从Merlin的命令往后退去。

 

“过来。”Merlin对Arthur命令道,随后挥挥手让链子再次铐住后者的手腕。鲜血不断从Arthur的手上流下,但当他跟着Merlin往回走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注意那个。

 

“他杀了Americk,Sire!他杀了我哥哥!”一声沙哑低沉的声音让他们停下了脚步,Arthur跟着Merlin一起转过头,想要看看是谁说的话。

 

那个男人从人群中走出一步,眼睛中燃烧着愤怒,“他不能不为此付出代价,我不会……我会杀了他的,Sire。”

 

Merlin只是简短地点了点头,“他会受到惩罚的。”他的语气让Arthur后背一凉。“别担心,Joderick,我会替你报仇。”

 

Joderick点了点头,冷酷的瞳孔死死盯着Arthur。

 

“Come,”Merlin对Arthur再次命令道,“你要服侍我吃晚饭的,别这么没用。”

 

Arthur咽了咽口水,他急切地想要问等待自己的到底是什么惩罚——但他能猜到如果问了,那么后果会如何。

 

他们穿过训练场朝城堡走去的途中,Merlin没看Arthur一眼。

 

 

 

Chapter 13

 

 

(原作者话:Special thanks to Vai_Creative for your encouragement.)

 

两人一路无话。

 

Arthur的手灼心般疼痛,刚刚发生的事情像一记重锤砸在他的心上——他不应该让那么冲动,他不应该让自己如此轻易被那群人挑起怒火。他曾不止一次见识过Morgause和Merlin的暴脾气,他们如果想要自己的命,那只是一瞬间的事情。

 

很久之前他就明白,也许有那么一天,他会为了保家卫国而牺牲。但是仅仅因为一时冲动就轻易弄丢性命,那绝对是毫无意义的。他要对他的人民负责,而这就要求他必须活着。

 

Merlin先进了房间,守卫们在Arthur进去后关上了门。Merlin这才转过身来。

 

“手给我看看。”

 

检查伤口的时候,Merlin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辨认,但随后他就轻轻覆上Arthur的手,合拢,然后慢慢吸了一口气。然而当Arthur终于明白Merlin要做什么的时候,他猛地抽回自己的手。

 

“不要。”Arthur坚定地说。

 

Merlin扬了扬眉毛,“我是要帮你治疗。”

 

“不要魔法,你想都别想。”

 

Arthur知道自己这么说有些讽刺,因为就在几天前Gaius才用魔法医治过他。但他不允许自己接受Merlin的魔法,不允许。那显得太……亲密了,太信任对方了,好像那会消除两人之间最后的隔阂。

 

“你可能……”Arthur绞尽脑汁想找个理由,“会给我施咒或者什么的。”

 

Merlin哼了一声。“Arthur,自从见面以来我们在一起待了那么久,我可以有无数次机会给你下、咒。”他的语气让Arthur有些哆嗦 。“但我没有。现在把手给我,你的国王命令你。”

 

Arthur咽了一下口水,咬着自己的舌头防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他再一次伸出了自己的手。

 

Merlin轻轻让两人双手合一,他吸了一口气然后眼里闪过一抹金色。

 

“Hælan.”

 

Arthur努力抑制自己想要赶快抽回手的想法,他看到一缕金光浮动在空气中,随后轻盈地环绕住他们的手。

 

一种奇怪的、带着些许敬畏的触动淹没了Arthur,他仿佛瞬间忘记了那些……恨Merlin的感觉。和Merlin虐待他时用的魔法全然不同,这个是那么的温暖、治愈而且平静。突然有那么一刹那,Arthur感觉到眼睛后面有一种奇怪的压抑感,但就当他以为自己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Merlin放开了他的手。

 

Arthur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的手掌——所有的伤口都已愈合,皮肤也完好如初。当他看向自己的手时感觉到了一丝轻微的刺痛感。

 

他抬起头,望向Merlin的眼睛,但Merlin脸上的表情蕴含着一种让Arthur看不透的东西。

 

一阵如黑夜般压抑的沉默蔓延开来,直到Arthur不小心噎着然后咳嗽了出来。

 

“Thank you. ”

 

Merlin没有回答,他只是眯了眯眼睛,随后朝门口走去。

 

“走吧,陪我去吃晚饭。”

 

 

Merlin坐在长桌最顶端,朝Morgana和Morgause点了点头,然后目光扫向桌子上的山珍海味。

 

城堡厨房的手艺是最高规格的。那么多年来,他们一直过的是吃了上顿没下顿的日子——凑合地住在临时帐篷中,能抓到什么就吃什么,甚至一连许多天都空腹前行。而眼前这些食物太奢侈了,Merlin不禁怀念起从前和母亲在一起的时光,一切都是那么的朴素而美好。

 

这种乡愁的痛楚长久以来一直纠缠着他。

 

自从Merlin加入Morgause后,他曾无数次想要离开那个女人回到母亲身边。然而回答他恳求的永远只是残暴且惨烈的提醒,Morgause要他记住他们不可动摇的任务。

 

后来,他的母亲死了,他再也没有家可以回了。

 

他甚至没有能参加葬礼,因为当时他们被困在Camelot东部边境的一场战争中。当战争打赢后,Merlin去了阿瓦隆湖畔,把一朵皎洁的白玫瑰轻轻放在湖面上,点亮,然后看着它逐渐消逝在迷雾深处。

 

他突然发现自己仅剩的那一点胃口也消失殆尽了。

 

“Is everything alright, my lord?”Morgause问道。她脸上过分同情的笑容让Merlin十分不舒服。

 

“Yes.”他短促地回答道,随后轻轻敲了敲杯子。过了那么一会儿,并没有人回应他,于是Merlin立马转过身子用目光寻找着Arthur——他正在一个角落里和Gwen窃窃私语。

 

“Arthur。”他尖声说道,满意地看到Arthur吓了一跳。随后Merlin扬起眉毛,再次敲了敲杯子,“我需要服侍。”

 

Arthur的眼睛瞬间睁大了——Merlin突然惊讶地意识到,王子真的从来就没有做过这种事情,他永远过的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根本没有体会到仆人是多么辛苦。

 

Gwen不得不轻轻推了推Arthur,后者这才捧着一壶葡萄酒挪步过来。

 

“我听说今天训练场上出了什么乱子是吗。”Morgause若无其事地说道。所有人都注意到Arthur的手猛地一颤,一些葡萄酒洒了出来。

 

Merlin点了点头,目光仍然在Arthur身上。Arthur正努力绷着表情,给Morgause和Morgana倒酒。

 

“我想总得要有必要的惩罚才行,没异议吧?”Morgause突然十分直接地盯着Merlin。

 

“当然。”Merlin毫无感情地回答道,随后喝了一口葡萄酒,感觉嗓子莫名有些灼烧。他放下酒杯,开始伸手拿食物——然而他突然想起今天见到的街边那些饱受饥饿折磨的孩子,推开食物,Merlin感到胃里一阵翻绞。

 

“Guards,”他叫了一声,“送我的仆人回我房间。”

 

Arthur看起来十分惊讶,但他还是选择什么也没说,服从地放下酒杯,跟着守卫准备离开。

 

“Guinevere,你也下去。”Merlin说道。

 

Gwen疑惑地向Morgana扫了一眼,随后马上鞠了一躬离开了。

 

当其他人都走后,Merlin转朝两个女人,努力集中精力。比起回想那些可怜的孩子,回想对Pendragon的恨似乎更简单。

 

“我更倾向于不要惩罚他,”Merlin说道,“我能感觉出来,他就要被我搞定了。很快我们就可以把他拉进我们的事业。”

 

Morgana微微眯起了眼睛,但Morgause却发出一声短促的笑。

 

“Oh Emrys,如果你觉得那个王子真能加入我们,那你就太愚蠢了。”她说道,“他对父亲简直誓死不渝般忠诚,更何况他对魔法恨之入骨。”

 

之前并不是这样的,Merlin心里想到,但他没有说什么。

 

“那么你有什么建议?”

 

“Uther的力量与日俱增,尽管他永远不能和我们匹敌,但人们已经开始浮躁了。Arthur那该死的骄傲并没有消失,只要他还在,人们就永远不会向我们臣服。我们必须摧毁Arthur——我想我不得不说,你的方法见效并不快。”

 

Merlin紧了紧下巴,他知道Morgause所说的是事实。

 

“我建议,”Morgause向前挺了挺身子,眼睛里闪烁着一个想法,“我们还是要采取更有力的措施。让那个王子知道他到底惹的是什么人。”

 

Merlin刚要反驳,但Morgana先开了口。

 

“Arthur永远不会向身体上的疼痛屈服,”她说道,“他太倔了——但他的确有一个弱点。”

 

Morgause和Merlin期待地看着她。

 

“他太在意身边的人了。伤害那个Arthur在意的人,然后让他知道那都是因为他……他绝对会跪下祈求我们的宽容的。”

 

Merlin觉得浑身一颤,Morgana冰冷的声音听起来毫无感情。

 

Merlin把后背向后靠去,端起杯子——他知道自己一定会后悔。

 

“那么你觉得那个人是谁?”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7)
热度(87)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