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14,15,16初吻)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0096?page=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true

Chapter 14

 

Arthur回到房间后,有那么一会儿只是愣愣地站在那里,任凭刚刚发生的所有事情翻涌过脑海。

 

然后他慢慢踱步到窗边,试图捋一捋那过于乱七八糟的状况。黑夜已经张开温柔的双翼,轻轻抚摸着大地,Arthur能看到下城区摇曳着点点灯光。

 

就在那一刹那,他突然意识到——

 

现在除了自己没有别人,而他竟然没有逃跑。

 

Arthur把脑袋一下下碰在窗户上,闭上了眼睛,继续整理着纷乱的思绪。显而易见,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先撂倒门口那几个守卫——那群人肯定不会有什么该死的魔法——然后抄上家伙逃离这个城市。附近的村庄一定会有铁匠什么的,卸掉自己手上的链子,然后他就可以去找父亲了。

 

然而……Arthur并没有动。

 

——不知道该做什么,甚至不知道该想些什么。仿佛心里有个声音在告诉自己,他仍能感受到手掌在Merlin的魔法下轻轻颤抖。他心不在焉又或许是下意识地,用另一只手的拇指来回摩挲着那儿。

 

但仿佛有什么难以名状的感觉,让Arthur不愿意离开。那并不是一种必须留在Camelot的责任感,而是其他什么东西。

 

有那么一会儿,Arthur猜想着是不是Merlin真的给他下了什么咒。然而他的答案是否定的,Merlin并没有。但那确确实实……与Merlin有关。Arthur能感觉到自己和那个人有着什么联系,甚至可以说是一种纽带。他们之间有一条无形的线,仿佛弓箭的弦般紧绷,以至于好像随时随地都可能断裂。

 

但有什么东西把他们紧紧拴在一起。

 

毫无预兆地,脑海深处一个词语就那么顺理成章地跳了出来。

 

Destiny.

 

Arthur猛地睁开眼睛,用力摇了摇头,他轻轻扯了扯手腕上的链子。Merlin禁锢了他,夺走了他的国家,摧残他,羞辱他……那个人是一个巫师,而巫师带来的永远只会是暴乱和恶魔。这是Arthur一直以来被灌输的东西。

 

仿佛是要回应他一般,手掌突然轻轻刺痛了一下。

 

Arthur伸手揉了揉眼睛,背靠着墙壁慢慢滑了下去。虽然囚禁的日子并不好过,但他至少身体仍然还撑得过去——真正让他筋疲力尽的,是没完没了的,类似于勾心斗角般的头脑游戏。Arthur想到,如果战争前有人问他对魔法师的看法,那么他一定会回答“残忍、暴行以及死亡”,但现在……

 

他抬起下巴,看着窗外的夕阳一寸寸消逝在水平线下。把和平的生活重新带回Camelot是他的责任,而帮助父亲夺回王冠更是。从现在开始,Arthur想到,他不会再让自己动摇了。他必须坚定自己的任务。

 

Arthur挪着步子回到那块地毯下,掏出那把他一直藏着的刀。

 

Arthur有一种预感,他将很快用到它。

 

 

 

第二天下午。

 

如金丝绸缎般美好的阳光透过五光十色的窗户,温柔地洒进大厅。目光扫过斑斓的地板,Merlin换上一副冷漠的神情,坐在王座上。底下聚集的贵族们窃窃私语着,他们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被召集。Morgause的脸上仍然挂着一丝冷笑,而Morgana,看上去毫无感情。

 

Arthur在大厅的另一端,身体两侧分别被两个守卫禁锢着。他一直盯着Merlin,似乎在试图看破他们的计划。

 

Oh真希望他能提前知道。Merlin暗自想到,小王子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把犯人带进来。”Morgause大声说道,所有人迅速安静下来,齐刷刷转头看向门口。

 

Merlin感觉到Arthur的视线也离开了自己。他在位置上轻轻动了动身子——他不确定自己能否做到。

 

门开了,人群因为吃惊纷纷倒吸一口冷气——四个士兵走了进来,而中间的是Gaius。然而老人看起来仍然挺胸直背,当那四个人把他一人扔在大厅中央的时候,Gaius脸上表现出一副毫不在意的神情。

 

“My lord.”Gaius轻轻说道,朝Merlin鞠了一躬。“My Ladies.”他朝Morgana和Morgause低了低头,但视线并没有离开Merlin。“我在想,为什么要传唤我来这?”

 

“没人允许你说话,药师。”Morgause突然插了进来,但Merlin挥了挥手示意她安静。

 

“Gaius,你被控协助暴君Uther复辟,暗自为Pendragon家效劳——你被判死刑。为此你有什么辩解吗?”

 

Merlin看到角落里,Arthur晃了一下。

 

Gaius仍然面不改色。“我一心一意为你们的事业鞠躬尽瘁,Sire。这些控告并不属实。”

 

“你服侍Pendragon的王朝这么多年了,Gaius,你亲眼看过那么多我们这样的人被夺取性命。”

 

“我救了每一个我能救的人。”Gaius严肃地说道。

 

“作为一个宫廷药师,你曾有无数次机会结束Uther Pendragon的性命,但目前为止你并没有那么做。”Merlin站起身子,朝左边挪了挪,保证Arthur在自己的视线内。他需要看到Arthur什么时候能明白。

 

“有许多方法可以带来和平,我认为暴力和杀戮并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Gaius抬起一条眉毛,他冷冷地看着Merlin。Merlin对Gaius如此流利的回答有些暗暗吃惊,但Morgause和Morgana的计划可不是让老人一直说个没完。

 

“这些是在你房间找到的,”Merlin从长袍中掏出一卷信,“这些与Uther私通的信中,可是写明了Uther重新夺回王位的计划。”

 

“那些信是假的,我从来没有和Uther商量过什么,我甚至不知道他在哪儿。”

 

Merlin能看出来,Gaius没有撒谎。事实上,他自己也知道那些信是假的,那都是Morgause昨晚用魔法变出来的。然而此时底下的贵族们正别扭地晃动着身子,没有人站出来说一句话。没有人站出来阻止这一切。

 

“你的谎言毫无意义。我宣布你犯有叛国罪——你背叛你的国王和国家,帮助敌人谋反。据此我判你死刑——”

 

再说最后一个字的时候,Merlin把目光扫向Arthur——瞬间他仿佛能看到王子的所有思想活动。

 

“不你不可以这么做!”Arthur大声吼了起来,同时开始开始行动,“我才是那个做错事的人,你不可以判他的罪!!”

 

Arthur猛地向前冲过来,而手却朝后腰摸去——看起来像是要拔一把并不存在的剑。他的眼睛此时燃烧着怒火。

 

Morgana是对的。Arthur的确十分在意与他亲近的人。

 

士兵们冲向Arthur试图阻止他,但一切都太晚了。Merlin看到Arthur的手里紧紧抓着一把刀——

 

就在那一刻,Merlin眼里闪过一道金光,时间突然停止了。

 

转过身子,Merlin面朝Gaius——另外一个唯一没有被凝固住的人。

 

“What...?”Gaius看起来十分困惑。

 

“你认识我母亲,”Merlin在Gaius抛出问题前继续说道,“我小的时候,她提过你。”

 

“你是……你是Hunith的孩子?”

 

母亲的名字让眼泪就那样溢出了眼眶——Merlin点了点头。

 

“我……我的确觉得你可能是,但我不敢问。”Gaius有些不知所措,他想伸手,但明显是害怕后果。

 

Merlin也很难受,他多么想投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但他害怕如果亲手打破这好不容易建立起的防线,那么会不会一去不复返。

 

Merlin在感情淹没自己前及时控制住了,他向前走了一步,从长袍中掏出一串水晶项链递给Gaius。

 

“拿着这个,然后逃跑——当我一解除时间魔咒后。我会努力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或者,至少Arthur会。”Merlin看了看僵在原地的Arthur,王子保持着向前跃步的姿势,脸上充斥着剧烈的愤怒——Merlin感到浑身一颤。

 

“为什么……我不明白。”

 

Merlin能注意到Gaius的目光在他和Arthur之间徘徊。老人的表情有些奇怪。

 

“这是Morgana想的计划,”Merlin叹了一口气,“她们希望用你的死刺激Arthur,借此彻底将他打垮。”

 

“但你……”

 

“我不会让那发生。”Merlin咬了咬牙。

 

“为什么?”

 

Merlin猛地向后退了一步,恐惧感油然而生,他差点就全盘托出了。他不是十分确定,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许是因为Morgause对他残忍的摧残。也许是因为他眼睁睁地看到Morgana变得如此铁石心肠而自己为她感到悲哀。也许是因为Guinevere,那个战胜内心的恐惧只为亲口谢谢自己的女孩。也许是因为当Arthur终于接受自己治疗的那一刻,他眼里那触动人心的信赖。

 

或许他再一次渴求着……渴求着温暖而非伤害。

 

或许他对这一切彻底厌倦了,他觉得恶心——自从离开Ealdor宁静美好的生活后,他亲手制造的这黑暗的一切。

 

“有许多方法可以带来和平,”Merlin终于说道,他对Gaius原话相告,否则他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说出什么其他的话,“或许暴力和杀戮并不属于其中任何一种。”

 

老人挑起一边的眉毛,看着满脸坚定的Merlin。

 

“智慧的源泉曾经告诉我,你命中注定要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Merlin。”Gaius说道。听到自己原来的名字,Merlin感到胃里一阵抽搐。(注1)“相信我,那个从Ealdor来的男孩心中总会明白,它说的一切都是真的。现在回头,重新再来,还来得及。”

 

Merlin愣在原地,感到嗓子堵得慌,眼泪在他的睫毛上一闪一闪。

 

“Go。”Merlin嘶哑着嗓子说道。

 

Gaius点了点头,把水晶挂在脖子上,然后抬起手握住。

 

“希望有一天我们能再次见面。”Gaius神色庄严地说道。

 

Merlin简短地点了点头,然后回到了原来站的地方,转过身子背朝Gaius。他不得不用了点时间平复心情,挺直后背,努力眨了眨眼睛将眼泪憋了回去。

 

Merlin的眼睛里再次闪过一道金光,一切重新恢复了正常。

 

下一秒Arthur身体就向前完成了跃步,但他猛地踉跄了一下,停在那里,手里的刀离Merlin的脖子只有几英尺。在那一刹那,随着一股巨大的风和耀眼的光亮,Gaius消失了。

 

一切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楼楼注:到现在除了Morgana,其他人称呼梅子一般都是Emrys或者殿下之类的。原文中对梅子的叙述,主语一般也为Emrys,只有当他卸下冰冷外表的时候才会用Merlin作主语。为了避免麻烦我千篇一律用了Merlin而已。)

 

 

Chapter 15

Arthur觉得自己呼吸一滞,一切发生的太快了。他就那么一刹那把目光从Gaius身上挪开,老人就消失了。

 

“刚刚那是什么?”Morgause的声音十分恐怖,她看向Merlin——Arthur不难想象到她眼睛里煽动的怒火。

 

“他有一串水晶,”Morgana的声音响了起来,“他脖子上。”

 

“我不记得他进来的时候有那么个玩意,”Morgause狠狠打断了她,声音尖锐至极,“事实上我觉得直到刚才我才看到那个东西。”

 

“你这话什么意思,Morgause?”Merlin的语气十分平静,但Arthur看着他,皱了皱眉。有种什么感觉不同了,Arthur能看见Merlin的眼眶周围淡淡发红,而且他的后背似乎有些僵硬。Gaius消失后Merlin脸上的那丝惊讶的表情,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真实。

 

Morgause看起来仍然想坚持自己的说法,但她明显不太确定——尽管如此,愤怒依然正一点点点燃她。

 

“Well,如果我们不能惩罚Gaius……”她有些语无伦次,“那个王子依然犯有谋杀罪,我们必须惩罚他。”

 

Arthur浑身一颤,他能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凝聚在他身上,身后的那几个士兵也再次上前把他禁锢住。

 

Arthur终于明白了Merlin和Morgause本来在计划什么,他现在才明白了。她们打算利用他在意的人来压制自己,她们想用这种方法杀了自己。Arthur觉得心里一疼。

 

他能做什么?如果Gaius真的被送上火堆,Arthur又能做什么?他在那些人面前手无缚鸡之力——他根本不是魔法的对手。他有什么优势?他只是一个丢了国家,却只能用一把早餐刀单打独斗的王子。他的人民有什么希望?他又能做什么,当Merlin和Morgause把他最亲近的朋友一个个送向死神的时候,他只能站在一边眼睁睁地看着不是吗?也许下一个就是Gwen?然后是仍被关在地牢里的Leon?

 

Arthur肩上的重担仿佛瞬间加重了无数倍。

 

Gaius曾说过他必须假装懦弱,假装无力反抗,让那些人觉得已经取胜……现在看来不是那么难了……

 

这就是了,这就是压倒Arthur的最后一根稻草了吗。Gaius离开了,Arthur如何一个人完成那魔药的制作?他已经彻底、彻底地束手无策了。

 

一切都完了。

 

“我曾相信Gaius有许多能力,”Morgana突然说道。Arthur不知道刚刚自己走神的时候他们都说了些什么,但两个士兵突然紧紧抓住他的前臂,他不得不低下头盯着地面。紧接着,那条链子再次从空气中萦绕出来,死死铐住Arthur的手腕。“但我从来没想过他竟然是一个懦夫。”

 

Arthur猛地抬头看向Morgana,他狠狠咬着牙——他真的无法相信,眼前的这个女人如今已经变得如此不近人情。

 

“那个不重要,”Morgause厉声说道,“眼下王子必须接受审讯。”

 

“明天。”Merlin的声音有些撕裂的沙哑,Arthur看到他的手握成了一个拳头,微微颤抖着。“现在天色已晚,我需要我的仆人来服侍。”Merlin看向Arthur,仿佛在等他的反应,但Arthur此时根本无力说话或者反抗。

 

“但是——”

 

“我主意已定,Morgause。”Merlin打断了她,用一种不容商量的语气。Arthur仔细观察着Morgause,女人看起来努力收回了自己的情绪,然后点点头。或许他根本无需亲手打败这群巫师,Arthur心里笑了一声,看样子他们就要自相毁灭了。

 

“Arthur,come.”

 

Arthur挣脱了士兵的束缚,转身随着Merlin离开。

 

 

他们一路沉默着回了房间。

 

Arthur径直走向那块地毯,把那把早餐刀——似乎刚刚大家都忽略的那把刀——重新放在毯子底下,然后他倒头就睡。

 

然而当Arthur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很晚了。他是被一阵啜泣声吵醒的……Merlin的哭声。

 

与上次不同,Merlin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压抑的发堵,好像是担心会吵醒Arthur。Arthur轻轻坐起身子,他看到Merlin蜷缩在床上,紧紧抓着一个枕头盖在头上。

 

他仿佛感觉到那把早餐刀透过地毯狠狠地插进了他的手掌。

 

“你应该小心一点,”Arthur突然发出声音,不是因为他有了勇气,而是他真的不在乎什么后果了。“你的敌人会觉得你懦弱的。”

 

Merlin猛地直起身子,目光扫向Arthur,手迅速抬起。

 

有那么一会儿,两个人都只是沉默地坐在那里,等着谁先打破宁静。

 

“那么他们将十分愚蠢,”Merlin嘶哑着嗓子,他慢慢垂下了手,“你见证过我的能力……或许你现在还能感受一下。”(注1)

 

“我受伤了,”Arthur举起一只手装模作样地护在心脏上,“你把我视作敌人,可我一心只想保护我的主人。”

 

Merlin眯了眯眼睛,“别跟我来这一套。”他压着嗓子。

 

Arthur轻轻哼了一声,“相信我,我的能力比那高很多。”

 

这一切就像上一次Arthur看到Merlin哭一样。Gaius离开了,前面的道路瞬间一片黑暗,Arthur早就把谨慎小心什么的常识抛到九霄云外了。这次,他真正的感情战胜了理智,但不是恐惧,而是无助。

 

“尤其当我知道许多事情的时候。关于你的事情。”Arthur补充道。

 

Merlin扬了扬眉毛,“别以为这就能吓到我。”口气里不乏嘲讽。

 

“就比如说最近,你更多的时候是在救你的敌人,而不是伤害他们。”

 

随后一个想法窜进了Arthur的大脑——Merlin曾经把自己从Cenred的手里救了出来,那他会不会……也救了Gaius?

 

“你救了Gaius。”Arthur断论道,观察着Merlin的反应。

 

一阵漫长压抑的沉默,Merlin仍然坐在那里,脸色惨白,他的手在床单上紧紧握成一个拳头。Merlin还是没有说话,Arthur突然觉得会不会是自己搞错了,事情并非他想的那样。Gaius消失后Merlin脸上的表情仅仅就是因为震惊……

 

然后Merlin突然启唇——

 

“没错。”

 

Arthur吞咽了一下。“为什么?”

 

Merlin扬起了下巴,“我还以为你‘知道许多事情’,Arthur.”

 

“There’s something about you, though.”Arthur歪了歪脑袋,“Something I can’t quite put my finger on.”(你身上有什么东西,一种我说不出来的感觉。)

 

Merlin的脸上露出一丝不那么真切的笑容,“我可是一个谜。”他耸了耸肩,然后背朝Arthur躺下身子。Arthur看不到他的表情了。

 

Arthur砰地一声躺回地毯上,伸出一只手盖住脸。他简直就捉摸不透Merlin,这个人的行为根本就让人摸不清头脑。上一秒他还判了人死刑,下一秒他又去救他们;上一秒迫害别人,下一秒却给他们治疗;上一秒还冷若磐石,下一秒……却哭的像一个孩子。

 

这么长时间以来,Morgause的意图越来越明显,但Merlin却越来越……让人无法揣测。

 

Arthur想到Morgause那些恐怖的计划,觉得胃猛地一阵绞痛。仿佛就在那一瞬间,他突然有一种短暂却强烈的保护欲,对Emrys——不,对Merlin的。

 

然而他及时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如果他要帮助父亲夺回王位,那么他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对那个人有任何感情——无论是Emrys还是什么Merlin,或者其他任何人。

 

但他心里依然有一种感觉,尽管前途迷茫,但在Merlin身上他仿佛看到了一丝什么希望……

 

Arthur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用头去撞墙,他翻了个身子,打消脑子里所有矛盾的想法,陷入了沉睡。

 

(注:原文反复用了tingle这个单词,直译为刺痛,为了避免语言重复我换了几个词语描述。根据原文,在梅子治好瑟瑟的手后,貌似只要瑟瑟一想到与梅子有关的事情,他的手就能微微刺痛,可能是梅子故意的吧。)

 

 

Chapter 16

 

第二天当他们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不一样了。

 

从东部边境传来消息——Uther已经控制了Cenred的国家,如今正在召集军队。Arthur今天的审讯也因此推迟,取而代之的是宫廷紧急会议。

 

Merlin坐在会议桌旁,眼睛却一秒不漏地盯着Arthur。他能看出来Arthur十分紧张——那种挣扎着想要做些什么事情,但在敌人身边又死都不能动的紧张。

 

现在想想当初天真地认为可以让Arthur屈服,Merlin觉得简直可笑,他竟然真的努力试过——用自己的方式逐渐取得王子的信赖,让他相信魔法、接受魔法,改变他对Uther的看法……但Arthur心里那对国家至死不渝的信念仿佛铁打的一般,根本无法动摇。

 

Merlin是一个巫师,无论他多么努力想和Arthur并肩前行,在王子眼里,和Camelot比起来,Merlin简直分文不值。

 

这个想法让Merlin觉得心狠狠一揪。

 

Arthur当然恨他了,Arthur当然永远不可能和他站在一边。Merlin是一个巫师,一个夺走Arthur国家的可恨的巫师。Merlin出生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被判死刑的命运,而Arthur则注定是那个刽子手。

 

Merlin只是想不明白……他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

 

“My lord?”

 

Morgause的声音把Merlin拉回了现实,她眯起了眼睛,目光在Merlin和Arthur之间来回扫着。整个大厅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看着Merlin。

 

Merlin清了清嗓子,然后端起一杯葡萄酒。他轻轻啜了一口,努力控制自己不要表现出什么苦相——他仍然无法适应葡萄酒高端奢侈的味道。然而Merlin感到莫名有些头疼,他不得不集中思绪,试图想起来之前讨论的话题。

 

“我道歉。”Merlin说道,“不小心走神了。”

 

Morgause挑起一边的眉毛,而Morgana则心不在焉地转着手镯。

 

“我们在想,要不要单独发起对Uther的战争。趁现在我们还知道他在哪儿,赶快下手,以防他日益强大。”Morgause说道。

 

所有人都盯着Merlin,有些人端着审视的目光,而有些人则看起来十分犹豫。Merlin心里想着,有多少人的家人现在就在Uther手里,又有多少人的儿子可能因为自己的决定而去送死。Merlin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这让他觉得浑身一冷。

 

Merlin突然发现,他的目的从来就不是成为一个国王,而是使魔法重回大地,让他们这样的人过上平静、普通的生活。

 

但成为一个国王?不,这不是他的命运,这不对。

 

为什么现在才明白……

 

再一次的,Merlin把目光转向Arthur,然后坐直了身子。

 

“不。我们要留在Camelot。这个地方是最好的堡垒,我们不能把军队分散。”

 

周围的气氛突然有些浮动。Morgause把后背靠在椅子上,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

 

“My lord,”一个贵族站了出来。Merlin记得这个人,他会一些魔法,自从Camelot被攻陷后,他一直用那些手段蛊/惑/女人/上/床。Merlin咬住嘴唇防止自己说出什么。“我觉得直接去攻打Uther或许更好,他对这个城市毕竟十分熟悉——”

 

“这是我最后的决定。”Merlin打断了他,指尖燃烧着些许火花。那个贵族马上泄气了,但Merlin没有漏过他后退时瞥向Morgause的目光。

 

Merlin突然站了起来,朝Arthur挥了挥手。

 

“会议结束。”

 

 

当Arthur跟着Merlin回到他们的房间——他什么时候管自己的屋子叫“他们的房间”了——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很难从Merlin下垂的肩膀上离开视线,他就那么看着Merlin静静地转身,走向窗户,把脸躲在阴影里。

 

Arthur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他想说些什么,但无法开口,因为此时的Emrys——不,Merlin,显得那么脆弱无助。Arthur觉得心里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他能看出来有什么东西在一直伤害着Merlin,一直伤害着。

 

Arthur不想Merlin再受到任何委屈。

 

他感到一种强烈的痛觉——他在意Merlin,而且在意地太深太深了。

 

“那个……你做的决定很勇敢。”Arthur的声音听起来很轻,带着沙哑,但是Merlin还是畏缩了一下。

 

“你没必要吹嘘自己,”Merlin轻声答道,依然凝视着窗外,“我知道如果坐在那里的是你父亲,他会比我应对自如。”

 

“我不是……我不是在吹嘘什么。”

 

Merlin轻轻发出了一声嘲笑,“我能看出来。你们都这么想的。Uther会回来的,你马上就可以夺回你的国家了,young prince。你不用再假装喜欢我了,再也不用了。我看得出来……你并不是真正屈服于我。”

 

Arthur艰难地咽了一下口水,他往前走了一步。“你们有魔法,我确信那对我父亲不会很容易……”

 

Merlin没有马上回答,他重重地把额头抵在窗棱上。

 

“我的人民正面临饿死的境地,我周围的人正在逐渐疏远我,我的母亲死了,我所有的朋友都早已离开……”Merlin猛地低下头,颤抖着抬起一只手捂在嘴上,“我害怕,我……我真的,真的很害怕。如果Uther重新夺回王位,会发生什么?我会被判死刑……人们会嘲笑我,人们会恨我,而我最终不得不在火堆上结束自己的性命……”

 

他转身看着Arthur,眼睛里闪烁着脆弱而令人心颤的泪光。“我……我不想死……”

 

没有多犹豫一秒钟,Arthur快步走向Merlin,慢慢伸出一只手。

 

“我不会让你死的。”

 

Merlin深深地望着Arthur,他的眼睛里渐渐弥漫上一丝急切的渴望,一丝想要信任的渴望……Merlin慢慢伸出手,轻轻握住了Arthur的。

 

“你在说谎,我知道……我知道你在说谎,”Merlin痛苦地说道,但那些话却毫无说服力,“You are a Pendragon。你想让我死……我偷走了你的国家,我杀了人,我撒了谎,我毁了周围一切的一切……我只想要自由——想要幸福想要普通的生活……”眼泪肆无忌惮地滑落,Merlin颤抖地啜泣着,抬起另一只手胡乱抹了抹脸,“或许本来如果一切顺利,我可以把魔法带回Camelot……但我做不到。我不能成为国王——我、我不应该跟你说这些,这一切都是错的,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做什——”

 

Arthur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他吻住了Merlin。

 

他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当整个世界都反对的时候,他们仍然能紧紧守在彼此身边?一个Pendragon和一个巫师,一个国王和一个囚犯,一个王子和一个魔法师……这仿佛是他们注定要演绎的命运。

 

Arthur把一只手滑向Merlin的后颈,Merlin立即回应了他,也伸出一只手迫切地禁锢住Arthur的后脑勺。他们紧紧压向对方,用力吻着,抱着——那是一种长久以来他们都没有意识到的渴求。

 

然而就在那一刹那,Merlin猛地推开了Arthur——Arthur惊恐地睁开眼睛,他看到Merlin眼里匆匆闪过一道暗色的金光。他只来得及感觉胃里一沉,下一秒身体就突然向后滑去。

 

“No, No, No, no, no, no……”Merlin痛苦地用手抹了抹嘴唇,他颤抖着向后退去,声音不停哽咽着,“你不可以这样——我并不虚弱,我不会上你的当,我不能——”

 

“不是那样的——”Arthur急忙反驳道,他感到心里瞬间燃烧起一丝愤怒……或者是恐惧?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在Merlin——或者Emrys,该死的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面前暴露了自己的感情,然后,很好,一切都完了,完了。

 

他竟然信任了一个巫师,他竟然交予了自己的真心——那个人可是曾经打败过自己,摧残过自己——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然后就那么突然的,那些今天早晨Merlin并没有给Arthur带上的链子,再次狠狠铐住了他的脚,死死栓在了床柱上。

 

Merlin迅速转过身,长长的斗篷扫过一地冰冷的气息,他头也没回的朝门口走去,狠狠地摔上了门。

 

只剩Arthur一人。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91)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