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授翻】当巫师俘虏了王子(17,18,19,20)梅子被抓



原文地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860096?page=3&show_comments=true&view_full_work=true


Chapter 17

Merlin狠狠摔上门。

 

心脏在胸膛里疯狂跳动着,双腿仿佛顿时失去了触感,虚弱无力。他做了什么?天啊,他做了什么?

 

Merlin颤栗地伸出手摸到身后的墙,如释重负地倚上全身的重量。他依然感觉到Arthur……在他的嘴唇上,在他的舌尖上。胃里那极度渴/望的浴/火仍然升腾着、燃烧着,并未熄灭。

 

不可以。他不能这样——不能。

 

刚刚的那一切只不过是一个诡计、一个陷阱而已。Arthur恨他,不是吗?那只不过是Arthur用来打消他的敌意并趁机夺回权力的一个计谋。最后,Merlin会被送上火堆烧/死。

 

但是Arthur说他不会让那发生……Arthur说他不会让Merlin死……

 

Merlin猛地一颤——他一开始就应该学会,永远不要相信Arthur。He was a Pendragon,他对魔法恨之入骨而Merlin根本无法改变他。

 

Merlin本来应该征服Arthur的,但如今他痛苦地觉得,Arthur彻底征服了他……

 

简直就是一团糟。Merlin的心此时无比渴/望回到房间内,向Arthur坦白一切。但大脑却刺痛般地提醒他一直以来Morgause的那些话,Morgause向他展示的那些惨烈的场景,那些无辜的魔法师如何被活活烧/死在火堆之上。

 

Merlin伸出一只手擦了擦嘴唇,然后他挺了挺腰。眼前仿佛再次燃烧起那一幕幕痛苦的回忆——Morgause的妹妹Nimueh就那么失去了生命——Merlin觉得胃里一阵翻绞。那将是他自己的下场。如果他将心交予Arthur,那么被烧死的最终就是他。Merlin颤抖着走向会议厅。

 

当Merlin进去来时Morgause抬起头,微微眯了一下眼睛。她仍然坐在开会时的那个位置,身边围着不止一个人。他们的讨论在看到Merlin的那一刻戛然而止。其中一个男人下意识地去够剑,不小心打翻了酒杯。

 

他们害怕他。Merlin有些难过地想到。他们害怕他,同时恨他。

 

他跟Uther有什么区别?

 

“我有话跟你说,”Merlin抬了抬头,直指Morgause,“单独。”他加了一句,扫了一眼其他议员。

 

其他人起身,超大门走去,Merlin能听到他们的窃窃私语以及朝他身上瞥过来的怀疑的眼神。桌旁只剩下Morgana和Morgause了,前者慢慢站起身,脸上是一副担心的表情。

 

躲开Morgana的目光,Merlin朝前走了一步,在正对着Morgouse的椅子后微微蜷起了手指。

 

“出……出了点情况,”Merlin张开嘴,声音如濒临窒息般沙哑,“而且恐怕已经……无法控制了。”

 

“The prince?”Morgause尖声问道。

 

Merlin点了点头。

 

“Well, Emrys, you are powerful. 我相信你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吧?”Morgause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明显的嘲讽,她上下打量着Merlin,后者垂下了视线。

 

Merlin觉得心脏就要从嗓子口跳出来了——因为直觉告诉他这么做是错的。

 

“我……我已经弥足深陷了……我……太过放肆自己了……”

 

“Oh Merlin,”Morgause突然温柔起来的声音让Merlin吓了一跳,她这么多年了都没叫过男孩原来的名字,“我的确担心过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

 

Merlin鼓起勇气抬眼瞥了一下。Morgause的脸上……似乎带着一丝同情。而Morgana的表情则根本让人读不懂——她的嘴唇紧紧抿成一条线,仿佛在压抑着什么情绪,但Merlin不得而知。

 

“Pendragon都很能蛊惑人心,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总是那么充满张扬的魅力,而且力量非凡,这都需要我们小心。他们对魔法的恨意使他们成为了那样的人,所以Arthur跟他父亲并无两样。我能看出来他在玩你,但我真不应该一直袖手旁观。”

 

Merlin在椅子后面攒紧了手。

 

“Arthur会二话不说就将你送上火堆的,Emrys。对权力的渴望以及对魔法的仇恨已经深入他们父子两人的骨髓,Arthur根本不会对你犹豫。”

 

Merlin闭上了眼睛,死死咬住嘴唇防止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在这一刻。

 

Morgause口中说的那个Arthur不是真的……他认识的那个Arthur曾经犹豫过。那么多次,当Merlin没有设防的时候Arthur有那么多次机会可以杀了他,但他没有。Arthur说过他不会让Merlin死……

 

轻轻摇了摇头,Merlin松开手掌,重新站直了身体。

 

“这个事情就交给你解决了,Morgause。”转身,Merlin头也没回地大步离开了。

 

 

门吱吱呀呀地被推开了,Arthur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子——然而当他看到是Morgana而不是Merlin的时候,心狠狠坠了下去。

 

他躺回身子,伸出手盖住眼睛。

 

“是有什么要炫耀给我听的么?”Arthur问道。

 

“Well我不会否认你就是一个白痴,”Morgana走进了房间,“但是该发生的总会发生,毕竟那是你的destiny.”

 

Arthur放下手,皱着眉看向Morgana,“你在说什么啊?”

 

“你和Merlin。”

 

“看来他告诉你了。”Arthur叹了口气。

 

“他把你交给了Morgause。”Morgana说道。

 

Arthur的胃狠狠绞了一下。“然后我还在这自作多情地觉得他喜欢我。”他的声音空洞无力。

 

“他的确喜欢你。”

 

Arthur冷笑了一下。“不,Morgana,他不会的。I’m a Pendragon, he’s a sorcerer,我们本来就应该水火不相容——你自己就是个例子。”

 

Morgana垂下了头,“我不会骗你说我不恨Uther。”

 

“那我呢?”Arthur抬高了声音,紧紧地握起拳头,因为这一直以来都是他心里的创伤,“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从来不跟我说。我们是一起长大的,Morgana,我们曾经是最好的朋友,我对你无话不说……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会站出来保护你?”

 

Morgana把手指交叉在一起。“我害怕,Arthur。”她坦白地说道,“我亲眼看过的火刑已经够多的了,我知道Uther会对我做什么——”

 

“你觉得我也会那么做。”Arthur的声音带着明显的受伤。

 

“你并不是完美的,Arthur,”Morgana突然厉声说道,“你一直都听从Uther的命令,你逮捕了那么多的魔法师,然后就在一旁眼睁睁地看着他们受死。原谅我无法相信你会是那个保护我的白马王子。”

 

Arthur叹了口气。“我很后悔……我对每一个在我面前失去的生命感到痛心……”

 

“现在我已经知道了。但在那段时间里……Morgause是我姐姐,我投靠了她。她对我很好,当我需要的时候她的照顾真的是无微不至。我从来没想过要去伤害Morgause,但那并不表示我同意她的所有做法。”

 

“我猜这就是所谓的什么归属感了。”Arthur努力轻松起来的口气反倒显得更冷漠。

 

“Arthur,我知道你和Uther不一样。但……我不认为Merlin也知道。”

 

“那又怎么样?”Arthur情绪激动地撩起双手,“他根本就不在意——”

 

“他在意你。他只是害怕,Arthur,就像我曾经那样。我认识他很久了,而且我亲眼看着他干过许多可怕的、恐怖的事情——在Morgause的命令下。Merlin从不会质疑Morgause,他也从不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直到遇见了你。他真的,为了你正在放弃一切。”

 

Arthur咬住了嘴唇,“那是不可能的,Morgana。”

 

“Oh for goodness sake, Arthur!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就是那个可以让这一切成为可能的人好吗!你没有……你没能保护我,那是因为我曾经不相信你,之后发生的事情都是我的错。”她深吸了一口气,这种把所有话说出来的感觉仿佛让她肩膀放松了些许。

 

“但是你可以救他。”她坚定地说完。

 

“如果我根本不愿意呢?他残忍地伤害过我,Morgana!他想要让我屈服,他打我他抽我……我甚至都不确定我到底喜不喜欢他……我到底爱不爱他……”

 

“Arthur,”Morgana的声音温柔了下来,“It’s destiny. You and Merlin. Pendragon and Emrys. 有位先知曾经提到过你,Morgause从来没告诉过Merlin那个——她没那个胆量,因为Merlin的魔法实在很强大。但是她不能阻止你们的命运。”

 

“但如果我根本不想要这个命运呢?”Arthur问道,他觉得自己正被逼着一步步后退,“如果我根本不想和他在一起呢?”

 

“我知道你想的。”Morgana微微露出一个有些悲伤的笑容,“我猜这就是什么所谓的归属感。”

 

 

 

 

 

 

 

 

 

Chapter 18

Morgana离开后不久,Morgause就带着一群守卫进来了。她打开了Merlin给Arthur铐住的链子,然后站在一边看着Arthur被拖出去,脸上挂着一抹冷笑。

 

一路上,哪儿都没有Merlin的身影,Arthur迫切地想要知道Merlin出了什么事——想得心痛。他开始怀疑Merlin此时会不会正坐在某个地方等着折磨自己。但Arthur突然想起那晚,当Merlin终于向他敞开心扉时,他能看出来那一直以来深藏的绝望和恐惧就要把男孩撕碎了。

 

Arthur心里希望……Merlin现在还好。

 

地牢阴湿又压抑,Arthur惊讶地看到有那么多人被关在那里——看起来像是市民和骑士。

 

当Arthur看到Leon和其他的一些骑士缩在其中一个牢房里时,他浑身一僵。他们看起来虽然衣衫褴褛,但至少还活着。那些骑士也同样在看着Arthur,目光里传达的信念不言而喻。当王子经过的时候,人们全都挤到栏杆前,说着一些给Arthur打气的话——当然,在Morgause出现后迅速沉默下来;还有些人就静静地凝视着王子,他们朝他鼓励地点着头,脸上信任的表情让Arthur知道他仍拥有他们的支持。

 

下了几个很陡的台阶,Arthur被带进了更深的地牢。他们的身影很快就淹没在黑暗中,Arthur发现周围这个地方没有一个犯人。守卫把Arthur拽到一个牢房中间,从铁圈里拉出两条链子,紧紧铐住他的手腕。

 

Arthur仅仅能靠脚趾尖来保持身体平衡,然而当Morgause进来时,他扬起了下巴,决意要表现得十分坚强。

 

虽然他之前不知如何对付Merlin的折磨,永远不知道Merlin的下一步会是什么。但眼前是完全不一样的境地,Arthur不会让自己的感情支配身体了。

 

Merlin对他进行的是精神上的折磨,对于那个Arthur束手无策。但面对Morgause,他坚信自己可以战胜肉/体上的痛苦。

 

Morgause眼里闪过一道光,唤来一把椅子。她慵懒地坐了下来,嘴角挂着那丝冷笑。

 

抬了抬手,她示意守卫们可以开始了。

 

“Entertain me.”Morgause低声咕哝了一句。

 

Arthur逼迫自己一直保持着和女人的对视——当鞭/子狠狠落在后背时,他甚至没有眨眼睛。

 

Merlin回到房间时已经很晚了。

 

又空又冷。

 

紧紧咬着牙齿,Merlin努力让自己不要总想着Arthur……他用魔法在壁炉里升起一团火,然后走过去靠在旁边。火花在眼前跳跃出美丽的光线,但Merlin并没有真的在看着什么。他此时的思绪早已飘到地牢里——毫无疑问,Morgause一定正在Arthur身上报复着这么多年来Pendragon大清洗的仇恨。

 

但……Arthur根本不该对那些事情负责,他不该受到这样的对待。Merlin紧紧咬住下唇不让自己啜泣出声。是他亲手将Arthur交给Morgause的,而直到这一刻Merlin才真正懂得这么长时间以来,Arthur对他意味着一切。

 

自从Morgause把Merlin带离Ealdor,他就一直在思考着自己的未来究竟如何。他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他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然而这么多年来,每况日下的现状让Merlin最终变成一个只会夺取反抗者性命的人,一个拼命追求他所谓的自由的杀戮者。

 

然而现在Merlin终于得到了自己自由,奇怪的是他却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束缚感。

 

不仅如此,在Camelot的这段时间让他清楚地意识到,他究竟想要什么样的生活,他究竟应该做些什么——

 

去帮助他人,去挽救生命,去敞开胸怀。和曾经充斥着仇恨和恐惧的生活相比,这一切是那么的重要。

 

还有Arthur。

 

虽然Merlin并不总能看透Arthur,但他觉得自己已经沦陷了,仿佛一切时间和地点都失去了任何意义,而无论他多么努力反抗,终究还是想回到Arthur身边。

 

实际上Arthur并没有做什么事情,但正是因为他,Merlin终于得以摘下自己的面具,得以发现内心最深处的感情……而也正是因为Arthur,Merlin终于明白,他想要的生活不是这样的。

 

前方还有更多的未知在等着Merlin,而只有他自己才能去实现。

 

No young man can know his destiny, Merlin...(没有人能知晓自己的命运,Merlin。)

 

A half cannot truly hate that which makes it whole.(你不能真的去恨那个使你完整的另一半。)

 

Arthur is the One and Future King who will unite the land of Albion... But he faces many threats from friend and foe alike... Without you Arthur will never succeed. Without you there will be no Albion...(Arthur是永恒之王,他将统一Albion。但他会面临许多威胁,朋友和仇敌都有可能。没有你,他永远不会成功;没有你,Albion只是虚无。)

 

None of us can choose our destiny, Merlin, and none of us can escape it.(没有人能选择自己的命运,Merlin,没有人能逃避命运之手。)

 

Merlin整个儿趴在地上,胸口因呼吸剧烈地起伏着。壁炉里摇曳的火苗渐渐消失,他的眼前浮现起一幅幅画面:夏日的阳光下,Camelot显得无比雄伟高大。Arthur头顶王冠,挺拔地站在王位前。而整个城市的空中,一条巨龙在盘旋。

 

Merlin眨了眨眼睛,那些场景消失了。房间里沉寂的黑暗瞬间吞没了他,但他心中却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温暖和明亮……

 

他刚刚看到的是什么?他看到了什么?那种未来和现在的生活比起来简直就是童话般美好,美好到令人难以置信。

 

Merlin颤抖地支撑起身体,朝门口走去。

 

 

 

“My Lord!”当Gwen在通往Morgana的房门口撞到Merlin到时候,惊讶地尖叫了一声。她迅速地上下打量了一下——Merlin的手紧紧握成一个拳头,指关节泛白,而且他整个人都在发抖。Gwen皱了皱眉。

 

“Guinevere,”Merlin问道,“我能见一下Lady Morgana吗?”

 

“当然,my lord。”Gwen让开身子让Merlin进去。

 

“Merl——我是说,Emrys——”

 

Merlin挥了挥手打断了Morgana,坐在她正要起身的桌旁。

 

“没必要再假装下去了,Morgana。”他整个人陷入了椅子里。

 

Morgana皱起了眉,但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等着。Gwen给两个人倒了水。

 

“她抓走了Arthur。”Merlin粗略地说道。

 

“她一个下午都和Arthur待在一起。”Morgana冷冷地回答道。

 

Merlin觉得胃里一阵翻江倒海——他不敢想象Morgause正对Arthur做着什么。

 

“我看到了一个场景,”Merlin紧张地说道,同时观察着Morgana的反应,“一个新的Camelot,Arthur成为了国王而我……我在他身边。”

 

几秒内Morgana的表情从困惑变为震惊,随后又变得十分苍白。

 

“你是不是也看到过这个?”Merlin尖锐地问道。

 

“别这样,Oh Merlin,别这样——Morgause禁止我说。”Morgana猛地站起身子走向窗户,她整个身子都是紧绷的。

 

“所以那是真的?!那一切都会成真?我和Arthur?可我刚刚才亲手推开了Arthur——Morgana!”

 

Morgana转过身子,Merlin惊讶地看到她眼睛里闪着泪光。

 

“It’s destiny.”她短促地说道,“从一开始就是。Arthur,永恒之王,和Emrys,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魔法师。”

 

Merlin觉得嗓子有些发堵。“你知道多久了?”

 

Morgana突然伸出手指压住嘴唇,下一秒Gwen又进来了。

 

“My Lady, are you——”

 

“Yes, Gwen. I’m fine, thank you. ”Morgana回答道。随后她深吸了一口气,挺了挺后背,“自从我找到Morgause后。但她清楚地知道自己的未来,所以她第一时间去找了你。”

 

Merlin惊讶地张大了嘴——他整个的生活全都是一团糟,他所做的一切所见的一切,那些毫无意义的那些恐怖至极的,都是拜Morgause所赐——他差点就完成不了自己的命运。

 

“那我做的那一切呢?是为了什么?还有那些无辜的生命呢?像Nimueh?”Merlin永远忘不了那个惨/烈的景象,Nimueh痛苦的面孔在他的脑海里深深地烙下了刻印。

 

“Nimueh她……”Morgana有些支吾,“她残/杀了许多人。她把Camelot卷入战争,杀害了无数无辜的生命。无论她是不是魔法师……她都是死有余辜。”

 

刹那间Merlin体内的魔法疯狂地叫嚣、翻涌起来,房间里的一面镜子应声而碎。

 

什么都不重要了——都不重要了。之前一切的一切全都是一场荒谬的错误,而直到现在Merlin终于遇到了Arthur,或许命运再次指引他的未来。

 

Destiny.

 

仿佛突然间,一切都解释通了。

 

“但我已经……事情被我搞砸了!”Merlin无助地哭道,眼泪在他眼睛里打转,“我亲手推开了Arthur而且还把他交给了Morgause!我没办法……他不会回到我身边了!”

 

“My Lord——”Gwen突然说道,随后发现自己说错了突然改口,“Merlin。”她声音里那种深深的关心和怜悯是Merlin许多年来都没听过的。“生活中你总会遇到许多选择,虽然有时候迷惑自己说别无他法会更轻松……你现在面临的,是选择拼命争取挽救自己的命运,还是选择听之任之,让Morgause取胜。Arthur是个好人,Merlin,而且我能看出来你也是。现在是你决定内心真正的信念的时刻。”

 

Merlin看着她,他感到脸上滑落的泪水开始变得炽热,仿佛内心突然充满了希望。

 

没错,他可以。这是他本来的命运不是吗——

 

然而他的思绪被猛地打断——一阵战争的号角声悲恸地响彻起来。

 

Morgana迅速转朝窗户,下一秒她脸上浮现出深深的恐惧。

 

“是Uther。他来了。”

 

Merlin心里什么东西碎裂了。

 

他明白的太晚了。一切都完了。

 

 

Chapter 19

 

在响彻城堡的警钟声把Arthur拽回现实之前,他几乎是没有意识的,或许差点就直接不省人事了。

 

Morgause挥了挥手,Arthur身上的鞭子骤然而止。下一秒一个年轻的士兵连滚带爬地冲了进来。

 

“My Lady!The Lady Morgana和Lord Emrys送来消息,”男人说道,他明显故意躲着不去看Arthur。Arthur能依稀辨认出来对方是一个骑士的侍卫,当然,那是在这一切噩梦发生之前。仿佛已经是上辈子的事了。

 

“Uther和他的军队已经兵临Camelot,他们正在对军营发起猛烈的攻击。”

 

在Morgause面前男人似乎有些畏缩,而下一秒当炸裂的魔法在整个地牢里怒吼的时候,他明显已经开始发抖了。

 

Morgause用了点时间平静下情绪,然后她挺了挺后背,朝着Arthur露出一抹冷笑。

 

“在这等着,Little Prince,我有件事要去处理——当然,我相信我很快就会回来。”

 

Arthur用尽全身意志不要因为那番对他父亲的侮辱而叫嚣,但事实上现在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仿佛撕裂般疼痛,努力保持清醒已经占用他所有的力气了。

 

Morgause转身离开了牢房,其他人紧随着她——他们带走了火把,任凭Arthur被淹没在一片黑暗中。Arthur听到台阶上面的大门被狠狠锁住了。

 

也只有到这个时候,Arthur才允许自己暴露虚弱。剧烈的痛感火燎般在他颤栗的齿间吞噬而过,Arthur让自己垂了下去,仅靠铐在链子上的手腕提着整个身子的重量。

 

之前,那些守卫从鞭刑换成了直接痛打,在Arthur就要失去意识的时候猛地朝他泼了一大桶冰水。

 

Morgause从头到尾一直没有说话,只是挂着她那残忍至极的满意的微笑。虽然Arthur不是很确定,但他觉得女人的眼睛不止一次闪过金光——他猜这令人窒息的疼痛不仅仅因为被打。

 

Arthur的整个身体都因冰水和汗水湿透了,地牢里冰冷的温度让他不禁开始发颤,他用仅有的意识控制自己不要动——就算是轻轻转一下手腕,疼痛都会顺着后背所有鞭痕颤栗起来。

 

不要动。

 

呼吸。

 

虽然身体上感觉痛不欲生,但Arthur的大脑仍然在转着——

 

这一切很快就会结束的。他父亲已经来了,无论如何最终Uther和Morgause必有一方会赢。突然一阵恐惧感扫荡了Arthur所有的感官,他发现自己害怕任何一种结局。有那么一会他并不明白为什么会害怕Uther重新夺回Camelot,但他很快想到了原因……Merlin。

 

我会被判死刑……人们会嘲笑我,人们会恨我,而我最终不得不在火堆上结束自己的性命……

 

Arthur想起了他自己亲口对Merlin说出的誓言,这一刻,他默默在心中重复了一遍。

 

我不会让你死的。

 

 

“Merlin!Merlin!我们必须战斗!你不能就这么拱手相让!”Morgana追着Merlin穿梭过走廊,但Merlin根本不想听。仅仅几分钟前燃烧起来的希望之火就这么生生被掐灭,他体内的魔法全然没了踪影……Merlin只觉得无尽的空虚和破碎。

 

“我们赢了又怎么样,Morgana?Morgause重新掌权?无论怎么样他永远不会回到我身边!”Merlin沙哑着嗓子吼着,他发现自己根本说不出Arthur的名字。

 

他们拐了个弯走进了王室大厅,Merlin朝着高台走去,停在王座前的最后一级台阶上。

 

“谁才是真正的敌人,Morgana?”几秒钟的沉默后Merlin再次问道,“是Uther?还是Morgause?”他突然爆发出一串怒笑,“还是仅仅是我?”

 

“帮我们赢好吗,Merlin!”Morgana说道,“你的力量足够强大,Morgause会拜倒在你脚下的——”

 

“可那不是我想要的!”

 

Merlin痛彻心扉的怒吼在空荡的大厅里冲撞着,Morgana向后踉跄了一步,她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

 

“那从来不是我想要的!”Merlin对脸颊上冲刷而下的泪水感到愤怒,Morgause曾经告诉他永远不要把自己虚弱的一面暴露出来。然而这一切在他遇到Arthur的那一刹那彻底变了,那Merlin好不容易筑起的高墙摇摇欲坠。Arthur和那命运之说改变了他之前一切的观念,他想不顾一切知道,这么久以来,他自己到底是谁。

 

“求你,Merlin,”Morgana说道,“就……活下去。”

 

Merlin转过身子,背对着Morgana。他的肩膀因为颤抖耸了起来,嗓子发紧。

 

“我希望你能快乐,Morgana。”Merlin突然严肃起来,“你比我好多了。我知道你能找到正确的路。”

 

他看不见Morgana的脸,而Morgana也没有回答。Merlin知道她离开了,因为他听到了女人鞋后跟踏在木头地板上的声音以及那摔门的响声。

 

下一秒,Merlin终于跪倒在地,泪水如瀑布般倾泻而下。

 

此刻他比任何时候都想念他的母亲,想念Ealdor那片湛蓝清澈的天空,那在阳光下一望无垠的牧场,伴随着他每一步的抚摸。

 

然而如今他失去了一切。

 

过了一段时间,黎明的晨光透过窗户洒进了大厅。Merlin听到走廊里响起了盔甲沉重的声音,以及那如雷声般震耳的脚步声。他们来了。

 

Merlin再次站了起来,他抹掉了脸上的泪水,挺直腰杆。

 

他只希望Arthur会幸福。

 

 

当Uther的骑士们冲入地牢并解开Arthur手铐的时候,他并没有完全恢复意识,随后他被带去了Gaius的房间。Gaius已经在忙活了,看来自从莫名其妙消失后,老人成功地找到了Uther。

 

看到Arthur身上的伤势,Gaius的脸上扭曲了起来。“这难道都是Mer——”

 

“Morgause。”Arthur咕哝了一句,“Gaius,发生了什么?”

 

“你需要做的只是休息,Arthur。你现在已经安全了。”

 

“告诉我,Gaius!”Arthur激动地从桌子上抬起身子,但后背因为剧烈的疼痛抽搐了起来,Gaius立马把一个小瓶子塞到他嘴边。

 

“这个能帮助你减轻痛感。”

 

Gaius把液体慢慢倒进Arthur的嘴里。

 

Arthur也没什么办法反抗,他知道这是安眠药——这么多年来他喝过很多次——然后他重重地躺回桌子上,睡意如海啸般铺卷而来。

 

“Gaius……”

 

“Shh,Arthur,睡吧。”

 

“No……no……Gaius……他现在怎么样,Merlin他……还好吗?”

 

Gaius脸上的表情从困惑转为震惊。然而药效太强了,Arthur在得到回答之前就陷入了沉睡。

 

 

 

 

Chapter 20

周围瞬间沉寂,Uther快步扫过整个大厅。他看起来就和Arthur记忆中的一样:威严而充满力量,如同战士一般。

 

Morgause和她的人被打败了。Camelot再次回到Pendragon手里,城墙外也再次挂满了红色与金色相间的旗帜。仿佛一切都没变过。

 

Arthur恨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力气站起来,只能在一旁看着Camelot的整个回归。Morgana是另一个关键的不同,她此时正站在一边,身穿一条普通的绿色裙子。让后旁边是Gwen,她看起来和Arthur印象中的一样,或许稍显疲惫。是啊,没人能毫发无损地逃过Morgause的掌控。

 

当看到Uther的时候,Morgana显得有些畏惧,她把嘴紧紧抿在一起,但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做。Arthur很感激地看到Uther并没有把Morgana绑起来或者什么的,正如他所期望的,因为如果不是Morgana,那他们此刻根本不可能在这里。

 

Uther华丽地在王位前转了个身,朝Arthur简单点了下头,然后目光扫过整个大厅。

 

“Camelot的人们——我们经历了许多挫折,我们每一个人都在把和平带回Camelot的过程中尽了自己的力量。而那一切惨痛的记忆恰恰证明了,魔法代表着不可饶恕的恶魔,只会带来无尽的毁灭。”

 

所有人陷入一片死寂,Uther冷冷地扫过下面,目光在Morgana身上停留了片刻。Arthur紧紧握住扶手,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然而Lady Morgana是应该被饶恕的。她用她明智的举动摆脱了Morgause魔法的控制,并杀死了那个女巫。”Uther的视线从Morgana身上挪开,Arthur看到她脸色惨白,手紧紧抓着Gwen。

 

Arthur并不太清楚他昏迷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他只记得醒来时,Morgana站在他的身边,裙子上还沾着Morgause的血。她说一切都结束了。

 

他能感觉到Morgana语气中那种令人窒息的痛感。

 

“而巫师Emrys仍然要接受审讯。”Uther继续说道,随后朝门口的守卫示意,“把他带进来。”

 

 

“Merlin呢?”Arthur哑着嗓子问道,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问。

 

Morgana眼里噙着泪水,摇了摇头。

 

整个世界瞬间无声无息般消失。Arthur浑身仿佛被冰冷的潮水淹没,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表现出悲痛。

 

“Oh,他还活着……”Morgana快速说道,但她又咬住嘴唇,“等你身体痊愈,能提供证词的时候,他会受到审判。”

 

Arthur稍稍缓和了一下,但他清楚地知道,Merlin面前的结局几乎无法扭转了……而Arthur甚至无能为力。

 

 

两个守卫推开门,拽着Merlin走了进来——Merlin无力地垂着脑袋,身上的链子铮铮作响。Arthur看不到Merlin的脸,但他发现自己正疯狂地上下扫视着,生怕会在男孩身上看到什么伤口。

 

感到父亲的目光转到自己身上,Arthur立刻收回视线。但他痛苦地想到很快Uther就会夺去Merlin的性命,而他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做出什么举动。那几个守卫在离Uther不远处松开手,Merlin猛地跪倒在地,仍然低着头。

 

“看来,”Uther的口气中满是嘲笑,“这就是那个自认为可以坐拥我的国家的魔法师了。”

 

Merlin还是低着头。Arthur疯狂地想冲到他身边,帮他反抗回去,让他重新站起来,找回他赢得的骄傲。

 

可是……Merlin为什么不反抗?Arthur清楚地知道Merlin可以把他们所有人一下轰到城堡外面,但Merlin没有……他就那么接受了这一切。

 

“你,Emrys,用不正当的方式自诩国王,禁/锢王子并施以折/磨,而且最重要的罪行是,魔法。”Uther在最后一个单词上唾弃了一下,“你知罪吗?”

 

然而一片沉寂。Merlin没发出任何声音。

 

“Arthur。”

 

听到父亲的召唤Arthur吓了一跳。

 

“请向所有人重述一下Emrys给你带来的疼痛和折磨。”

 

“他……”Arthur把视线从Merlin身上扯开,死死盯着地毯上的一个污点,“他用魔法控制我……伤害我……”

 

Arthur努力忽视Merlin浑身明显的颤抖。

 

“你的沉默代表你已经招供了,sorcerer。因此,我,Uther Pendragon——“

 

“不,父亲,停下!”Arthur还没反应过来就脱口而出——Merlin猛地抬起脑袋,惊恐地朝着Arthur摇了摇头,似乎是在阻止Arthur。但Arthur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受死然后袖手旁观?

 

“Arthur?”Uther看向了王子。

 

“我相信Mer——Emrys和Morgana一样,受到了魔法的控制。”

 

Uther沉默了片刻,Arthur觉到了一丝希望。

 

“告诉我,Arthur,Lady Morgana有没有伤害过你?她有没有折磨过你?”

 

“No,but——”

 

“她有没有在你面前使用过魔法?”

 

“No,but——”

 

“Arthur你被蛊惑了。Morgana帮助我们夺回了Camelot,而那个巫师只是在大势已成的时候投降了而已。”

 

“他救了我的命!”Arthur吼道,他猛地站了起来,不顾伤口有多疼。

 

“那只是一个把戏而已,他试图把你拉到他的队伍,不是吗?告诉你魔法多么多么好?让你背叛我?”

 

“他向我证明了魔法的用途有好有坏,关键看人心——”Arthur激动地反驳道,“我相信我让他明白了一切。”

 

又是一阵沉默。然后Uther突然大笑起来。

 

那是一种冰冷刺骨的笑声,无关开心,而是嘲笑。

 

“看来,Emrys,你在我儿子身上使用的魔法很是高明有效。”

 

“我没被魔法控制!”Arthur狠狠打断Uther,在后者走向Merlin的时候突然冲了过去。

 

“Guards!制止王子!明显他还没有清醒。”

 

当Uther走到Merlin跟前时守卫把Arthur拽了回去。Uther狠狠抓住男孩的头发把他的头往后揪。

 

“你竟敢夺走我的国家,竟敢挑拨离间——”Uther咆哮道,“我让你痛快的去死简直就是莫大的宽容知道吗!”

 

“我相信你会给我个痛快,”Merlin回答道,声音沙哑而低稳,“但我从没有用魔法蛊惑你儿子。”

 

“你觉得我会相信一个巫师的话?!”Uther怒吼道。

 

“My Lord……”Morgana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断了国王,但她随后挺了挺身子,让自己听起来更有底气,“我相信当您不在这的时候,Gaius制作了一种药,一种可以褫夺魔法的药。如果把这种药用在Emrys身上,那他对Arthur的控制自然就会消失了吧?”

 

Arthur皱起了眉,Morgana到底在干什么?

 

Uther看起来犹豫了一会,然后他点了点头。

 

“或许你是对的。Gaius,你有这种药吗?”

 

Gaius从一侧走了出来,“我有,My Lord,投奔您之后不久我就研制出来了。”

 

Arthur不知道Morgana和Uther要干什么,他拼命想挣脱禁锢——他需要到Merlin身边。

 

“很好,把药拿过来。”

 

Gaius走了上来,递给Uther一小瓶清澈的液体。

 

Uther接了过来,瞟了一眼Merlin然后把瓶子递给Arthur。

 

“王子来执行。”

 

一股冷意蹿过Arthur的脊骨,被守卫放开后他往前踉跄了几步——他不能对Merlin这么做,他不能夺走Merlin的魔法。

 

“这个可以证明他的清白,Arthur。”Morgana听起来很坚决。

 

一直如此,当Uther命令的时候,Arthur别无选择。即使他不这么做,Uther也会说他是被控制了,然后还是会逼Merlin喝下药水。但如果Arthur做了,或许还有一丝希望。

 

他接过瓶子,在Merlin面前跪了下去。

 

Merlin的身体停住了颤抖,他的眼睛里弥漫着沉重的黑暗,Arthur觉得自己的心突然被挖空了。

 

“I’m sorry,Merlin。”Arthur低声说道。

 

Merlin努力扯出一个脆弱的笑容。“为了我活下去,Arthur。”

 

Arthur拼命抿住嘴不让自己啜泣出来,他慢慢把药水递到Merlin毫无反抗的嘴唇间。

 

Arthur没有离开,他紧紧抓住Merlin——男孩突然开始颤栗,嘴里发出呜咽声。然后事情突然恶化了,Merlin疯狂地大声哭泣,他的眼睛紧紧闭着——直到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尖叫,一股炽热的金光咆哮而出。Merlin瘫倒在地。

 

“Merlin?Merlin?”

 

Arthur把Merlin抱在怀里,轻轻抬起他的头。他祈祷上帝千万不要……他们千万别是……不,Arthur甚至不允许自己那么想。

 

Merlin突然咳嗽了几声,随后睁开了眼睛。

 

“没了。”

 

守卫再次把Arthur拽到一边,死死地禁锢住他。

 

“无论是不是蛊惑了我儿子,”Uther脸上露出一丝满意的冷笑,“这都无法证明你的清白。”

 

“My Lord——”

 

“Sire,no——”

 

“Father!No!你不能这么做——”

 

“都给我闭嘴!Uther厉声吼道。他的目光扫过大厅里所有人,尤其是Gaius,Morgana,然后是Arthur。一个单词突然挤进Arthur的大脑——

 

暴君。

 

“把这个巫师关进牢里。明早执行火刑。”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70)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