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莫名发糖】嫁你,并非我本愿(互攻,HE)



嫁你,并非我本愿


【梗概】稀里糊涂的, Arthur嫁到了Ealdor国,嫁给了国王Merlin。两个人的相遇磨合拉开帷幕。然而当Arthur终于爱上Merlin,为了制止父王发动战争偷偷回国时,却被Uther关押,作为对付Merlin的筹码……

 

【警告】互攻;些许OOC;当时不会存在的概念有;逻辑Bug满篇;Ealdor是一个国家

 

——————♉1♉——————

 “Arthur Pendragn,Camelot的王子。”

金发男人扬起高傲的下巴,眯起的眼睛里闪着冷光。

国王的寝室并不是该有的富丽堂皇,反而却散发着森林的清新香气,绿色的藤蔓蜿蜒地缠在各色柱子上,魔法生出的萤火虫飞舞着,一切都是那么灵动美妙。

“你已经说过了。事实上,经过刚刚那么复杂的结婚仪式,你的名字我已经滚瓜烂熟了。”

头顶王冠的黑发男孩眨了眨眼睛,勾起嘴角。

“那就好,所以你很清楚我是Camelot的王子而不是什么该死的公主,”前者再次激动地开口,“我根本不该嫁给你——混蛋我刚刚说的是‘嫁’吗——我要走。”

然而黑发男孩只是轻轻一笑,掐灭了床头的蜡烛。这个动作让王子突然紧张了起来。

“你干嘛——我不会让你碰我的——”

“我不会碰你的。”Merlin的声音突然漫上一丝不易察觉的低落,“我睡侧寝。”

 

 

——————♉2♉——————

Merlin仍然记得八岁的那个午后,那个他第一次遇到Arthur的午后。

作为Ealdor王国的王子,Merlin第一次跟着御医Gaius来到Camelot王室。然而趁着Gaius不注意,小Merlin却撒着蹄子满城堡跑,结果在一个拐角狠狠地撞上了一个人。

“嘿!看着点儿!”

伴随着耳边那句话的,是一双世界上最蓝最摄人心魄的眸子,还有耀眼的一团金色。小Merlin愣住了。

“对、对不起——”他脸一下子变得通红,“我、我只是——”

“你是谁?”Camelot十四岁的王子,Arthur Pendragon好奇地瞪着黑发男孩。

“我、我是——”

 

“Merlin——!”一个女人的声音突然从背后窜了出来,然后Merlin就被猛地提了起来,“不是告诉你不能乱跑吗!快跟我回去!”女人临走不忘对着Arthur鞠了一躬,“My lord.”

 

然后Merlin所记得的就是,那双美丽的眼睛逐渐远离,远离,然后消失——他仍能感到自己的小心脏扑通扑通撞个不停。

也许从那一刻起,在他心里,就永远只装得下那一个人了。

 

然而就在Merlin对Arthur的日思夜想中,两国交际却瞬息万变。

Uther突然下令禁止一切魔法,并且杀死了国土内所有的巫师。这引起了Ealdor王国前所未有的愤怒——要知道,两国一直是友好交往。E国是魔法的起源地,Uther这种做法无疑是准备一刀两断。

“孩子,在家乖乖等父王回来。”

十九岁的Merlin点了点头。然而他的父亲却一去不复返。

出人意料的是,在两国的战火眼看就要同归于尽的时候,Uther Pendragon突然做出了让步。

他提出了和亲。

 

Camelot的公主,Morgana Pendragon,即将出嫁给Ealdor新登基的国王,Merlin。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这是一个诡计。

Morgana只是被派往Ealdor的一枚棋子而已。

然而没有人知道,Uther恨魔法的真正原因——当王子二十五岁时,一个老巫婆告诉了Uther王子诞生的秘密,王后去世的真正原因。

在外人看来,国王只是一夜之间疯了。

 

 

——————♉3♉——————

躺在舒服柔软的大床上,Arthur却觉得浑身难受。Merlin果然没有留下,而是去睡在侧寝。

Arthur盯着布满星星的天花板,一阵酸楚漫上鼻尖。

他知道是Morgana从中作梗。用魔法瞒过所有人,将王子代替公主,远嫁到Ealdor。Arthur能想到现在Camelot一定是一片混乱,王子出嫁,多大的耻辱。但是Uther根本束手无策,因为此次婚姻是受魔法守护的,一旦成婚,无人能破。

知道皇姐有魔法的,只有他一个。

能理解她的,也只有他一个。

 

口头上说想要回去,然而Arthur知道,他回不去了。

也许他只能在这里等待,等待父王的下一步。

 

“晚安,Arthur。”

Merlin的声音突然在空气中弥漫开来,温柔的嗓音回荡在充满魔法的房间里。床边的帷幔渐渐变成深蓝色,闪着柔光。Arthur突然想起了他小时候经常去的那片树林。温暖而舒心的气氛让他慢慢有了困意。

“晚安你个大头,Merlin。”

他呢喃道。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很久很久以前。

但梦乡席卷而来。

 

——————♉4♉——————

“My Lord,Camelot的国王派来消息,把Arthur王子嫁过来是他本意,并不存在什么差错。”

Merlin轻轻点了点头,挥手示意对方退下。

晨光透过窗户洒进大厅,Arthur有些别扭地坐在Merlin左手边。屁股底下王座比Camelot的舒软许多,但这并没有让他高兴多少。

嫁给一个男人——不,十九岁的男孩——这简直还不如让Arthur去给那个侍女Guinevere擦鞋呢!

 

“Arthur,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Arthur吓了一跳,转脸却对上了Merlin清澈的双眸。阳光洒在男孩高高的颧骨上,打上了一层模糊的光晕,突然在眼前柔化成一片温暖——

打住!

Arthur迅速转回头,盯着手上那枚用藤蔓编成的戒指。“别想让我理你。”

Merlin噗地一声笑了,没说什么,起身往门口走去。Arthur瞥到他身后深蓝色华丽的王袍滑出的美丽的弧度。

男孩突然驻足。

“我希望你能尽快接受现实,Arthur Pendragon。你别无选择。”

冰冷的声音随着大门的关闭而回荡在大厅里。

 

弑父之仇。

Merlin一拳砸在太阳穴,然后趴在文书堆里。

他不知道如何看待Arthur,那个他爱了这么多年的人。Uther挑起的战争让他从此失去了父亲,肩膀上瞬间承重了整个Ealdor的责任。他本以为嫁过来的是那个公主Morgana,这样或许可以给自己的冷漠——甚至是亏待——一个借口。但来的是Arthur……是他心里的Arthur,他该如何冷漠?

他只想和他一起走下去。

泪水突然冲出防线。

父王,对不起……我爱他,我做不到恨他……我想得到幸福。

 

 

——————♉5♉——————

出乎Arthur意料的是,Merlin并没有过多的打扰他。

除了每天早朝,以及一些例行会面,Merlin没有勉强他做任何事情。只有到了晚上,才会看到Merlin拖着疲惫的身子走进卧室,然后只是朝他软软地一笑,随后就闪进了侧寝。

国王身边连个仆人都没有。

当然,睡觉前的那个晚安依然在适当的那一刻回响起。Merlin永远能知道那金发王子什么时候要进入梦乡。

这一切都让本来试图摆架子的Arthur不知所措——Merlin一天都没跟他说上几句话,除了什么“早”、“走吧”、“好好休息”和“晚安”。

日子久了,Arthur开始难受起来。

他受够了Merlin脸上那例行公事般的笑容,但同时他不得不承认,每天自己都在期待着那几个瞬间……

 

“等一下——”

Arthur叫住了Merlin,后者的手还保持着要开门的动作。

“那个……”王子犹豫地磨着嘴唇,他能注意到被叫住的那一刻,黑发男孩突然亮起的眼睛,“那个……”

“怎么了?”

Merlin放下手,慢慢朝他走了过来。一阵十分悦耳的声音响起,伴随的是天花板上深邃的夜空突然闪过一道道流星。

“那是什么?”Arthur被闪耀的光亮吸引了目光,抬头。

“魔法,当然。”Merlin轻轻笑了一声,歪了歪头,“跟随我的心情变化。”

Arthur愣住了。

他重新对上那清澈美好的双眸。他总觉得似曾相识。

嫁过来后,Arthur也很多次盯着卧室的天空看。白天大多数情况下是万里无云的明媚,晚上则是温柔无声的星夜。但有时候,而且总是当Merlin快要回来的时候,会有一刹那变得阴翳黯淡。

Merlin等着。

“那个……我不能每天都憋在屋子里,你得让我出去活动。”

“我又没有关你紧闭,你可以去外面随意——”

“不,我指的不是闲逛,”Arthur觉得他作为一个骑士的荣耀被剥夺了,“我要参与训练——别跟我扯什么王后不能参军——我的剑术一流,恐怕你不知道,你拒绝我也没用——”

 

“我答应你。”

 

Merlin垂下眼帘,睫毛在星空下闪烁着。他没有多说什么,转身走进侧寝。

“Mer……”

Arthur咽下了剩下的字眼。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突然有一种想留下Merlin的冲动。

 

 

——————♉6♉——————

接下来的日子里,Arthur组建了自己的一支军队。在Camelot的时候,Uther从来不允许他上战场,这让王子十分渴望真正的军队,真正的戎马倥偬。

 

“收臂要有力!”

Arthur好久没享受训练的滋味,他潇洒地耍了一个剑花,擦了擦额头的汗。

硕大的训练场上挂着Ealdor国墨绿色的旗帜,在蓝天下勾勒出一种清新的魅力。Arthur瞥了瞥眼睛,一刹那仿佛在城堡侧面阳台上看到了一个王冠。

“不许偷懒!”Arthur吼了一声,大步走到队列最前面,“今天这个练不好都别想吃饭——”

“这么凶干嘛,Arthur。”

身后的声音下了他一跳。Merlin慢慢走了过来,脸上带着那抹温柔的笑容。

那抹该死的让Arthur心跳加速的笑容。

他难道会飞?Arthur咽下了自己的疑问。

“你的这群骑士根本不行啊,”他作势清了清嗓子,压低声音靠近Merlin耳边,“他们压根就使不上劲——”

“所以靠你训啊,”Merlin的气息就打在王子脖颈上,“亲爱的王后。”

Arthur浑身一颤,王后跌了几步。他的脸不争气地红了。

该死的……

 

“Ealdor的勇士们!”Merlin向前走了一步,王冠在阳光下闪耀着,“你们有幸跟随我的王后训练,定要严格自律,不可懈怠。”

Arthur瞪大眼睛瞅着男孩。

“傍晚我会来看一下大家的训练成果,你别让我失望。”Merlin挥了挥手。

Arthur相信他看到对方莫名其妙地朝军队眨了眨眼。

然而下一秒,他的脸上突然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

“别太累了,Arthur。”

吻带着Merlin身上特有的气息,席卷着清晨的丝丝甜美,转瞬即逝。

 

 

——————♉7♉——————

回卧室的路上,Merlin觉得仿佛每一步都走在刀刃上。

他爱着Arthur,从来没变,所以他不愿意去强迫对方做什么。每天一个微笑,Merlin总是强忍着不上前一把抱住那个金发王子。一天下来的疲惫和酸楚无人倾诉,每当Merlin看到Arthur的时候,一种委屈就会在全身蔓延开来。

他期待着Arthur能抱抱他,能吻他,能抚摸他。

他也想伸手摸摸Arthur柔软的金发,感受对方有力的心跳,和沉稳迷人的气息。

 

Merlin轻轻推开卧室的门。

天已经黑了,但是房间里没有人,显然那个王子还在训练。Merlin实在是太累了,所以他没有精力去检查什么训练成果,只想回到床上大睡一觉……

或许先派人告诉Arthur我不去了……

但是Merlin根本没有情绪去考虑那些了,因为白天的事情扔像海啸一般,毫不怜惜地席卷着他的大脑——

 

“陛下,您和王后结婚已久,请问——”

Merlin挥了挥手,示意那个人不要说了。

“我和王后的事情我自己可以解决。”

“不,”谋士执意说道,“如果感情培养不出来,那么继承人之事——”

Merlin觉得心被狠狠挖掉一块。

如果他娶的是个女人,那么顺从正常的生育自然即可。但Arthur偏偏是个男人……Merlin心里十分明白,只有魔法才可以做到,而且那也要求两人间琴瑟和鸣般的爱情。虽然这在Ealdor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魔法孕育出来的生命具有十分高尚的意义,但Arthur和他……

Arthur根本不爱他。

 

“Merlin——Oh my god!”

Arthur一手擦着汗一手推开房门——他在训练场上等了Merlin那么久也不见人——本来打算回来兴师问罪,结果开门后的下一秒就被淋了个落汤鸡。

倾盆大雨。

天空一洗往日的平静,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黑暗与压抑。无数闪电带着雷鸣狠狠划出刺眼的伤疤,将整个屋子照的如同白昼。大雨铺天盖地而来,雨水冰冷刺骨,毫不给人喘息的机会——Arthur随手拽过一个盆子挡在头上,想都没想就冲进了侧寝。

“Merlin——What the hell——”

挣扎着冲入,Arthur意外地发现侧寝竟然一片宁静。除了缩在床上的那个明显在浑身颤抖的人。

“Merlin?”

男孩没有答话。Arthur放下盆子,慢慢靠近床边。显而易见,Merlin心情不好,但每次顶多是阴云密布,这次却突降暴风雨——Arthur觉得心里一紧。

“Merlin?你还好吗?”

男孩只是缩在被子里,露出一撮黑发,整个人显得那么……弱小。Arthur觉得自己忍不了了。

他走上前去,一把掀开被子——他掀的是另一边的被子——然后直接一头倒在Merlin身边。Merlin仍然没有动,只是蜷缩着背对着他。Arthur咽了咽口水,觉得浑身有些发烫,尽管刚刚淋了雨。

或许金发王子应该动动大脑,想想自己身上的湿衣服

然而他想都没想,一把搂过瘦弱的黑发男孩,然后把头紧紧贴在对方后颈上。

 

怀中的人猛地一颤。

 

Arthur湿透了的胸膛紧紧贴着Merlin,他的双臂也紧紧环在对方腰际。感觉到男孩的颤抖,Arthur突然觉得,有一种叫做心疼的感觉就要把他撕裂了。

“Ar……Arthur?”

“怎么没去检查训练?”Arthur闭上眼睛,闻着Merlin身上清新的味道。

“我……困了。”

“遇到什么麻烦了吗?我可以知道吗?我是你的王后,别忘了。”

Merlin愣住了。

“Merlin?”等到Arthur意识到自己在干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轻轻吻了吻男孩的脖子。

“我……Arthur你……”

“嗯?”

Merlin犹豫了一下,在Arthur怀里转过身子,抬脸对上了那湛蓝的眸子。轻轻启唇,一道金光闪过,Arthur身上全干了。

“哇噢,谢谢,Merlin,你真是——”

“我爱你。一直。”男孩用尽全身力气说道。他闭上了眼睛。他不想看到Arthur的反应。

然而Arthur给他的回应是他从来不敢奢想的一个吻。

 

 

——————♉8♉——————

Morgana的乌鸦。

Arthur觉得浑身冰凉,他慢慢伸出手,取下了字条。

女人的字迹渐渐显现出来:

 

Uther即将攻打Ealdor。速速回来。

 

仿佛一个晴天霹雳,Arthur愣在原地——和Merlin生活这么久以来,他差点就忘了,Uther是有密谋的,他早晚会攻打Ealdor。而这次突如其来的战局,必然有一个借口——

Arthur浑身一颤。

他想起了半个月前Merlin派人送往Camelot的消息,Arthur即将接受魔法洗礼,孕育生命。

难道是因为这个?Arthur想不通,本该是喜讯为什么却成为导火索。

他不允许这一切发生。

他不允许自己好不容易和Merlin建立起来的幸福,毁于一旦。

 

“我想回Camelot一趟,和我父亲交代一下,然后回来准备——你懂的。”

一个清晨,Arthur亲了亲Merlin的耳尖,温柔地说道。

“唔……那好吧,我会派人护你回去的。”Merlin翻过身子,抱住王子,“别去太久,我会想你。”

Arthur又亲了亲他的眉心。

“放心吧。我爱你。”

“我也爱你。”

 

年轻的他们当时都没有想到,Arthur不会回来了。

 

Arthur走后的某一天,Merlin不小心瞥到了床底下一张字条。

当他用魔法恢复上面的字迹时,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被瞬间抽空。

他不是没怀疑过,但他一直选择相信。

 

Merlin可能永远不会知道,字条是Arthur故意留下的——

如果此行失败,那至少要给他爱的那个人一个提醒。

 

第二天,Uther就发起了战争。

 

(然后梅子和亚瑟都死于战争,全文完。哈哈哈哈哈哈我好狠= = 放心HE)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6)
热度(68)
  1. 穿靴子的猫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转载了此文字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