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Merlin】新坑:Mutual Curse 第一章/诅咒的诞生


说明:1. 本文主线出自@葛老湿居然成了迷妹。

      2. 开始年龄设定: Arthur 26岁   Merlin 20岁

      3. 皇姐洗白。

      4. 剧情独立;人物非原创,不属于我。

 贴吧微博同步更新。

 

 

我的眼里流淌出火山的熔岩,如果将你灼烧,请接收我的道歉;

我的胸膛震响着夏夜的雨雷,如果将你扰醒,请接收我的道歉。

但请你记住,熔岩炽热,却是真情;

雨雷呼啸,却也无奈。

 

我只要你爱我。

 

 

Chapter 1

 

那是一只高脚杯。

色泽是Camelot独有的高贵的金,不比任何王冠逊色分毫。如果仔细观察,会看到那里面掺杂着一丝丝暗红,仿佛是有什么力量扯着它们,温柔又义无反顾地穿梭在金海里。如同战士臂膀上的血,又如同天边最凄惨的霞。

杯把上雕刻着一只鲜红色的龙,小巧玲珑又栩栩如生。龙的身体蜿蜒,那张嘴却正好开在杯口,而它的尾巴则与杯身融为一体,撕扯着每一寸红光。

而与其他高脚杯最不同的地方,在于它有一个盖子。

 

所有人都知道,那只杯子对于他们的国王,意义重大。

无论是晚宴,还是会议。无论是巡逻,还是战场。那只金色的高脚杯永远会出现在Arthur Pendragon旁边,触手可及的地方。

有的人猜想,或许那是Arthur母亲留给他的遗物,让国王不忍释手。但很快人们意识到这不太说得通:Arthur总是经常看似漫不经心地拿起杯子,熟练地打开盖子,然后轻轻啜一口。即使是在晚宴上,他在喝完酒杯里的酒后,也从来不忘从那只高脚杯里咽下几口。

但没有人想一探究竟,毕竟那是国王。

而国王,必然有自己的秘密。

 

Arthur的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恐怕只有宫廷医师和那个叫做Merlin的男孩知道了。

Merlin是Arthur的男仆,从他17岁开始服侍算起,到现在已经三年了。三年里,男孩看着Arthur从王子成长为万人之上的国王——其实三年的时间,在一辈子里只是惊鸿一瞥般短暂,但却足以让一个人爱上另一个人。

小男仆Merlin自卑又倔强地爱着他的国王。

无人知晓。

 

如果说那只高脚杯背后的故事是Arthur一辈子的阴影,那么它对于Merlin来说,却是钻心剜骨般的疼痛。

 

♔—————————— 

 

五月的Camelot仿佛受着上天的眷顾,整个王城如同一颗闪闪发光的宝石,那么明亮,莹澈。年轻的女孩儿们总是爱采来一捧捧花,别在家门口的石头缝里,到了夜晚则小心翼翼取进屋子。那经过浓郁的风洗礼过的花瓣,或许某天会突然出现在姑娘们美好的发髻里,有幸见证五月最美丽的爱情。

城堡内洋溢着同样的欢乐。

Arthur破例地早起了一次,这让刚刚推门而入的Merlin着实吓了一跳。男仆愣愣地看着国王那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心里暗暗叫了不好。他太熟悉那个表情了,而那个表情往往与Morgana有关。

 

“噢,Arthur,别告诉我你又要——”

“Merlin!”金发国王兴高采烈地裂开了嘴,扯出一个让Merlin有些悸动的笑容,“我猜你还不知道,今天上午King Cenred来访——当然,他一定是来参加我们今晚的五月狂欢的,谁都无法抵挡Camelot人民的魅力——你最好现在立刻回去换身衣服,起码要看起来高贵一些,别整的像我Arthur旁边跟了一个卖面包的。”

Merlin皱了皱眉毛,他想不通这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Cenred是西部一个王国的国王,虽说那儿离Camelot并不近,但也没远到让他一直都不来访。要知道,阿尔比恩的六国联盟里,Arthur可占着首屈一指的地位。当初结盟的时候,Cenred只是签了一纸协议,再也了无音讯。

“可是,Arthur——”

“别那么多可是,快去,然后回来给我穿衣服!”

Arthur两手掐在腰上,瞪着大眼睛望向Merlin。Merlin上下扫了扫国王的身体——裸露的上身和只穿着稀薄睡裤的下身——吞了吞口水,然后毫无异议地转身而逃。

 

毫无疑问地,Merlin回到Gaius的小屋后首先轻轻地关上了门,然后着手解决了自己的问题。说实话,Merlin对自己的这种反应有些羞愧——他毕竟是对着一个国王,还是最伟大的国王——发了情。倒不是说他有多么垂/涎Arthur的身体,但他毕竟不是柏拉图,由小心翼翼的爱情逐渐发展为情/欲上的渴/求,是再正常不过了的了。

然而,Merlin心里比谁都清楚,他的这份心思永远不会迎来光芒。

也许会有一天,金发国王要迎娶美丽的王后,但Merlin确定自己会带着最诚挚的微笑,远远地望着,望着他赖以生存的那抹明媚的金色。

但是,如果他能看到未来,或许现在就不会这么确定。

 

Cenred是一个年龄和Arthur相仿的国王,深棕色的头发弯曲地贴在额头上,半遮着那双深邃的眸子。Merlin觉得他不喜欢这个人,或许是因为对方那让人捉摸不清的眼神,又或许是因为国王长袍上那些古怪扭曲的图案。

当Arthur拉着Morgana的手走过来的时候,Merlin知道自己的预想是对的——

他那白痴国王又要开始做媒了。

“啊!King Cenred!”Arthur亮出自己雄厚的嗓音,脸上挂着那副一如既往的高傲的笑,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你可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

“对于之前的失礼,我道歉。”

Cenred微微弯了弯腰,但眼里却没有一点感情,反而散发着让人浑身一冷的寒光。Merlin皱起了眉,悄悄往前挪了几步,让自己离Arthur近了一些。

“没事,你这不是来了嘛,Camelot一直向它的朋友敞开怀抱。来,这是Lady Morgana,我的姐姐——相信你对她一定也有所耳闻吧?”

“My Lady。”Cenred只是点了点头。

Morgana身着一袭翠绿色的修身长裙,黑色的头发在后脑轻轻挽起。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是一个美人。Morgana的美貌一直都是Camelot的珍宝,因此Arthur觉得只有一位国王或者王子才配得上他的姐姐。但现实总是不尽人意,Merlin曾经目睹Morgana直接把一杯葡萄酒泼到邻国王子身上——这个女人的暴脾气和她的美貌一样出名。

然而奇怪的是,那些被Morgana粗暴对待的男人们的反应如出一辙:微微一笑,然后惋惜自己得不到美人的心。

但是Merlin觉得眼前这个Cenred和他们不一样。

Merlin能感觉到Cenred的眼神总在自己身上。

 

♔—————————— 

 

“Arthur,也许你该问问Morgana她想嫁给谁,而不是来一个国王你就蹦来蹦去地死命生拉硬扯——”

Merlin扯着嗓子吼着,但他觉得Arthur还是没听见。

城堡一年一度的五月盛会吸引着成百上千的人们:除去皇室成员居住的寝室和其它一些贵重的地方外,城堡全面向百姓开放,仅仅这一条就足以让整个王国的人纷至沓来了。

走廊里金红相间的挂毯全部被无数鲜花包围,五颜六色的花瓣随着人们跑过卷起来的风抛洒到空气中,落在地上,把平日里冰冷的地面装饰得十分迷人。所有的蜡烛,墙上的,地上的,花园里的,大厅里的,都被罩在一种金色的花篮里——那是Morgana的女仆Gwen的杰作。

乐队和马戏团浩浩荡荡地在城堡里逍遥着——Merlin一直很喜欢这个,而且自从Arthur知道这件事后,马戏团就成了狂欢节必不可少的一项娱乐。但跟Merlin预想的有些不一样的是,他没料到Arthur会命令马直接进入城堡。想象一下被打扮的花枝招展的马大大咧咧地在平时严肃的走廊里乱窜,Merlin眼睛都能瞪到Arthur的王冠顶上。

有时候,他真的觉得Arthur Pendragon让人捉摸不透。

 

“Arthur!你听到我跟你说什么了吗!”

此时那队马戏团正好经过后花园,Arthur兴致勃勃地朝领队的那个女孩吹了个口哨——Merlin皱起了眉——然后国王转回头,脸上的笑容有那么几秒种让男孩忘了自己的问题。

“Merlin!”金发男人晃了晃手里满溢着葡萄酒的酒杯,扯了扯嘴角,“别跟个小姑娘似的皱着眉!Cenred——”他朝坐在桌子另一端的Cenred举了举杯,“为了我们的友谊!”

Merlin翻了个白眼,他意识到自己的国王已经有些醉了。

五月温煦的和风十分舒适,晚上的气温比白天稍低,褪去了白天些许的燥热。Arthur特意将皇家宴席摆在花园里,避开城堡里狂欢的人们。Morgana坐在他旁边,头发上编织着一个花环。她朝Merlin笑了笑,显然是听到了先前男孩的话。

“Arthur,”Cenred的声音清晰有力,“感谢你们的款待,果然是Camelot,繁荣不负盛名。”

Arthur左右晃了晃头,笑着示意Merlin添酒。

“这没什么,Camelot的未来还是要靠你们的支持的,”金发国王扬起了眉毛,“所以为了更好的——啊,Merlin,你就给我倒半杯?——更好的长久结交下去,我建议——”

“其实我有一个建议,King Arthur,不知道你能不能接受。”

Merlin盯着Cenred,心里莫名有些忐忑。他注意到对方的眼睛眯了起来。

“没什么好顾忌的,但说无妨。”

Arthur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向一脸吃惊的Morgana抛去一个灿烂的笑容。

 

“不知道我有没有那个荣幸,可以得到你的男仆。”

 

哐当。

Merlin手里的酒壶狠狠砸向地面,酒泼了Arthur一身。

“MERLIN!!”国王当机立断地跳了起来,一只手猛地拽过男仆的领巾,另一只手疯狂地晃动着,“你能不能再蠢一点——啊?!真是丢我的人!你从来就没有一次表现地像个正常人!从来没有——”

被Arthur连珠带炮地骂了一通,Merlin脑子直接懵了。他只觉得脖子被对方勒得快要喘不过气来,而那双湛蓝的眸子此时充满了愤怒。

“给我滚回去!立刻!”

Merlin觉得Arthur的唾沫星子都喷到他脸上了。他在原地干愣了几秒钟,然后反应过来应该马上逃,在国王抄起什么揍过来之前——虽然当着外人的面,但你不能用正常的思维判断一个醉酒了的Arthur。

Merlin在Arthur松开手的下一秒就立马撒腿跑了。

 

♔—————————— 

 

那晚,Arthur没有让Merlin服侍自己。这让男仆十分担心,毕竟那个金发白痴喝醉了,说不准他就会把自己塞进床底下,然后和老鼠相安无事地共枕而眠。

但Merlin实在不知道如何面对Arthur。在Cenred提出那样的要求后。

在躲开几个在走廊里乱跑的醉汉后,小男仆晃晃悠悠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他静静地躺在床上,但脑子里却一帧一帧回忆着那个人。

 

如果真的存在前世今生的话,Merlin觉得自己一定是上辈子欠了那个金毛什么债:Arthur生气的时候,Merlin是他的出气筒;Arthur开心的时候,Merlin就会被当小丑;Arthur伤心的时候,太好了,Merlin好不容易逮着一个可以奚落对方的机会,却完全不忍心开口。

而且,在Merlin面前,Arthur表现得就跟一个五岁小孩一般,喜怒无常。

可笑的是Merlin却爱着这个小孩。

他仍然记得去年的五月狂欢那晚,一个不知从哪儿跑来的女仆试图勾引Arthur。当时Merlin正准备把披风拿到城堡天台(国王在那里摆宴),然而在他刚要踏进门的那一秒,一个女人突然冲了出来,狠狠地把他扑倒在地。

一个衣不蔽体的女人。

与地面猛烈的碰撞让Merlin一下子就嚎了出来,他挣扎着试图推开身上的人,但发现根本行不通——更可怕的是,女人似乎正在进行下一步的动作,她的两只手直截了当地伸进Merlin衣服下摆,抚上他裸露的肌肉。而那带着浓烈香味的双唇,紧紧贴在小男仆的脖子上不肯挪动。

下一秒,一双熟悉的蓝眸子出现在他的上方。Merlin觉得一切都完了。

他从来没见过Arthur那么生气。Arthur狠狠地拽起女人,推向一边,随后猛地拉起Merlin,一个巴掌就那么甩了过来。后来的事情就仿佛火山喷发出炽烈的熔浆般铺天盖地,Arthur死拽着Merlin拖回卧室,劈头盖脸大骂了一顿。Merlin试图解释,但气头上的国王根本不听,他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狠狠摔在地上,最后砰地一声在男仆脸上关了门。

简直就是有病。

Arthur从来不会道歉,但后来男仆看得出来,他的国王在用行动说对不起。Arthur每天会要Merlin一起去打猎,有时候会当场烤兔子,却让Merlin第一个吃——当然,美其名曰“试毒”。那件事就那么过去了,Merlin也反省了自己,Arthur说得对,“不该扫了大家的兴”,即使不是有意的。

他单纯地相信,Arthur只是气他有失体面。

 

“Merlin,如果你睁大你那愚蠢的眼睛的话,就会看到我的王冠还不在头上。”

清晨的阳光洒在屋内,勾勒着一切美好的事物。这不能不让Merlin走神,虽然已经过了几百个同样的早晨,但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控制不住感情了。比如现在。

Arthur穿着鲜红色的王袍,金色的头发在阳光下仿佛一片让人窒息的迷雾,吸引人靠近,却足以深陷其中。Merlin的手指圈过国王宽阔的肩膀,他能感觉到男人沉稳有力的呼吸,这一切都带着清晨特有的气息,美好又梦幻。

“Merlin!”

“啊——啊?!”

Merlin吓了一大跳,随后立刻意识到自己走神了。他迅速扫了一眼国王即将爆发的面部表情,然后熟练地拿过王冠,扣在对方脑袋上。

但Arthur并没有像他意料中的那样劈头盖脸一顿骂。

“Merlin,”突然温柔下来的语调让男仆浑身一颤,“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别担心。”

Merlin一愣,他有些搞不懂。Arthur的双眸凝视着自己,里面缱绻着从来没见过的感情。Merlin发现自己紧张了起来。

“Ar——Arthur?”他尽量控制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

“听我说,我不会把你送给Cenred,或者任何人的。”国王轻轻说道,“我看得出来这几天你经常走神,在担心吧?”

一种异样的暖流在Merlin心里集聚起来,他下意识地捏起了衣角。这简直不像他认识的那个Arthur Pendragon,美好的太不真实。

“我——我,我——”

“行了,我一会就去回绝Cenred。相信我,我这么做只是因为除了我没人能忍受你那些愚蠢的行为。”

 

♔—————————— 

 

Merlin不知道Cenred究竟看上自己什么了。

当Cenred得知他不能如愿以偿时,暴怒之下当场翻了脸。突如其来的一切没有让Arthur迟疑丝毫,他没有妥协,反而在Cenred抬起手时抢先拔出了剑,准确地架在了对方脖子上。

“呵,Arthur Pendragon,你为了一个仆人要杀了我?”

“是你先出言不逊的。”Arthur扬起下巴,眼里闪着冷光,“我还想问你呢,就为了一个仆人,贵国就要挑起战争?”

Cenred眯起了眼睛,摆摆手示意随从退下,然后他紧紧盯着Arthur。

“你连一个仆人都不肯给我,这是对我的羞辱。”

Arthur迅速瞥了一眼Merlin,速度之快让Merlin觉得自己产生了幻觉。

“少给我兜圈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Merlin——他跟了我那么久,必定掌握了许多机密,我的弱点,我的短处,你想全部收入囊中是吧?”

Merlin吃了一惊,他本来以为Arthur只是单纯地想留下自己。

Cenred挤出一串冷笑。

“不愧是King Arthur,”他笑道,“但那不是主要原因——”他瞅了瞅Merlin,目光如同闪电般犀利,“看来还有许多事情你不知道啊。”

“你什么意思。”

Merlin听得出来Arthur迟疑了。一种恐惧而失望的感情迅速淹没全身——的确,Arthur有许多事情不知道,包括Merlin爱他,包括Merlin是个魔法师。

Merlin不知道Cenred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确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紧紧抓着手里的酒壶,Merlin紧张地低下头——他不敢和Cenred对视,仿佛那能让自己的秘密全然暴露一般。

 

“我们不妨听听当事人的意见。”

冰冷刺骨的声音让Merlin打了一个寒颤,他看到Arthur犹豫了一下,放下了剑。

“Merlin,”Cenred继续说道,“你愿意跟我回去一起治理国家吗?”

Merlin大脑里翁的一声炸开了——治理国家?!他猛地抬起头,对上了Cenred冷酷的双眸,他意识到对方不是在开玩笑。Arthur显然也被吓到了,脸上的愤怒转为惊恐。

“My——My Lord,”Merlin听到自己在结巴,“我、我恐怕不行,我只是个男仆——”

“你我都知道你有那个能力。”

仿佛一把刀狠狠插进Merlin心脏。他知道了。Merlin咬着嘴唇,身体因为恐惧不住发抖。Cenred知道自己是个魔法师,而且看样子他还知道Merlin拥有非同一般的力量。

六国统一施行魔法禁令,然而显然Cenred隐藏了自己的魔法能力——Merlin无法顾忌那么多了,他必须拒绝,即使那意味着身份暴露。

“对不起,我恐怕不行。”Merlin壮起胆子,紧紧盯着Cenred,“My Lord,您还是选更有能力更——”

“没关系。”

Merlin皱起了眉,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一道红光一闪而过,生生划破了整个大堂,狠狠冲向Arthur。然而一切发生的都太快了,Merlin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就看到Arthur猛地砸向地板,而对面的Cenred则大步朝门口走去——

 

“Merlin,我会等着你。这是给你们国王的一点聘礼。”

 

♔—————————— 

 

诅咒。

当Arthur昏迷第十天的时候,Gaius终于从书中找出了记载。Arthur的手上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红色的疤痕,形状是一个漩涡,看起来仿佛什么符号。

Merlin觉得自己的心被狠狠捏碎了。他翻遍了所有的魔法书,但根本找不到解除诅咒的方法。

“求求你——Gaius——不能让Arthur——”

“Merlin,记住,你不能离开他一步——”

Merlin啜泣了起来,他怎么可能离开Arthur。

Cenred的诅咒是一种古老而神秘的魔法。它会让人染上一种类似于疯癫的病症,而且时间不定。被诅咒的人会突然发狂起来,而那种潜藏的力量是十分恐怖的——不仅如此,到了晚上,情况会更加恶化。

每晚,Arthur都会经历一次情绪上的彻底崩溃。

Merlin守在国王的床边,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当Arthur醒来的时候,会是什么样子?他无法想象那个虽然嚣张跋扈但是正直的国王变成一个疯子,他不允许,他觉得心好疼。

“Merlin,别这样,Arthur只是会偶尔——”

“但你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男仆吼了出来,“他是一个国王!Gaius——Arthur是国王!”

老人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眼睛凝视着男孩。

一阵沉默。

“Merlin,有一种方法可以抑制这个诅咒——”Gaius犹豫了半响,两只手紧张地摩挲着,“但……”

 

一个强大的魔法师的血液。

一只高脚杯,金黄色,掺杂着些许暗红。里面的药水是一种古老的解药,然而药引,是一个黑发男孩的血。

心脏上方,集聚着全身最强大的魔法,以及所有的感情。而鲜血,必须从那个地方取出。

Merlin笑了。为了Arthur,即使是将整颗心取出,他都会毫不犹豫。

然而Arthur永远不会知道。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2)
热度(80)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