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Merlin】Mutual Curse/第二章/心意流露




Chapter 2

 

无尽的黑暗,应该是一个山洞——两只腿没有知觉,但能看到它们正挣扎着挪向山洞深处。空气含着腥腥的味道,这让他觉得可能附近是一片大海。浑身唯一有知觉的是左手,手背的某块肌肤撕裂般疼痛。

一切都那么诡异,但Arthur觉得脑海里有什么声音在鸣响。

随后他突然记起了一道红光。

Merlin。

不——不——他疯狂地想呐喊,但是嗓子里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

Cenred是个巫师,他想带走Merlin——绝望和痛苦瞬间淹没了Arthur,仿佛突然一切知觉都回来了,他加快速度向前奔去。他要回到Camelot,他要去阻止Cenred,他不允许任何人把Merlin带走。

可是为什么?

Arthur感觉到左手抽搐了一下,但他没有理它。

为什么自己不想Merlin离开?他停下脚步,大口大口地吸着恶心的空气,脑子里仿佛掀起了一场风暴。他不知道,他只是觉得Merlin不能属于任何人,Merlin只属于他。

那个黑发,有着愚蠢的大耳朵的男孩只能属于他。

Arthur心里十分清楚,那番回绝Cenred的话全是谎言。他不想Merlin离开,并不是因为什么担心秘密泄露,该死的根本不是……而是单纯的,单纯的,不想Merlin离开。

可是为什么?

远处好像有一丝微弱的光亮,Arthur迷迷糊糊挪动开脚步。他感觉到心脏的跳动突然加快——仿佛,那边不是山洞的深处,而是洞口——脑海里的一个声音告诉他,快到那里,那里有光明,那里有你想要见到的人……

Merlin吗?

没错,没错!全身的细胞叫嚣着回答他——快去,快去,Merlin在那里,他在等你,他等了你好久了——顾不上什么该死的原因了,Arthur此刻只知道自己疯狂地想见到那个男孩。鼓膜震得剧痛,但他没有再犹豫,一股炽热的火焰仿佛陡然蹿了出来,他拔腿疯狂地跑过去,风声夹杂着潮湿的空气扇在耳旁。欣喜和恐惧混杂在一起,他害怕如果自己晚了一步,那个人就会被夺走。他不允许——他不允许——

 

突然间所有感情被放大了无数倍。

Arthur冲了过去。

 

“MERLIN——!!!”

 

“Arthur……”

 

仿佛整个身体狠狠地撞在冰山的一角,剧烈的疼痛从左手以光的速度蔓延到全身。Arthur猛地睁开了眼睛,胸口起伏着,叫嚣着——他觉得自己刚刚听到了Merlin的声音。但四周一片漆黑。

他渐渐稳下心跳,努力忽视左手的疼痛,随后他听到了,或者说他感觉到了。

一个人的呼吸,离他很近,很近。

Arthur下意识地屏住自己的呼吸。这下感觉更清晰了,有人躺在他的左面。虽然是晚上,月光微弱到几乎感触不到,但Arthur能判断出这是他自己的床。他犹豫了一下,心想该不会自己睡了哪个女仆吧——然后他转过脸。

……Merlin。

Arthur觉得自己从屏住呼吸变成屏住心跳了:柔弱的月光透过窗户,不偏不倚地斜洒在男孩轮廓分明的面庞上。黑色的头发显得那么柔软,虽然有些乱蓬蓬的。男孩右侧的脸陷在枕头里,鼻翼微弱地颤动着,那唇瓣,仿佛一扇通往清夏月夜的门,洁净又充满神秘。

Arthur根本来不及思考Merlin为什么在他的床上,因为紧接着左手传来一次前所未有的撕裂感。

他浑身猛地蜷缩起来——这是一种奇怪又要命的感觉,仿佛有人在一寸一寸撕裂他的心脏,侵蚀他的大脑——不可以,仅剩的一点理智告诉Arthur,Merlin还在睡觉——不可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痛苦的叫喊仿佛一头猛兽般不受控制,凶猛地从喉咙中呼啸而出。Arthur伸出一只手狠狠捂住自己的嘴,但那疼痛感一波接着一波,他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痛苦,绝望,以及恐惧——

“Arthur?!Arthur——”

Arthur仍然浑身战栗地蜷缩着,他感觉到Merlin猛地坐起身子,两只手紧紧握在自己肩膀上。他想回答,想说话,但胸口那儿窜出来的火花将他烧的头晕目眩。无法抵抗,Arthur绝望地想到,他完了。

“Arthur?!”Merlin也吼了起来,他无法稳住国王疯狂颤抖的身体,“能听到我吗?看着我好吗——Arthur——”

然而显然Arthur根本听不见,他大脑里翻山倒海的呼啸声淹没了一切。

“Arthur——坚持住——”Merlin的声音带上了哭腔,他疯狂地冲下床,从桌子上抓过一个高脚杯,然后跑回国王身边,“来——喝了它,快,Arthur——喝了它你就没事了好吗——”

“不——走开——”

Arthur的身体里仿佛挣扎着另外一个灵魂,他愤怒地嘶吼着,想要赶走一切试图接近他的人。那是Merlin——脑子里一个声音迷迷糊糊响了起来——那是Merlin,Arthur,你不想他走的。

Merlin躲过了Arthur挥过来的胳膊,他迅速地打开高脚杯的盖子,然后半跪起身子,把它举起来靠近Arthur的唇边——

 

哐当。

“滚开——!!!”

 

随着Arthur猛地一打,杯子被狠狠地甩了出去,砸在地板上。里面的药水全部撒了出来,在月光下泛着窒息的光。

Merlin觉得胸口就像被猛地捶了一下,他愣住了。

似乎感受到了什么,Arthur突然停下了疯狂的动作,抬起了头,对上了男孩痛苦的双眸。Merlin的心狠狠地抽搐了一下,有那么一瞬间,他好像在国王深邃黑暗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愧疚。

“Arthur……”男孩启唇,他慢慢向对面的人伸出手,“我是Merlin……别这样好吗?求你了……”

虽然他知道这样没用,Arthur身上的诅咒是无法打破的。但是就是有那么一种力量,让Merlin情愿去相信,情愿去尝试。

“Arthur……”

Arthur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Merlin觉得嗓子被谁掐住了一般,他紧紧盯着国王的双眸,祈求着一些随便什么荒诞的奇迹。但下一秒他就感觉到了不对劲:Arthur的瞳孔转变成一种血红色。

不——Merlin疯狂地翻下床,他迅速扯下自己的领巾,将地上仅剩的一点点液体抿了起来——

“离开——都给我滚——”

Arthur开始扔东西,Merlin起身的时候被一个蜡烛架子狠狠砸中了额头,他踉跄了一下,但是义无反顾地向Arthur冲了过去。颤抖地伸出手,Merlin拼命想将领巾靠近国王,但根本行不通,Arthur两只有力的胳膊胡乱抓着,Merlin一不小心就被撞了出去。

Merlin哭了出来。

他看着床上疼得生不如死的Arthur,举起领巾,把药水涂在自己的嘴唇上。

然后他绝望地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双手死死按住Arthur的胳膊——

男孩吻住了国王。

 

Arthur停了下来。

 

♔—————————— 

 

除了Gaius和Merlin,没人知道那剂药的成分。

虽然只需要几滴便可抑制Arthur的行为,但那仍需要Merlin割破前一天刚刚撕裂的那块皮肤,心脏的上方。鲜红色的血液如同一滴含着泪的墨水,啪嗒,散进清澈透明的药水中,和所有的记忆一起陈杂,黯淡,最后幻化成一道阿瓦隆湖水般的靛蓝。

“Merlin,千万不能离开Arthur一步,”Gaius提醒过Merlin,“他在任何发狂的状态下都是十分危险的,不仅对别人,更是对他自己……那期间如果受到魔法攻击,无论是多么弱小的咒语,都会让Arthur毙命。”

简直就是疯了。

他或许应该感谢上天给了他一个一辈子都不离开Arthur的理由。

那把王者之剑,Merlin逼着Arthur每天戴在身上。

Merlin痛心地想到,他永远都不能告诉Arthur,或许直到他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那一刻。他该如何解释?是先承认自己是一个隐藏的巫师,还是先倾诉自己宁愿用性命换回Arthur的一切?

他什么都不能做,他只希望自己可以一直陪伴在Arthur身边。

 

Arthur不得不接受自己被Cenred下咒了的这个事实,他默默地听从了Gaius的指示,接过那只金色的高脚杯。

对于一个国王来说,没有什么事情比被人操控更难以下咽的了。Arthur不明白Cenred到底为了什么,但那种恐惧的感觉却一只萦绕在他的上空。六国联盟如今变成了五国,曾经的所谓的朋友却如此这般。Arthur第一次尝到了背叛的感觉,他不敢相信这一切,失去任何一个同盟对Camelot来说都是不利的。

但他不得不接受。

 

“Merlin。”

黄昏如同一张赤色的帷幔,将整片大地捂得死死的。Merlin接过Arthur的剑,帮他卸下了盔甲,眼睛飘向那群刚结束训练的骑士们。

有时候,Merlin想到,他多希望Arthur只是一个骑士。那样他不仅可以继续为Camelot而战,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肩膀上没有那么多的不幸。Merlin每天都心惊胆战,他太害怕了,Gaius的话像一团乌云一般阴翳在他的心上。

“Merlin,我跟你说话呢。”

“啊?什么——”Merlin打了一个激灵,抬起头。

Arthur脸上的愁容吓了他一跳。

“Arthur?”

国王愣了愣,随后瞅了他一眼。“别再走神了,你这样能做好什么。”

Merlin低下了头。他太了解Arthur了,他十分清楚现在Arthur一定也十分恐惧,不安。但他那皇家自尊心让他不得不支撑下去,即使Merlin看得出来,他在寻求安慰。

“我只是在想今天晚饭后,该在你的腰带上多打几个洞而已。”

Merlin扯起嘴角,抬头露出一个最大程度的笑容,但是失败了,僵在了那里。

Arthur顿了顿,偏过脸,没有答话。这几天来,他不得不时刻拿着那只高脚杯,在感觉难受的时候立刻喝一口。而晚上,每次都是Merlin陪着他……Arthur心里有些,类似于愧疚和痛苦的混杂的感情。

“Merlin,”国王抿了抿嘴,迈开步子向城堡的方向走去,“晚些时候别忘过来给我放洗澡水。”

 

Merlin愣在原地。

他不记得以前的任何一次,自己可以在Arthur训练完后先休息,等什么“晚些时候”再放洗澡水,而不是跑前跑后忙得大汗淋漓。

 

“对了——”Arthur突然停下脚步,夕阳打在他宽阔的肩膀上,描绘出一层淡淡的金光,Merlin屏住了呼吸,“那晚……你知道的……我不怪你,我也不会放在心上的。”

心脏仿佛突然苏醒了一般,Merlin呼吸急促了起来。他记得,Merlin紧紧扣着手里的盔甲。Arthur记得,他记得——嘴唇上柔软的触感似乎就是上一秒钟的事情,那种同时置身天堂和地狱的感觉如同世界上最猛烈的毒药,Merlin根本无法自拔。但他知道那是不对的,即使他痛苦地爱着那感觉。

他本以为Arthur根本不记得。

Merlin仍然站在原地,他知道Arthur在等着自己的回答。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因为说什么都是违心的。

“我……”

然而Arthur突然转过身来,双眸里闪着一种Merlin从来没见过的神情。男孩突然觉得阳光有些刺眼。

Merlin有那么一瞬间看到国王的眼神瞟向了自己的额头:

鬓角黑色的头发下,那道疤痕。

“你……”Arthur有些不自然地挪开目光,仿佛在犹豫着什么,“你可以对我……狠一些,在我……”

Arthur没说完,他耸了耸肩,然后转身。Merlin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开。一种叫做眼泪的东西就那么突然地涌上了眼眶,他知道,这是Arthur的道歉。这是Arthur对他的道歉。

Merlin弱弱地笑了一下。

他伸手轻轻地摸了摸额头上的疤,随后慢慢下滑,抚上自己的嘴唇。

 

 

Arthur站在窗前,脑袋重重地倚在窗框上。

外面,整个Camelot在黑夜的笼罩下睡着了般,把头砸在人们的肩膀上,也压在Arthur的心上。

这才是他当上国王的第一年。一年期,Uther莫名其妙的死亡让他的生活瞬间天翻地覆:悲痛欲绝的心情,整个王国的责任。天空突然就那么撕裂了一个大口子,把他深深地吸了进去,永无回天之力。

远处又有几家灯火灭了。Arthur闭上了眼睛。

他曾经是想过,作为一个国王,他的生活不会一帆风顺,甚至经常会有生命危险。但……如今的这个诅咒将他卷入了一种束手无策的境地。Arthur每天不得不提心吊胆,他经历过一次咒语发作,他深知那种疯癫的可怕的后果。如果某一天,自己在整个骑士团——甚至整个王国面前失去控制,那该怎么办?

Arthur叹了口气,只是轻轻地。因为他知道Merlin就在自己身后不远的地方,擦着盔甲。

有时候他会盯着自己的手背出神,那个漩涡般的图案总让他觉得有些莫名的眼熟——但无论那个代表着什么,那都是邪恶的。Arthur确信,一切与魔法有关的东西必然是恶魔之源。

他甚至怀疑Uther的死与魔法有关。

 

“Arthur?”身后传来Merlin伸懒腰的声音,低低的嗓音里透着一丝疲惫,“还不睡吗……你感觉,呃,怎么样?”

Arthur睁开了眼睛,他只是轻轻地摇了摇头。

大部分晚上,他都会经历一次……崩溃。那种感觉和白天的发作不一样,而是仿佛所有的感情都被瞬间放大。比如那晚,Arthur只是不经意回想起了母亲,结果那悲伤猛地爆炸开来,世界一片漆黑,尖叫、哭喊充斥着每一个空间。他不记得后来的事情了,但每一次清醒过来,Arthur都会发现自己躺在Merlin的怀抱里。

没错,他那个愚蠢至极的男仆,Merlin。

Arthur已经无暇顾忌自己国王的尊严了。泪水在脸颊上崩溃,他昏天暗地的叫喊着,而Merlin永远会第一时间冲过来,紧紧地抱住他,把他禁锢在怀中。一切仿佛那么自然,Arthur甚至产生了一种幻想,好像只要那个黑发男孩在自己身边,他就会安全。

Arthur和Merlin从来没有谈论过这些事情。

自从国王中咒后,Merlin每晚都是住在他的皇家寝室里。简单的地铺,但是却能保证Merlin可以一直陪在那个人身边。对此Arthur也没说什么,他甚至没发现自己心里有那么一丝欣喜,或者说是踏实。

Arthur只是接受了这一切。作为一个国王,他有许多别的事情需要费心。

 

♔—————————— 

 

“You idiot,”熟悉的欠揍的音调,伴随着国王脸上的一抹笑,“你可以把那个杯子挂在行李袋上。”

Merlin朝身旁的金发人瞅了一眼,没有答话。

五月底,气温逐渐升高,森林里时不时会出现一片茂盛的草地,不是那种绿油油的颜色,而是淡淡的墨绿,仿佛美人的眼眸。这么好的天气不能白费,所以Arthur最近对野餐情有独钟。

但是今天是最特殊的一次,因为他只带了Merlin一个人。

看上去像个约会,Merlin心里偷偷美了一下。

“哼。”

果不其然,Arthur瞥到了小男仆嘴角的那个莫名其妙的微笑,他从嗓子里发出了一声嘲笑。于是Merlin又撇过头,直直瞪了回去。

“你干嘛?”Merlin皱起眉头,装作生气的样子。

“我说,”Arthur转回头,视线扫着前面的林子,“你一只手拽着缰绳不别扭吗,干嘛不把杯子塞到别的地方。”

阳光下仿佛一勺蜂蜜,轻轻洒在金发男人的身上,勾芡出一抹抹迷人的香气,又带着晶莹。Merlin的眼神不禁涣散了一会儿,一种骄傲在心里满满升起:这是他的国王。

由于不太得劲,Merlin的马时不时会落在Arthur后面,但Arthur似乎总会有意无意慢下来,用腿轻轻拍打马身,然后再次和Merlin并肩前行。

“我还不是怕你突然又发疯,脱光了衣服然后骑着马狂奔回城堡么。”Merlin晃了晃手中的高脚杯,挑着眉毛说道。

“我脱光了?”Arthur的音调抬高了起来,Merlin满意地看到他脸色微微发红,“那我还不是真疯——因为如果我真疯了的话,估计不是脱光自己而是先脱光你。”

 

Merlin被自己的口水噎了一下。

淡淡的青草香如同一剂迷药,蜂拥着挤进他的鼻子。

 

“不、不是——”一阵尴尬的沉默后,Arthur显然发现了自己刚刚说了什么,“你知道我不是真的指那个,我只是举个例子——”

Merlin僵硬地看着有些不知所措的Arthur——他突然有一钟感觉,Arthur似乎回忆起了那个夜晚的那个吻——然后Merlin反应过来如果自己再不说些什么,事情就不一样了。

“Dollop-head,”他努力稳住自己的声音,刚刚那几秒的时间他控制不住自己去想那个画面:Arthur猛地拉住马翻身而下,随后拽下自己,狠狠地按在随便哪个树干上,或者直接推倒在地,然后……“要是哪天你真无聊到来脱光我,相信我,我会逼着你娶我的哈哈哈哈哈——”

“闭嘴,Merlin!娶你还不如娶Morgana——”

“噢噢噢,原来你一直垂涎Morgana啊,那请问陛下为什么还那么着急把她嫁出去——”

“我垂涎她?!”Arthur猛地拉住马,如果不是他脸上愠怒的表情,Merlin甚至要觉得自己刚刚的幻想要成真了,“就算她不是我姐姐,我也不会要那么一个女人!脾气烂的跟个巫婆一样,天天鼻子翘到天上去了——”

“噢,对着那些国王王子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Merlin调皮地列了一下嘴,紧接着胳膊上就狠狠地挨了一记拳头。

 

 

湖面十分平静,映着湛蓝的天。Merlin深深地望了一眼湖水,然后看向正在喝水的Arthur。

他一直相信,Arthur的眼睛源于自然。美得令人窒息。

这是一片隐藏在森林深处的湖水,Merlin记得自己从来没来过。四周的树比起其他地方更沧桑些,Merlin怀疑有的树干甚至比Arthur的肚子还要粗。那可是不得了的。

“我小时候经常来这里。”

Arthur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男仆身边,把水壶递给他。Merlin愣了一下,随后意识到Arthur只是让自己拿着——有那么几秒他以为……

“是吗?和Morgana?”

不出意料,Arthur瞅了他一眼,然后一屁股坐在野餐布上,两只胳膊交叉在脑袋后面。“不是,就我一个人。”他目光涣散地盯着天空,Merlin知道他陷入了回忆,“那时候父王对我很严,他一直对我很严。每天的训练和学习塞满了我的时间表,到现在我还记得他逼我背的Camelot史……”

Merlin愣了一下。这么说来Arthur十分熟悉大清洗那段昏暗的日子了。

“——虽然我现在都忘了。”Arthur撇了撇嘴角,显得不以为意,“但是父亲对Morgana就没那么苛刻,她每天除了一些必要的礼仪学习,就剩玩了——无数次我就那么站在训练场上,而她骑着马,朝我露出一脸小人得志的表情,然后就飞向森林了。”

几只鸟儿扑楞着翅膀滑过低空,盘旋到整片树林的上方。阳光洒在湖面上,仿佛一扇扇水晶窗棱。一种安心甚至是幸福的感觉蔓延到Merlin心上,他静静地坐在Arthur旁边,两手交叉在膝盖前。

“有一次,我的剑术老师生病了,然而父亲出访去了,我就闲了一天。”Arthur嘴角轻轻勾起,他闭上了眼睛。风拂过金色的头发,如同拨着最美妙的竖琴。“Morgana就把我带到了森林——我那时才十岁——结果途中她自己骑着马跑了。估计是觉得我会被吓死,但是我哪有那么怂,我可是从来没输给任何东西——”

Merlin低声笑了笑,眼角挤出了一阵涟漪。谁知Arthur的神游根本没那么彻底,他突然一使劲直起身子,一记拳头就挥了过来。Merlin假装吃痛地“嘶”了一声,鼓出一个怨恨的眼神,然后兀自削起了篮子里的苹果。

 

“你笑什么——”

“还不知道第一次打架谁差点输的屁滚尿流呢。”

 

Merlin又咯咯笑了起来。Arthur愣了一下,随后想起了那次在集市上和Merlin动手——简直是一场对未来国王的侮辱。他刚想还嘴,却发现自己没办法挪开目光了……

黑发男孩乖乖地坐在旁边,一只手抓着略青涩的苹果,另一只手拿着刀,静静地,一圈圈地绕着。修长的手指在阳光下显得那么美,Arthur怀疑自己之前为什么就没注意到过他那白皙的皮肤。视线悄悄向上滑去,落在那微微颤抖的睫毛上——

“然后呢?”

Merlin本想提醒一下Arthur接着说,但一转头却对上了国王温柔的眼神。就像不小心跌进了湖水,男孩觉得有一瞬间自己再也无法呼吸了。

两人都愣在那里,看着对方。Merlin的手开始微微发颤,心跳却越来越快——那是他从来不敢奢想的眼神,碧蓝的双眸围裹着夏日最和煦的风,拂过他每一寸皮肤。Merlin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他甚至开始期望发生些什么……

他甚至觉得Arthur会倾身吻过来……

Arthur……

然而Arthur没有动,但他的目光却忽然躲闪开了。

一阵冷意浇醒了Merlin——

“后、后来就是……”Arthur支支吾吾地想找回话题,但Merlin根本没听进去。他仍然愣在那里,晃神地看着金发男人的唇瓣一张一合。风吹过耳畔,他想起了那个夜晚,他不愿意一直这么爱着,他不甘心一直这么心惊胆战,凭什么那个人可以随心所欲驾驭自己的心情,“后来我就自己在林子里瞎逛……”Arthur的声音在耳边幻化成风,一种心酸渐渐漫上Merlin的眼眶,他不明白为什么嗓子那么疼,他想叫,他想哭,“于是我就发现了这片湖——”

“嘶——”

Merlin猛地一收手,刀被抖掉在地上。鲜血如同汗珠般在指尖上渗出,斜长的刀口仿佛一道闪电生生撕开了男孩白皙的皮肤——Merlin疼得咬住了嘴唇,他用另一只手伸向旁边胡乱翻找着餐布。

“你怎么——”

“你能不能就闭嘴!”Merlin突然吼了出来,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眼泪就那么涌了上来。他知道自己不对,但他控制不住。无视Arthur吃惊的表情,他生生压下嗓子里哽咽的声音,仍然翻找着——

 

然而指尖突然传来一阵悸动的温热。

Arthur轻轻含住了男仆的伤口。

 

“Ar……Arthur……”

如同最炽热的魔法,那电流沿着指尖直蹿而上,瞬间攻陷了全身每一处。Merlin无法不去注意那温热的舒适感。风仍然温柔地拂过金发,挑动着Merlin最深处的感情——他在做梦吗,他甚至能感觉到国王的舌尖,微微舔舐过刺痛的皮肤,仿佛卷着冬日的雪,清凉又让人弥足深陷。

“Arthur?”

金发男人的睫毛颤了颤,随后他突然松开男孩的手——凉意再次席卷了Merlin——Arthur沉默着挪回身子,重新倒在地上,闭上了眼睛。

一切仿佛什么都没发生。

Merlin的手指仍然伸在半空。

 

“不找东西捂着你等什么呢。”蓦地,Arthur的声音凉凉的。

 

♔—————————— 

 

那天剩下的时间,两个人之间没有多少话。Merlin的心早就七上八下的,他不明白,他搞不懂Arthur,他从来就没搞懂过他。然而当晚,当小男仆按例打好地铺后,他没那么多脑子去思考这个问题了。

Arthur再次进入了感情崩溃。

Merlin从来没想到,这一次和以前都不一样——不是他一个拥抱和一杯解药就能解决的。

Arthur的眼角因为渴望泛上了一圈红,他直直地盯着有些发愣的小男仆,走了过去。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他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但眼睛里却不是往常的绝望和痛苦,相反,是一种仿佛长久以来压抑的欲望。

Merlin注意到了国王不一样的表情。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金发男人狠狠地,狠狠地吻住了双唇。

Merlin第一次不想去阻止他的国王。

 

手背上鲜红的图案在烛光下泛着鬼魅的光。

 

TBC.

 

By 郭儿

主线老葛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63)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