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Mutual Curse】Chapter 4:告白



Chapter 4

By 郭 ;主线 老葛

————————————


Arthur一个人站在地牢里。

墙顶上的那扇窗户被风撞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惨淡的月光懒散地透进牢中,照着某个人离开后的气息。

这是Camelot里唯一一间有窗户的地牢。

Arthur一拳砸在了墙上,关节撞击石头带来的疼痛感却已麻木。他埋下了头,慢慢地,慢慢地蹲在地上。

手指随着动作下滑,却突然一顿。

Arthur顺着指尖的触觉向墙上看去。借着昏暗的光线,他看到了一串字母,深深地刻在石头上。那是一句话,毋庸置疑,是Merlin留下的。

看清的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骤停。

 

♔—————————— 

 

“Arthur,你不能这么做——”

“够了,Morgana——”

“Arthur——”

金发男人狠狠地甩上了门,没有回头看他的姐姐一眼。

两手抚上额头,Arthur紧紧闭上了眼睛。他不知道怎么做,他还能怎么做——心底翻涌起一阵阵创痛,他仍然没有睁眼——Merlin是个魔法师,Merlin会魔法。这个事实如同一把尖刀狠狠划破了Arthur赖以生存的水域,将他这么多年来内心最真诚的一点信任绞碎、撕裂。

他不愿意相信,但他知道,这就是血淋淋的事实。

Merlin一直在欺骗他。

“嘶……”

嘴唇蔓延出点点腥味,Arthur才意识到自己咬破了那里。他痛苦地张开嘴,大口呼吸空气。

那一刹那,他仿佛再次看到了Merlin被关进地牢时的表情:痛苦、悔恨,还有一丝Arthur分辨不清的、让他的心隐隐发痛的留恋。

他仿佛听到了一个冷酷无情的声音,“后日黎明处斩”。他想要反抗,想要怒骂,他不允许Merlin死,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Merlin——然而他突然发现,那个声音,那个下达命令的、冷酷的声音,却是他自己的。

你的男仆是个魔法师。

Arthur甩了甩头,试图赶走一切毫无理由的罪恶感。他是正确的,魔法在Camelot永远是死路一条,无论是对于平民,还是对于你国王的仆人。都是一样的。一样不可饶恕。

 

“Arthur!”门外再次传来Morgana的声音,“你冷静冷静!把门打开我有话要说——”

Arthur没有回答,仍然只是倚着门,把头埋在手掌里。门上传来猛烈的敲门声,随之而来的震动让Arthur浑身跟着颤抖。

也许他本来就在颤抖。

“Arthur Pendragon!给我开门!”女人的声音十分尖锐,只有她真正生气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嗓音,“你知不知道你干了什么!那可是地牢!Merlin跟着你受的苦还少吗!”

Arthur把手深深插进头发里。愤怒和痛苦像两头猛兽般在他的体内横冲乱撞,他想反驳Morgana,他想告诉她,Merlin是咎由自取,Merlin背叛了他的国家。可话到了嗓子口却怎么也出不来。

“Ar——Gaius。”

门外的声音突然安静了下来。Arthur屏住了呼吸,自从他关了Merlin到现在,他还没有见过Gaius。

“My Lady,陛下在里面吗。”

“是的……”

Morgana的声音松弛了下来,里面却带着一丝同情和安慰。

“Gaius,你——”

“陛下,”老人打断了Morgana的话,“把门打开,我拿来了新配好的药。”

Arthur没有说话。他听得出来Gaius的声音与往常不同,再也不是那么温柔、低沉了,反而带着一种强硬,一种他曾经在他父王的声音里听到过的感觉。

他不想开门。身为国王,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毫无疑问是正确的。但他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一种想要逃避整个世界的感觉。

上一次有这个感觉的时候,还是Uther去世后的第一个夜晚。但那个时候,他不是一个人,他还有Merlin,有Morgana。但现在……Arthur突然痛苦的想到,他再也无法拥有他们全部。

 

“你准备躲到什么时候?”

 

Mithian。显然这个声音不是门外的。

Arthur猛地抬起头,惊恐地睁大了眼睛:Mithian正站在窗前,看着他。

“你——你——”全身紧绷了起来,Arthur想问她究竟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但干涸的嗓子硬是没让他能说出一句话。Mithian顿了顿,往前走了一步,却又停了下来。

“我一直在这,只是你没看见我。”Mithian微微垂下头,“发生那样的事情,我很抱歉。”

身后Morgana还在敲门,然而Arthur已经站直了身子。他看着公主的双眸,麻木的大脑开始渐渐运作……Freya,她的那个女仆,是个巫师……那她是不是也……

“你——”

“Freya是我不久前才跟着我的女仆,”Mithian仿佛看透了Arthur的想法。她的声音凉凉的,带着一个女人独特的落寞感。而这种感觉激起了Arthur心底的某些东西。“我很……惊讶,也很失望。我不知道她究竟为什么要对你下手,但请你相信,她与我们Nemeth无关……”她抬起眼眸,Arthur看到女人美丽的眼睛里雕琢着悲伤,“我跟她也没有很久的感情……可是你……你和……”

Arthur明白了,Mithian在同情他。

这是他最不需要的。

“看来我们都选错了仆人。”

冰冷的语气把Arthur自己都吓了一跳,但他没有露出任何表情。

“或许吧,”Mithian微微一愣,然后耸了耸肩膀,朝国王身后的房门瞟了一眼,“但……我听说Merlin是为了保护你……才暴露的。”

一股怒火从心底翻涌起来,Arthur猛地握紧拳头。是Merlin一直在背叛他人,是Merlin一直在隐瞒、在欺骗,他的所有行为都是假的,什么保护,什么侍奉,Arthur再也不相信任何一个字。

“请不要说的听起来像是我的错,”Arthur眯起了眼睛,抬高了声音,“我和他之间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这是他应得的,他才是那个欺骗他人的人,他才是那个用邪恶的魔法来——”

Arthur突然停了下来。Mithian盯着他,目光有些灼人。

“来——来……”一阵痛苦席卷而来,Arthur不知该如何说下去。显然Merlin没有做过任何可以称得上是“邪恶”的事情,但他不愿意承认。

“……来什么?”

Arthur撇开目光。

“任何魔法在Camelot都是禁止的,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他慢慢说道,仿佛是给自己听的般。“这件事到此为止。”

一阵沉默。

“另外,”Arthur把指甲深深陷入手掌,稳住了自己的声音,“我们的婚礼定在明天傍晚举行。”

 

♔—————————— 

 

“Merlin?Merlin?”

一个女孩子的声音,很弱,但是很有力。Merlin慢慢睁开眼睛。

阴湿的牢房里泛着昏暗的光泽,黑色的墙壁被唯一的一缕光线打上了一层暗白色的晕。Merlin感到后脑勺有些发疼,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昏迷了很久。微微直起身子,他离开一直靠着的墙壁。

“Merlin?”

男孩屏住了呼吸,女孩的声音是从隔壁传来的。

Freya。

“你想干什么。”

努力压低嗓门,Merlin下意识地握起了拳头。但随后掌心就传来一阵刺痛,他低头一看,发现一副多环手铐不仅仅铐住了手腕,而且还圈住了他的手掌。

“我……我很抱歉。”Freya的声音带着一丝哭腔,和Merlin之前听过的不一样。“你还好吗?”

Merlin撑着身体向围栏靠去。昏暗的走廊里只有几个孤零零的火把,摇曳着痛苦的光。卫兵远远地守在地牢入口处,来回挪动的步伐看起来像一道道影子。

Arthur把他关进了地牢。

一阵撕心裂肺的痛苦漫上心头,Merlin艰难地喘息了一下。Arthur终究是关了他,终究。

“不用——关心我。”他再次闭上眼睛,抑制住体内翻滚的痛苦和恨意。都是这个女孩,她试图攻击Arthur,她差点要了Arthur的命。

Merlin并不惊讶地发现,即使是现在,他还在后怕,他仍然因为Arthur险些中咒而心有余悸。他突然有些恨自己,恨自己如此没有出息。

“我很抱歉——”

“不知道你有没有发现,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Merlin咬着牙说道,他觉得他的心随着每一个字慢慢裂开,或许很早之前就有一个裂缝,而如今,终于无法挽救了。“明天我们就要……”他摇了摇嘴唇,恐惧和痛苦灌满了鼻腔,他没有说下去,而是挣扎着挪回墙边,垂下视线。

隔壁没有了声音。很长一段时间,Merlin只能听见窗外的风声,和他自己起伏不定的呼吸。

“我很抱歉,那不是真的我。”蓦地,Freya哽咽道。

Merlin没有理她。他只是盯着手上冰冷的铁链,想着自己再也无法触及的那温暖的金色。

他仍然记得昨天,Arthur最后看他的那一眼,除了愤怒和失望,还有一丝恐惧。Merlin慢慢抬起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我被……被Cenred下咒了,”Freya继续说道。Cenred这个名字引起了Merlin的注意。“他、他找到了我,然后把我派到了Mithian公主的身边。他想杀了King Arthur,借我的手。”

一股冷意席卷而来,Merlin浑身战栗了一下。

“你说什么?”

“求你,相信我……”

窗外透进的光更加阴沉了一些,红色渐渐蔓延,黄昏了。Merlin觉得嗓子堵得生疼,心跳骤然加快——加快——Cenred要杀Arthur——

“如果我失败了,”Freya顿了顿,Merlin听的出来女孩的声音有些紧张,“至少——至少……”

Merlin明白了。这是一个圈套。

无论Cenred是怎么做到的,他成功了。Freya唯独当着Merlin的面攻击Arthur,并不是巧合。Cenred为的就是让Merlin暴露。

 

Merlin吸了一下鼻子。他不是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但他觉得那会是他亲口告诉Arthur,告诉他他很抱歉,告诉他一直以来他都很抱歉,但他从来不后悔。或者告诉他,他爱他。

 

“Merlin,你听——”

Freya的声音突然急促尖锐了起来,Merlin起先是听到隔壁一阵铁链擦过地面的窸窣声,随后他听到了Freya指的是什么。

音乐声。

Merlin再次绷起身子,屏住呼吸。那明显是一支乐队,还有一支合唱团,甚至,Merlin想到,一定还有一群舞蹈演员。因为那歌声和音乐声实在太欢腾了,人们在笑,在欢呼,在鼓掌。Merlin紧紧盯着墙顶的那扇窗,胃里一阵蜷缩。他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他不明白,在自己被关在地牢里的时候,Arthur却在外面干什么。

“Merlin……”Freya的声音勉强盖过了从地面传来的、越来越大的欢闹声,Merlin猛地站起身子,快步朝窗口走去,但窗户离他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他什么都看不见。“Merlin,我想,那可能是……”

Merlin的心绞成了一团。

“不。”

他打断了Freya要说的话。踉跄地后退几步,他猛地向前冲去,然后拼尽全身力量跳了起来。但窗户实在是太高,无论他如何挣扎,都根本无法看到任何东西。那种未知的恐惧感像一捆捆藤蔓般狠狠缠住他的身体,“不——”他从嗓子里挤出一阵低吼,双手狠狠扣在墙上,眼睛望着窗口那微微泛红的霞光,“这不可能——”

“Merlin,你在做什么——”

“这不可能!”男孩疯狂地吼着,开始用力捶打着墙壁,“这不可能——不可能——”

“Merlin!你冷静一点!”Freya也开始叫喊了起来,但很快她的声音就被歌声淹没了。队伍显然是经过了地牢上方,Merlin甚至闻到了一阵阵花香。阵阵音符如同一把把尖锐的刀,狠狠插在他的心上,“不——停下——Arthur!”他嘶哑着嗓门朝窗口喊去,朝着每一个方向喊去,“不……”

Merlin觉得他就要死了。他从来没有这么渴望自己不是一个魔法师,那样他就可以一直站在Arthur身边,或许Arthur最终会看他一眼。

欢闹声渐渐朝其他地方蔓延。

不……

Merlin沿着墙无力地滑倒在地,泪水不知何时早已冰冻住了双颊。他的嘴唇仍然在呢喃着那个名字,那个现在或许已经牵起公主的手、覆上了炽热的吻的那个人的名字。

他的Arthur就要成为别人的了。

而他却沦为Arthur的阶下囚。

 

♔—————————— 

 

王冠在金色的头发上显得格外闪耀,而和它一眼光彩照人的,是另一顶王冠。

王后之冠。

我愿意……

女人精致的唇瓣轻启,带着黄昏的娇羞。

 

我也……愿意。

Merlin呢喃道。

“Merlin!醒醒!”一个女人的声音,“Merlin!Freya他这是怎么了?”

感觉脸被人拍打着,Merlin渐渐睁开了眼睛,两个模糊的人影显现在他眼前。

“我……怎么了……”男孩想用一只手撑起地面,但掌心传来的刺痛再次让他放弃了挣扎。“Mor——Morgana?”

倒吸一口冷气,Merlin顿时清醒了过来。Morgana正半蹲在他身边,而她身后,是Freya。

“Merlin,没时间解释了,你们快走。”Morgana一边说着一边掏出藏在袖口的钥匙,费劲地打开了他手上的锁,“门口的护卫被我支走了,现在,你和Freya赶紧——”

“Arthur呢——是Arthur要放我们了吗——”

Morgana嗓子哽咽了一下,没有说话。Freya慢慢走上前,Merlin看到女孩米色的裙子已经有些破烂,黑色的长发也凌乱无比。

“Merlin,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她的声音十分局促不安,“我们要抓紧时间——”

“Arthur在哪。”

Merlin转朝Morgana,毫不犹豫地问道。他看到女人的手微微一抖。That’s it. Merlin觉得嗓子眼翻涌上来一阵血腥味。That’s it.

“他……”Morgana继续解着Merlin右手上的手铐,声音有些微颤,“他正在忙着——”

“婚礼是吗。”

“……”

Merlin用力咬住嘴唇。那不是梦,刚刚那些景象是真的。Arthur娶了Mithian,Arthur给她戴上了戒指,Arthur吻了他……Morgana终于打开了所有的锁,她伸出双臂想要扶Merlin起来,但被后者狠狠拒绝了。

“我不走。”

Morgana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就像被人打了一巴掌。Freya则开始不安地来回走动着,时不时把脑袋伸出去望向大门的方向。

Merlin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不能走,他不能离开Arthur。Morgana在他旁边着急地喊着什么,但他听不进去了,他什么都听不进去。Arthur身上的咒语还没有打破,Arthur需要他的解药,而如果Merlin走了,那一切都完了。

“Merlin!不走的话等待着你的就只有明早的火刑你知不知道!”

Morgana吼道,她两手狠狠掐着Merlin瘦弱的肩膀,把他提了起来。Merlin踉跄地向后倒去,整个身子砸在墙上。我不能走……他下意识地用手扣着墙……我不能走……

“Merlin!Arthur的命令你听到了——”

Merlin无力地闭上了眼睛。火刑。是啊,这注定是他最后的命运不是吗。刹那间他仿佛再次听到了欢声笑语,听到了拥挤着的人群的高歌,听到了一声声“Long live the Queen”,听到了所有与他再也无缘的声音……

Arthur现在一定正在拥着公主跳舞。公主美丽的笑颜在灯光下一定很美吧,Arthur?你会轻声叫她的声音,会温柔地抱着她,会和她一起笑,一起醉。那么晚上呢……你会亲吻她的双唇吗,你会把手环到她纤细的腰间,去寻觅那方净土吗?你对她会像对我那样吗,猩红的帷幔,金色的床铺,和夜晚最醉人的烛光?

你会像吻我那样吻她、像抚摸我那样抚摸她吗……

 

你会在明天早晨,沙哑着嗓子,告诉她,一切都只是一场意外吗?

 

“Merlin!”

Morgana的声音仿佛穿越一层层云雾刺进他的大脑。

他何苦留下,即使他不愿意相信Arthur真的会杀了他,那又如何。他永远得不到他想要的了。

双手摩挲着蹲下,Merlin慢慢找到自己刚刚用手铐刻下的那行字。他微微向前倾过身子,将冰冷干裂的唇贴了上去。

死寂的墙上,是他再也没有机会当面对Arthur说的话。

他举起颤抖的手,划上了最后一笔。

 

♔—————————— 

 

大厅璀璨的光让Arthur觉得有些眩晕。手轻轻扶在Mithian的腰上,身体随着音乐机械地动着。仿佛一场梦,没有止境,却如此真实。

Mithian微微把头倾了过来,在他耳边吐出几个音符。但Arthur并没有听清。他的大脑里一致夹杂着一阵阵痛苦的声音,好像有人在哭,又好像是什么东西,在慢慢撕裂。

手上的触感是那么的陌生。没有应有的柔软,没有应有的温暖。Arthur垂下双眸,视线扫到女人红润的双唇上,刹那间晃了神。他记得唇间的另一种感觉,那种仿佛要将他的整个灵魂吸进去的美妙的感觉,而那双嘴唇的主人,却是一个再也无法触及的过去。

他突然前所未有地恨那个叫Merlin的男孩。

不论是因为他一直在欺骗他,还是因为如果他早些亲口说出,或许Arthur还能留下他……

有什么区别呢?亲口说出和被迫暴露,不都是这么多年的欺骗?Arthur痛苦地想到,他终究是恨Merlin,对自己深深的不信任。

他终究是恨自己,控制不住地,想着那个男孩。

 

“Arthur,把你的另一只手也搭上来。”

Mithian温柔地声音缥缈着揉进Arthur的耳朵,他麻木地听从指示。感觉仍然不对,内心一个声音痛苦地呻吟着,他在这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折磨。

然而明天就是火刑了。

他真的要处死Merlin吗?

不……Arthur跟着Mithian转了一个圈,他能感觉到人群的视线围着两个人。不……他无法想象再也看不见那双水灵的眸子,再也触碰不到那迷人的双唇,再也听不到那牵动他每一丝心弦的声音……

但Merlin是个魔法师。他欺骗了他这么多年。Arthur信任了他这么多年。这么多年来,他认为最亲近的人,一直都在骗他。

Arthur觉得他就要疯了——

 

然而突如其来的刺耳的声音狠狠地把他拉回了现实。

——警钟。

 

“Guards!!”

Arthur下意识地吼了出来,双手闪电般迅速从公主的腰间收回,摸向了剑——但是下一秒,他就猛地停住了手。

不会是别人。

是Merlin。

他疯狂地推开拥挤的人群,向地牢的方向跑去。心脏在他的胸膛里震耳欲聋地撞击着,一下,两下,无数下——

“Sire!地牢已经空了——Sire!”

Arthur狠狠地把那个卫兵撞到了一边,不顾一切地向前冲去。地牢已经空了。为什么,这不可能,他怎么可能逃走——Arthur快步冲下旋梯,用手拨开挡在前面的人,朝着地牢最深处跑去。

地牢已经空了。

Merlin,以及那个女孩,都不见了。

凄冷的烛光摇曳着。

 

Arthur一个人站在地牢里。

墙顶上的那扇窗户被风撞着,发出吱吱呀呀的声响。惨淡的月光懒散地透进牢中,照着某个人离开后的气息。

这是Camelot里唯一一间有窗户的地牢。

Arthur一拳砸在了墙上,关节撞击石头带来的疼痛感却已麻木。他埋下了头,慢慢地,慢慢地蹲在地上。

手指随着动作下滑,却突然一顿。

Arthur顺着指尖的触觉向墙上看去。借着昏暗的光线,他看到了一串字母,深深地刻在石头上。那是一句话,毋庸置疑,是Merlin留下的。

看清的那一刹那,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骤停。

 

I Loved you.

 

♔—————————— 

 

“Merlin,你去哪儿了,这么久。”

Merlin慢慢走过来,坐在Freya的身边,轻轻摘下斗篷。月光下他的脸显得十分苍白。

“Camelot.”

 

TBC.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36)
热度(51)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