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Mutual Curse/ Merthur/ Chapter 5:为时已晚



 

Chapter 5

 


 

沿着墙壁慢慢滑下,Arthur微微侧过脸,让太阳穴的位置恰好紧贴在那个地方,那个他浑身血液都宁愿流向的地方。

 

I Loved you.

 

四周一片黑暗,偶尔会有远处传来的护卫挪步的声音,夹杂着窗外呼啸的风声。透过铁栏杆,窗外是盛夏的星空,本该一望无际的视野却被狠狠囚禁在一扇窗里。

Arthur静静地等着。

他的心跳十分缓慢,但他知道马上就会不一样了。他双手抱起,夹在胸前。走廊里的火把没有点燃,窗外的月光透过层层阴翳,打在国王苍白的面孔上。Camelot的百姓永远不会知道,每个夜晚,他们的国王都会只身一人到城堡的天台,眺望着这个星球最沉寂的一刻——那里,曾经很多次,他和Merlin一起,望着Camelot一望无际的景色——然后他会走到城堡唯一一间有窗户的地牢里,把自己锁起来。

他需要一个地方来阻止自己伤害他人。

胸口的心跳逐渐开始加速,Arthur深吸了一口气,仍然等待着。

他知道他的诅咒又要来了。手指甲深深陷在皮肤里,他的呼吸逐渐急促起来。血液开始沸腾,空气开始稀薄,一切熟悉的恐惧感即将到来。

“嘶……”

嘴角的血腥味提醒他不可避免的现实。

夏日最后的气息被黑夜残忍的剥夺了。地牢仿佛一个大大的熔炉,越来越热,越来越热,搅到痛苦抽搐的血液里,混杂,沸腾,涌向永无天日的黑暗。Arthur浑身不自主地蜷缩了起来,双手深深插在金发里——但他的脸始终没有动,他始终紧紧地,紧紧地贴着那寸墙壁。

“啊啊啊啊啊啊——”

黑暗。

 

♔—————————— 

 

“Merlin。”

篝火映照着被叫到名字的人的面颊。深深的眼窝泛着黝黑,无神的眼睛愣愣地盯着火光,半张着的嘴唇早已干裂。Freya犹豫了一下,还是站起身子,慢慢走到男孩身边,靠着他坐了下来。

“Merlin,你还好吗?”她小心翼翼地问道,“今晚你回来后一句话都没说。”

Merlin的眼皮不起眼地跳了一下。但他没有说话。

夜晚的风格外清凉,带着一丝疲倦,轻轻拂过Druids族人的营地。数十簇篝火仿佛一盘打翻了的星空,连成一片,燃烧着金色的破碎的梦。火苗挣扎着向上蹿着,舔舐着稀薄的空气。

“Merlin?”

Freya皱着眉,顺着男孩的目光看去,但只看到了呈现赤红色的火苗。她收回视线,打量着Merlin的脸,试图看出一些被隐藏的情绪。

“发生了什么?”女孩伸出一只手,轻轻放在Merlin腿上。她看得出来Merlin已经很疲惫了——每天都是这样,往返在Camelot和Druids之间——但今天的他和平常不一样。

Merlin盯着火光的眼睛恍惚了一下,随后轻轻闭上了。

 

“我看到他了。”

 

“什——”

Freya咽下了挤到嘴边的话。当然,Merlin指的是那个人。

Merlin轻轻摇了摇头,嘴角扬起了一个讽刺的笑容。他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睁开了眼睛。这次Freya看清了,男孩眼角试图掩藏的泪。

“我看到他了,在城墙上面,”Merlin的声音哽咽在风里,“就在那里……就在那里。”一阵沉默,火苗似乎疲倦于与夜空的嬉戏,慢慢消逝下去,“他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他当然没变。”

Merlin收紧了抓住衣角的手指,再次闭上眼睛。Freya的眼神黯淡了下去。

“Merlin……可是这么晚了Arthur在那里干什么?”

Merlin摇了摇头,然后把脸撇向一边,靠在膝盖上。

他累了。

Freya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留下他一个人,映着火光。

 

自从离开Camelot后,Freya带着Merlin找到了Druids。Druids很快就收留了他们,而也就是在那时,Merlin得知了Freya的真实身份。

Avalon的湖中仙女。

Druids对他们展现了最大程度的欢迎,而这也正是Merlin需要的。一个离Arthur很远,又很近的地方。

Arthur身上的诅咒早已在Merlin身上根深蒂固。他注定无法远离他爱的人,无论他多想逃离,无论他多想放手,他都身不由己。每夜当他一个人盯着星空的时候,他总会感觉到胸口那个地方隐隐的疼痛。

他注定要用自己的血液祭奠自己的爱情。

 

“谁——Merlin——你怎么回来了?!”

当Merlin第一次回到Gaius房间的时候,老人差点打翻了手里的药罐。而Merlin只是慢慢放下斗篷,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沉默着走向他自己的房间——他曾经的房间。他能感觉到Gaius的目光,但他不想说话,他真的不想说话。

而且他没有多少时间。

随时可能有人来。

“Merlin——”

男孩在床前停住脚步,他的心突然绞得疼。他在这里度过了这么多年的时光,他曾经认定自己一辈子都会挤在这个破烂的小屋,每天早晨赶往那个皇家白痴的卧室,帮他穿衣,踢他收拾这儿收拾那儿,然后晚上再次回到自己的房间,闭上眼睛,独自回味和那个人的一点一滴。

再也不可能了。他甚至再也不可能见到Arthur了。

他默默地褪下自己的斗篷,从里面掏出一把匕首。Gaius在他身后哽咽了一下,而男孩只假装没有听到。他也曾经以为自己会每天和这个老人在一起,早饭,午饭,晚饭……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嘶……”

刀刃下去时熟悉的疼痛感还是让Merlin轻轻喊出了声。鲜血慢慢渗出苍白的皮肤,他颤抖地举起手指,用魔法将一缕缕暗红色的液体引向玻璃瓶。金色的魔法在黑暗的小屋里显得格外扎眼。

“Mer——”

Merlin突然回过身子,猛地把瓶子往Gaius怀里一塞,勾起斗篷就往门口走去。

“等一下,Merlin——”

“我每晚都会来。”男孩突然停下脚步,哑着嗓子说道。他的声音仿佛是从一个世纪前穿越而来,带着陌生的沉碎。“不要……不要告诉Arthur。Gaius,”他慢慢转了过来,脸上是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心碎与绝望,“请帮我……保护好Arthur。和你自己。”

当Merlin走出城堡的那一刻,他终是没忍住,再次停下了脚步。慢慢回过头,望向熟悉的那扇窗,却只是一片漆黑。

他不愿想象国王寝室里此时的光景。

与他早已无关。

 

♔—————————— 

 

Arthur站在窗边,等着Morgana。

他将头轻轻地抵在窗棱上,眼睛瞥着远处的残云。午后明媚的阳光将整片大地烤得炽热,融化着整个王国。手里的高脚杯泛着高贵的金色,和屋外的阳光融为一片。

Mithian不知道去了哪儿,Arthur也不想知道。他和她两人之间仿佛隔着一道无法逾越的鸿沟,即使已是夫妻。但Arthur不得不承认,Mithian拥有一个公主该有的所有高贵的品质。她从来不会为难他做任何事,相反,她经常会帮助Arthur处理一些杂物。Arthur心里对她很感激,但也只停留在感激。

他实在没有太多感情分给别人。

Mithian知道Arthur身上的诅咒——Arthur回想起之前的每晚,Merlin还在的那些夜晚,他可以抱着他的男仆,无需任何掩饰,就仿佛一个温暖的港湾。然而现在,他不得不在Mithian面前有所顾忌。

于是他选择了地牢。

不知多少夜晚,他一个人,在那里熬过了恐惧,痛苦,以及莫名的悔恨。

 

他可以接受父亲的死,可以接受身上的诅咒,但他无法接受——他无法接受Merlin一直以来,一直以来都爱着他。他无法接受这个——他不愿意接受这个。那仿佛是一簇火焰生生地燃烧在他的每一寸皮肤上。

他从来不知道,Merlin爱他。

Merlin总是那个一直在自己身后的人,无论发生什么,他永远就在身边,永远在那里。带着他那愚蠢的笑容,那可笑的耳朵,和那双宛若星辰般的双眸。Arthur曾经想象过Merlin会爱上什么样的女孩,会和他一样是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吗,或者有一双海洋般湛蓝的眼睛,带着夏日迷人的气息?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Merlin爱的是他。

许多次当Merlin抬脸看向他的时候,那双精灵般纯粹的眸子里,总是带着一种Arthur无法认清的东西。但那种东西总能让他觉得很温暖,仿佛冬夜的炉子,他甚至不知不觉地习惯,依赖……直到他再也看不到。

他想起了那个夜晚,那个自己失控而犯下大错的夜晚。他从来没有告诉过Merlin,他有多么抱歉,有多么后悔。他记得那个早晨,当Merlin带着一脸伤心欲绝消失在门后的那一刹那,他瘫坐在床边,将脸深深埋在手里。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他曾一遍遍在心里默念着,但他不能告诉Merlin,因为他那愚蠢的自尊,因为他那该死的愚蠢的尊严。

现在一切都晚了。

 

他不知道自己在痛苦什么,但他知道那都与一个人有关。

 

“Arthur。”

身后传来Morgana的声音。Arthur微微点了点头,没有答话,眼睛依然望着窗外。

“你找我。”

女人的声音有些低沉。她慢慢走到国王身边,没有看他,而也望着窗外。

Arthur又点了点头。Morgana偏过头,打量着他。看到Arthur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她冷笑了一声。“你不觉得现在有点晚了吗?”

心脏猛地挣扎了一秒,Arthur转过身子,对上了Morgana冷漠的眼神。他看到那双碧绿色眸子里映衬的自己,金色的,带着不该属于自己的光泽。

“什——”

“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因为Merlin有多伤心。”

Morgana瞥了他一眼,再次望向窗外。

“我没——”

“你有。别口是心非了,Arthur。”

一阵沉默蔓延开来,带着比阳光更刺眼的温度。Arthur皱起了眉。

“Morgana,”他努力控制住自己声音的颤抖,“告诉我,是不是你放走了Merlin。”

女人浑身僵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正常。Arthur屏住了呼吸,他害怕听到回答,但他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

“是。”

“为什么。”

“因为你会杀了他。”

我不会。Arthur攒起拳头,深深吸了一口气。

“Morgana,他是一个巫师——”

 

“我也是。”

 

Arthur愣了一下,扫了一眼Morgana,然后叹了一口气。

“Morgana,我没有心情跟你开玩笑。”

出乎意料地,Morgana沉默了一会儿。而当她再次开口的时候,Arthur从那声音里听出了一丝恳求。“Arthur,你心里明明知道,Merlin对你比谁都忠诚、尽心。你有没有想过,他可能曾经暗地里保护过你多少次?而且……而且他对你……”

她知道了。Arthur觉得胃里一阵翻滚。她当然知道,是她亲手放走了Merlin不是吗。她当然看见了墙上的字。

“Arthur,你必须把Merlin找回来。”Morgana哑着嗓子说道,“如果这一切都是Cenred的计划,那他一定会向Merlin出手的。如果Merlin到了他手里,那么Camelot将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危险——”

“你把Merlin当成什么了,Morgana?”Arthur突然提高了声调,他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的姐姐,“Merlin永远不会做出任何背叛Camelot的事——”

“你瞧。”

“……”

“那就为了你自己,把他追回来。因为你和我一样清楚,其他一切理由都只是借口。”

Arthur望向Morgana的眼睛。阳光带着金色的光晕洒向一切,他突然觉得有些眩晕,仿佛心里的船帆开始晃荡,因为这个想法晃荡。追回Merlin。

“我——”

 

“Sire!”门突然嘭的一声被撞开了,Arthur猛地回头,看到Gwaine冲了进来,“有人在城堡西北方向的树——树林里看到——看到了Merlin——”

Arthur觉得心脏骤然停跳。

 

♔—————————— 

 

“分开找!”

Arthur扯着嗓子吼道。风吹过树叶响起沙沙的声音,带着他的命令蔓延开来。

浑身的血液翻腾着,Arthur的呼吸根本无法平息。他竖着耳朵,小心翼翼地向树林深处走去,呼吸声一起一伏,夹杂着深沉的气息,却带着他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期望。

有人看到了Merlin。

Arthur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他从来没有这么紧张,即使是在打猎的时候。仿佛世界上所有的声音都瞬间消失,他只期待一声“Prat”,或者是什么“Cabbage head”——或者什么都行,真的,什么都行。

但是没有。

他能感觉到身后有两个骑士在不远的地方跟着他,但他有点想把他们赶走——实际上,他宁愿自己一个人。这样或许就可以在找到那个愚蠢的男仆的时候,大笑着走上前,用力抱住他;或者狠狠在他头上来那么一下,告诉他,不许再离家出走。

——他这是怎么了?

Arthur不知道为什么,他明明应该很那个人。

那个一直欺骗自己的人。

 

温度逐渐升高,即使是在树荫下面,也挡不住午后炎热的气氛。汗水沿着额头慢慢流下,但Arthur没有去擦。他紧紧盯着每一处角落,生怕漏过一个脚印。他眯着眼睛走着,心脏却疯狂地跳动着,仿佛预示着即将到来的见面。

Merlin,你在这儿吗?

哪儿都没有Merlin的影子。

然而就在Arthur的心落到谷底的时候,一个身影刹那间闪现在不远的地方。

Merlin。

“Mer——”他及时咽下了自己的声音,转为一阵压制的咳嗽。他看到那双棕色的靴子迅速消失在树丛后面——是Merlin,没错。

“你们,给我去那边搜——!”Arthur忽然转身,朝那两个人压着声音歇斯底里地说道,然后没等得到答复,就迅速回身跑了出去。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的血液正在翻滚,心跳如同鼓点般震响——那是Merlin,Merlin——他想喊,想吼,但他不能,他不能让他们抓住Merlin,他需要一个人面对他。

树林压抑而无光。

 

当他看到Merlin背影的那一刻,仿佛整个世界都失去了色彩。

那个熟悉的令人心痛的身影。男孩黑色的头发从后面轻轻卷起,有些乱,在树枝透下来的阳光里显得那么脆弱。淡薄的后背有些微微勾着,Arthur能明显看出他瘦弱的轮廓。周围的翠绿拥簇着一个魔法师,一切是那么的静谧,而Arthur心里的巨浪早已铺天盖地。

他默默跟在Merlin的身后。

风吹过耳边,带走聒噪的气息。

他静静地看着Merlin的背影,仿佛那是世界上唯一会让他感到安心的东西。他突然觉得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个男孩曾经天天围在他的身边,而如今,那熟悉而遥远的感觉,却再已无法触碰。

Arthur甚至没有发现,他自己竟然不知不觉伸出了手。风轻轻拂过指尖,向后飘去,手掌的方向,是那个自己一直回避感情的人。

然而Merlin突然停住了脚步。

 

当Arthur看清周围的时候,他觉得心脏就那么停止了跳动。

那片湖,那片他曾经带着Merlin一起去野餐过的湖。

 

“Merlin……”

他轻声呢喃道。

然而黑发男孩并没有听见,而是慢慢坐在地上,蜷缩起身子,眼睛凝视着被风吹起涟漪的湖面。仿佛一座雕像,带着让人无法靠近的气息,和湖水融为一副画面。

Arthur想起那天,同样的地点,他第一次因为Merlin而悸动。或许不能说是悸动,但至少,在那一刻,在他看到Merlin面庞的那一刻,他是真的感到一种叫做温暖,或者,归属的感觉。他仍然记得那天的阳光,没有这么明亮,没有这么刺眼,却带着一种美好的氤氲,带着他熟悉的人。

Arthur不知道就这么看了Merlin多久。

Merlin不知道就那么坐了多久。

Arthur突然向前迈了一步——或许他该走过去,坐在Merlin旁边。他突然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他可以告诉Merlin一切他想说的,告诉Merlin他恨抱歉,告诉他他很想他,告诉他——

 

“Arthur。”

 

什么?

Arthur猛地抬眼,对上了那双和记忆里一样深邃的眸子。他浑身仿佛被石化了般,僵硬地站在原地,而他感觉他的嘴巴一定也是张着的。Merlin的眼神在他身上逡巡了那么几秒钟,然后暗了下去。

“你跟踪我。”

Arthur觉得他就要因为男孩声音里的痛苦疯掉了。

“Merlin,我——”

“我是一个魔法师,别忘了,Arthur。”

“什——”

然而下一秒,Arthur就失去了意识。

 

♔—————————— 

 

“Merlin,你听到Druids说什么了。”

“不行。”

“Merlin,你不能一辈子都用自己的血——”

“不行,我说了不行。Freya,你觉得我会为了救亚瑟而牺牲你?”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就像你愿意为他一样。”

 

 

TBC.

By 郭郭 主线老葛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9)
热度(56)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