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AM] Mutual Curse第六章更新:醒悟。


图源汤侵删

 

Mutual Curse


前文回顾(由于上一次更新已经是N年前,这里简单回顾一下剧情:Cenred在Arthur身上下了诅咒,而抑制诅咒的药引是魔法师Merlin的血。Merlin魔法暴露,在Morgana的帮助下和Freya逃离Camelot。)


Chapter 6

 

前文链接

 

Arthur把自己深深地陷进床里。

 

离他最近的记忆,停留在Merlin那近在咫尺的双眸里。据Gaius称,他已经昏迷整整半个月了,就那么躺在床上,和死了一样。

 

“是什么咒。”

 

Arthur低低地问正在帮他检查身子的Gaius。

 

“就是普通的昏迷咒,Arthur。”老人的嗓子些许沙哑,但手上的动作仍然干净利落,“但Merlin的魔力实在太强大,所以你昏迷的时间长得有些超乎意料……”而且诅咒随着沉睡有暂时性的消失。

 

Arthur沉默了。黄昏的光洒进卧室,照着每一寸角落,什么都没变。他低头看了看手上的印记,闭上了眼睛,感到头仍然有些发沉。

 

Merlin的举动并不是意料之外的。Arthur觉得自己的心揪了一下。他在期望什么?他本来在期望什么?在自己对那个男孩做了那种,那些事之后?难道Merlin会像以前那样对他调皮的一笑,然后乖乖跟他回家?会裂开嘴骂一声Prat,然后撒腿就跑等他去追?

 

也许在Arthur不知道的某个地方,Merlin已经有了自己的生活。

 

这个想法让他浑身喘不过气一样难受。

 

他知道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去找Merlin了——当天色已暗,没有灯,又如何寻找曾经的家?亲手掐断的羽翼,即使将幼鸟抚育长大,仍永世与天空无缘。他还有整个国家的责任,他只能借口追杀去寻找,他不愿那样。然而他深深地明白,自己不甘心就这么放下,放下那个一直在身边的笑容,那个——

 

Arthur睁开了眼睛。他忽然发现,在经过这么多之后,他才发现……

 

他早就爱上了那个人。

 

有些时候,产生一个想法比那个想法本身更令人难过。Arthur感到了一阵恐惧,他原来是这么的不了解自己,这么长时间,他一直在忽略自己的内心——或者说,他一直在逃避。他恐惧这种感觉,爱上一个男孩,爱上一个男仆,背叛自己高高在上的王冠。但却是忠诚于自己的心。

 

好像有个声音在他耳边嘲笑他。自己早就沦陷了不是吗?每次看到那个人笑,就仿佛阳光铺洒在大海上,让人忍不住深呼吸,拥抱那一刻的美好。每次那个人受伤,世界会随之崩塌,而他却曾以为那只是普通的关心。

 

他记得狂欢夜后的某一天,宴请宾客,当他坐在大厅里和众臣喝酒的时候,两个身影突然刺痛了他的眼角。歌舞升平的氛围里,每一个人脸上都洋溢着抑制了很久的笑容与轻松,人群嘈杂。那晚,他放了Merlin的假,本以为他会回家睡个昏天暗地,结果没想到,那小子和Gwaine竟然在大殿的角落里喝起酒来了。

 

咣当。Arthur的酒杯猛地砸向桌子。整个大厅安静了下来。

 

他能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瞬间凝聚在自己的身上——但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就是浑身难受。看到Merlin朝着Gwaine露出那么毫无戒备的笑容,看到Gwaine时不时抬手拍拍Merlin的头……

 

“Arthur!Arthur?”

 

反应过来的时候,Arthur发现黑发男孩已经冲到了自己的面前。他对上了Merlin的双眸,看到了熟悉的担心与惊慌。但这仍然不足以让他消气。

 

“Arthur——快——”

 

Merlin把高脚杯塞到他的鼻子底下,然而Arthur一手推开。他知道Merlin在担心什么,他更知道自己并没有发作。但他不知道的是,那股怒气从何而来。

 

“你的假期到此结束!从现在开始,不准离开我一步。倒酒。”

 

Arthur能感到自己咬着牙的声音如同一头即将爆发的野兽。他努力忽视Merlin一脸的疑惑,以及些许失望。

 

直到今天,Arthur才明白。原来那是嫉妒,一种与他的身份不相匹配的感情。说实话他从来没对任何人有那种感觉,那种想捧在心上,却又小心翼翼的感觉。那种想要把对方绑在身边,却只能粗声粗气不敢暴露真实想法的感觉。

 

然而这么久以来,他早已习惯那个人对自己的付出。他辜负了一切。

 

作为一个国王,从来没有人教他如何去爱一个只在地位上比自己卑微的人。

 

♔—————————— 

 

秋日的清晨已经带着冰凉的风,卷起整片森林的冷气。阳光迷离的透过斑斓的树叶,散落在唯一的一个身影上。

 

Freya紧了紧斗篷,加快了骑马的速度。

 

马蹄划裂大地,如同一道道闪电,直指远方的城堡。女孩的斗篷因为速度之快,已经被凌乱的树枝撕破了好几个口子。冰冷的空气在周围沉默着,注视着,似乎又在等待着那个骑马的女孩。

 

Freya不得不这么做……她必须这么做。

 

 

 

“Merlin,你听到Druids说什么了。”

 

“不行。”

 

“Merlin,你不能一辈子都用自己的血——”

 

“够了。”

 

“那换成我吧,既然我的魔法是最强大的,我的血一定更——”

 

“不行,我说了不行。Freya,你觉得我会为了救亚瑟而牺牲你?”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就像你愿意为他一样。”

 

Freya注意到Merlin的眸子暗了下去。她苦笑了一下,站起身子,离开火堆。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或许是在Merlin明知道是她袭击了Arthur,却还是原谅她的时候;或许是在找到Druids之前,第一次遇到危险,Merlin一把把她护在身后的时候……总之,不知不觉,她发现自己愿意为这个男孩做任何事情。

 

单纯地愿意。没有任何杂质的愿意。

 

身为湖中仙女,她却从小就被父亲囚禁在Avalon最深的湖水中。她知道,父亲是为她好,因为据说她身上的魔法似乎是千百年来世间最强大的,那就意味着成千上万的人在觊觎着她的力量。

 

在她本以为自己的一生就祭奠在湖里的时候,Cenred找到了她。

 

那是她记忆里最血腥的一日。当Cenred带着他的不死军队杀入湖里的时候,Freya万万没想到他体内的魔法竟然如此强大——从未经历过战事的她顿时乱了阵脚,然而就在她疏忽的那一秒钟,Cenred抓住了她。紧接着她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关入囚牢,“臭老头,我借你女儿一用——你要是敢轻举妄动,我立刻杀了她。”Cenred冷酷尖锐的警告是她晕过去前最后听到的声音。

 

事实证明,Cenred的魔法的确不容小觑。他在Arthur身上下的咒语,是一种最古老的诅咒,让人生不如死,痛不欲生。然而Freya仍然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利用自己。

 

直到那晚Druids的长老找到了她和Merlin。

 

“想要解除诅咒,必须去杀死一个比诅咒更强大的魔法。”

 

长老的眼睛在火光里沉了沉。Freya愣愣地望着他,大脑里回荡着这句话。这是解除诅咒唯一的办法,是一个只有Druids知道的办法——看来Cenred通过什么途径早已获悉。

 

“而Cenred属于古魔法的最强大的后羿,能胜过他的,Freya,只有你了……也就是如果Arthur亲手杀了你,诅咒就会随之解除。”长老轻轻咳了一声。

 

亲手……杀……

 

那一刻,Freya感觉身上所有的血都被抽空。原来一开始就注定,注定她要作为牺牲。Cenred之所以控制她,是想要控制唯一的解药,要么折磨死Arthur,要么借Arthur之手杀死她。

 

必须要Arthur亲手杀死自己……

 

视线逐渐模糊。那个时候的她没有注意到,Merlin在她身边紧紧地攥住了拳;也没有注意到,老人混沌的双眸里难以名状的悲伤。

 

生命就是一个努力逃离悲剧的旅程。Freya知道,她这次要往反方向走了。

 

 

城堡。

 

女孩的两眼刺痛了一下。她到了。

 

两手因为狠狠抓着马缰而逐渐发麻,但一种钻心般的疼痛却在心口渐渐蔓延开。她知道Merlin会怪她,怪她对他下了药,怪她瞒着整个世界去赴命。但如果她成功了,Arthur的诅咒会解除,而且……她苦笑道,杀死一个人,Arthur应该会放过另一个吧。

 

一个本应只是硬生生被拉进故事的人,却背负着全部的结局。

 

♔—————————— 

 

“Arthur,你的剑。”

 

Morgana轻轻推开门,对着窗边国王的背影轻轻说道。

 

Arthur转过身。Morgana清楚地看到他眼里弥漫的悲伤,都这么长时间了,她暗自想到。他或许一辈子都走不出这个阴影。

 

Arthur接过剑。他犹豫了一下,偏过头,抬手缓缓抚摸着剑把。那一刹那,仿佛那个人就站在他身后,带着那愚蠢至极的信任和骄傲,目光灼灼地望着自己;仿佛森林里清新的气息再次萦绕,拔剑出石,金光弥漫着一切属于他的辉煌……

 

“你落在训练场了。”Morgana还是轻轻地说道,“这把剑很重要,Mer——”

 

她打住。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下去。“Merlin说过不能离身吧。”

 

“我凭什么就要听他的话。”

 

Arthur哑着嗓子回嘴道。但他仍然把剑来回擦拭了一边,小心翼翼地放在床边。

 

Morgana沉默地看了看他,转身准备离开。然而这时,Mithian推门走了进来。两个女人对视了一会儿,随后Morgana微微点了点头,错身走了出去。

 

“我刚刚碰到Gaius了,”王后慢慢绕过床尾,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谨慎,“这是今天的药。”

 

Arthur没有说话,仍然背对着她,看向窗外。Mithian把高脚杯放在了桌子上。金黄色的杯子仿佛顿时聚集起整个房间的光亮。

 

“Arthur,我有一件事要告诉你。”Mithian停住脚步,“我父亲打算协助你寻找Merlin。”

 

Arthur浑身一僵。他注意到,Mithian用的是“寻找”,而不是什么“追捕”或者其他的词。一种怪异的感觉在他心底慢慢生出。

 

“不需要。Camelot自己的犯人,理应由我们自己——”

 

“你我都知道那样希望只会更加渺茫。”

 

Arthur皱起眉毛,他转过身,用谨慎的眼光盯着Mithian。“理由。”

 

“与其说是希望渺茫,不如说是你根本不想去找。”Mithian挺了挺腰,提高了声音。面对国王,她再怎么说也只是王后,措辞上还是需要斟酌的。她明白,每个男人都不愿意自己的内心被昭然揭示。“但是,Arthur,事情还是有转机的……Camelot境内找不到,Nemeth如果帮忙那就是多了一个可能性……”Mithian慢慢垂下头,盯着自己的裙摆,“是,是我求我父王的。这么久你一直是处于消沉的状态,大家都能看出来,不仅是我。所以,所以我想是不是如果Merlin回来了,会……会好一些?毕竟,毕竟……”

 

Arthur眯起了眼睛。

 

“毕竟你对他——”

 

“够了。我Camelot永远不会欢迎一个囚犯——即使他回来了,等着他的依然会是最严酷的惩——”

 

——“Arthur Pendragon你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冷血!”

 

——嘭——一道红光用一瞬间的力量猛地将整个房门炸开。

 

Mithian尖叫了一声——Arthur下意识地抓过剑,望向门口。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黑头发,红裙子。Freya。

 

TBC.

 

By郭郭 主线老葛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7)
热度(42)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