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AM]Mutual Curse连更 7、8章:暴风雨前夕



Mutual Curse

Chapter 7

 

Merlin揉了揉因长时间抓着缰绳而发酸的手,小心翼翼地坐在了草地上。

 

夜色如一泼墨水随意洒满天空,填补了每一个该是星星闪烁的角落。Merlin四下瞅了瞅,已是深夜,大部分人应该都已入睡,只有点点篝火簇拥着为数不多的光亮。这幅光景,男孩已经再熟悉不过了,作为他每次从城堡回来后的第一个安慰。

 

这么长时间,他对这片地方已经有了感情。Druids待他就像家人一般。和某个人完全不一样。

 

他轻轻叹了口气,犹豫了一下,抬起手想要检查一下胸口,却还是在碰触的那一刹那疼的倒吸一口冷气。钻心的疼。Merlin收回手,抱住双膝,凝视着火堆。不用看也知道,胸前的那道刀口早已面目全非:殷红的血液从幽深的口子里渗出,融入周围早已干了的黑色血迹,诡谲的风景,却是一万个心甘情愿。

 

有时候Merlin会想,这样下去自己会不会死去。会不会有一天,一个动作,刀锋切开的再也不是什么血管,而是心脏。古老的魔法永远是那么狡猾,瞅准了每一个致命的区域。

 

他不禁感到一阵恐惧。然而他害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如果自己死了,Arthur的诅咒会立刻让他毙命。

 

“那换成我吧,既然我的魔法是最强大的,我的血一定更——”

 

“不行,我说了不行。Freya,你觉得我会为了救亚瑟而牺牲你?”

 

“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就像你愿意为他一样。”

 

Merlin想起了不久前的那番谈话。他承认自己有一瞬间的动摇,或许自己死后,可以用Freya的血做替补——但他立刻否定了这个办法。这是他和Arthur的命运,不能连累他人。而且,最重要的是,这是他和Arthur的感情,不能牵扯他人半分。

 

他只恨自己的魔法没有Freya那么强大,强大到有资格到Arthur面前赴死。

 

苦笑了一下,他随便抓起一根树枝挑了挑火苗。Arthur现在估计还在恨着他吧,还是早就忘了他了……距离上次意外的相遇已经过了很久了,久到一想到那个身影他心脏就发疼。他还记得那次的湖边,那一刹那,在他看到Arthur的那一刹那,渴望的感觉铺天盖地般袭来,心里无数个声音顿时爆发了出来:抱住他,抱住他——然而在眼泪崩溃的前一秒,他还是选择了逃避。

 

他看不清,也看不懂,那时的Arthur,双眸里的感情。

 

终究还是厌恶吧。

 

林子里传来几声不知道是什么鸟的怪叫,打断了男孩的思绪。他缓缓起身,扔掉了树枝,看向旁边。Freya的帐篷已经熄了灯,看来早就睡下了。Merlin转过身子,放慢脚步,踮着脚走进自己的帐篷。映入眼帘的依旧是Freya为他准备的食物——Merlin轻轻勾起嘴角——刚跑了这么久的夜路,他真的是饿坏了。

 

 

不对劲。

 

清晨的迷雾还笼罩在正片森林里,Druids的老老少少们早已起床开始了一天的生活。然而还是不对劲。

 

Merlin皱着眉头,不知为什么头昏的发疼。他挽起了袖口,在水桶里舀了一瓢水,随后直起身子打量着周围的一切。

 

笑声呢?

 

这个想法像一支箭一般射中了他。不同往日,今天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即便是最小的那个小男孩,那个天天粘着他的小男孩,现在也只是一个人默默地蹲在角落里,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树叶。

 

“那个——”Merlin叫住了身旁路过的一个人,对上了一双浑浊的双眼,“请问——”

 

“Emrys。”老人在看到他的那一秒有些紧张,“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没用的。”

 

“什么没用?”他在说什么?Merlin惊慌地四下望了望,等等,Freya呢,“那个,Freya在哪里您知道吗——”

 

然而他的声音生生被淹没在突如其来的巨响中。正片大地猛地颤抖了起来,Merlin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仿佛只有一秒钟的时间,所有的帐篷轰然倒下——然而大地并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愈来愈烈,如同一头咆哮的怒兽,冲撞着一切物体——

 

水声。远处传来轰隆隆的洪水的声音,劈天盖地,声音之大刺痛着Merlin的耳膜——他来不及反应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逃,然而——周围所有的Druids都只是站在原地,望向森林的东方。“快逃啊!”Merlin哑着嗓子嘶吼道,他试图抓过老人,但却被后者一把扯开了。

 

“晚了,Emrys。”

 

那双浑浊的双眸闪着悲光。

 

“Freya死了。”

 

♔—————————— 

 

一瞬间空气仿佛凝固了,原本刺眼的阳光收起了锋芒。房间里的三个人都没有动,Freya觉得她能听到自己心脏疯狂跳动的声音。

 

“Guards——”

 

“没用的。”Freya眼睛死死地盯着国王,“你也不想想我为什么会活着站在这里。”

 

Arthur瞪大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Freya冷笑了一声,打量着他,却暗地里吃了一惊。虽然之前的她是受Cenred的控制,但她的记忆很清晰。Arthur明显瘦了许多,金黄色的头发虽然服服帖帖地打理了,但却失去了光泽。红色的嘴唇有些干涸,眼睛里即使充满着警觉,也能看出背后隐藏的疲惫。

 

本来打算的那句“看来你生活还过得不错啊”被生生压了下去。

 

“你想干什么。”

 

Arthur再次开口。他握着剑的手五指依次张开,然后更加用力地抓紧。Freya冷笑了一声,随后偏了一下头,Mithian就被一道红光绑在了凳子上,随后被魔法堵住了耳朵。

 

“你——”

 

“为了万无一失,我不希望有别的干扰。”Freya看都没看王后一眼,而只是紧紧地盯着Arthur。

 

空气里仿佛埋藏着一触即发的炸药。然而两个人依旧是保持着对视的状态,没有人动。Freya皱了皱眉,她没有那么多时间。

 

“杀了我。”

 

Arthur的表情明显一愣,但随即又警觉了起来。

 

“你说什——”

 

“我说杀了我。这不是你一直想做的吗。”

 

Arthur眯起了眼睛。他没有说话。Freya知道他不相信,毕竟她有魔法,这很容易是一个陷阱。然而就当她想要继续说话的时候,Arthur张口了。

 

“Merlin在哪儿……他怎么样。”

 

什么?!这个名字就像一把剑,狠狠地刺在了Freya的心上。她仿佛看着怪物一样看着Arthur眼睛,却没有看到想象中的厌恶与痛恨,相反,她觉得自己看到了担心与愧疚——这怎么可能?!

 

“他在哪儿关你什么事儿,你刚刚可是亲口说的他是Camelot的囚犯——”

 

“为什么要我杀你——”Arthur突然疾步往前走了几步,眼里的焦急如同火一般将空气点燃,“你怎么会来——是不是Merlin出了什么事——他怎么了——”

 

Freya倒吸了一口冷气。她预想过很多场景,但这是她始料未及的。她无法说服自己Arthur是装的,因为他身侧的那把剑已经垂在了地上,而主人正急切地望着她,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

 

Freya瞟了一眼那把剑。她的手心渐渐冒出了汗——她惊恐地意识到,无论Arthur是不是真的关心Merlin,他都不会杀了自己的——但那样的话又有什么意义?退一万步讲,即使Arthur原谅了这一切,Merlin还是要以血侍奉,他们仍然逃不出自己的命运,就和她一样……

 

所以她必须要达到目的。

 

Arthur仍然死死盯着她。Freya看着那个眼神,心里默默地流下了眼泪。

 

Merlin,对不起,原谅我的擅作主张。

 

“Uther Pendragon是我杀的。”女孩猛地扬起了头,坚定地看着国王。他记得Merlin曾经说过,Uther的死是因为他的救治无效。当时国王被下了药,一种黑暗的魔法,Merlin想要救他却莫名地失败。但Merlin告诉她,Arthur并不知道有他掺和,Arthur只是一直坚信父王的死与魔法有关。“他屠宰了那么多魔法师的命,他罪该万——”

 

“不用骗我。”

 

什么?!Freya惊恐地退了一步,她听出了Arthur声音里突如其来的冷漠。

 

“是一个白发老头干的。”Arthur的眼神暗了暗,“有护卫看到了。”

 

Freya张大了嘴巴。他没有想到,Arthur竟然对Merlin都有所隐瞒。这么长时间,Merlin从来都不知道当时的他被人看到了。这么说……这么说……

 

掌心渐渐被指甲钻出了血。Freya狠狠咬着嘴唇,她觉得浑身的力气都在逐渐消逝——但她不能就这么退缩,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只剩最后一条路了。一滴泪珠滑下面庞,女孩垂下眼眸,轻轻启唇:

 

“那个人是Merlin。”

 

♔—————————— 

 

浑身的血液都在疯狂地叫嚣着,奔腾着。眼角因为飓风的劈打已经被逼出了眼泪,手也因为死命握着缰绳而渐渐泛白。

 

快——快——

 

Merlin死死盯着前面,吃力地躲过偶尔被吹倒在地的树,而那些疯狂的枝桠早就在他的脸上撕裂出几道血痕。然而一切的疼痛都不重要。男孩拼了命地向森林东方——Avalon湖的方向奔去。

 

——Freya死了。

 

不——不——钻心的疼痛如同藤蔓般狠狠缠着他的身子,他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百密一疏,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真的发生。他咬着牙将撕心裂肺的痛苦忍了下去,因为此时有更严重的威胁在等着他……

 

Arthur有危险。

 

他能听见前方洪水的声音正在逐渐逼近。快到了,他告诉自己。加快速度,他高声地念起了咒语,所到之处所有的树木都立即向两旁退去,一条小路逐渐显现在他面前。

 

通向Avalon之神,Freya的父亲,的道路。

 

“Simois——”Merlin将自己的声音放大了无数倍,耳膜震得发疼,风声和洪水声混杂在一起,铺天盖地而来,“我是Emrys——你出来——”嗓子被风顶的发呕,但Merlin没有丝毫退缩,他继续将声音调大,冲着洪水奔去,“我是你女儿Freya的朋友——求求你停下来——请你出来见我一面——”

 

“Freya已经死了!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一个雄浑粗壮的声音在水中响起。无尽的愤怒下掩盖不了悲伤。

 

“求你住手——”Merlin猛地被水冲翻下马,下一秒马就被卷入滔滔洪水。他伸出手,金光闪过,水继续向他的身体两侧冲去。“百姓是无辜的,Camelot是无辜的——”

 

“Freya就是死在Camelot!整个王国都要给我的女儿殉葬!”

 

“你要什么我答应你!求你停下来!”Merlin顺着道看去——一个金色的身影逐渐显现出来,是Simois。Avalon之神至今仍被关在那个囚笼里,然而却拥有着调动几万公里内所有水系的力量。“你不能这么做,这样下去整片大地都会走向灭亡——”

 

“你凭什么跟我谈条件——”

 

“你这么做只会对不起Freya——”Merlin大口喘着气,“你知道她为什么去送死吗,就是为了救Arthur——你这么做简直就是让她死不瞑目!”

 

Merlin撕扯着嗓子着,他的眼睛却一直紧紧地盯着老人。他必须做到,他必须说服,否则整片Camelot——否则Arthur,他的Arthur,就要葬身洪水了。但马上下一个念头就冒了出来:Arthur杀了Freya.

 

他突然有些紧张,但必须要孤注一掷。

 

老人眯起了眼睛。“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但是那个Pendragon!他杀死了要去救他的人——他必须赔命——”

 

“Simois你不懂——”Merlin向前踉跄了一步,“Freya必须死在Arthur的剑下才能救他——只有死亡才能打破Arthur身上的诅咒!这一切都是……都是你女儿的本意!”

 

老人的表情有一瞬间的震惊。Merlin暗自鼓了鼓勇气。

 

“听着,Simois,你想让我做什么都可以,只要——”

 

“把Excalibur给我拿回来。”

 

Merlin浑身一震,而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死死地盯着他,眼神坚定无比。

 

“把Excalibur给我拿回来。Freya死在Pendragon的土地上,我不能就这么忍气吞声。而且……我不允许杀死我女儿的剑还在别人的手上。”

 

这……Merlin慌了。然而Simois的语气毫不客气。

 

“Emrys,我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的故事。我很敬佩你,所以我给你这个面子……你必须给我取回两样东西。第一,Excalibur。第二,”老人咬了咬牙,“那个叫Cenred的人的命。”他犹豫了一下,挥了挥手。“如果取不回来,我就让整个Camelot毙命。”

 

♔—————————— 

 

Merlin不知道他是如何拖着身子走到城堡的。

 

他只知道,等在他前面的路,是条死路。如果没有了Excalibur,Arthur身边的危险会大大增加,更何况没有了Merlin。

 

他抬头看了看拨开迷雾的阳光,苦笑了一下。

 

或许他可以劝劝Arthur,劝他留下他。无论如何,如果自己陪在Arthur身边,总是能多少保护的。但这个可能性微乎其微。Arthur有多恨他,他自己知道。如果说之前是恨他的魔法,那么现在更要恨他那卑贱的感情了。

 

是啊,他一个男仆,怎么能奢求国王的感情。他终究是不配。

 

“Emrys……”

 

Merlin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叫他。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头了。

 

其实他真的不愿意去见城堡里的那个人了。他害怕自己身体里那本能的渴望,害怕碰上一双厌恶的眼睛,害怕自己死前最后看到的,是自己爱情的坟墓。

 

但他必须回去。男孩抬起头,望向城堡,心狠狠地揪了一下。他就是死,也要求Arthur留下自己。

 

死?Merlin愣了一下。他的第一个想法是,如果自己死了,那么鲜血的提供就断了。然而另一个更刺痛的想法瞬间跳了出来:Freya死了。Arthur杀死了Freya,那么……诅咒应该彻底消失了。

 

他愣了愣,还是迈开了步子。

 

他这条命,早在很久以前,就是Arthur Pendragon的了。

 

——这里解释一下Uther之死:真正的凶手没人知道(其实设定是Cenred,但是自始至终都没人知道),Uther卧床不起。是夜,月黑风高,Merlin装扮成老头子潜入Uther房间打算治疗,但是无效(请脑补皇姐当时的手段)。他离开的时候被护卫看到了(但也只是看到了他老头子的样子)。 被看到这件事Merlin并不知道。(这个是重点)


Chapter 8

 

 

那个人是Merlin。

 

那个人是Merlin——

 

那个人是Merlin……

 

骗子。都是一群骗子。全都是,全都在骗我。

 

“Arthur Pendragon,你就没发现你见过那个白胡子老人很多次吗,你也不想想为什么他总出现——因为他一直在你身边——”

 

闭嘴……够了……

 

“是Merlin杀死了你父亲。他一直在你身边忍气吞声,但他毕竟是一个巫师——”

 

不可能……Merlin,不可能……他,他说他爱我啊……

 

“你父亲和魔法有不共戴天的仇恨,而Merlin,他有着绝对的机会可以下手——而且恐怕你不知道吧,Uther曾经驱逐了Merlin的父亲——”

 

不,他没有说过爱我……他只是……爱过我。

 

“Uther Pendragon害的他从小没有父爱——不仅如此,Merlin的父亲更是死在为了救你们Camelot的路上——没错,就是那个驭龙者——你觉得这一切还不够给Merlin足够的理由去杀死——”

 

“够了!!!” 不……这都不是真的……那个人,是Merlin的父亲?

 

“Merlin对你的感情恐怕你早知道了吧!他为了你付出那么多,你却这么对他——想来他一定不后悔对你的父亲下手——”

 

“不可能!Merlin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

 

“可不可能你心里早就有答案了。”Freya的声音已经带着明显的颤抖,她拼了命撑住身子,泪水如同血一般流淌而下。她看着Arthur的表情从困惑到惊恐,随后到盛怒。心里一个苦笑,女孩知道就要成功了。

 

“明白吗,Pendragon,不要以为有什么感情能敌过杀父之仇,杀亲之仇……Merlin替他和我们所有魔法师报了仇,这件事天经地义,即使——”

 

“这不可能……”

 

Arthur的身子突然向下滑去,无力地坐在了地上。这要他怎么相信?Merlin,那个一直跟在他身边的傻乎乎的仆人,杀了Uther?但他是个巫师……那又怎样?他跟在自己身边这么多年,一直保护着,付出着,他怎么可能……Uther杀死了Balinor……Merlin只是在报仇……

 

“Arthur Pendragon我告诉你,总有一天魔法会卷土重来,你们终会臣服在我们脚——啊——!!”

 

门砰地一声被砸开了,Arthur猛地抬眼,只觉得有一个人影在他面前扫过,然而他还没来得及看的请是谁,就听到了Freya一声凄厉的惨叫——

 

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Freya已经倒在了地上。

 

而她旁边的,是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护卫。手里,拿着Arthur的那把王者之剑。

 

直到那个人自杀后,直到Mithian尖叫着冲到他面前时,Arthur都没有动。

 

他觉得,自己刚刚或许只是做了一个梦……

 

♔—————————— 

 

“Emrys……”

 

Merlin踩着洪水退去后泥泞的路,撑着身子往城堡走去。他紧了紧斗篷,掩盖了自己的白胡子和头发——他必须变成这个样子,否则,他一踏入Camelot的土地,估计就要被拉去火刑吧……

 

“Emrys……”

 

谁在叫我?

 

“Emrys!”这次的声音突然大了起来,Merlin警觉地停住脚,四下瞅了瞅。还是没有人。

 

“谁?”

 

“我。”是一个老人低沉的嗓音。Merlin回过头,睁大了眼睛。是那个Druids的长老。Merlin紧张了起来,幸好四周没有人。但他仍然不敢置信,老人竟然在这种地方出现。

 

“Emrys,”老人的嘴唇几乎没有动。Merlin觉得自己在他眼里看到了什么东西在闪。“你的选择是对的。”

 

Merlin愣了愣,低下了头。他本来就别无选择。

 

“但……”老人的声音有着明显的踌躇,“我要跟你道歉……有一件事我隐瞒了你。”

 

Merlin抬起头,他皱了皱眉,没有听懂。

 

“我曾经说过,Freya的魔法是最强大的。”这次Merlin看清了,老人的眼里噙着泪花。“那并不是事实……Emrys,是你。你的魔法才是最强大的。无人能敌……”

 

什么?

 

“你的魔法是最强大的……比Cenred强大无数倍……”

 

什么……Merlin就那么瞪着长老,手开始不自主地颤抖——这么说,这么说他有资格,这么说他本可以,这么说他——死在Arthur剑下的本应该是他——Freya——Freya她本可以不——

 

“但是,Emrys,你要理解我们这么做的理由。你是整个魔法界的未来,我们不能失去你,所以不得不隐瞒——”

 

“那你们也不能骗我啊!”Merlin失控地吼了出来,他觉得自己体内的血液疯狂地翻滚着——最强大的魔法师,他是最强大的,而他却眼睁睁看着别人替他送死——“Freya死了你们知不知道!都是一条命你们凭什么——”

 

痛苦如同熔浆般灼烧着他的身体。他早该想到的不是吗……几百年来最伟大的魔法师……这种话很久以前就有人跟他说过了不是吗……

 

这本来就是他和Arthur的命运,他竟然……

 

“Emrys,我说了我道歉。我们本想保护你,我们本想改变你的命运……但看来,还是徒劳……”老人的声音开始发颤,他的身体渐渐开始变得透明,Merlin知道他要走了,赶紧上去试图抓住老人的斗篷,却扑了个空。什么徒劳?他不明白。

 

“因为还有一件事你需要知道……”

 

Merlin痛苦地看着天空。眼泪沿着粗糙的皮肤,顺着皱纹流下。

 

“……Freya不是Arthur杀的。”

 

♔—————————— 

 

轰隆隆的声音如同地狱的乐曲,震着地牢的墙壁,回荡起尖叫声、哭喊声,混杂着撕裂般的疼痛。

 

Arthur没有睁眼。

 

整片大地都在颤抖,窗外的天仿佛夜一般无尽的黑暗。风从上方的窗子里喷涌而入,带着刺鼻的味道,灌入男人的身体。

 

但他仍然跪在那里,没有睁眼。

 

高脚杯静静地在他旁边,映射着诡谲的光。

 

他能听到嘈杂的脚步声,奔跑声——种种声音震荡着他的耳朵,但一切又仿佛像梦。他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他也不想去理。

 

也许他本来就活在一个梦里。一个所有人都恨他,骗他的梦。

 

嘴唇贴着冰冷的墙壁,Arthur慢慢抬起手,犹豫了一下,轻轻摸上了那行字。

 

I loved you……

 

他轻轻地来回摩挲着,小心翼翼,用指间感受着冰冷的气息。曾经有一个男孩,就跪在这个地方,一笔一划,一笔一划地刻下了他的心,刻下了他隐藏了许久的渴望。而现在,另一个人,那个本该早就给男孩回应的人,却只能在同样的地方,痛苦地呼吸,挣扎,接受一切惩罚。

 

“Merlin,你真的爱过我吗……”

 

男人颤抖着低语道。他恨这样的自己,到现在,还要去怀疑那个人的感情。但他不知道,如果他真的爱他,为什么要杀了他的父亲……

 

Merlin真的就是那个白胡子的老人吗……Merlin他真的……

 

他早就不知道该相信什么了。他累了,太累了。

 

或许一切都只是一个谎言。Merlin只是一个普通的男仆,普通地爱着他的国王,普通地默默付出……而他的国王也普通地爱上了他——Arthur一拳砸在墙上。怎么可能,那个男孩是个巫师,一直在骗自己的人怎么可能普通……

 

但,Merlin一直在保护自己吧?就像那次在Freya面前那样。

 

每次敌人莫名其妙的溃败,每次他自己毫无缘由的成功,现在都解释通了。但那个人却已经放弃,已经不在了。

 

都是他的错。

 

他的手无力地顺着墙壁垂了下去,指尖轻轻碰到了高脚杯。摩挲着杯子冰冷的外缘,Arthur偏了偏头,视线垂了过去。

 

他的命运就是这么可笑。爱他的人不是背叛,就是逃离。而他还要饱受诅咒的折磨。轻轻端起杯子,里面本是靛蓝色的液体在昏暗的环境下显得有些黑不见底。Arthur曾经觉得,那抹蓝色很像一个人的眼睛。不是那种清澈的水蓝,而是带着一些让人摸不透的神秘。

 

看着高脚杯,他渐渐产生了一个想法。

 

自己这样下去还有什么用?他爱的人不在身边,而他身上的诅咒无时无刻不准备要他的命。如果将国家交给Mithian呢?如果他不做国王,是不是Merlin就可能回来呢?如果他疯了,他死了,那么是不是……

 

Arthur狠狠地抓住杯子,高高地举了起来,作势要摔。

 

“Sire——Sire!”

 

地牢里的脚步声突然如同雷点般响起,盔甲的声音散落在昏暗潮湿的空气里。

 

“Sire——洪水!洪水来了!下城区已经被淹没了——”

 

“给我滚——!!”

 

Arthur感到嗓子眼里一股血腥味。他垂下手,狠狠地吼了一句,将自己的脑袋砸在墙上。他能感觉到血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混入眼泪,模糊了墙上的字体。

 

“可是Sire——过不了多久这里也会被——”

 

一切戛然而止。所有的声音顿时消失,风声,水声。

 

有那么一刹那,Arthur以为他死了。但周围冰冷的空气和血腥味并没有消失。他顿了顿,抬手擦去眼睛上的血,抬头望向窗外。

 

阳光。

 

♔—————————— 

 

一片狼藉。

 

洪水将房子摧毁得面目全非,虽然水已经完全退去,但低洼地区仍残留着浑浊的湖水。小孩子的哭声夹杂着阴湿的气息,和明媚的阳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Arthur走在最前面,皱着眉看着这一切。

 

“陛下……陛下救救我们吧……”

 

一个身穿斗篷的老妪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挡在军队的前面。Arthur举手示意后面的人停下。

 

“陛下……我的女儿……”Arthur顺着老人的目光看向一旁,瘫倒的屋子下好像压着一个躯体。少女的脸上已经没有了血色。“救救她……求你……”

 

Arthur没有说话。他朝后点了点头,分出了几个人走向一边。

 

“谢谢陛下……谢谢……”老人哈着腰走开了。

 

“Gaius.”Arthur沉着朝后嗓子喊道。

 

“陛下。”

 

“情况怎么样了。”Arthur看着眼前的一切,握紧了拳头。

 

“伤亡人数有些超出预料,陛下。”Gaius面露难色,“但万幸的是……洪水没有波及城堡,否则连治疗的地方都没有了。”

 

Arthur微微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了什么。“我今天的药呢。”

 

Gaius一愣。他昨晚一直在等Merlin,因为上次的药引已经用完了。谁知男孩并没有来,这让Gaius十分着急。然而一场洪水让他忙得忘了这件事情。

 

“今天……我——”

 

“行了,我昨天还剩一点,能撑过去。你回去有空抓紧时间配吧。我们去前面看看。”

 

“是,是……”

 

老人觉得浑身一冷。没有Merlin的血,药是不会起效的。Merlin去了哪里?这么长时间以来,男孩每隔几天一定会来的,然而这一次,都这么久了……Gaius忽然想起了什么。

 

“陛下,”老人追上Arthur,“容我问一下,那个叫Freya的女孩——”

 

“死了。”听到Freya的名字,Arthur觉得胃里狠狠绞了一下。他现在不想提这个,作为一个国王,他现在有更重要的事情……他不想提Freya,以及那个人……

 

“那那个杀死Freya的人——”

 

“是一个护卫。”Arthur转了一个弯,对眼前的景象皱了皱眉。他挥手示意后面的人去帮忙。“我怀疑是Cenred的卧底。”能突破Freya的防线闯进卧室,还清楚地知道去用Excalibur,普通护卫如何做到。

 

Arthur的语气已经将他的意思传达的很清楚了。这个话题到此为止。

 

Gaius将自己的疑问咽了下去。他很想知道Freya为什么来,以及有没有Merlin的消息。但当务之急是赈灾救人——可是药引——老人觉得自己的头要炸了。Merlin到底去了哪里,男孩怎么可能会忘记这件事情,与Arthur有关的事情他从来都不会——

 

“Gaius。”一个低沉的嗓音传入老人的耳朵。他停住脚步,瞥了一眼前面查看灾情的Arthur,然后偷偷回头张望。

 

“Gaius,这里。”

 

老人向左看去——灌木丛后面仿佛有一抹白色。

 

是Merlin。

 

♔—————————— 

 

“发什么呆,快吃。”

 

Gaius用勺子砸了一下男孩的碗,小声提醒道。Merlin啊了一声,然后无奈地咂了咂嘴。

 

午后的阳光透过窗帘洒在小屋里,温暖地抚摸着一切男孩熟悉的东西。Gaius的瓶瓶罐罐罗列在架子上,乱七八糟的书仍然像以前那样堆在各个角落。久违的家的感觉让Merlin勉强勾起了一抹笑容。

 

“笑什么笑,你快点,万一一会儿有人来了——”

 

“哎呀知道了知道了。”Merlin故作委屈地瞅了一眼老人。

 

他已经躲在Gaius这儿一个多周了。起初Gaius劝他还是会到Druids那儿,毕竟这里是王城,万一被抓到了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但Merlin坚持要留下了——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而且……Druids的营地已经被洪水冲垮了,他根本不知道那些人现在在哪儿……甚至是否还活着。

 

这一个周以来,Merlin一直藏在他以前的那个小屋子里。而Gaius则忙前忙后,照顾治疗灾民,还要经常回来看看Merlin是否安全。但虽然老人嘴上不说,Merlin知道他心里是有点开心的。

 

思念曾经把他们折磨得太痛苦了。

 

“伤员已经逐步转移出城堡了,”Gaius依然压低声音说道。他们已经习惯了小声讲话,生怕听不到门外的脚步声。“最近也没有以前忙了……唉,你说我不仅要忙着外面,家里还有你这么个小东西——”

 

Gaius打住了。他看到男孩的表情突然有些遮遮掩掩。

 

“Gaius,那个……”

 

“Arthur没事,和平常一样。”老人叹了口气。他太了解Merlin了,他知道男孩无时无刻不想着那个国王。

 

“哦……”Merlin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Merlin,你看着我。”老人的声音突然严肃了起来,“你说你这次回来有要紧的事情要办,是什么?每次问你你都支支吾吾的,让我很担心你知不知道。”

 

Merlin放下勺子,面露难色。他不能告诉Gaius。难道要他跟老人坦白他回来是来送死的?

 

“还有你交给我的那件事情……把Excalibur拿到Avalon那儿那个,也没说清楚是什么时候。”

 

Merlin垂下了头。他又从何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他现在什么都不知道……他唯一清楚的,只有一件事。他必须死在Arthur的剑下,然后和Simois的约定,只能交给Gaius了。

 

因为一个死人如何能捡起杀死自己的剑?

 

“Merlin,”老人又叹了一口气。每次都是这样。每次只要男孩在心里筹划着什么秘密的时候,他都会露出这副装作无辜却忧虑的表情。“我不知道你在瞒着我什么,但千万记住,你不能拿自己冒险。你现在是Camelot的,的……”

 

“我知道。”Merlin站了起来,“我先回房间了。”

 

Merlin关上了门,然后把自己砸在床上。他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翻了个身,把脸埋在枕头里。

 

曾经的他以为,只要拼死争取Arthur的原谅,然后把剑还回去,事情就结束了。只要Arthur对他还有一丝感情,无论是关在牢里还是留在身边,至少Merlin可以在Camelot,可以离他的王近一些。但没想到……他必须争取Arthur的不原谅。

 

这样简单多了不是吗。Arthur本来就恨他。他只要站在那个人面前,任务就完成一半了吧。

 

眼泪砸进枕头里。

 

他早就该知道自己的命运不是吗。Arthur有一千一万个杀了他的理由。而这些理由里最重要的一个,就是Merlin的心甘情愿。

 

总归横竖都是死。就算Arthur不杀他,就算他们像以前那样,也早晚会有一天,Merlin的血只剩最后一滴。而那样的话,Arthur再也无法得到解药了……还不如,真的还不如一了百了……

 

可是……Merlin的心狠狠被扎了一下。可是他爱他……

 

难道最伟大的魔法师就不能拥有爱情吗。背负着这么多命运,他根本没有机会去追求,去挽留那份感情,那份注定要毁灭的感情。他多么希望自己是个普通的男孩,普通的男仆,即使那意味着他永远得不到他的国王,那也足够了。

 

他可以每天看到那个人,在身边照顾一切,就像他曾经做的那些。他可以默默地在一边,看着那个人笑,然后偷偷收藏在心。他可以一直陪伴着那个人,直到娶妻生子——

 

Merlin抽搐了一下。他想起来了,当得知Arthur要和Mithian结婚的那一刹那,他根本没有什么“默默地在一边看”不是吗。被冲昏了头脑的他当时竟然闯入Arthur的卧室,还扯着嗓子质问他。他都干了些什么……他怎么可以那么不珍惜当时的时光……

 

但是,Merlin苦笑了一下,他也就自私了那一次不是吗?

 

试问有多少人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爱的人,牵起别人的手?他就自私了那么一次,为自己的爱情争取了那么一次。然而Merlin痛苦地想到,争取不争取的又有什么意义?Arthur是国王,是个男人。

 

他永远不会看自己一眼的。

 

起身,Merlin推开房间的门,迎上Gaius诧异的眼神。

 

“Gaius,”Merlin拿出老年药水,喝了下去。“我出去一趟。”

 

“你疯了吗——”

 

“没事的,我这样没人认得出来。”Merlin朝着门口走去,“我傍晚就回来。”说完,他停了停脚步,回头笑了一下。

 

“我去买点马铃薯,晚上我们可以熬粥。”

 

  TBC.   下一章见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43)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