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新浪微博@清不余
百度账号@赫敏·格兰杰1

[AM]Mutual Curse9、10章全文完结:命运。


图源汤侵删。

这里感谢所有一路追文的孩子。放上大结局。

特别强调,原创是我,但是大纲属于老葛。

晚一点儿会有番外。

小提示:番外一定要看:):)


Chapter 9

 

 

 

Arthur擦了擦汗,提起剑,离开训练场往城堡外走去。

 

“告诉George我回去就要洗澡。”他头也没回的对跟在身边的Mithian说道。话里的意思很明显,他不想让女人跟着他。

 

“Arthur,你要去哪儿——”

 

“去看看下城区。护卫!跟上!”

 

Mithian点了点头。这几天Arthur一直忙着洪水后赈灾的事情,还要忙着训练,什么事儿都挤在一起了。她偏了偏头,瞥了一眼国王紧锁着的眉毛,犹豫着要不要接着说话。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说。”

 

Arthur停住了脚,他实在没有心思去关系那么多了,但毕竟这么多人看着,作为国王,不能置王后于不顾。

 

“恩……”Mithian松了一口气,她本来还在想怎么开口。“是关于……关于Merlin的。”

 

Arthur的眼睛闪了一下。“说。”

 

“我父亲那边儿来人说,在Nemeth境内似乎发现了Druids的影子。”女人压低声音,“我在想,Merlin会不会投靠了他们?”

 

Arthur没有说话。

 

“Arthur?”

 

“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男人转回头,带着护卫离开了。毫无表情的面孔在阳光下显得更加冷漠,然而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心在滴血。

 

或许这是一条线索。

 

Arthur穿过城堡外的桥。

 

或许Merlin真的在Druids那里,他是安全的。

 

“Sire,那边。”身后的护卫报告道。Arthur点了点头,带着队伍走向那个正背着女儿挪步的老翁。

 

洪水应该没有殃及Nemeth。

 

Arthur扶起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护卫照顾他的女儿。

 

如果Merlin真的在那里,那么他应该没有事吧。但为什么是Nemeth境内?

 

Arthur往前走着,拐了一个弯。

 

Merlin应该很清楚Nemeth是谁的地盘吧,难道……难道他不介意了?

 

这个想法戳痛了他。他记得很久以前,当Merlin得知自己要和Mithian联婚的时候,他的反应是有多激烈。Arthur恨自己为什么当初那么笨,他早应该看出来Merlin对自己的感情不是吗……他更应该看出来自己对那个男孩的感情不是吗……

 

“Sire。”

 

可是现在什么都晚了。再也见不到那个人了。Arthur的眼神暗了暗,他有些无力地挪着步子。

 

“Sire。”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不会再让男孩逃走了。

 

“Sire——”

 

是的,如果真的可以,他要把Merlin绑在自己身边一辈子。Arthur自嘲的笑了笑。他当时怎么会相信Freya的话,那个女孩本来就是在撒谎不是吗?Merlin不会是那样的人的,Merlin只是他的男仆,那个忠心到有点傻的男仆。他不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的。Arthur下决心迟早有一天会抓住那个杀了Uther的老人,而那个人绝对不会是Merlin的——

 

“Sire!”

 

Arthur猛地停住脚步,回过神来。他皱着眉回头看向喊他的护卫,却对上了一双惊慌的眼睛。顺着对方的目光,他慢慢回过头……

 

然后他看到了。在心脏停跳的那一刹那,他看到了。

 

那个白胡子老人。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逡巡了几秒钟。

 

Arthur……Merlin觉得浑身的血液瞬间被抽空了。就好像两个时空,突然撞击在了一起,产生的火花咄咄逼人,就要把人吞灭。他在看到那个人的那一刹那就不能动了,他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国王驻足,回头,再回头——四目相接,熟悉的那抹蓝让整个世界都黯然失色了起来。

 

Ar……thur。

 

Merlin的身子开始发颤,眼前的人太不真实,又太真实。猩红色的王袍,银色的铠甲,还有金色,蓝色……他舍不得挪开目光,真的舍不得。

 

太久了,Merlin痛苦地喘息着。这么久的分离让他身上的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思念,大脑仿佛放弃了挣扎,就那么静静地等着……

 

然而Arthur的眼神从震惊慢慢变为另一种感情。

 

Merlin猛地意识到,自己现在是个老头儿的形象——那么Arthur应该……他突然发现自己有些失望。Arthur应该认不出来他的。

 

苦笑了一下,男孩僵着脖子朝国王点了点头。迟早会再见面的。他垂眸眨了眨眼睛,试图掩藏早就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他慢慢转过身子,打算离开。然而——

 

“给我站住。”

 

熟悉的嗓音,然而冰冷刺骨。

 

“抓住他。”

 

♔—————————— 

 

Arthur握着拳头,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

 

窗外已是黄昏。天气有些多云,夕阳躲闪在云层后,朦胧成一片红色的大海。

 

“Arthur,人已经在地牢里了,你打算怎么办?”

 

Arthur没有说话。

 

“你真的相信那个老人就是Merlin?”

 

“我信不信又怎样。”

 

Morgana被Arthur呛得哼了一声,也没再说话。她坐在桌子旁边,看着男人的步伐越来越凌乱,越来越焦急。

 

Arthur的大脑一片混乱。他觉得就像有人用铁棒打了他一下,整个世界都模糊了。他从床边走到门口,又从门口走回床边,然后突然驻足,看向Morgana。

 

“Morgana,去帮我把护卫队里一个叫Marvin的男孩叫过来。”

 

女人疑惑地看了他几秒,没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Arthur回过头,继续踱着步子。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这种情况下,这种抓住自己杀父仇人的情况下,难道解决办法不是只有一个吗?Arthur用拳头砸了一下脑袋。但自己怎么就……为什么心里某个地方那么疼。

 

他想起刚刚看到老人的那个刹那,当对面那双蓝色的眸子跌入自己视线的时候,心脏仿佛停止了跳动。他认得那双眼睛,那双和他朝昔相处的人的眼睛。

 

不可能……只是巧合……眸色相同的人那么多……

 

可是那种心悸的感觉让Arthur很不舒服。有太多地方说不通,太多地方。如果真的是那个老人杀了Uther,他怎么还有胆子回来?还明目张胆地在大街上走?如果那个老人又真的是Merlin,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Arthur篡住了拳头。有的时候,别人的一句话很可能就像刺一般扎入你的身体,想拔也拔不掉。而Freya那句“那个人是Merlin”就是一根刺。

 

但他不得不承认,他又有些希望……希望那个人是Merlin。那样至少他回到他身边了,思念的折磨让他每天都生不如死。但是如果那个人真的是Merlin……如果真的是……

 

Arthur相信男孩绝对不会杀死自己的父亲。

 

他知道自己的相信很愚蠢。所有的矛头都指向那个老人,护卫看到了他,Freya也说是他。但如果那是Merlin,Arthur发现自己真的只愿意选择相信。

 

“Sire,你找我。”

 

一个声音打断了Arthur的思考。他转过身子,目光直逼眼前的护卫。而对面的男孩显然是被国王的眼神吓到了,下意识地缩了缩脖子。

 

“Marvin,从现在开始,你要对你自己说的每一个字负责,听清楚了吗。每一个字。”

 

Arthur咬着牙说道。Marvin愣了愣,点了点头。

 

“很好。”Arthur眯起了眼睛。“那么再告诉我一遍,我父王去世的那天晚上,你在哪儿,看到了谁。”

 

男孩的身体僵了一下。“我……我负责先王卧室门口的看守,当时……不知道怎么回事,走廊尽头突然冒出了很大的烟,我和另一个护卫害怕……害怕出了什么乱子,就去看了看——”

 

“是什么。”

 

“不知道,Sire。等我们走过去后,烟就消失了。然后……然后我看到了一个老人迅速掩上了卧室的门,往相反方向逃去。但是……”Marvin用眼睛瞟了瞟Arthur,“但是我们没有追上他。那个人,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

 

“你确定你没有看错?”Arthur觉得自己的声音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

 

“是的,Sire。白胡子,白头发,绝对不会有错。”

 

“我希望这件事你没有跟别人说过。”

 

“没有。我们知道这事关重大,只向Sire你报告过——”

 

“够了。跟我来。”

 

Arthur大步迈向门口,经过的时候狠狠地用脚踹了门一下。他握紧拳头,浑身的血液疯狂地开始咆哮。

 

是时候结束这一切了。

 

♔—————————

 

真是讽刺啊。

 

一样漆黑的墙壁,一样狭小的窗子,一样昏暗的环境。阴湿的空气弥漫在四周,带着熟悉的有些腥的味道。一样的地方,一模一样。

 

Merlin隔着铁栏望向走廊里的火把。昏暗的黄色舔舐着冰冷的墙壁,然而只是徒劳,没有什么会因为它的努力而升温,黑暗仍然是让人心痛的黑暗。

 

已经过了这么久了啊,距离上一次自己在这里的时候。

 

他不知道为什么Arthur会抓他。男孩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装扮,无力地皱了皱眉。Arthur不可能认识他……不可能。他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胸膛,试图平静下来疯狂的心跳。

 

Merlin拖着年老的双脚,挪向一边。他能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手有些不住的颤抖。借着昏暗的光亮,他找到了那行字。

 

I loved you.

 

揪心般的疼痛瞬间吞噬了他。

 

轻轻抬手抚摸上去,指尖的冰冷似乎在嘲笑着曾经愚蠢的感情。曾经?Merlin苦笑了一下,他在自欺欺人什么?他明明,一直,都只爱着那个男人。

 

无论如何否认,如何自我麻痹,他的心都只为那一个人跳动,自始至终。

 

盯着墙壁,胸口被一种叫做撕心裂肺的感觉撑得生疼。就快要结束了不是吗,本来他就是来结束的不是吗。这只不过是上天给他的一个捷径。上天终于看不过去了是吗……

 

Merlin反复用手摩挲着。无论Arthur为什么抓他,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与其以Merlin的身体死在那个人剑下,不如留住自己最后的尊严,让Arthur永远都不知道他杀的是谁。

 

“开门。”

 

一个冰冷的声音让Merlin浑身颤抖了一下。他下意识地转过头,对上了那双蓝色的眸子。不知道是不是错觉,Arthur在看到Merlin在干什么的那一刹那,眼神暗了许多。

 

Merlin立即反应过来,猛地站了起来,挡住了身后的字。

 

也许Arthur从没有发现那串字……

 

这个想法像针一般扎入男孩的心。但他勉强保持着镇定的面容,盯着对面的男人。

 

“进来。”

 

Arthur眯着眼睛说道。随后Merlin看到一个护卫打扮的男孩走了进来。

 

“是不是他。”

 

Arthur的声音如冰窖般冰冷,这让Merlin浑身难受。他看到对面那个男孩打量了自己一番,然后小声说了一句“是。”

 

是什么?Merlin皱起了眉。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感到脖子被狠狠的一勒——Arthur用手紧紧抓住Merlin的胡子和衣襟,猛地向上提起来。蓝色的眸子里闪着Merlin从来没有见过的怒火。

 

“是你——”

 

Arthur的鼻息打在他的脸上,炽热地如同地狱的火焰。Merlin觉得自己就要窒息了,他拼命地想要挣脱,奈何一个老人的力气如何敌得过男人。Merlin试图从嗓子挤出声音,然而根本是徒劳。

 

“是不是你杀了我父王——是不是你!说啊!”

 

Arthur怒吼道,撕破喉咙般的声音在整个地牢里回荡着。Merlin睁大了眼睛,他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开始模糊。

 

“给我说话——是不是你——!!”

 

不行了……空气仿佛拼了命一般逃离身体,Merlin知道自己这样下去会被生生勒死的。他无力地望进男人愤怒的瞳孔里,身子放弃了挣扎。他感到自己的眼角已经被逼出了泪。

 

不知道这样的死法算不算数……

 

他深深地望着,那双曾经包含温暖的双眸。Merlin觉得也许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幸福,就是曾经陪在Arthur身边,看着这双眼睛笑,看着这双眼睛哭,看着他的喜怒哀乐,看着他的一切……

 

Arthur突然松了手。

 

Merlin猛地瘫坐在地上。大脑因为短暂缺氧而发疼。

 

Arthur的表情莫名有些动摇。他往后踉跄了几步,握紧了拳头,看着地上的人。他不敢相信刚刚那一刹那,他好像在这个人眼里读出了Merlin。

 

“我最后……我最后再问你一遍,是不是你杀了我父王。”

 

Merlin无力地抬起头。原来是因为这个……原来Arthur一直知道自己当晚出现在Uther的卧室……原来自己早就暴露了。

 

那……Merlin无声地看着Arthur。那……他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要以为你是个老人我就不敢对你下手。”Arthur咬着牙蹲了下来,“我的一句话就可以让你去毙命,知道吗?”

 

不重要了。Merlin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无论Arthur知不知道他是谁,只要杀了他,就什么都不重要了。

 

“都给我出去。”Arthur对身后的人吼道,随后安静了下来。

 

两人谁都没有说话。走廊里的火把偶尔发出噼啪的声音。一切静的让人心凉。

 

“You are a sorcerer.”Arthur突然张口。Merlin因为他声音里的厌恶颤了颤。“你杀了我的父亲——有人看到你了,你走后他就,死了……”

 

那就杀了我啊。Merlin静静地盯着Arthur的眼睛。然而他并没有看到意料之中的绝情,而是……一种复杂的感情。

 

“我……认识你吗。”

 

Arthur小声问道。Merlin睁大了眼睛——男人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带着一丝小心翼翼,就仿佛一直在期待着某种答案,又害怕着,拒绝着。Merlin觉得自己的心脏就要跳出胸膛了,他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的人,脑海里闪过成千上万个曾经的画面,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Arthur。

 

这个脸上虽然冰冷,但眼神却有一丝祈求和受伤的Arthur。

 

“我……”Merlin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他两只手紧张地握在一起。

 

“我……认识你吗。”Arthur又轻轻问了一遍。

 

他知道了……Merlin惊恐地意识到。他垂下头,他不敢面对这样的Arthur。他害怕下一秒,自己就会被再次唾弃。然而Arthur早就在他的眸子里读出了什么。

 

“你是Merlin。”

 

♔—————————— 

 

你是Merlin。

 

你是Merlin……

 

你是Merlin。

 

Merlin的头有些发晕,他看着男人的嘴唇,重复地念着自己的名字。仿佛一切声音都消失了,只剩下孤独的画面,画面那个金发的人,离他越来越远,越来越远……

 

“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Arthur声音突然带上的哭腔让Merlin浑身一震。他眨了眨眼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眼前的男人就那么跪在那里,望着自己,眸子里是他从不敢奢求的感情。

 

Merlin没有说话,他的嗓子就像一片冻原。

 

“你还知道回来啊……”国王苦笑了一下,这一笑揪得Merlin的心生疼。“你知不知道,我等的有多难受?”

 

他在等我?Merlin的心有些乱,他不知道Arthur是怎么了。他在等我回来?然后呢?火刑?

 

“你这么长时间都去哪儿了……”

 

Merlin看着男人受伤的表情,心里开始滴血。从来都是这样,他舍不得这个人难受,舍不得这个人哭,他宁愿自己去死,也不想让男人的生命里有一丝阴翳。Merlin慢慢抬起布满皱纹的手,犹豫地伸了出去,顿了一下,还是轻轻摸上了Arthur的面庞。

 

“Arthur……”Merlin听到自己沙哑的声音。

 

“你一直都在骗我,Merlin……”Arthur没有躲开,而是靠向了男孩的手掌,“欺骗了这么多年后,你又从我身边逃走……你怎么这么狠心,你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我……”

 

Merlin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逃走是伤害Arthur……他那可是在逃命啊。

 

一个想法渐渐在他心里亮了起来。难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可不可以期待……

 

“Arthur……你原谅我了?”

 

明显颤抖的声音在地牢里显得格外刺耳。

 

“原谅你什么?”Arthur的声音带着沙哑,他痛苦地望着男孩的眼睛,嘴唇有些微微颤抖,“原谅你隐藏你的身份?原谅你一直以来都有魔法?原谅你畏罪潜逃?”

 

Merlin的手僵了一下,收了回来。男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针一般扎在他的心上,千疮百孔。

 

“还是……原谅你爱了我这么久,原谅你让我爱上了你?”

 

What?

 

Merlin的心脏瞬间停跳。他瞪大了眼睛看着面前的人,血液仿佛在身体里凝固了。Arthur刚刚说什么……爱他?爱上了他?

 

他想要说话,想要哭,但是身体不听使唤,他只能愣愣地坐在那里。当他意识过来的时候,Arthur已经站起来了。

 

“变回来。”

 

Merlin缓缓抬起头,他真的不敢相信,那曾经充满厌恶的眼睛,此时正柔和地望着他——这一定是梦。但是Merlin还是沉默地拿出了药水,仰头喝下,站了起来。

 

他在Arthur的眼里看到了久违的暖意。

 

“Merlin。”

 

国王的视线从男孩的头发流连到他的眼睛,然后是嘴唇,脖子,仿佛彼此十年未见,仿佛怎么也看不够。他的Merlin,他一个人的Merlin。Arthur轻轻走上前,小心翼翼地握住男孩的手,笑了一下,吻了过去。

 

唇瓣相触的那一刹那,Merlin觉得他这辈子都不想再离开了。他不知道自己之前是怎么忍受的,没有这个男人的生活,早就如同地狱。

 

“Merlin……”Arthur小声呢喃着。他轻轻抚上男孩的手臂,摩挲着。

 

他爱他。Merlin觉得心被撕裂了。Arthur爱他,Arthur真的爱他。但是……但是——

 

Merlin猛地推开了男人。

 

冰冷的空气再次挤入肺里,他垂下了头。原来这就是天堂与地狱的区别。

 

“Arthur——”

 

“我相信你。”Arthur明显愣了一下,但还是上前慢慢抱过男孩,“我相信你,Merlin。我父王一定不是你杀的。”

 

Merlin仍然低着头。他多想依偎在这个温暖的怀抱里,但是他不能。

 

“在我遇见你之前,我曾经怀疑过你。”Arthur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然后慢慢说道。Merlin闭上了眼睛,他能感觉到男人的呼吸就在耳畔。“对不起,是我不对。你是Merlin,你是我的Merlin,你不会那么做的——无论你当时为什么出现,你一定不是去杀Uther的——那个女孩,一定在说谎。”

 

女孩?Merlin突然意识到Arthur说的是Freya。

 

“对不起,我替我父王道歉……之前的一切,之前针对你们的一切……还有你的父亲,我很抱歉。”

 

Merlin颤了一下。

 

“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Merlin,我——”Arthur有些哽咽。Merlin知道,对于一个国王来说,这么说出自己的想法是多么不容易,更别说道歉了。“Merlin,你能原谅我吗……”

 

Merlin蜷在Arthur的怀里,眼泪却控制不住地开始打转。Freya一定是把Balinor的事情告诉了Arthur……可是为什么?Arthur为什么说Freya在撒谎?Freya还说了什么?

 

一个想法击中了他。

 

原来Freya曾经和他处于一样的境地。

 

一切都清楚了。当你想让一个本该恨你的人杀死你,那个人却流露出对你的感情,你还能有什么选择?只有欺骗。既然这样,那就将错就错吧。

 

心在滴血。

 

Merlin轻轻推开了Arthur。

 

“你错了……”

 

这就是我们的命运,你我的命运。注定不能在一起的命运。注定我要为你死的命运。

 

“Uther Pendragon是我杀的。”

 

 


 

Chapter 10

 


 

不可能……这不可能……

 

“啊啊啊啊——”

 

Arthur一拳砸在大厅的柱子上,紧闭双眼,大脑里如同暴风雨般呼啸着。他觉得身体正在逐渐被撕裂,所有的伤口,新的,旧的,都暴露在空气下,被浸了泪水,疼得让人生不如死。

 

Merlin亲口说是他杀了Uther Pendragon.

 

这怎么可能——Arthur大口喘着气,胸膛剧烈起伏。他不相信,这让他如何相信——

 

“他一直在你身边忍气吞声,但他毕竟是一个巫师……”

 

“不要以为有什么感情能敌过杀父之仇,杀亲之仇……”

 

“Merlin替他和我们所有魔法师报了仇,这件事天经地义……”

 

“……Uther Pendragon是我杀的。”

 

他杀了我父亲。

 

一种绝望的愤怒在男人体内燃烧了起来,舔舐着每一个伤口。他觉得他自己的防线被彻底打破了——他曾经选择相信那个男孩,相信他们的爱情。他曾经选择原谅,选择挽留——

 

这一切都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吗。

 

他回想起Merlin说那句话时,眼里的决绝。那不可能是在说谎,他从来没有见过比那更坚定而绝情的眼神。

 

这已经不是他曾经熟悉的那个Merlin了。或者说,这一直都是那个Merlin,只不过,他从来没有看透……

 

Merlin,我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你就那么……那么恨Uther,恨到即使他是我的父亲,你也可以下得去手吗?

 

胸口突然传来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Arthur猛地睁开眼睛,他知道诅咒又要生效了。手上的红色图案闪着诡谲的光。强忍着疼痛,他条件反射性的快步走向桌子,端起高脚杯——

 

然而下一秒,他放了下去。

 

那个想法又回来了。如果他死了,如果让Mithian接手王位,结束这一切,结束这一切痛苦,会不会是个更好的选择……

 

他本来以为,自己痛苦的来源只因为Merlin不在身边。然而现在那个人回来了……

 

他却变得更加痛苦。

 

体内的疼痛越来越剧烈,熟悉的窒息感接踵而至,仿佛有一双手紧紧掐着他的脖子。Arthur沿着椅子瘫倒在地,头无力地垂在膝盖上。他现在就接受,接受命运给他的安排。无条件接受。

 

“啊啊啊啊啊——”

 

嘴唇被要出了血,血腥味沿着嘴角蔓延。Arthur感觉有一千一万个人在同时撕扯着他的身体,但他无能为力,也不想反抗。随着身体的晃动越来越剧烈,他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而大脑的疼痛让他不得不一直尖叫着……

 

快点结束……

 

身体不受使唤地突然站了起来,跌撞的跪在王位旁边。Arthur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指甲深深地陷入手掌的皮肤。

 

快点结束……

 

“Arthur——!”

 

一个声音突然从大门口传进来。而Arthur根本无法抬头去看是谁。不要救我……大脑里一个声音说道。不要救我。

 

“Arthur——快——”是Morgana。女人抄起高脚杯,奔到国王的身边,把被子低到他的嘴唇旁。然而Arthur拼命挣扎着扭头躲掉了。

 

“你在干什么!不要命了吗!快点——”

 

Morgana用力掰过男人的脸,有一秒被他狰狞的表情吓了一跳。但是她仍然死命端着杯子,把药水灌了下去。

 

不……Arthur一下子瘫在地上,两眼无力地看着天花板。

 

“Arthur Pendragon你是不是活腻了!”Morgana的两眼里冒着怒火,但Arthur不想去看她。“你会死的你知不知道——”

 

然后Arthur慢慢偏过头,无声地看向了女人。

 

Morgana身子一僵。她望着那双无神的眼睛,里面时她从来没见过的绝望。那片蓝色的后面,仿佛有个声音在说,就让我死吧。

 

Morgana低下了头。顺着女人的视线,Arthur看到了一个东西。他的那把王者之剑,静静地躺在Morgana旁边——随后他突然发现,她身上的衣服有许多裂口和血迹。

 

“Morgana……你——你去了哪里——”

 

女人躲闪了一下目光,随后站了起来。“打猎。”

 

“Morgana——”

 

“Sire——!”Arthur的话被一声叫喊猛地打断。门口一个护卫闯了进来,“Sire!四个国家发来传讯——”

 

Arthur挣扎了一下,盯着来人。Camelot是五国联盟之首,而其他国家经常会派人传来慰问或者邀请。然而四个国家同时发声,这是史无前例的。

 

“说。”

 

“为保五国安全,请——请您立刻亲手处置魔法师Merlin……”

 

♔—————————

 

Merlin迷迷糊糊之中听到有人叫他。

 

浑身冷得发疼,他慢慢睁开眼睛,逐渐适应了地牢里昏暗的环境。

 

Morgana。

 

男孩挣扎着想要起身,但身体因为长时间的寒冷已经僵硬了。女人见状立马把带来的毯子披在他身上,然后扶着他慢慢靠墙坐了起来。

 

“嘶……”Merlin低声吸了一口气。

 

“Merlin,好久不见。”

 

走廊里的火映射在女人的脸上,一明一暗。Merlin抬头对上她的眼睛,熟悉的感觉。

 

“Morgana……”Merlin听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几乎听不见。“你……你怎么来了。”

 

女人没有说话,而是回头小心张望了一下,然后重新看着Merlin。然而男孩却抢先一步说了话。

 

“我不会逃走的。Morgana,这次和上次不一样。”

 

Merlin紧紧抓着衣服。他想起上次,同样的地方,是Morgana放他和Freya逃跑的。然而事到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他不可能再离开了。

 

“能告诉我理由吗。”

 

Morgana的眼里没有Merlin预料的震惊,相反,是一种仿佛要看穿他的平静。Merlin低下了头,没有说话。他不能告诉Morgana,他不能。虽然他很感激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相助。

 

“Merlin,看着我。”Morgana叹了一口气。

 

Merlin不情愿地抬起了头。然而当他终于看清女人身上的血迹斑斑的衣服时,吓了一跳。

 

“Morgana,出了什么事了吗——”

 

“我杀了Cenred.”

 

什么——

 

“我杀了Cenred,Merlin。”Morgana的口吻十分平静,然而却在男孩的大脑里掀起了一场惊恐的风暴。“放心,他们不会知道是谁干的。没有人看到我,除了Cenred。”

 

男孩觉得心脏卡在了嗓子眼。他不可置信地望着女人的眼睛,长大了嘴巴。这怎么可能?Cenred拥有那么强大的魔法,即使是巫师想要杀他都十分困难,更别说一个普通人——

 

Merlin倒吸了一口冷气——他怎么从来就没想到。

 

“我有魔法,Merlin。”

 

她有魔法……Merlin紧紧盯着Morgana墨绿色的眼睛,慢慢闭上了嘴巴。这……他怎么从来就没想到?Morgana对他的那些帮助,如果仅仅是出于对朋友,那未免太牵强。原来他们是一类人。男孩的眼神慢慢暗了下去,他突然有些心疼Morgana,他们都只能在这里忍气吞声。

 

“我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女人垂下了头,语气里带着一丝受伤。“但是我不敢告诉任何人,因为我怕,我真的怕。直到后来,我才知道你也是……”

 

Merlin微微点了点头。他理解那种担惊受怕的感觉。

 

“我昨天去找了Gaius。”Morgana接着说道。老人的名字狠狠地刺痛了Merlin,他才意识到,老人一直在家里等他,而他再也回不去了。“在得知你被抓了之后,我去找了他。Gaius告诉我你有事情一直瞒着他,是吗。”

 

Merlin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你让他杀了Cenred,然后把剑还到Avalon?Merlin,你疯了吗,你让一个老人去杀人,却不告诉他理由。”

 

“我……我别无选择。”男孩咬着牙说道。他还能怎么做。

 

“除了这个,Gaius还告诉我了一件事。”

 

Merlin浑身僵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看着女人。

 

“Arthur的药引……一直以来都是你的血。”

 

这句话就像一把剑一样狠狠插在男孩的心上。鼻子有些发酸,他低下了头。当你一直藏着的秘密被人发现的时候,那些委屈与孤独,痛苦和挣扎就会如同海啸般袭来。Morgana知道Merlin对Arthur的感情,这一点男孩早就清楚,当他在墙上留下字的时候。

 

“现在Cenred死了,Arthur身上的诅咒应该消失了吧?”

 

Merlin愣了一下,随后沉默地摇了摇头。怎么可能那么简单。

 

“Merlin……告诉我你回来的目的。你到底在隐瞒什么,”Morgana的声音上带上了一丝祈求,“你和Arthur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Morgana深知Arthur对Merlin的感情。她不理解,为什么Arthur仍要把Merlin关进地牢。

 

Merlin沉默了。他不能说,他不能让任何人帮他。这件事不容许任何地方的疏漏,而那就意味着他要欺骗所有的人。然而关于Uther……他可以骗Arthur说他杀了Uther,但当着Morgana的面,他张不开口——毕竟那也是她的父亲。

 

“Merlin,你知不知道你留在这里就是死路一条——”

 

“Morgana,对……对不起。我不能说。”

 

他必须送死。如同等待屠宰的羔羊。

 

他无法想象当Morgana得知是自己杀了Uther后,会不会相信。但那又有什么关系,只要Arthur相信,只要Arthur恨他,就行了。

 

他曾经害的Freya失去了生命,这本该是他的命运。不可以再牵扯他人了。

 

“Merlin,”Morgana开始有些焦急,她双手握住男孩的肩膀,轻轻摇了摇,“Arthur是我的弟弟,保护他也有我的一份责任。你告诉我,好吗,你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他难道不是吗——那个药引,Merlin,我可以帮你——”女人顿了顿,“我是女祭司,我的魔法足够强大到可以抑制Arthur的诅咒,所以我的血也可以——”

 

Merlin抬眼对上女人焦急的双眸,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

 

“不。”

 

Morgana无力地垂下了手。她慢慢转过头,透过地牢的窗户望向天空。

 

“Merlin,四个国家来讯,逼Arthur杀了你。”

 

Merlin的心脏冲撞了一下。该来的终于来了。他轻轻启唇。

 

“……是吗。”

 

♔—————————

 

Arthur瘫坐在王位上。夜晚的气息笼罩着窗外的大地,大厅里却凄冷孤寂,只有他一个人。

 

他是一个国王。双手摸索着冰冷的王座,男人闭上了眼睛。人都是这样,在责任和感情面前,必须做出选择。而身为国王,这个选择的代价比普通人要沉痛上百倍。

 

他曾经想过死。是的,他真真正正考虑过。

 

但是百姓会如何看待他,会如何看待Camelot,这个被国王抛弃了的国家。

 

他的责任是与生俱来的。无论多么痛苦,多么无可奈何,多么想要逃离,这副枷锁都不可能松开他。

 

 

冰冷刺骨的地牢在秋天的夜里瑟瑟发抖。

 

Merlin把额头轻轻抵在墙上,紧闭双眼。窗外的风声带着低沉的呼啸,呻吟着喘息着。

 

对不起,Arthur,这是我最后一次骗你了。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我知道,我骗了你很多事情。但是唯有一件事……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

 

 

Arthur用手抵住额头。

 

那个男孩的笑容挥也挥不开,就那么根深蒂固地,在他的脑海里一幕幕上演。黑色的头发,白皙的皮肤,带着笑意的眸子,愚蠢的大耳朵。

 

他真的累了。如果说从前他的感情如同一口泉水,日日为了那个叫做Merlin的人而生生不息,那么现在,仿佛就要干涸了。

 

但他仍然爱他。

 

只不过这爱,受到了全世界的阻挠而已。

 

 

Merlin静静地听着窗外的风声,以及自己的心跳。他不知道他还能这样听多久。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一个循环。为了Arthur而生,为了Arthur而死。他的每一次呼吸,每一个选择,都为了那一个人。

 

但是都值得了不是吗……Merlin笑了。

 

Arthur爱他。这就足够了,在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前,这是他最开心的礼物。

 

 

该怎么办……

 

Arthur睁开眼,望着空荡荡的大厅。烛光摇曳,他仿佛看到了从前的那个自己,坐在宴席中央,身旁是那个黑发男孩。

 

他看着自己之前的人生一帧一帧在眼前经过,而每一秒,都有另一个人的身影。

 

 

Merlin蜷起了身子。地牢里的寒气让他嘴唇冻得有些发颤。他调整了一下姿势,双臂抱住了膝盖。

 

他在等待。

 

他了解Arthur。Arthur是个重感情的人,即使是其他国家步步相逼,他还是有可能选择Merlin。但,Merlin苦笑了一下,如果加上一项杀父的仇,Arthur的选择就只会有一个了吧……

 

Merlin没有理会沿着脸垂下的眼泪。他现在只剩一个任务了,那就是必须让Arthur亲手,杀死他。

 

 

轻轻啜了一口药水,Arthur放下了高脚杯。

 

就仿佛有一千只虫子在侵蚀着他的大脑。

 

“五国联盟向来是禁止魔法的,Camelot必须以身作则……”

 

“一个陪伴国王如此之久的仆人,罪大恶极……”

 

“Camelot的国王必须证明他的态度。如果Arthur Pendragon不亲自下手,那么别怪我们背弃条约……”

 

如果再也见不到那个人的笑容,生命还有什么意义。或许他的生命本来就没有意义。

 

Arthur想到,如果有来世,他一定不会选择做国王。

 

“Guards.”

 

轻轻启唇,眼泪却沿着面庞落下。

 

“黎明处决魔法师Merlin……”

 

“……我亲自动手。”

 

♔—————————

 

灰蒙蒙的天空带着一天即将开始的气息,笼罩在城堡上。就要入冬了,那些曾经绿得让人心动的色彩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死一般的灰。

 

Merlin很想嘲笑自己。即使在这一刻,他的心仍然为因为看到Arthur而悸动。

 

金色的头发在风中显得有些凌乱,但那抹颜色仍然那么耀眼,让人为之心动。国王站在广场中央,身边是身着白色长裙的王后。

 

Merlin被押着走过去。

 

围在四周的人群有着明显的躁动,低声碎语被护卫的警告压了下去。Merlin没有去看人群,他可以想象,那里有Gaius,有Gwen,有他熟悉的那些人。

 

他默默地盯着Arthur,一秒都不舍得挪开自己的目光。最后的机会了,Merlin痛苦地想到,他再也见不到这个男人了。

 

国王的表情是无尽的冷漠。虽然是意料之中,但男孩的心还是狠狠地抽搐了一下。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不是吗,他没有资格伤心。

 

Mithian皱着眉,两只手紧紧地攥着裙子。她的眼里带着一丝祈求和警告,但Merlin没有看她一眼。Arthur左手垂在身体一边,而右手,提着那把剑。

 

寒光在黎明中显得更外耀眼。

 

不只是剑,Arthur的身上还挂着那个高脚杯。你很快就不会需要那个了,Merlin在心里苦笑了一下。也许这是命运对给他唯一的馈赠,让他的血液能够日夜陪伴在他爱的人身边。

 

上身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敞口衬衫,刺骨的风很快就贯穿了男孩的身体。他被押着跪在了台子上,手在背后被绳子勒得生疼。护卫从他的身边离开,留下他一个人成为整个王国的中心。

 

自始至终,他的眼睛都没有离开那个人。

 

不到十米的距离,却仿佛隔着一个世纪。隔岸相望,不再有欢笑,甚至不再有泪水。Merlin的身体因为寒冷而瑟瑟发抖,但他仍然没有低头。

 

只要Arthur一个动作,就可以结束两个人的噩梦。

 

动手吧。Merlin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Arthur,闭上了眼睛,无声地说道。他回想起就在昨天,他终于等到了渴望已久的回应,然而今天,他就要离开这个世界了。真是命运弄人,他的爱情终究是要入墓了。

 

他听到了脚步声。他知道Arthur此时正握着剑,一步步向他走过来。

 

“Merlin……”

 

不要叫我的名字。Merlin痛苦地祈求到。他不想听到男人叫他,他不想听到男人的声音,那会让他舍不得离开,让他留恋他们曾经的日子。身体里的血仿佛被逐渐榨干,Merlin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毅力,就是此时他拼命不让眼泪落下。

 

Arthur用剑挑开了男孩的衬衫。

 

一片寂静。

 

仿佛整个世界都屏住了呼吸,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久到Merlin以为他已经死了。然而胸口突如其来的冰凉让他猛地倒吸一口冷气,睁开了眼睛。Arthur的剑直抵他的心脏上方。

 

昔日的伤口如同诡谲的沟壑般,扭曲在男孩本该光滑的皮肤上。而最新最红的那一道,是昨天刚刚割破的。深红,暗红,浅红凑在一起,仿佛拼出了一朵妖艳花,而花蕊,是一把泛着寒光的剑。

 

Merlin慢慢抬眼看向他的国王,然而没有意料中的冷漠,相反,Arthur的眼里充斥着心疼和困惑。Merlin咧了咧嘴角,没有发出声音。Arthur一直不知道,Arthur一直都不知道。

 

这幅景象男人不是没见过,只是他忘了。那夜。

 

“这是什么……”

 

Merlin只是紧紧盯着Arthur碧蓝的眸子。冰凉的剑锋抵在皮肤上,只要轻轻一刺,一切就会结束。

 

“告诉我,Merlin,这是什么……”

 

“杀了我。”求你,快点下手……

 

Arthur发紫的嘴唇有些颤抖。他的目光从Merlin的胸口挪开,停在男孩的脸上。Merlin对上了那双眸子,但是没有退缩,他不能表现出一丝感情。他不能让Arthur动摇。

 

“Arthur,杀了我——”

 

“为什么。”Arthur痛苦地皱起眉,居高临下地望着男孩。周围冷得如同冰窖。男人的声音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为什么你们都逼我杀了你,为什么……”

 

Merlin害怕了起来。他熟悉Arthur的这个表情——曾经,当Arthur得知了自己母亲死亡的真正原因,当他冲进大厅把剑抵在Uther的喉咙上时,他也是这个表情。Merlin清楚地意识到,只要一丝犹豫,只要一个阻止,Arthur就会退缩。

 

“为什么我必须放弃你……为什么连你都放弃了你自己……告诉我,Merlin,告诉我——”

 

Merlin的眼泪终于落了下来。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因为我有魔法。你我,从一开始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你瞧……”一个痛苦的笑容慢慢绽放在脸上,男孩轻轻启唇。“Edou Si Vilcewor。”

 

“什么——不——!!!”

 

你瞧,Arthur,我有魔法……

 

撕心裂肺的疼痛只用了一瞬间,便刺穿了身体。所有的声音骤然消失,泪水模糊了视线——一下,两下,三下,心脏徒劳地剧烈挣扎着,然后放弃了。

 

Merlin垂下头,看着自己被刺入的胸口,扯出一个笑容。

 

鲜红的血液喷薄而出。他仰起头,看向天空。这个冰冷的灰色的世界,终于有了些许颜色。

 

“不——Merlin你做了什么——不——”

 

Arthur疯狂地吼着,他不可置信地望着自己紧握剑把的手和男孩被鲜血染红的胸口,试图拔出剑。然而Merlin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轻轻“嘘”了一声。Arthur顺着目光看向自己的手腕,然后呆住了。

 

手上那个红色的图案,正在一点一点,一点一点的消失。

 

Merlin垂下手,闭上了眼睛。他成功了,结束了。

 

“Merlin!!!!”男人撕心裂肺的喊声回荡在整个广场上,他松开手跪了下来,一把抱过要瘫倒的男孩,“不要闭眼!御医!Gaius!给我过来——!”

 

Arthur的心被撕裂了——他后悔了,他不能没有Merlin,他不能,他永远不能。

 

“Arthur……”男孩的嘴唇已经从紫色变成无力的白色,他没有睁眼,只是安静地叫着男人的名字,“谢谢你……”

 

“不——不,Merlin,看着我,别离开我——”

 

“就……就这么抱着我,好吗……”

 

“Merlin,我会治好你,别再离开我了,我原谅你了——不管你做过什么还是没做过什么,我们都忘记好吗——”

 

晚了。Merlin勾起了嘴角,拼尽浑身的力气抬起头,他多么希望此时只有他们两个人,他多么想最后在国王唇边轻轻啜一下,他多么想告诉他他爱他。

 

“Merlin,你到底是为什么……非死不可……”

 

眼泪砸在男孩的脸上。

 

“嘘……Arthur,我累了,想先睡了……”

 

世界堕入一片漆黑。

 

♔—————————

 

风温柔地拂过湖面,惹起一丝丝涟漪。四周一片寂静,偶尔有落叶旋落,垂到地上,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

 

阳光如同隔着一层纱,模模糊糊,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光是那么的假,假的就像是昨天。

 

一切都仿佛只是梦境。

 

隐约感觉有人在唱歌。那声音十分缥缈,女声,带着凄凉的尾音。也许是个精灵,无家可归,等待着童话的结尾。

 

木舟静静地靠在岸边。

 

“Arthur,你看,那儿有蘑菇!我们今晚可以做汤了!”

 

林子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嗓音。转过头,是男孩。脸上挂着愚蠢的笑容,目光炯炯地望着他的国王。

 

“Arthur——那是独角兽,不能杀!”

 

另一边又传来男孩的声音。小男仆嘟着嘴,两手叉腰地对他的国王警告道,然而换来的只有一记白眼。

 

“Arthur——你怎么样,伤口还疼吗,给我看看——”

 

男孩的声音此起彼伏。笑着的,哭着的,一张张面孔渐渐向后退去,退去,消失在Avalon湖的迷雾中。

 

迷雾散去,留下一生一死。

 

眼泪是一种神奇的东西,明明带不走一丝感情,明明一无是处,仍要倾盆而下,宣布自己的主权。

 

Arthur静静地看着怀里闭着眼的男孩,然后起身,将他轻轻放入木舟。

 

湖面立刻荡漾起一阵风,带着一种让人舒心的味道,抚摸着男人被泪水侵蚀的面孔。很久以前就有一个传说,Avalon的湖水可以洗涤每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Arthur深深地凝望着湖水,手却不舍得离开男孩冰冷的脸。

 

也许痛苦到了一定境界,就是一种超度吧。他垂下头,用指间摩挲着男孩的眉骨,眼睑,鼻梁,嘴唇,然后再回到眉骨,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这个男孩身上有太多神秘。但Arthur知道,男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对于Merlin来说,Arthur就是他的生命。然而对于Arthur,Merlin又何尝可以缺席。

 

风渐渐淡了下去,船开始微微有些挪动。

 

要走了吗……Arthur犹豫了一下,把剑轻轻放在船里,然后两只手扶在男孩手上。就这么结束了吗。

 

Arthur,如果有来世,我还会找到你,待在你的身边。

 

是Merlin在说话吗。耳边的碎语如同铃铛声般清脆,又遥不可及。

 

Arthur,谢谢你爱我,谢谢你给我一生的机会好好爱你。

 

男人的嘴唇颤抖着。他紧紧盯着船里人的眼睛,期待着会不会下一刻,男孩突然睁开眼睛,笑着对他说,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我还在你身边。

 

然而渐渐开始飘走的船打破了一切幻想。

 

湖面微漾,船头飘过男人的没入水中的双膝,男孩的脸静静地从他的左边,滑向了他的右边。

 

不……

 

伸出一只手,Arthur抓住了船尾。

 

不……我不允许你离开我。

 

Merlin,无论去哪,我都要和你在一起。

 

别丢下我。

 

轻轻抬起脚,男人跨入了船。

 

朦胧的水面上,一只小船慢慢飘向遥远的湖心。

 

 

END/全文完.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54)
©恶魔布的一只郭儿 | Powered by LOFTER